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夜的灵光(组诗十首)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3-04-27 02:00:00  浏览次数:1388
分享到:

 冬夜,坐拥在诗歌里

 
一整个冬夜坐拥在诗歌里
想着自己喜欢想的心事
发些自己想发的牢骚
自我解嘲  自我调节
很想面对天地嘶鸣大声呐喊
或者找一个酒吧娱乐消磨时光
在孤零的冬夜里
拥有这样的心境是很不错的
如同窗外有星光与寒流覆盖是不错的
把孤枕难眠转化成诗的感觉也相当不错
 
如果有一天重提和翻阅这段心路历程
或者向另一个灵魂诉说这种情景
可能会带来某种甜蜜的回忆
当无用的诗歌产生巨大的价值效应
类似这样寂寥的冬夜
可能会因为诗歌生发的美和力量
让人感受到人性的温情和暖流总在绽放
 
当不幸的离别因为温暖
美丽地痛并快乐着
即便你我如今站在各自的站台
继续用冷若冰霜的眼神对视
我照样会坐享在诗歌的语词中
以安定的姿态  审视前方的动静
或如青山坐拥绿水  守望同一片风景
 
  冬至之夜
 
如此沉重的冬至之夜
爱情煎熬的灵药
并非想象中那般灵验
幸福伴随时间之流把午夜
弄湿  内心的花瓣纷乱坠落
记忆的余温依然留存
 
一朵玲珑  在夜色中走散
运气被一场寒流突然袭击
令人猝不及防
整个冬夜蒙上一头雾水
瞬间的美梦飘满尘埃
斑驳的碎片  如星如雨
 
这个冬夜过于冷静
 
你说,好好地睡上一觉
在夜色中  各自冷静地过滤
 
这个冬夜已过于冷静
再冷静下去
生命可能会被冻僵
 
体内渐渐涨成一片海
高耸的桅杆找不到靠岸的
港口  往事已面目全非
模糊得令人不堪回首
 
过程如此暧昧像一场游戏
让转辗反侧的夜
冒出忧伤的芽  还有幻影
 
    漂流之夜
 
 独立春寒之交敞开的路口
用夜色酿造的酒把自己灌醉
彳亍地走在返回的路上
像一只漂流瓶浪漫在泛着光影的黑海里
 
云烟迷茫了前路
时间如一根针孔锋利
刺痛城市平静的日子
路边的落叶写满似水流年
为我见证一段漂泊的经纬
 
追逐一份刻骨铭心的依恋
放飞的心绪滞留在水一方
寒光似雪的夜晚
翻阅鸟在枝头啼鸣
等候能唤醒灵性的如梦风景
唯有把目光的守望投向未知的明天
把背影留给长长的夜
 
也许,幸福不是寂寥的夜
但在寂寥的夜漂流是一种幸福
总有一束光能穿越或化解黑暗
我们都是彼此存在的容器
相通于美好的感觉中
或者在灵魂的底座
 
 
如水的夜
  
我时常迷恋夜色的降临
它的身体感人  足以撩晕我的眼睛
喜欢在夜里沉思或沉浸于如水的夜
像沉醉于水中  独享弥漫的时光
 
作为夜的守望者  夜给我游动的所需
它把现实中的某些阴影包裹在怀里
甚至在不知不觉中  化成水流的形式
让悲痛蛰伏在许多隐蔽的空间里
 
夜重新构筑着不同于白天的时间
让所有流动的生命静止如初
有时它将月亮化成千朵碎花万道细流
有时狐狸般把尾巴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当一只夜莺从记忆里倏然飞出
我从呼吸中捕捉到它身上的味道
这时  我似乎听见了一个人的心跳
看到远方涌动出如丝如缕的音符
 
当我困了  期待有突如其来的梦境
试图从夜的表情中找到最动情的星光
 
    相思之夜
 
患了相思病的夜
连呼吸都是相思的颜色
心叶一如茶水的浸泡
由浓至淡  然后
蜷缩成午夜的形态
 
蓦然感觉自己像一尾鱼
光滑的身体被夜色团团围住
有一种窒息依稀逼近
流淌的激情无处安歇
唯有躲在一床苍白的被窝里
撕裂自己  锁住烦忧
 
一季相思  万般情怀
在旅途中  一个孤独的过客
把梦连同体温交给夜
俨若交给风花雪月
 

 中秋之夜

 
风轻云淡的月夜  举头眺望
一袭清光加身  如同披上一件柔曼的丝衣
每一块肌肉  每一束神经  每一个毛孔
都舒缓着一种自由的呼吸
 
踩一地凉波  独步徜徉在大自然怀里
沐浴成一个清缟素裹的素心人
逸然中心静如水  涤尽身上的躁气
似乎与一位娴淑纯净的知音在品茗清谈
没有丝毫的拘谨或负荷
 
在这通体透彻的空间里
张开双耳  企冀倾听从广寒宫传来的歌声
迎迓自高远处滑翔而来的桂花酒清香
屏住气  似乎什么都听到了什么也没听到
只感受到高悬于头顶的
是一轮空灵与博大  浩无际涯
也许  人的耳朵不是用来聆听天体的
而是用来听取俗世的
 
在这花好月圆之夜
内存的记忆像发酵的波光浪影
把缤纷的往事连同与这色彩相关的时间
倏然生发出一股空寂清虚气息
充盈于天地万物之间
 
远远地望去  更加焦渴地仰头
有一种思念的声音像视线在无限延伸
这并非真实的天籁  只是自我的想象
让人置身在这方属于尘世的清凉界
悟到一片充满禅机的宁静
获得一份接近永恒的启迪
 
醉夜
 
在同一片月光下
在不同的两座城市
 
你深夜里买醉
让寂寞比梦陷得更深
 
我独自灌得烂醉
让夜的肢体渐渐麻木
 
把美好的想象寄托在酒里
我们都醉了  身体也空着
 
一个醉成李太白的飘逸
一个醉成何仙姑的仙气
 
在夜的荒原上迷醉自己
你和我 同病相怜啊
 
一种相思碰响乳白的光波
回声嘀嗒在午夜尽头
 

 一个人的夜景

 
整个夜晚  好像一幕
悲伤的情景  始终无法
平复内心涌动的波澜
 
在如此安静的夜晚
在这个以秋天命名的月份
多么渴望与一朵灵性的艳
倾心交流  领略人间的温情
然而  一种锋利的尖刺
扎痛回忆中的风景
让我精心构筑的梦
连同那些近乎狂醉的呓语
像枫叶满地飘零
 
于是  在看不见阳光的洞穴里
秋夜的月色也被瓦解了
一个人的夜景  苍茫成暗淡的面孔
有谁能陪同我品尝虚无的味道
身体里无数爬来爬去的蚂蚁
正在溃决我的堤岸
唯一聊以自慰的
只有那被时光漂白的页面上
次第绽放的语词之花
 
秋夜絮语
 
自从那朵  熟悉的艳影
逃遁于午夜的背景  走在旅途的
灵体  因为疲惫而发烧感冒
一片枫叶从离开树枝的
那一刻开始  整个秋天
就摇晃成一树落寞和空虚
所有生发的爱、疼痛及真实的梦想
依稀挂满岁月凝重的
枝头  发出烂漫的颤音
 
在暗夜里  秋风肆意
铺满  一地寂寥 
原来簇拥得紧紧的一朵红艳
突然远离我的视线
俨若一场突如其来的秋雨
把一朵燃烧的光焰扑灭
没有留下任何回音  整个世界
只有风声伴着雨声  在喘息
 
我像一只受伤的林中小鹿
在夜色中飞奔  腥红的
伤口  绽露出美学的花葩
在深秋的一角  次第张开忧郁的萼片
任款款而至的风雨  飘零
散落为一滴滴斑驳陆离的
语词  揉进一首尚未发表的诗歌里
当无人知晓时  以另一种方式
走向你  空气中流曳水仙花的气味

下一篇:看海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