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情系墨尔本
作者:张劲帆  发布日期:2011-07-17 02:00:00  浏览次数:2594
分享到:
      当年出国留学选择语言学校时,摆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悉尼,另一个就是墨尔本,我报读的那所学校总部在墨尔本,分部在悉尼,最后我选择了悉尼,如果当初选择了墨尔本,人生道路可能是另外一番模样。
       文友沈志敏以前在悉尼居住,后来移居到了墨尔本,似乎乐不思蜀,没有再回悉尼的意思,我想墨尔本必有它的吸引人处。
       最近有一个机会访问墨尔本,我便和文友黄惟群相约同去,希望见见墨尔本许多久闻大名却不曾谋面的文友们。同去的有黄夫人、我太太及我十二岁的幼子。黄惟群将我们要去的消息告知了文坛宿将心水先生,心水热情地安排维州作家协会为我们接风,还主动给我这个晚辈发来热情洋溢的电子信,表示很高兴有机会与我见面,让我受宠若惊。创作丰盛的齐家贞大姐也得知了消息,发来电子信问我们的日程安排,说有事情可通知她和老戴维、阿木等安排。而《大洋时报》的老总冯团彬先生则已经为我们安排了1月24日的晚宴和25日的游览。沈志敏也预订了我们去他家参加烧烤派对。我们人还没到墨尔本,已经感到了墨尔本人的热情。
        1月23日下午抵墨,24日中午怀着激动的心情去唐人街酒楼参加维州作协的聚会,满满坐了三桌人。会长孙韡磊(小韦)之年轻美貌出乎我的意料,原以为可能是位老人家;她举手投足之间显出干练和成熟,当是年轻有为。其母孙明祺是作协秘书,自然是有传帮带之功的。心仪已久的心水、婉冰和陆扬烈几位老师热情地惠赠他们的著作给我们,对我来说是最珍贵的礼物,相谈甚欢。久闻大名的张显杨先生神定气闲,和小朋友们坐在边桌就餐聊天,有达儒之风。齐家贞大姐告诉我,老戴维为了争取接待我们,这几天都快把她的手机打烂了。其他大部分都是我首次谋面的新朋友,收了一把名片,也收了一怀抱友情。
        聚餐过后,终于依依惜别。我们散步前往雅拉河畔观光。墨尔本的道路宽敞,人行道也宽敞,比悉尼拥挤的道路看上去舒服很多,有大城市气派。雅拉河畔满布酒馆、咖啡厅,楼上楼下,参差错落,杯盏叮当;游人们顺着沿河林荫路悠然散步,偶尔有溜旱冰的孩子穿行其间,另一群孩子在沿河栏杆上练平衡行走,处处显出墨尔本的悠闲、惬意,有欧洲风味。这种风味在悉尼不大看得见,很是令我留恋。
        当晚在郊区的一家自助餐厅,澳洲文坛领军人物之一冯团彬老总作东,以大洋洲文联名义请来一批实力派作家与我们聚餐,有《大洋时报》前任主编名作家王晓雨、现任主编兼作家阿标、小说高手沈志敏、杂文高手老戴维、文章与投资并佳的汪云飞、英俊的演员作家李洋、美女作家一如、新出了长篇小说的作家汪业旺(汪和)、文坛新秀刘芸,前辈作家陆扬烈再次驾临,大演员兼作家达奇腿脚不便也赶了来,还有中国颇负盛名的《电脑商情报》女老总卢小玲,真的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旧雨新知,开怀畅叙。只可惜时间有限。老戴维一再邀请我们下次再来,多住几天,他将陪我们钓鱼,访十二门徒。拳拳真情,令人动容。
        25日,由冯团彬、王晓雨安排,热情好客的纽乐鸣先生开车带我们去Geelong和太平洋公路游览。纽先生一再对我说:“过去读过你的很多文章,今天总算和人对上号了。悉尼有一批作家写得很好的。”我没有想到,这些年我因为忙其他事,文章写得少了,远在墨尔本居然还有读者记得我,很感动!晓雨兄堪称见多识广的出色导游,一路上的讲解让我们长了不少见识。Geelong的海湾很美,我们在伸入海中的餐厅里看落霞倒影,品精美食品,侃天下百事,其乐将终生难忘。
        26日沈志敏家的烧烤派对来了不少大腕,除了已经见过面的一些朋友,首次谋面的还有画家傅红、女作家蔡子轩、画家王小平、作家吕顺、《联合时报》社长单宝明、李洋太太陈小蓓,还有几位没有得到其名片,怕名字写的得不确,这里姑略。这次派对时间较长,谈得尤其畅快,傅、王两位著名画家的画册之精美让我们惊叹不已,李洋直率表达的爱国之情也令我留下深刻印象。心水、婉冰、丑女是第二次、王晓雨是第三次再与我们见面,这种情份真的难得。
         26日晚我们乘飞机离开墨尔本,看着机翼下的万家灯火,真有点舍不得离开。我想,我会再来的,因为墨尔本人的这份情。
 
 
原发表于2010年?月?日澳洲《大洋时报》



评论专区

长沙周国环2014-11-20发表
劲帆兄,我真的佩服您的闲情雅致,这是典型的文人风范。我就大不如您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敢出去玩,也很怕有人来访,因为我现在时间非常要紧,没办法,年岁不饶人啊。剩下的时日也就那么十几年,而自己要学的和要做的还有那么多,丝毫也不敢懈怠。但是我非常爱欣赏您的大作,看到您高兴,我也很高兴,就好像我也身处其中一样。以前读您的文章,更多的是汲取文中的营养。今天读此文,忽地产生一个想法:好像我们中国只有《中国文学史》,还没有《中华文学史》。再就是网络出现后,世界上又多了个网络文学。则《中国网络文学史》和《中化网络文学史》就更没有人提笔了。我在想,我们不能忘了海外华人为全人类所做的贡献,我们不能忘了海外华人为弘扬中华文化所作的巨大贡献。我们应当将海外华人作家的一点一滴,以及他们的丰富成果记载如册。我在想,《中华文学史》和《中化网络文学史》这两部巨著的作者,非劲帆兄不可。依您的学识、才华、见识,是当之无愧的。这两部巨著不但包括中国本土作家,同时也囊括台、港、澳以及海外华人作家。为了弘扬中华文化,劲帆兄您就立即着手吧。人民将记得您,历史将记得您。
长沙周国环2014-11-20发表
劲帆兄,我真的佩服您的闲情雅致,这是典型的文人风范。我就大不如您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敢出去玩,也很怕有人来访,因为我现在时间非常要紧,没办法,年岁不饶人啊。剩下的时日也就那么十几年,而自己要学的和要做的还有那么多,丝毫也不敢懈怠。但是我非常爱欣赏您的大作,看到您高兴,我也很高兴,就好像我也身处其中一样。以前读您的文章,更多的是汲取文中的营养。今天读此文,忽地产生一个想法:好像我们中国只有《中国文学史》,还没有《中华文学史》。再就是网络出现后,世界上又多了个网络文学。则《中国网络文学史》和《中化网络文学史》就更没有人提笔了。我在想,我们不能忘了海外华人为全人类所做的贡献,我们不能忘了海外华人为弘扬中华文化所作的巨大贡献。我们应当将海外华人作家的一点一滴,以及他们的丰富成果记载如册。我在想,《中华文学史》和《中化网络文学史》这两部巨著的作者,非劲帆兄不可。依您的学识、才华、见识,是当之无愧的。这两部巨著不但包括中国本土作家,同时也囊括台、港、澳以及海外华人作家。为了弘扬中华文化,劲帆兄您就立即着手吧。人民将记得您,历史将记得您。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