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糗·夏(我的启蒙记录)
作者:杨学芳  发布日期:2024-06-30 12:46:56  浏览次数:178
分享到:

诗之吾心,青泥里苏,思澹中滟

同一星球上,在大海里捞鱼与在小河捞鱼是不一样的

优秀,皆不是驯服的。波涛,总要越出海面

热,涨满了江河,雷,滚落绿的漩涡。风,越过群山,却刮不动空荡,一朵花,苞装了一整个夏

诗——魂之子。卑微地飘飞在心灵的河畔。诗——魂的自白,也常是乡土的花语

吾常畏惧——黎明。如同路途上天边突然浮现的美幻云团,与吾对峙。我的确还没做好离别今夜的准备

吾本不稔养生,也无此赋。一切细小皆是上苍打理

若一方天空,尊严的空气稀薄,河山也会憔悴

离开了,四周清风广徐。趋近了,边塞栅篱浮现

好奇——童之盲盒。神秘——愚叟最好的玩具。蒙昧乡里充老大,混沌国里神龛多

相同之人类,相同工地,分吃着不同等级的食物——落后文明的最后一顿晚餐

单纯了,心波饱满。简约了,山川若见

沦尊论崇——滑稽剧的戏码。陋愚显贵——亮眼的台口小丑

感觉到“远”了,你一定还在“近”处

如果你触到哲思的真谛,就仿佛掀门帘看到了自己

有一种脚印,拓印大地也拓印云翳。这是思想蹒跚的足迹,当跋涉者离去,它仍踽踽不息

人,为什么要虔诚,因为它是觐见美神的第一道山门

如果将一切美好做成生意——“诚实”沦为街面笑料。这个世界就完成了一次堕落

生含芳华,时至必翠,若同夏的郁郁箐箐

昧的雾气散尽,“神”面就清晰了。他——仅是一位邻家大哥

夏时,大地上出现了许多幼崽。帐起青纱,雷爆江河,青春最火盛的季

我很糗,殆尽内外,锄一方诗青的圃

平与衡,命之态,养生、养家、社稷,亦如此。凡事,不“过”,不“大亏”,急缓有调,开合有度,得平衡之髓,得存续

夏夜,母亲凭栏遥想,要是把天幕的星赶到羊群里去放养,该是多么好哟!一个新至的夏夜,我在诗蕾的花丛旁,购置一块有沙有河流有契约的牧场,将母亲、星云、羊群一起安放

每每黄昏时分,我都要去往车站,送落日下山。望着它乘上西行的最后一列——满载辉与霞宾客的十三号包厢。它赴大西域上班。回程,我已是夜中人


上一篇:刻意的诗意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