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芭芭拉的葬礼
作者:金波  发布日期:2014-04-26 16:41:04  浏览次数:1129
分享到:
       今天是学校第二个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把孩子交给玛格瑞特,下午放学后如果我们回家的时间是两点半以后,玛格瑞特就把孩子接到他们家,他的三个孙女和孩子玩儿一个小时,下午三点我们就能回家。
      恰好今天是芭芭拉的葬礼。开车路过阿尔莫丹,一辆挖土机正在坟场挖墓穴,两堆新土在墓穴两侧。一个人站在墓穴的旁边正在和挖土机上的司机说话。天气很好,站在这里能看远处起伏的山脉和近处的山谷,青草像成熟的麦地等待收割。深深浅浅的点缀是低头吃草的牛群,风水很好啊。过世的人埋在这里,能看到的风景都看到了,有山有水,偶尔还有一只孔雀从山谷里飞过来在路边散步,人生很短,人世让人留恋。
      芭芭拉亲吻你的脸颊,她的一脸汗毛像胡须一样扎人,你得小心翼翼,靠近她的耳朵平滑的地方快速来一下,像小鸡啄米,她也不喜欢拥抱。凑近看,芭芭拉嘴唇附近的汗毛是黑色的,接近男人的唇髭,不然就是她的雄性激素分泌旺盛,她的声音稍稍抬高就会让人误以为是个男人在说话。97赫兹的音乐台就有一位主持人,低低的声音为你之前铺展思路,仿佛那乐章正是她自己写的,或者是作者正在亲自演奏。她也叫芭芭拉,只要是芭芭拉,就是应该用这样的方式说话。
      把那些东西交给我们CWA (Country Women in Australia) 吧,我们是唯一有资格管理这些文物的。芭芭拉去年过来投票,是投工党还是国家劳动党,我们不能交流这方面的信息,比较隐私。但是,我们捐赠一部分文物这件事,理所应当她来管理,无论你想给谁,她说了算,无容置疑。女人国事家事都要说了算才行。
       然后她开车去拿邮件。她的两条腿绑着厚厚的绷带,这里的老年妇女几乎人人都患关节炎,小腿以下的踝关节消失了,脚板以上就是一段木桩。“是他妈的所有的食物有问题,不是我自己有问题。”几十年的事了,即使调整食物结构也来不及。“肿就肿吧,死也是死在这上面了。”她倒没有彻底绝望,对那两条腿上车下车不方便,她有些不耐烦。我帮她把腿一条一条挤进驾驶盘底下,然后坐进旁边的位子上。她开车到邮局,她给我信箱钥匙,我取出单薄的几个信封,除了广告,还有一份电力公司的账单。她说她两周取一次邮件,下次来镇上,她给我打电话。
      嗨,你的小宝贝几岁了,下次我来看看她。
      她拉低车窗笑了笑,她的笑容很温暖,很难得。她开车三十公里回家,其中有十七公里的砂石路。
如今只是皱起眉来想一想她,她自己的一生像石头一般,掉一些眼泪是微不足道的,她不是一个让人哀伤的人,她不喜欢柔弱。但是人的生命很脆弱。
      下午,三点半,我们载着一车食物路过阿尔莫丹,葬礼已经结束。墓地填好了,基督徒没有土堆,平坦的地面围着低低的栅栏,新刷上的黑色油漆,像新近添置的家具,有些奢侈。墓碑两旁有鲜花,石碑现着青茬,墓碑上写着;“芭芭拉 . 拉若士(1942-2014)”
穿过铁路,就是沙土路,汽车的尾部拖起一条尘土的云雾带,云雾后面飞沙走石,牛群和袋鼠都要等尘埃落定才穿越公路,它们有的是牛祸经验;袋鼠也越来越稀少,因为射杀袋鼠有利可图了,经济萧条的时候,人们也想起来干些什麽,让自己活得更我们半个月去莫瑞吧一次,购物,消耗;然后再去购物,和所有的生物一样,生存然后死亡。

上一篇:观赏油菜花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