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让琴声荡漾在孩子们的心田里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12-02-29 03:00:00  浏览次数:1593
分享到:
                 ——感受张世祥教授的“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法”
 
      我儿子5岁多开始学习小提琴,启蒙老师是一位原悉尼交响乐团拉小提琴的苏联犹太人。据说她很棒,当然,她也十分严厉,从来没有笑过,也没有一句夸奖的话,这就是俄式教法。因为老师一丝不苟,我也就不愿意在儿子回琴的时候冒出太多的问题,总是一句一句,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盯着他练琴。我小时候玩手风琴,又培养(应该说“陪练”吧)出弹钢琴的女儿,所以听不得,也看不下儿子拉错。当妈的在旁边,该说什么,就得说什么,对吧?可是,我儿子的名字叫牛牛,人也很牛,不同那么姐姐听话,他总是有自己的一定之规,如同是一匹不羁的野马。好像从上辈子开始他就会拉琴,每只小曲拿起来就拉,不理会“锯木头”及“杀鸡”样的噪音,他拉琴时我家所有窗户都要关上,免得邻居跟着遭罪。拉到稍微能听出个曲调,他自己觉得满意,就算完事,再也不去顾及应该怎样搞对音准,指法,运弓和音色。他拉着破破烂烂的曲调,带着浑身的毛病到老师那儿,干等着挨呲儿!可是每当我拿着课上记下的笔记指给牛牛看的时候,他干脆把琴交给我,“我拉得不对,那你拉给我看,你拉呀!”这不是如同让我与他比赛翻跟头,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我实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只好开嚷,抡起铁拳头!这举动不免招来牛牛哇啦哇啦地大哭,这哭声把他老爸忽悠过来,接着,上演一场“儿子保卫战”,他要报警,叫警察来抓我。牛牛的哭声在他老爸“不拉了,不拉了!咱们不拉了!!”的叫喊声中停止。狗仗人势,他对我甩下一句:“等你老了,住在养老院里的时候,我也这样对待你。哼!”那时候我家每周都有“世界大战”爆发,真的是花钱找罪受了。
        我还好,还没有被警察抓走,还有陪练权;我还健在,继续活着——说这样伤感的话不是没有原因:南澳有位母亲被儿子杀了。儿子是优等生,也拉小提琴。据说就是因为母亲太那个了,按我的话说,是太尽职了,可社会舆论说这位母亲是育儿不得要领,逼得过分啦。当然的结果是这位母亲成了家庭教育学失败的例证和“望子成龙”的祭品!
       牛牛罢琴不学了。他说,我不要老师教,也不要妈妈管,我自己学,自己拉。的确,即使罢手不学琴,他每天自己还要练琴,我想牛牛从心里是舍不得放下小提琴的,只不过他要玩无师自通,可是全国只有一个“大衣哥”,全世界也只有一个苏珊大妈呀!
       有一天,我忽然想起曾带牛牛到北悉尼的一个教堂里听过原上海音乐学院张世祥教授为他的学生举办的音乐会。张教授满头白发,讲话不紧不慢,声音不高不低,笑眯眯的,一脸和气。音乐会上,张教授介绍了他的“多媒体”教学方法:学生在家里跟着影像光盘学习。这好比有个老师每天跟着孩子在家里指导,还可以训练学生自己学习的能力。如果有指法,上弓下弓,音准方面有问题,可以随时回到光盘里反复播放。这如同我们遇到疑难字之后查查字典,都是可以自己解决的问题。来找老师上课的时候只是解决学生和家长解决不了的问题及学习怎样把音色拉得更美等等技巧方面的东西,这样就可以事半功倍,时半功倍了……
       对,这种光盘正是牛牛的急需!我在网上找到张教授的电话,带牛牛从悉尼南区到北区约见。牛牛很喜欢这种方法学习,一年多来他已经拉过上百首曲目和练习曲目,见多识广,他不再犯怵学新曲目。现在,每天由胡老师钢琴伴奏的小提琴优美的旋律在家中回荡,也实实在在地荡漾在牛牛的心田里。他变得喜欢看大师们的小提琴音乐会,还爱夸张地模仿其演奏动作。牛牛也常常哼着小提琴乐曲的旋律,连洗澡时流出的水线之中都有他唱出的音符。他变得热爱音乐了!
     我还是我,没有变,听出问题还是提醒牛牛一下,只是没有必要再和他吵嘴打架。不信我的话?那你自己看看光盘里是怎么拉的。牛牛还是牛牛,不过他成熟多了,不再耍赖。在录像面前,他无话可说,该改错的句子,回到慢速度,多练几次就是了。牛牛老爸也不再竖着耳朵听牛牛是否在哭,他还抽空参加了张教授的周末音乐,看牛牛表演独奏。家里和谐多了。
        张教授是“小提琴媒体教学法”的鼻祖和创始人,从盒式录像带到VCD,又到现在的DVD和U盘,外面的多媒体技术发展到哪里,他的教学方法就跟到哪里。他集60年之教学经验和心血于每一段曲目里,绞尽脑汁地不断改善,直到学生和家长使用起来方便,他自己才满意。现在,张教授制作的每首乐曲和练习曲都是分几步学,由慢至快,最后,学生和胡老师的钢琴伴奏一起拉琴。
        我想,不但我们一家是“小提琴媒体教学法”的受益者,许多其他的家长和学生也会有同感。杭州有一个幼儿园采用张教授的“多媒体教学法”,由幼儿园的老师带孩子们拉琴,张教授在悉尼遥控,每年回国几次指导,孩子们的家长都非常满意。
      还有一例:有一次,张教授走到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子里,听一个孩子拉小提琴,听了半天,才知道孩子拉的是一段什么曲子,可是没全部跑了调子。张教授对孩子说,我见见你的老师好吗?见到老师,才知道这位老师根本就不会拉小提琴,只会拉二胡,还只是中国式的五音法,七个音的曲子就不会拉了,没法不跑调!那位老师说:这孩子要学小提琴,可整个县城没有人会拉,只好俺来教他喽,把二胡横过来拉,不是跟小提琴一样的嘛。张教授深有感触:小提琴不应该仅仅是一种仅供少数人学习的高雅深奥的乐器,有了“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法”,这种乐器也可以普及到乡镇县城里,为所有爱好者享用。他向这对师生传授了“多媒体教学法”,并免费派发DVD光盘。
       张教授在教课之余付出大量的时间录制这些音像教材,可他从来没有想到如何以此发财,他不遗余力,执著地推广这种教学方法也只是愿意受惠于所有学习小提琴的孩子和家长。张教授刚刚过完他76岁生日,他总是说把自己毕生研究小提琴教学的经验留在影像里是为了留给后人学习小提琴之用,是为了让世人转变那种“小提琴是个非常不好学的怪物”的旧观念。张教授说:电脑科技发展到今天,音像设备是那么的廉价,千家万户都可以使用,这种“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方法”谁先用到,谁先受益。我非常愿意把这种方法介绍给大家,大家都使用好的办法才好。张教授觉得,孩子拉小提琴应该享受其中,而不应该是在父母的逼迫之下遭罪,或仅仅是为了什么目的,比如比赛拿第一。孩子通过小提琴可以学到许多其他的东西,学会热爱音乐。
       是的,如果孩子不喜欢音乐,憎恨拉琴,又如何能拉出美妙的曲子呢?!



评论专区

新会长2014-11-20发表
欢迎老会长前来检查工作
萧蔚2014-11-20发表
哟,欢迎田会长大驾光临,失迎啦。 这阵子俺实在没空上这疙瘩来,写也写不出啥东西。
家长2014-11-20发表
小提琴是不是很难学?
家长2014-11-20发表
小提琴是不是很难学?
萧蔚2014-11-20发表
哟,欢迎田会长大驾光临,失迎啦。 这阵子俺实在没空上这疙瘩来,写也写不出啥东西。
萧蔚2014-11-20发表
是。据说小提琴是最难学的乐器之一。容我以后有时间慢慢说。
萧蔚2014-11-20发表
是。据说小提琴是最难学的乐器之一。容我以后有时间慢慢说。
新会长2014-11-20发表
欢迎老会长前来检查工作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