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刻意的诗意
作者:林木  发布日期:2024-06-27 18:28:21  浏览次数:174
分享到:

倒带

在诗人眼里,麻雀叽叽喳喳,像唱歌
它们是自由,再自然不过的鸟
每天在现实中讨生活

倒带。棍棒满天飞的年代
担心麻雀吃谷物,引起饥荒
是害鸟,四害之一,堪比黑五类
多少人手持长竹竿,挥舞布条
敲锣打鼓,放鞭炮
吵得麻雀不得安宁,乱飞

那些只吃害虫的麻雀,也逃避树枝
无处敢栖。本来偶遇不测
是被猫抓去,或被弹弓打中

它们却在天空不停地飞,直到
飞成自由落体,垂直坠落

玩偶

雕刻了一尊石像,女的
身材苗条。以前他有个塑料产品
每次手指从胸口进入身体
就破了个洞——他想触摸她的心
现在她是硬的,冷的——
尤其嘴唇。除非金刚指
再也不会受伤。发怒时
也不敢挥拳击去。还有一双
大理石般的眼睛,他的艺术
眼里都是他,只是少了点温柔

刻意的诗意

天蓝海蓝,山青水绿
沙漠金黄,夜晚黑暗

只有死无处不在,渗入所有颜色

比如夜晚黑暗,沙漠金黄
山青水绿,天蓝海蓝>

山中废庙

我来了。没有人叫我来
没有人阻拦我来

有过烟雾缭绕,爱的受害者
有谁想到,信仰也会衰败

凋敝。脚步声没有惊醒什么
静谧。连鸟声也绝迹了

我鞠了一躬。对不起我打扰了清净
我是特意来致歉的

端午

不是节气,是节日,是正气
一条江流过,像历史
把大地划分成两部,一部忧国忧民

沉入水里的人,在水里孤独行走
抱着的不是石头,是一团火。路漫漫

“举世皆浊我独清”

汨罗江,被你走成清流
带火的清流
多少朝代,不停流入我们的血管

多余的人

悉尼一个十字路口
在修路。三个人举牌
一个人干活
我是第五个——
一个多余的人,经过他们

夜行记

一生都在路上行走,并非希望而前行
朝着哪个方向?路是对的
会不会迈错步?不去想尽头

走在雨后的街道,差点滑入冬天
惊起一只夜鸟,像从我血液里飞出
向月亮飞去。月光带着神秘气息
我伸手触摸羽毛,差点开口歌唱月亮

相反,我观察自己的脚步,原来我踩着体内
伸出的路,而且身后跟着一个人
突然快步走过我身边,说他是个诗人


上一篇:麦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