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把开启小提琴殿堂的金钥匙---张世祥教授与“小提琴现代教学法”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13-10-16 03:00:00  浏览次数:1723
分享到:
       定居悉尼的原中国上海音乐学院小提琴教授张世祥先生从教六十余年,除了为国家培养出许多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小提琴家和专业人士、编订出版小提琴乐谱和教材、翻译和著述之外,他的另一个杰出贡献是利用视频和现代多媒体讯息技术,开创“小提琴现代教学法”之先河,几十年持之以恒地不断总结、更新和完善其教学法,制作了许许多多完整的视频教材。
       1995年,张教授退休,他躲避一切名利和荣耀,以六十多岁的年纪,按“特殊人才”和夫人胡剑鸣女士一起移民澳洲。之后,他除继续培养出一些卓越的小提琴家之外,还呕心沥血,锲而不舍地潜心于“小提琴现代教学法”。视频教学法是张教授多年用于研究和实践心血的结晶,它经历了许多年的验证,并早已受惠于许许多多的学生。这种教学法为十分艰难的小提琴学习另辟捷径,也是他“点石成金”,成为“得奖专业户”的原因之一。张教授说:我是教小提琴的,我这一辈子就是研究怎么才能够更好地教学生,创造一种能帮助孩子更易,更快,更好地学习小提琴的方式。他肯定地说,这种方式就是利用视频媒体教学法。
       小提琴是最为难学的乐器之一,之所以难,是因为在四根琴弦一寸宽的指板上要拉出一百多个标准音,而小提琴指板上没有吉他那样的标记,也不像钢琴,是靠其看得见,摸得着的88个黑白琴键弹奏出美妙的声音。另外,拉小提琴有至少七个换把位和不同的用弓方法,这些都是学习时的难点。有人形容初学者拉琴像杀鸡宰鸭或者锯木头,花时间练琴首先是为了拉出准确的声音来。大部分学生练琴时都难免有一些错误出现,需要老师或家长帮助纠正。有幸,一些家长可以根据笔记及时发现错误,但因没有视频凭据,当学生把琴横到家长面前说:“你说我拉得不对,你来拉给我看啊,你来拉!”这时候,多数家长感到无奈。无助的学生拉不下去的时候家长只好施威,抡起拳头开揍,于是孩子哭大人叫,鸡飞狗跳,这天自然也就练不下琴去了。这种家庭暴力反复几次之后,拉琴便成为一桩不利于家庭和谐,孩子受罪的苦差事!试想,如果一个家庭总是因为练琴的时候处于不愉快的状态,势必造成孩子不喜欢音乐,觉得拉琴是一种惩罚,憎恨拉琴,那么他们又如何能拉出美妙的曲子呢?!大部分家长不得不把那些拉错的地方留给老师去解决,那么学生再上课回琴的时候拉一首乐曲不知道要停下来多少次去改正错误。过去的小提琴老师十分辛苦,需要极大的耐心忍受那些刺耳的噪音,他们总是像拍苍蝇一样捕捉扑打着每一个错音。而学生这边,因为课上总是有没对的时候,总是拉不成一支整曲,灰头土脸,自尊自信心自然会收到挫伤。多数学生学到高把位的时候更是找不到哪里是北,再也学不上去,不得不在半途弃学。张教授说:“以前没有视频教材在家里帮助学习的时候淘汰掉许多其实将来会有演奏天赋的孩子,现在想起来感到为他们惋惜!”
        学习小提琴如同我们讲话,一个不是在澳洲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如果你能讲出一口地道漂亮的英语,自己得意心爽,别人听着也舒服,于是大家要比在澳洲出生的孩子加倍努力地跟着录音录像,看电视电影,一字一句地模仿准确的发音,增强听力和语言交流能力。然而,乡音是那么好改的吗?张教授在北京居住了了十六年,在上海居住了四十几年年,在悉尼居住了二十来年,可他还是一口京味儿乡音改不过来,所以,他非常理解为什么学生要用加倍的时间去改正错音的道理。通常,学生每周只上一次课,回家之后如果哪里拉错,就会连续一周都是在重复和记忆这些错误。先入为主,学生往往要更加倍地努力才能改正掉这些已经储存在大脑里最初错误的记忆,这样学习势必要走弯路。张教授说“音准就是记忆力”,“练琴时的秘诀是要立即改正错误,越早越好!”所以,他录制的每一个曲目都是以慢节拍开始,他要求学生在这个阶段尽可能地拉准确。他打个比喻:比方说你打算开车往东五十公里,可是急着忙着开错方向,往西走了五十公里,忽然你发现了,只好再回到原地,之后再往东开,这样你就要多走一倍的路程,别人早已开出去很远,后来者也早已超过你,所以你还不如一开始先慢点开,开对方向!张教授认为,如果不用“媒体教学法”,那么越是勤奋苦练学琴的学生,错误就越会在他们的脑子里根深蒂固,他们就越需要花时间和耐力去改正这些错误!
        在海外,有个很活跃的网站,大家可以随意上传影视录像,几乎所有你想要看到的小提琴曲目都可以在那上面找到,一些家长喜欢从这个网站找录像给孩子看。不过由于这个网站上载演奏录像十分自由,其水准自然良莠不齐,而且都是标准速度。如果能找到大师们的演奏录像固然可幸,但是由于不能改变其速度,不能达到以其作为教材之目的,况且不说如果找不到大师的录像,跟着“二把刀”模仿,学来学去,学出浑身的毛病!
张教授所制作的视频教材是一句一句,或是一小段一小段教起,他在一篇文章中介绍道:“我把一首教材仔细地分步录制出来,先教两句,再四句,再八句,然后整首连起来,最后配上钢琴伴奏让孩子们独立演奏。孩子们只要跟着学、练就是了。家长则在旁边按照这些步骤帮助孩子播放视频文件。如果孩子拉一次没有拉准,家长可根据实际情况反复播放。这就好像我一直在你家里教孩子学琴一样。同时,还在每首教材中特别跟家长讲述了辅导孩子进行练习时要注意的一些重点和难点,有难度的地方我会抽出来反复带孩子练习”。 小提琴现代教学法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由于不必重复错误和反复纠正错误,学生们每年可以拉许许多多的曲目,学琴的速度之快,用张教授的话说:“就像小鸟一下子飞上枝头一样”,事倍功半。
       张教授把这些录像教材比喻为“字典”,他说,“你写文章时有不会的字要查查字典再写,拉琴也一样,遇到不会拉的地方返回去看在分句练习时我是怎么教的,放慢视频跟着学。哪痒痒挠哪,别全身上下都挠一遍,不会的句段反复多看多拉就会了。”“有了录像,如同我在你的家里,可以随叫随到,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为你教课!”他认为,学生可以自己在家里就能做的事情则不必在课堂上耽误时间。跟录像学习,可以培养学生自己动脑,用眼和训练听力和拍节和记忆力的良好习惯。张教授认为学乐器和做其他事情一样,最后的成功者都是那些所谓聪明,智商高的学生,实际上就是爱用脑子的学生。练习小提琴,应该先练脑,之后再以脑去支配手。
        张教授十六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时靠抄乐谱打工挣自己的生活费,那时候的小提琴学习教材仅仅是乐谱,之后有了 唱片。在没有电脑之前,录制电影胶带的价钱十分昂贵,张教授曾讲述,那时候录制一段曲目仅给三次机会,如果第二次再拉错,就会紧张得冒冷汗要晕过去。1987年,张教授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从国外带回第一台当时最先进的电脑,于是在别人还是听录音带学习小提琴的时候,他开始了多媒体视频教学。几十年中,张教授步步紧跟科技的发展和最新视频设备技术的发展,从盒式录像带、VCD、DVD光盘、USB等发展到最近的利用微软SkyDrive,他不断地钻研。现在,他在搞电脑专业的学生家长帮助之下,把学习的录像教材和乐谱上载到空中,学生们在家里可以从自己的电脑里下载应用。
       张教授悉尼的家里有两个录像工作室,天罗地网,摄像机架在那里连着电脑。一个录像室是在楼下他的教琴室,通常,张教授自己或请优秀学生在这里录制分句。他把一支曲目比喻为一个大西瓜,他说,如果啃一个大西瓜的话太大了,把它切开再吃不就容易了吗?!他把曲目分成一句一句,用慢拍节录制,一个曲目要录制几十句,他用近镜头录制分句,让学生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指法和弓法。拉小提琴的人都知道,一个曲目,如果放下一段时间不拉,再拉的时候一定要练几遍才能使自己满意。张教授有时候每一句要反复录制十来次,他留下音准最精确的那段。张教授对学生的音准和拍节要求到一丝不差的独奏和乐队水平,所以,他对教学录像也容不得一丁点瑕疵,否则有些学生则会照单全收,模仿错误。另一个录像室是在他家的楼上,这个更接近专业录像室,通常请学生在这里录制整段曲目。他的夫人胡老师钢琴伴奏,自己做导演和摄影师。前两年,张教授两度从美国请来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小提琴家陈佳峰先生,他们在这个录像室里制作了许多具有出版水平的录像。每个曲目的后期制作是把分句的慢节拍、整段正常速度及有钢琴伴奏及小提琴大师演奏录像等几部分全套合成。张教授和胡老师都八十岁左右了,常常听到他们谴责自己:年龄大了,手指僵硬了,可他们工作起来仍像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学生那样忘我,胡老师常常绑着绷带忍痛弹琴。他们工作起来依然是废寝忘食,今年的女皇生日公众假日,他们为学生录像,胡老师没有来得及做午饭,每人只是啃了个老玉米。张教授开玩笑说:你们真的想要把我累死吗?!
        除了制作 视频教材之外,张教授还在互联网上建立了自己的博客,大家可以打开https://blog.sina.com.cn/zhangshixiangviolin ,那上面有许多他教学经验体会的精辟论述、推心置腹的交谈和教学动向,另外还有其他家长陪练的体会和感言等等。
        准备让孩子拉琴的家长们一定想知道自己孩子几岁可以开始学琴?在最近的一篇博文里张教授回答了这个问题,并解释了原因:“现代小提琴教学法(这里针对儿童的学习)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则,即‘先学说话,再学认字’。具体的讲就是让孩子通过听声音和看动作来学会拉小提琴,而不再是先学会认谱,然后再看着谱子拉琴了。我们知道,让学龄前的儿童通过认谱演奏小提琴是不实际的。孩子们学习小提琴最方便、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你拉给他看,拉给他听,这样他们就容易上手。道理很简单,如同孩子初学说话一样,是通过周围的人说话的声音来模仿学习的。这种小提琴学习法在过去很难实现,因为我们没有条件把每个学习材料的演奏动作和声音录制出来给孩子们。而现在多媒体已经普及,视频文件已经很简单就可以获得了。所以过去只有极少数的小提琴家的孩子,或是家庭条件极好的孩子才能学好小提琴。”学习小提琴是“童子功”,基于张教授的“先学说话,再学识字”的理论和实践,儿童学习小提琴的年龄可以早于五岁,乐器行里有卖三岁孩子用的小提琴。当然要看个体,每个孩子发育的早晚不同,有些孩子是“贵人话语迟”。我知道有一个男孩五岁时坐不住五分钟,他总是横着抱琴学电视里歌星的样子当吉他乱弹。他还拿着琴弓当弓箭玩,曲子还没拉出,琴弓已被折断。
       张教授录制了许多初级水平的教材,有一些没有师资条件的学生也可以自己跟着教材学会拉琴。有一次,张教授走到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子里,听一个孩子拉小提琴,听了半天,才知道孩子拉的是一段著名的外国古典乐曲,但是由于没拉出升降半音,全部跑了调子。张教授问这个孩子:我见见你的老师好吗?见到老师,才知道这位老师根本就不会拉小提琴,只会拉二胡,还只是中国式的五音法,七个音的曲子就不会拉了,教出的学生没法不跑调!那位老师说:这孩子要学小提琴,可整个县城没有人会拉,只好阿拉来教他,你看,把这二胡扛到肩上,不是跟小提琴一样的嘛。张教授深有感触:小提琴不应该仅仅是一种仅供少数人学习的高雅深奥的乐器,有了“现代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法”,这种乐器也可以普及到乡镇县城里,为所有爱好者享用啊!他向这对师生传授了“现代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法”,并免费派发DVD光盘。 还有许多其他的例证,比如在杭州有一个幼儿园采用张教授的《跟我学》小提琴启蒙录像教材,由幼儿园不曾学过小提琴的老师们教孩子们学琴,而张教授在悉尼看他们发过来的录像“遥控”指导。他每年回国几次亲临指导,教授老师们如何使用这套光盘帮助孩子们学练小提琴。张教授对老师们的“助教”工作满意,孩子们的家长也很满意。有报道说一先进国家利用电脑视频和机器人等仪器为远距离的病人手术。这边厢,医生看着电脑视频中的病人手术部位移动鼠标;那边厢,机器人开刀剖腹手术,其准确性和成功率超过真人医生实际操作,信不信由你。那么,科技发展到今日,利用视频远程学习小提琴不应该算是新鲜事了!
        学生在家里跟着视频学习好了,还来上课干什么,还需要老师吗?这种“教学革命”会不会像“工业革命”那样造成小提琴老师失业呢?实际上,张教授退休来到澳洲之后根本就一天都没有退休,来找他上课的学生永远络绎不绝。那么,张教授在课上都教什么呢? 现在,让我带你走近他,来窥视一下——
        张教授赞同这样的小提琴教学原则:应当拿出百分之七十的时间用于练习曲和音阶,他能点石成金地教出那么多优秀小提琴家的秘诀就是在于拉好练习曲和音阶,他要求学生用这些练习打下扎实的基本功基础。学生来上课,多一半的时间是拉练习曲,他是借拉练习曲来教授基本功和演奏技巧,纠正学生自己不能纠正的错误动作和姿势。比如,他告诉学生:你这几句用手腕拉就可以,好像写字,如果不是写毛笔大字,轮着大臂写,看上去就会别扭。他说着,做出夸张的滑稽动作,学生觉得又好笑又好羞。凡是影响音质和音色的坏习惯,他都会持之以恒地帮学生改过。比如,有一个学生的揉弦不好听,听上去抖来抖去的,影响音色,他的小手指也不会自然伸直,这样就不能在纸板上找到准确的位置而影响了音质,张教授给他起了外号,叫他“小抖抖先生”,并且写到电脑里提醒自己,每次上课用一点时间手把手地改正“小抖抖先生”的毛病。这个学生单就这两个毛病,整整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反反复复地完全改正过来。有一天,张教授高兴地敲着这个学生的脑袋说:我觉得像砸核桃一样,让你开了窍。张教授把这个“大核桃”整整砸了两年,真有那股愚公移山的精神啊!当然,那些不影响音准音色的姿势和动作,他绝不花时间去挑剔,他说,只要能做到音准正确,音质纯正,音色动听,就是你用脚丫子拉琴也行!
       每节课学生拉完练习曲和音阶,开始拉曲目。事实上,学生就是完全跟着录像练习,总会有一点疏忽的地方,或许,遇到一些实在过不去的难点和关卡,这种情况之下,张教授就带着拉,手把手地教,有时一句要带十几遍,直到拉会。如果不需要花多少时间修改曲目中的错音和错弓法时,张教授常常让学生从头至尾拉完不打断。他轻轻地踱来踱去,时而用手指打出清脆响亮的榧子帮助学生稳住拍点。他常常随着学生拉出的优美旋律摇晃着脑袋,使人想起电影里的私塾先生带学生抑扬顿挫地朗读时候的那副样子。学生拉完之后,他才说:你拉得很好,就是有几个地方需要注意……当然,也会有没有什么可“注意”的时候,他就会教表演方面的问题。但是当学生一开头就拉出很多错误,张教授会立即叫停,轻轻地,但十分严肃地说:你还没有完全拉好,回去要好好看慢动作录像,下次来时再把它拉好,你今天还要拉什么给我听?
       最近,张教授还从网上下载了一些大师级小提琴家的表演录像,他一定会十分兴奋,在澳洲,这个网站不被封杀。像帕尔曼等小提琴大师的音乐会实况点击率已经超过两百万次!张教授把录像下载之后,再一点点破译大师们的指法和弓法,改掉不适合学生的部分,留下大师们所用的精华部分给学生们作为教材。
       几十年来,张教授的现代教学法是随电脑科技和设备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着。据说,现在已经有复印立体实物的复印机问世,医学上也有成功的克隆牛羊的实例,那么不远的将来,或许张教授可以为我们复印或者克隆出许许多多的小提琴老师,把他们派到学生家里,陪孩子们练琴呢!
       当今时代,孩子们要学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有没有必要把学习小提琴的孩子们像驴拉磨一样,每日数个小时地栓在那里,无休无止地做一件事,让他们去不断地重复和改正错误,让他们远离时代,像老古董一样地生活?!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一定要有一把开启小提琴殿堂的金钥匙,这把钥匙就是“小提琴现代教学法”。张教授说:“电脑科技发展到今天,音像设备是那么的廉价,千家万户都可以使用,这种小提琴多媒体教学方法谁先用到,谁先受益。我非常愿意把这种方法介绍给大家,大家都使用好的办法才好。”虽然做这种教材的工作量是巨大的,但张教授预见,他的视频教材可以达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之效果。
       法国伟大的文学家雨果曾经说过:开启人类智慧的宝库有三把钥匙,一把是数字,一把是文字,另外一把是音符。如果我们在教育自己孩子的时候只是遵循着“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全不怕”的定律,如果孩子缺少人生重要的音乐课,那么他们长大之后一定是个“营养不良”的畸形儿!张教授的“小提琴现代教学法”让世人转变了那种“小提琴是个非常不好学的怪物”的旧观念,使拉小提琴成为一种智力开发和培养情操的过程,是带给孩子们的一种享受。
       张教授的教学法并不保密,今年9月底,张教授将带一些学生回国交流演出,临行之前将在悉尼有一次公演,请大家关注报纸社区消息版面和张教授博客上的通知,届时大家可以一睹这些小提琴家们的风采!

上一篇:段家凉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