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坐拥新居及其他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1-01-04 02:00:00  浏览次数:2266
分享到:
2010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中国散文学会主办)
 
 
独处于新的居室里舞文弄墨,其乐融融。自我感觉类似王维老兄喜欢独坐于幽篁里抚琴长啸。窗外那轮明月,静静地映照着。于是学会闲情逸趣,或沉思或遐想。
一阵季候风轻拂而至。回望之际,飘散的云朵已聚拢在一块;岚雾弥漫,若隐若现地呈现出一层薄纱。于是,禁不住吟起摩诘的诗句:桃红复舍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宁可食无鱼,不可居无竹。总算觅到一处可以容纳沉重肉身的居所,尽管不是王维老兄的“田园乐”,更难得辋川别墅与大自然亲近的那份乐趣。幸在位于城市的边缘,居住区又命名为铭爵山庄。于是,在茶香袅绕中,坐拥于一角风景,仰天俯地,听风看水,观六合颜色,察四周生态,恍然顿悟:山庄铭爵应属金,品茗啜茶时为木,茶汁氤氲应系水,灯光辉映乃是火,茶具石桌则为土。如此这般臆想,金木水火土五行一应具备,相得益彰,令人悠然自得。
寻找并获得某种心理满足或者平衡,这是人类的普遍共性。我自然无法例外。
 
 
曾经寄居在异国大都市里,如同漂流瓶沉浮于不断移动的“家”里,踯躅徘徊,度过了潮涨潮落的一段时光,也丢失过自己手中的钥匙;
曾经枕着生生不息的涛声,失声地喊出谁的名字。在望眼欲穿中寻找梦里乡关,泪水像冷雨在暗夜里淋湿眼眶。归来,于是成为温暖的主题;
曾经独立苍茫,仰天长叹。在一缕芳香的错觉里,淋漓尽致地与星空对话,甚至自觉或不自觉地挥舞黎明般的肢体,侧身天地大声呐喊……
除此之外,一个人漂泊的世界,没有什么比强烈的渴望和原始的冲动在煎熬中走得更远。
 
 
在现实与理想碰撞交融的线路上行走,用另一种方式平静安居,或者表达灵魂的诉求,总是以方块字的形状,要么有棱有角地趋向某种极致,要么潦草为平平仄仄的生活。然后,将彼岸定格在视野与想象之中。
一个人陡然面对偌大的居所,好似远离尘世的喧嚣,将满身的疲惫一层层剥落。当夜色缓缓地罩了下来,唯一能作伴的是架上重重叠叠的书籍,日子同样在重叠中不动声色地留住或流驶。
 
 
生活潜在着若干的可能,可以感受,可以想象,可以召唤,但难以诠释。
倘若两颗心彼此叠合相连,生命和爱随时随地都能燃亮一盏灯光,或者升起一轮新月,并且弥漫芬芳。如同解读文学经典,抑或翻阅一页历史、打开一首诗篇,常读常新,闪烁恒久的人性辉光。
其实,每颗心都是一扇门,有时敞开着,有时紧掩着,有时想关也关不住。在灵魂的美学里,一切俱在,一切从心驱使,自然呈现,如深水自流。
生命和爱俨若江河的流动,弥漫本真与况味。如果开端和结局过于突兀,难免流于造作矫揉。自然而然的过程蕴含着对永恒的追问,而且充满无尽的期许,像闪光的鳞片散发神秘的气息。
 
 
站在春天的岸上,静观冉冉升腾的朝阳。它跃动的姿态,把灵魂渐渐升华至一个动人的高度。
没有阳光铺展的路,巨大的阴影也算一角风景;拥有阳光辉映的路,每跨出一步都能成为风景。
相信还有另外一种阳光,它只能生长在心空中,或者只能在梦里遇见。我无力为其命名。倘若它的名字叫温情,那么,它就是万丈尘世里的阳光,同样能在大千世界中穿越云雾,透明地飞翔。
走在路上追寻或探险,喜欢以对话的方式解读阳光、感受阳光,用来遮蔽阴影,驱散多年来内存的漂泊与忧伤,或者采集大片大片的阳光簇拥于怀中,自觉地找寻回家的路向和皈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