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雨天
作者:周鑫  发布日期:2014-08-15 11:34:49  浏览次数:1131
分享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无休无止地重复着那个同样的梦境。在梦里,总有无声的雨淋淋漓漓,我看见忧郁的天空,忧郁的雨伞,看见忧郁的脸忧郁的眼睛。
  曾经,我想撑起一把小伞,撑起一方小小的宁静的天空,为自己所爱的人遮蔽风雨。是那个时候我最大的理想和全部的幸福。
  在茫茫人海之中,在一个寂寞像瘟疫一样流行的都市里,在一个忧郁如诗般流淌的雨天,在某个街道的拐角处,你看见那个人,好像一直孤独地守候在雨中,只为了等着你,等着你为她撑起一把雨伞,虽然在这之前一直陌生,然而心里凭空生出的爱怜,刹那间刺痛了你的眼睛,你毫不犹豫地伸出自己的手,并且从此相信传说中所谓缘分。是谁,赐予了这份从未曾拥有过的豪迈勇气?让一个羞涩孤僻的少年飞蛾扑火般地冲向了爱情。
  这是个阴天,我睁开朦胧的双眼,天光是暗淡的,小屋里更是一片昏黑朦胧。现在是什么时间?大约是午后,隔壁的大杂院里,又传来孩子大声的啼哭,似乎每天这个时候都能听到这样的啼哭声,还有一些锅碗瓢盆相互碰撞发出的钝响。不远处的街道上,更是不绝于耳的汽车喇叭的尖叫,商店里的高音喇叭吼叫着咋咋呼呼的流行歌曲,前面那栋楼总是有人噔噔噔地行走在楼梯上,有的哼着歌,有人吹着口哨,有人大声地谈笑。然而最刺耳的要数蝉的鸣叫,似乎是从后院传过来的,长一阵短一阵,高一阵低一阵,如织如缕,如泣如诉,叫得竭斯底里,拖得有气无力,似乎它们有永远也使用不完的耐性。
深深地吸一口气,很奇怪地感觉到空气里似乎依然残留着你的气息,而你已走了很久,于是对自己的记忆深感怀疑,记得床头柜里还有你忘了带走的一件毛衣,我常常把它捧出来,小心翼翼的拥在怀里,爱情的余温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人去楼空物是人非的冰冷。又开始暗自怀疑,说不准这件东西是你故意留下的呢?如果是这样,那便又说明了什么呢?也许,你并不希望自己被我轻易忘记。
  记得在你刚刚离去后的那一段漫长寂寥的日子里,我一直傻傻地等待着奇迹,那时的黄昏真的令人刻骨铭心,夕阳西坠,彩霞满天,远山如黛,芳草凄凄。我站在小山岗上,痴痴地眺望远方,远方,山川连绵,雾霭苍茫,那条弯弯的公路,像一条玉带一般伸向远方去了,伸到有你的那座城市去了,这样的时候,你正在做些什么呢?吃晚饭?看电视?或者跟朋友聊天?低眉回手处,会不会突然间有所触动,有所感悟,远方,有这样的一位故人,正在殷殷的盼望,切切的思念?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又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公路上车来车往,大街上人来人往,独独没有你,于是只感觉仿若独自置身于千年的荒野。
  屋子里的光线更暗了,难道天就快黑了吗?我努力的睁大酸涩的眼睛,决定不再想你,小屋里的那些什物儿,破旧的书橱,桌椅,还有那张老式的旧沙发,此刻都静默的缩在昏暗的角落里,怎么也看不真切。忽然又有风从屋顶上掠过,沙沙有声,紧接着就有雨珠儿砸落在瓦顶上的声音,刚开始还疏疏落落,一阵一阵的,发出音乐般悦耳的声响,我琢磨着,有点像扬琴,渐渐地,雨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从扬琴而转为琵琶,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有点十面埋伏的味道了,我在床上躺不下去了,于是下床,站在窗前,看雨。
  窗外,已经是一个朦胧馄饨的世界,天铅灰色,像一张阴郁的脸,高楼们似乎也都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反而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活像一群丧家之犬。突然又想起那天,你送我到车站,也是个雨天,虽然雨势远不如这样大,但天空是一样的铅灰色,使得你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冰冷的忧郁,我们手牵手地走过那条撒满了落叶的长街。那是我们在一起走过的最后一段路,在车站门前,我执意让你先回去,你不肯,我发了火。你离去时踽踽的背影成为我心里永远的痛。记得那一天,车站里异常的冷清,我看见一对年轻的恋人,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依依惜别,恋恋不舍。我赶紧扭过头去,眼里的泪却磅礴而出。
结局同我设计中的一样,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生,然而我立即开始后悔。尽管我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我不得不承认,这种痛,是足以让人一辈子刻骨铭心,一辈子心怀余悸的,但是我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既然我已经无力为你撑一片晴朗的天空,除了自由,我想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予你了,那么,请你珍重吧,我的爱人。想起小时候听到过的一个故事,说一个人的手被毒蛇咬伤,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斩断自己的手臂。而我只想给你已一双自由的翅膀,让你尽最大可能地飞向属于你的幸福。寒光一闪,看不到淋漓的鲜血,只听到一地的破碎。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永远也不敢再去回味。
  一阵冷风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袭来丝丝寒意,我打了个哆嗦,只好重新回到床上去,被子里很温暖,适于回味往事,我的小屋也很温暖,虽然破旧而简陋,却依然为我遮挡着这寒风冷雨,像一个患难多年却依然值得信赖的朋友,并不会因为我的落魄而离去。
  我打开灯,温暖而柔和的光线立即弥漫在我的小屋。随手打开一本书,决定不再想你。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原来是本宋词。
  李清照的一剪梅。
  我合上书本,看着屋顶那些黑褐色的瓦块……。
  雨声已渐渐稀疏下去,窗外,邻居家的孩子又开始大声的哭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