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第一章 酸火醋拳·五、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3-10-28 02:00:00  浏览次数:693
分享到:
       不过,世上的事情怪就怪在这儿。
       自诩为能写诗写小说,懂艾略特、托尔斯泰和德拉克洛瓦的自已,在生活中活得平凡无趣,单位上也并不如意。
       而屁事儿也不懂的吴刚水刚们,则活得有滋有味……
       “谢了,可告诉了我也白高兴,公司同意吗?”
       出于礼貌,冷刚朝他点点头,又轻轻叹道:“头儿们都像对我有成见,大约这小科员要当一辈子了。”
       吴刚咧咧嘴,疲倦的呼出一口酒气。
       然后,十分失落的瞪着对方:“我还以为你听了高兴得要蹦起来呢,没想到倒像死了爹妈一样,垂头丧气的。算啦,不和你说啦。算我白忙乎了。”
       吴刚转身即走。
       走二步,又停下回过头:“冷刚,你俩口子晚上睡觉不拉帘,不怕别人偷窥啊?”
       冷刚有些茫茫然:“偷窥?谁偷窥?怎样偷窥?”,他瞧着几步远的自家窗台。一条窄小的露天排水沟,横亘在窗台下。
       任何人跨过院坝站上排水沟沿,只要稍稍踮踮脚仰头,就能看见屋里的一切。
        可冷刚当初也不是没想到过这一点,因此在窗台下横放了一块二十公分高的木板。
       自已也多次试过,偷窥者即便想踮脚偷看,也相当费力。再说,露天排水沟沿长满青苔腻滑,而且还要拉窗帘呢。
       冷刚再一细瞧,恍然大悟。
       哎呀,窗台上的木板上次被老婆抓去,当作坐在床上看书备课的垫板,一直忘记了重新放回。
       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为了空气对流,有时窗帘也没有拉……矇眬中,吴刚朝冷刚挤挤眼睛,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进了大门。
       本已睡意缠身的冷刚脑子一激:瞧这小子鬼的,莫不是他曾偷窥过呢?
       他妈的,偷窥别人俩口子睡觉,这算是啥事儿啊?
      他脑中浮起这么一副图文并茂:矇眬的夜里,一个家伙悄无声息的踮着足,一双色眼贪婪地盯住屋里睡姿不雅的一对儿……
       冷刚拍拍自已额头,没说的,就凭吴刚这小子的德性,一准偷看过。
       还有那个自诩为风流潇洒的水刚,没准儿也干过?
       他朝矇眬中的教师宿舍看看,又朝坡上坡下散落的教师住房瞟瞟,胸中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唉,整个莲花校目前就这个样子。
       许多多年的老教师,现在都还一家几代挤在陈旧的平房。
       就连德高望重的浦校长,一家二代五口人,也挤在坡上一间十七平方的小瓦房中。
       自已刚结婚一年,就有了十三平方米,知足了吧,知足了。冷刚摇摇头,转身往院内走去。正待走进窄小的走廊,他忽然驻足。放轻脚步转向屋后。
       矇眬夜色下,依然是一条露天排水沟。
       因为是在屋后坡下的死角,长满青苔的排水沟,发出了难闻的醉臭味。
      冷刚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嗡!仍惊起一团苍蝇蚊子,扑面而来。
      冷刚双手使劲儿在半空挥拨,颈子和胳膊肘儿上,仍被叮咬得刺痛。好不容易移到了吴刚窗口前,冷刚偷偷一踮脚,吓得马上蹲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