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两个不同的文本,同一种故土情怀--浅论文学创作的本质和源泉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9-10-22 11:05:22  浏览次数:138
分享到:

1.jpg四十多年前, 在中学时代读过著名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
我爱这土地_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1938年11月17日
四十年之后,漂泊在海外,又读到了先前大学同事、素有“小艾青”的 佳作 “如果可以,请给我一段山坡吧”。
如果可以,请给我一段山坡吧_马国友
      cui3.jpg      如果,我可以选择居所
            我想……
            我不去两广
            南不过秦岭
            北不过京城
            她们是我隐居之地的南北两极
            当然,最好给我白家坡
            或者
            关中平原任意一座城池
            但是要有山坡
            我落脚在山坡上
            然后
            在坡上结庐
            早晨
            在山坡上的雾气里读书
            中午
            在山坡上的草庐里酣睡
            下午
            在山坡边踱步
            夜里
            在山坡上观星光闪烁
            或者
            在油灯下
            看灯花明灭
            当然
            如果,还可以的话
            我还要茶和酒
            那种汉江流域的野茶和我自己钟爱的西凤美酒
            我不要其他地方的茶叶和白酒
            这里的茶叶有仙毫的气质和汉江水的温度
            而西岐的美酒
            是我的血液
            不要忘了
            还有红楼美梦
            也要有柏拉图与康德
            当然邓丽君和DION
            也要有
……
            以及一桌麻将
            和一两位挚友
            要是,还可以
            请给我一个女人吧
            李易安或者唐婉那样的女人
            袭人或者李香君那样的女人
            不是杨玉环
            也不是黛玉
            当我在山坡边死去
            坟前有茶叶随风飘舞
            以及白酒湿透的诗集
            凌乱铺地
            然后,让洞箫吹拂山野
            上苍啊
            如果我真是你的孩子
            那么
            给我一段山坡吧!
            三原 嵯峨 七里坡
Alan   2016.9.10
    仔细对比两首诗,发觉两位诗作者都对故乡有着一种深深的眷恋,情真意切,    
两首诗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一首写于1938年,国破家亡,而另一首则写于2016年,国富民强的时候,故后一首诗的作者除了要故乡还要李易安、唐婉般的美女也在情理之中!
    在此,我确实无意把先前同事和艾青相提并论,只是觉得写评论如何能写出一点新意,将两首诗(text,文本)放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context,语境)做一对比,用的还是传统的文学批评方法,社会历史批评主义 (social-historical criticism)。
    人常说:文学是历史的一面镜子。文学是对社会的真实反映。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曾指出 文艺一定要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服务。
    在此,就文学创作而言,我想借用以上两首诗来表达的一个观点就是 :文学创作源于生活,文学创作者一定要去现实生活中寻求素材和灵感,切忌闭门造车,无病呻吟。是为之!
2019年10️22日早上7:32分写于悉尼听雨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