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来自屋顶的刨墙声
作者:田地  发布日期:2012-09-06 02:00:00  浏览次数:2652
分享到:

话说那一天晚上,我正熟睡着,突然,从屋顶传来的巨大刨墙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三更半夜的,有人在刨你家的墙!吓不吓人啊!我老婆急忙爬了起来,推了推我:快起来看看!有人在刨我们家墙!

诸位想想看,三更半夜的,有人在刨你家的墙,你敢出去看吗?

我老婆看我没动地方,又说,要不咱报警吧?

我还是没动地方,说,咱先别急啊,咱好好想啊,为什么会有人三更半夜地刨我家墙啊?为什么呢?图什么呢?想抢钱的话,一脚把门踹开不是更容易?我老婆就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呀?我说,我没问你,我是说,没人刨我们家的墙。我老婆立刻反驳道,那这声音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明白了,说,是负鼠!对!一定是它!这个家伙,我把房子周围的树枝砍了,断了它来我家的路,它就来报复我!

可是,我老婆又说,你不是把负鼠来我们家的路都断了吗?怎么还能进来呀?

我就只好再上网查。凌晨四点多钟,我们不睡觉,打开电脑,上网,查负鼠,神经不神经啊!可你不查也不行啊,它在那就一直“刨墙”,不让你睡。

这一查才知道,原来负鼠不仅会爬树、会跳,还会在电线上走钢丝!我甚至找到一段负鼠“走钢丝”的视频!看着负鼠在一根摇摇晃晃的电线上“走钢丝”,我真的被惊得目瞪口呆了!问题搞清楚了,我家房子周围的树虽然被我砍了,可是负鼠另辟蹊径,沿着通往我家的电线上爬了进来!就是说,我的砍树壮举不仅没有阻止负鼠继续入侵我家,甚至惹怒了它,前来报复我!

我也恼了,对不起,这是我家!怎容得你“刨墙”!于是,我找来一根长棍,负鼠在上面“刨墙”,我就在下面捅。捅了一会儿,上面终于不再“刨墙”了。当然也许是负鼠累了,困了,睡了。我们也想睡,可是,天已经亮了。

怎么办呢?总不能像砍我家房子周围的树枝一样把通往我家的电线也“砍”了吧?

很快,我又有了主意——既然无法阻止负鼠接近我家,那我就得收缩战线,把所有可能让负鼠钻进我家屋顶的漏洞全部堵死。于是,我第二天又爬上屋顶,这回是天花板之上屋顶之下的那块空间。上去之后我就惊呆了,因为上面的空间很大,而且很亮,仔细一看,所有的瓦片之间都有空隙,阳光就从这些空隙中间挤进来。难道负鼠是从这些瓦片间的空隙钻进来的?可我认真看了一遍之后发现,这些空隙其实很小,小得不足以让不要说是硕大的负鼠即使是小巧的老鼠也难以爬进来。但我还是很认真地检查了所有的空隙,并顺手堵了几个稍微大一些的空隙,然后才爬出来。

可是第二天凌晨,我们再一次被负鼠的“刨墙”声惊醒!

我老婆便开始抱怨我,你不是把所有的空隙都堵住了吗?负鼠怎么还是进来了呀?

我于是明白了,像我这样光是被动地堵、防,是不行了,得主动出击,把负鼠干掉!

怎么才能干掉负鼠呢?得,还得上网。


上一篇:青花瓷


评论专区

战神2014-11-20发表
要不要高射炮进攻?
田作2014-11-20发表
赵老师有所不知,它仅仅是跑也就算了,可它们刨墙啊!真的是在刨墙!我太太每每会说,我真担心哪天它们把房子刨塌了。在我投降之前,我爬上屋顶看了好几次,终于确定,负鼠刨的不是墙,甚至也不是房梁,而是一块一本书大小的用来透气的铁丝网。我的心多少踏实了些——还好,不会把房子搞塌。
2014-11-20发表
老财手下留情。第一次遭遇果子狸是我儿子半岁时,他的婴儿床在窗前。半夜我听见鼾声,好可怕,我6个月的宝宝怎么会像这样打鼾。老公告诉我那是窗外的possum。他第二晚就打着手电照给我看,那possum妈妈背上还有个小possum,好可爱。 一次白天后院地上有一个,锦褐偏红的毛色,老公说它可能病了,打电话叫人来拿去救。上个月和我儿子骑单车路上见到一个腿受伤的,赶紧打电话描述地点,人家说已经有人打过电话了,救援人很快会到。 我家的芒果、西红柿、菜椒哪年不是和它均分收成。今冬升级了,连我那株小米辣,舔一点耳朵辣得叫的,都连枝叶给我啃了,所有冬令菜蔬一冒芽就啃光,我甚至想到给菩萨烧香,都没动干掉它的念头。我才买下这块院落几年呀,人家毕竟是此地真正的主人啊。还是因我家住木房所以能与它共处,等那天混好了,像老财洋楼豪宅,恐怕就要说不同的话了,尚不得而知。
2014-11-20发表
回团:本座可是真的对负鼠下手了呢,,只是。。。
军部法律顾问2014-11-20发表
负鼠在澳洲是受保护的动物,不可以捕杀的
bo2014-11-20发表
负鼠的事儿还没完哪?我觉得house最大的问题是无处不在的蜘蛛网!只要是一个你不常光顾的角落,没几天就结满蜘蛛网。很烦人啊!
战神2014-11-20发表
为了消灭负鼠,对着军座的屋顶,轰!轰!轰!
2014-11-20发表
老财手下留情。第一次遭遇果子狸是我儿子半岁时,他的婴儿床在窗前。半夜我听见鼾声,好可怕,我6个月的宝宝怎么会像这样打鼾。老公告诉我那是窗外的possum。他第二晚就打着手电照给我看,那possum妈妈背上还有个小possum,好可爱。 一次白天后院地上有一个,锦褐偏红的毛色,老公说它可能病了,打电话叫人来拿去救。上个月和我儿子骑单车路上见到一个腿受伤的,赶紧打电话描述地点,人家说已经有人打过电话了,救援人很快会到。 我家的芒果、西红柿、菜椒哪年不是和它均分收成。今冬升级了,连我那株小米辣,舔一点耳朵辣得叫的,都连枝叶给我啃了,所有冬令菜蔬一冒芽就啃光,我甚至想到给菩萨烧香,都没动干掉它的念头。我才买下这块院落几年呀,人家毕竟是此地真正的主人啊。还是因我家住木房所以能与它共处,等那天混好了,像老财洋楼豪宅,恐怕就要说不同的话了,尚不得而知。
2014-11-20发表
安妹儿咋那么实在呢?您就不巴望降个半旗什么的升级机会?赶紧接着叙哪里还痒,亮出来让姐姐和大伙儿帮您挠。
2014-11-20发表
回团:本座可是真的对负鼠下手了呢,,只是。。。
老财2014-11-20发表
哈哈,我确实想过要干掉它们,而且,,,还是等着看后面贴的文章吧。尹团说的对——人家毕竟是此地真正的主人啊!
安旅2014-11-20发表
报告军座,全旅人马已经都会唱《新南泥湾》小调——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军座府,刨地种白薯,种啊白薯。又浇地来又耕锄,手脚麻利不含糊,任务完成了,顺便捉负鼠!
2014-11-20发表
不能轰,不能轰。有言道:“投军忌鼠”(中文丢生了,大致是这个意思)。轰了军府没关系,降几天半旗,我等立马顺升一级,可这possum还没来得及转移呢。
田作2014-11-20发表
赵老师有所不知,它仅仅是跑也就算了,可它们刨墙啊!真的是在刨墙!我太太每每会说,我真担心哪天它们把房子刨塌了。在我投降之前,我爬上屋顶看了好几次,终于确定,负鼠刨的不是墙,甚至也不是房梁,而是一块一本书大小的用来透气的铁丝网。我的心多少踏实了些——还好,不会把房子搞塌。
军部2014-11-20发表
安旅的歌做的好!调你来军部做专职创作人员怎样?正师级干部待遇,赐少尉军衔。
2014-11-20发表
俺就猜到军座刀子嘴豆腐心,静候下文。
女军医2014-11-20发表
晚上去看负鼠是我最喜欢的澳洲夜生活,地点就是一处处位于繁华市区的街心公园,时间呢要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去的人要拿好手电筒。我们去的是离我们住处步行五分钟的一个街心公园,这里的小树叶是小东西的最爱,珍惜的树种为防止它们啃食干净,一般要在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拦腰箍上一个铁质保护圈,光滑的金属使负鼠的尖爪无法抓牢爬上去。 在一颗大树下,我们发现了两只负鼠,它们蹲在树杈上,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点也不惧怕我们,甚至是与我们对视,它们中的“暴脾气”居然爬下树来,站在草地上抬起前爪,凝视我们,一副挑衅的模样,可爱的小家伙! 其实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街心公园,几米之外就是繁华的街道,明亮的路灯,飞驰的汽车,公园的长椅上还有对对情侣,负鼠就在公园里悠然散步,不惊不慌,对于情侣间的亲密举动也不诧异,抬起前爪稍微凝视,便又不屑地走开……小东西像只猫一样大小,但神态更像老鼠,尾巴粗且长,小脸尖尖的,一双眼睛大的有些卡通,一副小可爱的样子。 夜晚的公园是它们的王国,人们到这里反倒是有一种非法闯入的嫌疑,而看到我们没有更多地行动,负鼠也失去了兴趣,大摇大摆地我们脚边踱开,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 在一只大按树上,我们看到了九只负鼠,是在开家庭扩大会吧?齐刷刷地睁着九对十八只大眼睛,那专注的精神可是任何人类会议所不可及的。
团部干事2014-11-20发表
报告团座,军,要真的给投中了,您在军中可就没了靠山了,还怎么混呀!赶紧滴,带领全团将士,前往军座府上护驾去吧!
赵伟华2014-11-20发表
哎哟,我还真以为田作制服了负鼠。您还是投降吧,就让它跑去吧,习惯了,就没事了。
多管闲事2014-11-20发表
军部法律顾问请先看军情的进展,你这先吆喝,我们的故事就没法接着看了。军座写好了也发不出了。再说法律也是重证据呀。您这顾问回家报孙子去吧或闭嘴。
军部2014-11-20发表
安旅、尹团听令:调359旅前往军座府上打理前后花园,顺便开荒种地;调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驻守军座官邸屋顶驱赶负鼠,确保军座官邸不被刨塌。此令。
bo2014-11-20发表
负鼠的事儿还没完哪?我觉得house最大的问题是无处不在的蜘蛛网!只要是一个你不常光顾的角落,没几天就结满蜘蛛网。很烦人啊!
接军座2014-11-20发表
刨墙声与刨铁丝网声那能相同啊,此情报不可靠。劝军座还是乖乖地听老婆的话,我真担心哪天它们把房子刨塌了。再去爬上屋顶亲自查看。或派个加强旅驻守的好。
军部2014-11-20发表
安旅的歌做的好!调你来军部做专职创作人员怎样?正师级干部待遇,赐少尉军衔。
团部干事2014-11-20发表
报告团座,军,要真的给投中了,您在军中可就没了靠山了,还怎么混呀!赶紧滴,带领全团将士,前往军座府上护驾去吧!
老财2014-11-20发表
哈哈,我确实想过要干掉它们,而且,,,还是等着看后面贴的文章吧。尹团说的对——人家毕竟是此地真正的主人啊!
2014-11-20发表
俺就猜到军座刀子嘴豆腐心,静候下文。
军部2014-11-20发表
安旅、尹团听令:调359旅前往军座府上打理前后花园,顺便开荒种地;调中央警卫团(8341部队)驻守军座官邸屋顶驱赶负鼠,确保军座官邸不被刨塌。此令。
Forever2014-11-20发表
Boy that raelly helps me the heck out.
女军医2014-11-20发表
晚上去看负鼠是我最喜欢的澳洲夜生活,地点就是一处处位于繁华市区的街心公园,时间呢要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去的人要拿好手电筒。我们去的是离我们住处步行五分钟的一个街心公园,这里的小树叶是小东西的最爱,珍惜的树种为防止它们啃食干净,一般要在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拦腰箍上一个铁质保护圈,光滑的金属使负鼠的尖爪无法抓牢爬上去。 在一颗大树下,我们发现了两只负鼠,它们蹲在树杈上,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点也不惧怕我们,甚至是与我们对视,它们中的“暴脾气”居然爬下树来,站在草地上抬起前爪,凝视我们,一副挑衅的模样,可爱的小家伙! 其实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街心公园,几米之外就是繁华的街道,明亮的路灯,飞驰的汽车,公园的长椅上还有对对情侣,负鼠就在公园里悠然散步,不惊不慌,对于情侣间的亲密举动也不诧异,抬起前爪稍微凝视,便又不屑地走开……小东西像只猫一样大小,但神态更像老鼠,尾巴粗且长,小脸尖尖的,一双眼睛大的有些卡通,一副小可爱的样子。 夜晚的公园是它们的王国,人们到这里反倒是有一种非法闯入的嫌疑,而看到我们没有更多地行动,负鼠也失去了兴趣,大摇大摆地我们脚边踱开,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情。 在一只大按树上,我们看到了九只负鼠,是在开家庭扩大会吧?齐刷刷地睁着九对十八只大眼睛,那专注的精神可是任何人类会议所不可及的。
多管闲事2014-11-20发表
军部法律顾问请先看军情的进展,你这先吆喝,我们的故事就没法接着看了。军座写好了也发不出了。再说法律也是重证据呀。您这顾问回家报孙子去吧或闭嘴。
军部法律顾问2014-11-20发表
负鼠在澳洲是受保护的动物,不可以捕杀的
2014-11-20发表
不能轰,不能轰。有言道:“投军忌鼠”(中文丢生了,大致是这个意思)。轰了军府没关系,降几天半旗,我等立马顺升一级,可这possum还没来得及转移呢。
赵伟华2014-11-20发表
哎哟,我还真以为田作制服了负鼠。您还是投降吧,就让它跑去吧,习惯了,就没事了。
2014-11-20发表
安妹儿咋那么实在呢?您就不巴望降个半旗什么的升级机会?赶紧接着叙哪里还痒,亮出来让姐姐和大伙儿帮您挠。
战神2014-11-20发表
要不要高射炮进攻?
战神2014-11-20发表
为了消灭负鼠,对着军座的屋顶,轰!轰!轰!
安旅2014-11-20发表
报告军座,全旅人马已经都会唱《新南泥湾》小调——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军座府,刨地种白薯,种啊白薯。又浇地来又耕锄,手脚麻利不含糊,任务完成了,顺便捉负鼠!
接军座2014-11-20发表
刨墙声与刨铁丝网声那能相同啊,此情报不可靠。劝军座还是乖乖地听老婆的话,我真担心哪天它们把房子刨塌了。再去爬上屋顶亲自查看。或派个加强旅驻守的好。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