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四季公园
作者:吴小菡  发布日期:2019-12-01 16:57:27  浏览次数:49
分享到:

老刘头每天接送外孙子上学,都要路过四季公园。公园正门口两块巨大的大理石雕刻着醒目造型,门左一块大理石上金粉刻着4个书法字:四季公园。这是原市长陈春天的书法,当时被媒体吹成墨宝,看着也挺顺眼,当时公园门口还举行了隆重的题字揭幕仪式。

如今,每天步行经过公园门口,眼睛不由自主望向这4个字,感觉那么刺眼,如此蹩脚的书法字,当年怎么就敢挂上去?昭示了天下,让自己心寒魂怯啊。一天,他听见女儿对外孙说:“妈妈给你报名书法班了,就是要你从小把书法字写好,不要像公园门口的那4个字,丢人现眼。”他的心被女儿的话重击了一锤,沉默好几天。

今天,外孙子牵着老刘头的手边走边说:“外公,老师今天表扬我的书法了,还贴在课室的黑板上呢。”老刘头兴奋得笑眯了眼睛:“是嘛?真棒!你写的什么字呀?”

小外孙歪着头仰视着外公说:“我写了四季公园4个字,老师说我写的可以挂在公园门口,比公园门口的那4个字好看多了。”

老刘头脑子里嗡了一声。想当年,自己给陈市长当秘书,虽然尽心尽力,但也不得不承认常把好事做成坏事。明明知道陈市长书法不行,为了给求字人一个红包的交代,他力劝市长:“这是咱们市改革开放后兴建的最大一处惠民公园,您不题词表示市政府的支持态度?也是树立您市长的亲民形象啊。”他的耳边风吹得多了,市长终于动笔了。  

本来弄墨运笔就不熟练的市长,又被每天各种会议压得神经紧崩,心绪杂乱,他倒是想认真落笔,可宣纸上写出来的那4个字,实在小学生般憋脚,却当场被左右连吹带叫捧得晕乎乎,自己作为秘书叫好叫得最凶。记得市长还真话真说:我从小就不爱上书法课,不爱写毛笔字,谁知道能当市长,还要题词?呵呵,哈哈……

这么一晃,30年过去了,陈市长已经病故,老刘头也把自己的过去封存,做一个含饴弄孙的外公。可今天,外孙子的几句话再次刺痛他原本麻木的心灵。他回到家,既不进厨房,也不开电视,而是一头扎进书房,打开电脑,用不熟练的动作打字,疾书一封信:《关于撤换四季公园门口陈市长书法题词的陈情》。

然后,他站到窗前,俯瞰整座现代化气息浓郁的城市,面对陈市长所在的公墓方向,老刘头在心里默默地说:陈市长,我想再为您做一件事,我想让这个城市的人民记住您的为民政绩,而忘掉您的书法。您常说,共产党人要敢于纠错。

他踱回到电脑前,叫外孙子进屋来,教外公发电子邮件,他把刚写好的这封信,投寄到市政府现任市长的邮箱里。

(2019-10-31曼谷)


上一篇:一日
下一篇:窗纸捅破以后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