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怀着希望朝前闯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11-08-05 03:00:00  浏览次数:2144
分享到:
    1987年底,一则小道消息:代总理李鹏准备管理自费出国留学人员,要与单位签合约,交2万元押金才能走出国门。北京城里炸了窝,想出国的人个个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那年月,北京的“万元户”屈指可数,登上报纸露了脸的几位,不是“倒爷”就是卖大碗茶的,像我们这等大学毕业之后在清水衙门里打工的,谁能交出2万元?!趁着新规定还未实施,年轻人都耍出自己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一天,我们医院的科主任向大家宣布:某某医生在高级酒店里与外国人过夜,被公安局抓住,从今天起开除公职。后来听说“小黑子”还真的把她办到非洲去了,大家好一阵羡慕。那时候,不少想出国又没路可走的女孩跑去泡大使馆 。
    我是在为出国人员查体的医院里工作,消息十分灵通,“既在江湖边儿,就有望海心”。改革开放,我爸爸出国考察回来也鼓励我到外面闯荡一下,他上大学的时候准备考留美,可是赶上全国解放与美国断交。再往上一代,我外祖父已经考上公费留法,因为订婚,也是行动未果。到了我这一代,不想这辈子留有太多的遗憾,我非要出国!我托刚去美国的小学同学帮我办美国,她找好学校,可没有担保资格。我爸爸找到美国朋友作担保,但又错过那个给奖学金学校的机会。小道消息传布不久,医院里一下涌来去澳洲自费留学查体的人,和来他们聊几句,如有仙人指路。他们说,如果去美国,办签证很难,还是去澳洲吧,交了学费就能走。东方不亮西方亮,我立 即决定——办澳洲!
     接下来是筹办学费和攒机票钱,在当时,这些钱合起来绝对是天文数字,就是把我卖掉也凑不上!我爸爸再给他的美国朋友去信,借一千多澳元的学费,没有回音。我急了,亲自写信,先叔叔大爷一通乱叫,表明出国纯属是“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鹤之高翔”,去澳洲是为了上学深造,将来准备干一番大事业。最后,再说借学费,保证落地还钱。学费借到了,接下来凑机票钱。我轮圆了胳膊挣奖金,砸锅卖铁,把学英语的“大砖头”录音机等值钱的东西全部卖掉换钱,凑够一张机票。那时候,凭护照只能换50美元,我们在黑市以9:1的比例换了几十美元,加上我爸爸出国考察时省下的几十,总共有190美元现钞可以带在身上。让我老公先走,我在大后方“促生产”,一边照顾刚出生的女儿,一边在医院里继续拼命挣奖金。我家里,爸爸和哥哥整天夜以继日加班画图设计,赶挣我的飞机票钱。三个月之后,棠棠六个月大的时候,我也冲出国门,来到澳洲。身上 只带50美元。
     刚来的时候的确很清苦,要上课,凑学时维持签证;又要找工打工,可受学生签证限制,每周只能工作20小时。想着对担保人“落地还钱”的誓言就要过期,想着该家里的一屁股债还不知道哪年可还,心里非常着急。那时,有的人剪线头,一天只能挣口饭钱,要不就在华人餐馆里洗碗,每小时才几元。有个朋友买一个西红柿,一天吃一片,居然熬了一周。有了车子以后,大家像打狼一样,跑到周末菜市场等收摊清场之后捡菜,我们还捡到过两个很好的大西瓜。刚到澳洲的第二天,同住的朋友带我去找工,进到一家酒店上厕所,她偷了两卷厕纸塞到我书包里,又教我坐火车怎样逃票,到哪里喝不要钱的咖啡和牛奶等等,咱也有过“雾都孤儿”的体验。大家都不是愿意为中国人丢脸,而是实在穷困得眼看揭不开锅了,要想办法生存下去。紧接着,每天跟烂头苍蝇一样东奔西跑地找工,还算幸运,我们可以挣够学费和生活费,来澳洲半年多就可以还钱了。
     一直到工党政府给了临时居留和最后的永久居留,一直等到把女儿办来,父母团聚,这才抬头看看澳大利亚湛蓝的天空,终于有一种“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的感受,从此,安居乐业,脱贫致富,过上了安稳 幸福的生活。
    写23年前的故事,好像当年贫农老大爷的“忆苦思甜”。我常常对女儿和儿子讲“我们刚来时候”的故事:你爸爸刚来澳洲的时候只带一百多美元,我只带来五十美元。你们看看,咱们家现在呢?!那时候,虽然充满着各种希望,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很快会是万元户,更不奢望做百万富翁和富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二十多年,我们总是怀着希望朝前走,一直在求索,在奋斗哇!
     或许 ,话总会有听烦的时候,我不便再多说这些了,写下来,让未来的孙辈自己看去吧。
 
2011年8月 于玫瑰园                                   



评论专区

yinyihong2014-11-20发表
实在!
读者2014-11-20发表
看了这篇文章,让人感慨良多。其中之一是两个社会的比较(阶级斗争思维没断啊):你看作者几代在国内辛苦工作多年,有什么?来到澳洲,当然也辛苦,现在有什么?再说我本人,在国内干了几十年,出国时连房子都不是你的;出来了不到十年,什么都有了。所以,我实在想不通有些“爱党”文人是如何想的,两边通吃,还是要有能耐的。我佩服这些高手。
萧蔚2014-11-20发表
你知道萧蔚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 无聊!那么大人了,散德行!
读者2014-11-20发表
看了这篇文章,让人感慨良多。其中之一是两个社会的比较(阶级斗争思维没断啊):你看作者几代在国内辛苦工作多年,有什么?来到澳洲,当然也辛苦,现在有什么?再说我本人,在国内干了几十年,出国时连房子都不是你的;出来了不到十年,什么都有了。所以,我实在想不通有些“爱党”文人是如何想的,两边通吃,还是要有能耐的。我佩服这些高手。
卓然2014-11-20发表
卓然十分喜爱读萧蔚的《东八楼》,可惜当年的剪报不齐全,只有上,没有下,不知是否还留有底稿?不知是否能够贴到澳华文学网上来?补五年前的一个缺憾,了五年来的一个心愿!
谁谁爷爷2014-11-20发表
俺从头认真读,到尾傻了,原来这是祖父母写给孙辈的呀。这萧蔚不知多大年纪了,反正俺今年有六十三岁了,这样算算萧蔚已是百岁老人了。作家真有福气。
振铎2014-11-20发表
往日美梦成真,今日锦上添花,萧蔚,你可是福星高照啊!
卓然2014-11-20发表
《东八楼》的上下最终能够在期盼之中合璧,卓然不胜感激。
卓然2014-11-20发表
《东八楼》的上下最终能够在期盼之中合璧,卓然不胜感激。
萧蔚2014-11-20发表
谢谢卓然。我见过,认识你吗? 谢谢“看官”。看了您的留言,我笑了半天,实在是说者无心啊!我本想移动几个字,免得再有人误会,比如:“让爷爷们自己看去吧”,可是前后文一串,不对,我的本意是写下来留给我未来的孙儿们看,我不能管他们叫爷爷呀。对,就改为“留给未来的儿孙们看去吧”。您说呢?再谢您!
振铎2014-11-20发表
往日美梦成真,今日锦上添花,萧蔚,你可是福星高照啊!
萧蔚2014-11-20发表
各位大师,实在抱歉,很忙,一直没有上这个网。谢谢各位。卓然,你好!我就会贴“东八楼”。萧蔚
天高云淡2014-11-20发表
有志者亊竟成,有梦想有追求还得有智慧,作者不服输的性格颇值我学習,所以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不无道理.
读者2014-11-20发表
文章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状况。我这爷爷看得是这样!
看官2014-11-20发表
萧老师最后一句话占尽便宜,看官已经读完,显然,留不留言都已经排入您儿孙之列了。
看官2014-11-20发表
萧老师最后一句话占尽便宜,看官已经读完,显然,留不留言都已经排入您儿孙之列了。
卓然2014-11-20发表
卓然十分喜爱读萧蔚的《东八楼》,可惜当年的剪报不齐全,只有上,没有下,不知是否还留有底稿?不知是否能够贴到澳华文学网上来?补五年前的一个缺憾,了五年来的一个心愿!
天高云淡2014-11-20发表
有志者亊竟成,有梦想有追求还得有智慧,作者不服输的性格颇值我学習,所以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不无道理.
萧蔚2014-11-20发表
各位大师,实在抱歉,很忙,一直没有上这个网。谢谢各位。卓然,你好!我就会贴“东八楼”。萧蔚
yinyihong2014-11-20发表
实在!
萧蔚2014-11-20发表
谢谢卓然。我见过,认识你吗? 谢谢“看官”。看了您的留言,我笑了半天,实在是说者无心啊!我本想移动几个字,免得再有人误会,比如:“让爷爷们自己看去吧”,可是前后文一串,不对,我的本意是写下来留给我未来的孙儿们看,我不能管他们叫爷爷呀。对,就改为“留给未来的儿孙们看去吧”。您说呢?再谢您!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