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六章 代写风云·三、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31 15:16:54  浏览次数:399
分享到:

魏组长也不谦虚,接过一块钱塞进抽屉,一边习惯性的叫:“下一个!”

再指指自已面前的小纸牌,“那是!”她自负的朝水刚笑笑,朝那边呶呶嘴巴:“看到了吧,又坐起了,只要你愿意和有时间,找代写的人多的是。这活儿摸到了方法,挣起钱来可顺风顺水哟。唉,谁让咱中国太大,人太多来着?”

如果按照协议规定,水刚已坐满三个钟头。

可他现在来了兴趣。

那个老妇人和小保姆所讲的一切,竟如此让他激动,好像刚听了二个动人的故事,看了二部难忘的电影。原来代写,也有着如此美好的想像和品味,给自已的生活,添乐增趣呢?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老伯伯,写信吗?”

老者就抖动一头银发,笑呵呵的回答:“是的!小伙子,以前那个老头儿怎么换成你了哇?”

“我不知道,大约是告老还乡了吧。”水刚老老实实的说:“老伯伯,请说吧。”,老头儿的眼光,落在那块铜镇纸条上:“就说就说,不过小伙子,我老啦,说话罗嗦,占用你的时间长,多付你3块钱的代写费如何?”

“老伯伯,请看。”

水刚指指纸牌:“上面写着呢,代写费1元。这是国家邮政局,不能乱收费的。”

老头儿呵呵直笑,撅起了大姆指:“小伙子,行呵。好吧,我就先说说哦。”,水刚微微点头,移开铜镇纸条儿,取出一迭信笺抚抚。

就在这一瞬间,他无意瞟到老头儿一直死死地盯住铜镇,一束绿光,在他深邃的瞳仁中跳跃。

水刚一怔:老头儿对这铜镇感兴趣,为什么,不是来要求代写吗?

水刚用左手轻轻把铜镇压住,拧开了钢笔:“老伯伯,请说吧。”“我的始祖,是成吉思汗的掌玺官。小伙子,你知道成吉思汗吗?”

水刚凛然。

“当然知道!孛儿只斤·铁木真, 蒙古帝国 可汗,汗号“成吉思汗”。

世界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1271年元朝建立后, 忽必烈 追尊成吉思汗为 元朝 皇帝,庙号太祖,谥号法天启运圣武皇帝。在位期间多次发动对外征服战争,征服地域西达西亚、中欧的 黑海 海滨。”

对于中国的任何一个高中生,这段历史如数家珍,水刚也不例外。

“老伯伯,是这样的吗?”

老人点头首肯,继续说:“大汗连年征战,疆界越拓越宽;始祖上马相随,下马伺书,把大汗的一系列命令,记录发出。

在那个时候,发布大汗命令的唯一工具,是掌玺官手中的令牌。

见牌如见大汗,百官均伏地叩首接牌,场面肃穆。

史有记载。大汗死,始祖御任回家,令牌也即从历史中消失了。”老者顿顿,看看水刚,又扭头瞧瞧仍在排队等候的写信者,问:“小伙子,我没罗嗦占用你的时间吧?”

水刚笑,低声答:“老伯,我听不出你说的与你要求代写的,有何必然联系?”

“请接着听,你就明白了。”

老者正色道:“信,即故事和情节,不过是在前面和结束,加上主语和问候语罢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水刚没回答,他觉得这老者有点神秘怪异。

且不论他盯住铜镇不转眼。

光是看他外表,就不像是一个不识字,需要由别人代写书信的主儿。一件极少见的黑短对襟,套在宽厚的上身;下着一条褐色莎裤,足蹲一双麻耳草鞋,双眼炯炯有神,脑门微凸,双手青筋暴突。整个模样,纯一个云游四方,四海为家的孤独僧人。

想着,水刚就对他暗生了警惕。

他瞟瞟魏组长,对方也正在瞟他。

二人眼光一碰,会心领意。“下一个!”魏组长嚷完即起身,进了里面办公室。水刚收回眼光,老者正精神采奕奕的看着他:“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烟尘何其漫漫无边?

要不,哪来的那么多今古传奇,传世迷踪?

本以为始祖令牌和一段传说,灰飞烟灭,不在话下,也就罢啦。

可是,民国元年,在江苏一镇上,始祖令牌神秘显身,江湖震荡,杀祸疯起,血流成河。可尔后不久,又杳无音信。

余遵其祖父和父亲所嘱,数十年来追踪不已。终于发现始祖令牌,又出现了。”

老者嘎然而止,站起来拱手而立:“小伙子,我的话讲完了,你的信可写好?”

“哦,老伯,请稍坐,这就写。”水刚捺下了笔尖,笔走龙蛇,神思飞扬,沙沙作响;暗想:原来这老伯果真是来写信的。只是,这信内容好怪,写好后又要发给谁呢?

写完,对老伯朗读一遍。

老头儿点头,说:“收信人,河南蒿山少林寺玄浮长老,写吧。”

水刚一一写上,封好贴上邮票,交给了他。老者如约付费三元,又朝水刚拱拱手:“小伙子,如同意,让我看看你那铜镇纸如何?”

水刚也不说话,抓起铜镇递过去:“请!”

老者接过,凝神窒息的看看,摸摸,沉吟沉吟,双手递还过来:“好镇!好镇!完璧归赵,何其相似,打扰了。”

说罢,悄然离开。

水刚回眸,魏组长正瞟着他笑,向前呶呶嘴巴。

放眼看,二个着油绿工作服的年轻人,正不动声色的在人群中穿梭游弋……老者走后,后面等候的人又移了上来,可是邮政局的下班铃声,响了。

关了门,魏组长长笑呤呤问:“小号手,收获多少?”

“一共5元!”

组长拉开抽屉,拿出个小本子:“某月某号,2元!”边说边记,未了一收笔:“小号手,规定是你每天自报,我记录,明白没有?”

水刚点头。

笑:好嘛,这么说,只要表面上过得去,报多报少概由我罗?魏组长,你帮了我,我心里有数呢。

“小号手,你是不是觉得刚才那老头儿有些怪异啊?”魏组长这收拾东西,边问:“所以有了警觉?”“是的,哪有这样讲故事写信的?”

-space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