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43章 凤凌亲登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0-02 22:20:13  浏览次数:71
分享到:

要得到我儿子的赞尝和认可。

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么。好!亚克西!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母必有其女!我想,你的女朋友,一定也像她的父母一样,爱憎分明,勇敢坚定?”

“妈。

光有这些还不够呢。”

哈韩矜持的扬扬眉头。

“你和爸的准媳妇,还应具备温柔善良,孝顺内省,丰富大方等优点才行。你儿子的眼光,可没那么简单扼要。婚姻大事,不是儿戏。”

哈母就高兴的搂搂儿子肩膀。

“像个男子汉!

孩子。

我们一家分居多年,你一人在这儿求学,委屈你啦。”

语气有些抽哽咽:“你也快满三十了,如果自己确认认准了,就可以考虑把婚事办了,把媳妇娶进来。如果你岳父岳母愿意,可以请他们和我们一起居住。

我们哈萨克族人常说。

聚能合力!

抱可生财!

二家人快快乐乐,多美好呵!”

哈韩点头,说:“晚上我要到女朋友家去看看,那儿的街道主任打电话来说,因为旧厂区红砖房分期拆迁问题,居民们吵吵闹闹的,都要求把自己划入第一期,这怎么可能呢?”

“下午我听你爸谈过。

你的建议和提议,促成了这事儿的再次开发。

这本是件好事儿。

可你要注意,不要替人转话和干涉太多,成了变相的高衙内。毕竟你只是个局外人,关心和留意是可以的,适可而止。”

市委组织部长正色到。

“你还在阿里先生的公司里吗?”

哈韩点头。

看看母亲。

“妈,你的意思是?”哈母缓缓摇头:“现在不说这些,走,我跟你去看看那对勇敢老夫妻。当然,顺便也看看我的准儿媳妇。”

现在。

一大串寻常话聊下来。

哈母觉得自己儿子没有看错人。

这对老夫妻,勇敢善良,清贫乐观,具有老百姓最常见也是最宝贵的美德。

这让在官场沉浮了大半辈子的市委组织部长,颇感欣慰。再看这小卧室里,三个老同学谈兴正浓,欢声笑语。青黛和哈韩心心相印,眉目传情,自不待言。

二人又和邱浩。

亲密无间。

无话不聊。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了。

小卧室里,笑一阵,聊一阵,青黛讲到了下班临走时老板的造访,乐得哈韩和邱浩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邱浩笑。

“就凭你那个小老板。

你那个破公司。

也请得起本硕士?”

挤挤哈韩:“请得动哈大侠?养得了迈腾和保时捷?小老板神经没短路吧?”青黛忍住笑,瞪瞪眼:“这话儿有点小看人!须知,本姑娘可是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是不是也让你邱硕士和哈大侠,看不起啊?”

“岂敢?

岂敢?”

二人一齐摇手到。

“看谁都可以看不起,唯独不敢看不起你青黛奶奶。你是谁啊?天山童佬佬!”笑罢,青黛拧起了眉头。

“不过说实话。

我倒是挺同情小老板的。

创业艰难,左右逢源。

每月十万块大洋上下的各种费用,也够他突发奇想了。不管怎样,人家是在创业当老板,也许就是明天的李嘉诚,乔布斯,可我们呢?”

二人不作声了。

停停。

哈韩问。

“青黛,你那小老板当真说过,他老爸是前省委书记?”

青黛缓缓摇头:“我看不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就相信了?“这很容易么,一打听不就知道了?”邱浩不屑的插嘴到。

“他姓什么?

前省委书记姓什么?

网上一查。

一清二楚。”

青黛冷笑:“又一个官二代故事?哈韩同志,你中意这个干什么?”“没事儿,只是好奇。青黛,你知道这旧厂区红砖房要拆迁了不?”

哈韩换了话头。

“听说今下午,大家都在街道办吵吵闹闹的呢。”

青黛点头。

“早知道了,都是你的功德嘛,本姑娘先代表十万居民,向你表示感谢。”邱浩则瞪大了眼睛:“哈韩的功德,你二个搞的啥名堂哟?”

青黛就简短的对邱浩讲了个大概。

然后看着哈韩。

继续说。

“老百姓急于改变自己的处境,心情可理解。可这是个矛盾,这么一大片旧厂区,除非三个开发商联合行动。 要不,这样吵吵闹闹下去,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儿,功亏一篑。”

哈韩听了。

若有所思的点头。

这时。

邱浩叩叩桌子。

“哈韩,你妈是品官儿对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即有内涵,又有外延,真有范儿。别忙,刚才青黛说什么全是你的功德?

我知道这一大片旧厂区。

足足十万之众。

消耗巨资的拆迁安置费。

吓跑了多少个开发商。

可是你,你一提议建议,就重新开始。你你你,”牙缝疼痛似的,咝咝咝的冒冷气:“你爸是政治局常委还是总书记兼国家主席?”

青黛用右脚尖踢踢他。

“没出息!

还硕士呢?

没见过衙内吗?”

“高衙内,水浒上的,自小认识。”邱浩一副受了严重打击的伤心样:“作为芳邻,我有权知道内幕;作为老同学,我有权了解秘密。

哈韩哈韩。

别那么没良心。

是谁第一次引你到青黛奶奶家啊?”

青黛忍不住笑起来。

“邱浩,你和你那处座老爸有得一比。你爸路遇,总是彬彬有礼的点点头,各走各的路。你呢,凡事总想弄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父子俩南辕北辙。

殊途同归。”

哈韩矜持的昂着头。

只是笑。

邱浩越发来了劲儿,一把捏住他的胳膊肘儿,号叫到:“拜托!我只想知道真相!是总书记还是国家主席?”

哈韩笑着歪着身子躲避。

邱浩却加大了手劲儿。

“招不招?

你究竟招不招?还有八十四套美国刑法伺候着哩。”

青黛心疼的立起了身子:“邱浩,放手,也不怕揪痛了衙内?你不怕,我还心疼呢,我给你说哇。”当青黛慢腾腾讲了。

邱浩惊讶得挤眉弄眼。

不能自禁。

“啊哈,搞了半天真是衙内啊?

一个市委书记,一个市委组织部长,配齐啦?”

说罢,朝青黛抱起双拳:“夫人,小生这厢有礼啦。以后,邱浩有事儿,就全靠你啦。”青黛一本书朝他扔过去。

“庸俗!

有事吱声。”

哈韩这才对青黛说。

“我妈来了,在外面正和你爸妈说话呢。”青黛一激灵,失声到:“你妈来了?唉你怎么不早说啊?快!陪我出去,快出去,拜见婆婆大人。”

“伯母!”

“丫头!”

二个注定要挽手一辈子的女人。

第一次见了面,双方都略带好奇的彼此看着。

然后,青黛上前一步,拘束的微笑到:“哈韩这时才对我说,真不好意思,一直呆在小屋。”哈母爽朗一笑:“这不正好?我与你爸妈聊聊;你与你老同学叙旧,两不误么。”

青黛红着脸蛋瞟一眼哈韩。

低下头说。

“伯母,你请坐。

家里太零乱了。”

大家重新坐下,邱浩就准备开溜,瞧着市委组织部长:“伯母,我就先走啦,育婴时代,扯着腿呢。”哈母笑呵呵的点头。

“理解理解。

邱浩。

你倒是育婴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