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六章 代写风云·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31 15:16:13  浏览次数:430
分享到:

水刚就拎了这一包到了最侧边。

架起木折桌,放上纸牌,笔和信笺,然后再打开那一包东西。

里面有一个破旧的砚台,几管笔尖已秃的大中小号毛笔,一块沉重的铜镇纸。水刚拿起铜镇纸看看,纯铜的长条块儿,两头呈古铜洁净,仿佛包着一层铜皮儿。

中间呢,被手抚磨得锃亮照人,连里间的暗绿纹理都看得一清二楚。

水刚一眼就喜欢上了它。

可不知为什么这么好的一块镇铜条儿,主人却把它无情抛弃了?想那以此为生,悬肘济世的苍苍老翁,大约是被邮局的无情气坏了,所以才抛之扔之,抚袖而去?

想到这儿,水刚默然,有一种亏欠的感觉。

捏起铜镇纸轻轻压住信笺,收了毛笔和砚台,水刚抬起头。

一个神色暗然的老妇人,正满腹幽怨的看着自已。再一看,嗬嗬,在她身后已等起了好几个人。“你好!”

“你好!”

老妇人一开口就抹眼泪:“小先生,我写信。”

“写信?是的是的,请说吧”,毕竟是第一次,水刚有些慌乱的铺开信笺,拧开钢笔:怪了,这笔怎么这样粗,有些重呢:“请说吧。”

“你个死老头子,这么多年啦,你在那边生活得可好,还活着吗?上次给你的信收到没有?也不回个话啊。”

老妇人幽幽低低的说着,慢慢哽咽起来。

“……日本鬼子打跑了,我要你回来你不干,说什么还要参加‘剿匪救国’。

民国三十八年,我怀着未出世的儿子赶到浦江口找你,才知道你刚随溃兵上了军舰……这一别就是33年。老头子,假若你还活着,也是70岁的人啦。鸣!”

妇人捂住自已的脸,一捧晶莹剔透的泪花,迸出她指间。

水刚默默的听着,不知不觉已写了满满一信笺。

33年是个什么概念?水刚不知道。可第一次捧笔的他,却不由得随着老妇人的诉说,在时间空间中努力展开了联想和追逐。

“……儿子已经有了孩子,媳妇对我孝顺,知热知冷;孙子已会摸着你的相片,对小伙伴骄傲的说:‘这是我爷爷,在很远很远的那边。’

……鸣!

前些年因为你,全家吃了不少苦。现在,现在好多啦。鸣!你个该死的老头子,几时才能回来哟?鸣鸣!”

水刚本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听着写着,竟然进入了角色,眼眶泛热,伤感不已。

个多钟头一晃而过,老妇人终于停止了诉说,水刚的家信也已写好。

好家伙,洋洋洒洒三大张信笺,逼出了水刚一身冷汗。水刚给老妇人读了一遍,又遵她意见,做了删减添加。最后定稿装入信封,贴上邮票,交给了她。

老妇人千恩万谢,付了一块钱的代写费,颤巍巍的起身到邮箱投递去了。

水刚瞅瞅腕表,不多不少,整整二个钟头。

刚吁口气,后面一个小保姆模样的农村小姑娘,坐到了面前:“大哥,我写信。”“是啊,写信,说吧。”水刚又拎起钢笔,铺开信笺。

小保姆不算漂亮,皮肤有些黑黑的,单眼皮儿特别明显突出,眉心中有颗红痣。

“我给我爹妈写,爹,妈,近来可好,自从我来到城市帮工,已经过去一年了……”

听着小姑娘的倾诉,水刚的笔尖,下意识的在信笺上滑动。他很快就发现了意外,小姑娘说的是家乡话,有的勉强听懂,有的全凭猜测,还有的字,想得到可写不出来……

“听说小李哥去了深圳特区,我替他担心哩。

还有,小李哥到了特区,会不会变心哟?

我听这家主人说过,深圳特区就是资本主义,对面就是花花世界的香港,唉,我担心得做事常发楞,女主人还批评了我呢。”

信,终于写好了。

水刚咳咳,就读给小保姆听。

这一开读,直听得小姑娘咯咯咯直笑:“不行不行,这样写不行,这句话不是这个意思。我们那地方说‘欺’,就是你们所说的‘吃’;‘完了’,是你们这儿的‘睡啦’。

哎呀,大哥,你是第一次代人写信吧?以前的那个老爷爷怎么不在了呢?我说的,他全懂。”

闹了个大红脸的水刚,只得按照小姑娘的解释,又重新写了一遍。

然后再念给她听,又根据小姑娘的要求,添加删减一番。这才装进信封,贴上邮票,交给了她。

小保姆支付了一块钱,蹦蹦跳跳的走了。

水刚抹抹额头的冷汗,对正移坐上来的一个白发老头说:“请稍等等,我方便方便。”

方便回来,值班组长叫住了他:“小号手,你这样不行啊。现在知道了吧,代写是门技术话儿,不光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还得天上知道一半,地下全知才行。”

她抬抬自已手腕。

“将近三个钟头,你才代写了二个,挣了二块钱,不,和邮局对半,挣了一块钱,这样下去,你喝西北风啊?”

水刚抹抹自己脸孔,无可奈何的摇头。

“是慢,可总得听对方罗罗嗦嗦。想快,也快不了啊。”

魏组长笑了:“这倒是,我也是坐在干坡上看热闹。不过,我看以前那老头儿是这样的,只是闭眼听着,如深刹老僧入定,任由对方唠唠叨叨。

然后,拎起笔一挥而就,极少推倒重来,稍为改改动动就行了。哎小号手,我看你主要是慢在理解和写改上面。”

水刚睁大了眼睛。

魏组长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他骤然明白了自已的毛病所在。

老实说,水刚是带着三分戏谑,七分自负来的。他何尝不清楚替人代写的涵义和作法?自认为好歹也读12年的书,并且语文成绩一向在年级名列前矛,写信,不等于是小儿科吗?

哎,代写代写,说到底,不就是写信吗?

先听对方诉说,然后根据对方讲的内容和要求,归纳整理成文,一手交信,一手收费。

可他现在知道了,看似简篚简单单的代写,实则也有一整套科学方法才行。“谢谢,我明白了。”水刚对魏组长真诚的点点头:“原来你坐在这儿,并没有白坐哟。”

“那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