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1部 第28章 卫冕卫冕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12-12 13:11:14  浏览次数:153
分享到:

话说全局认为芋儿湾的事情不能再拖,逐兵分二路。

一路,采用现代版激将法,把前池市交通局的纪委主任激了,让他上门去与林老六论理撕杀。

因为,要成大事,没有林业局的批准是不行的。

一路,自已亲自带了全主任和谢秘书,驱车前往远郊,拜访芳儿的表哥,现在的凤鸣林场主卫冕。

要说这个芳儿,全局并不认识。

可是只要是芋儿湾的乡亲,就是全局的亲人。

从放牛老汉和何翠花总经理那儿,取得了有关芳儿和其表哥卫冕的相关信息,池市老干局局长就胸有成竹的上了路。

经过二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风尘仆仆的普桑卷着一车闷热,冲进了葱葱郁郁的林场大门。

小司机刚踩住刹车,一干人就连蹦带跳的钻出了车厢。

但见,绿荫连天,鸟鸣声声,繁花青草,小涧流泉。

昂首仰望,枝枝桠桠,密密匝匝之上,硕大无朋的秋阳悬于汪蓝,一动不动好挂在天宇像个句号;而静声听去,那阵阵树涛挟着清凉,仿佛在天外的世界滚动,令人惦足追逐,心驰神往,好一个世外桃源!

全主任早扬起双手作飞翔状,原地转圈。

一面大喊:“凤鸣,我爱你!乌拉!凤鸣!”

谢秘书却蹦到全局身边,兴奋而急促的说:“全局全局,这儿要是建一个别墅区,我的天!那钱还不如流水,滚滚而来?”

全局呢,双手叉腰,昂首向天,不断的深呼吸,深呼吸。

看着兴奋的二人,全局笑笑:年少轻狂,令人羡慕啊!

不过,有了芋儿湾乡亲们的保佐,我看攻下卫冕是十拿九握了。“全局,全局!”有人在叫,全局回回头,小司机指着一个中年男:“有人找您呢”

全局迎上去:“哦,你好!你是?”

中年男也迎上来,伸出右手:“我在这儿负责,我叫卫冕。”

哦,这就是凤鸣林场的老板卫冕?二双手紧握在一起,还相互使劲儿的摇摇:“全局,你好!”“卫场,你好!”

全局趁势细细瞅去。

卫冕个子不高,身板壮实,双手结茧,手指头又粗又硬。

铜色的长方脸上,嵌着一双机灵的眼睛;最引人注意的是,卫冕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繁多且茂密,让所有的中年男叹为观止。

“啥,卫场?”卫冕怔怔。

全局马上明白过来。

他握住卫冕的手摇了又摇:“简称简称!卫场,想不道池市郊外,竟然有着如此人间仙境?全得以你的辛苦操作啊,为池市人民平添了又一个风景名胜。”

看得出,卫冕有些不善言谈。

他也摇摇全局的右手:“谢谢夸奖,全局,请里面坐坐,喝杯水。”

全局就微笑道:“我们可是不请自来,远道拜访,岂只是喝杯水?我还有正事儿找你呢。卫场,前面请!”

小司机泊好车,却蹲在树荫下不停的捣弄着普桑。

“小兄弟,请屋里坐吧。”卫冕喊他:“喝杯水呢”

小司机回喊道:“谢啦,我要修车,这破普桑,只怕回不去啦。”,跨过树拱门,卫冕领着大家钻进了不远处的大木屋。

木屋十分宽敞整洁。

一式三间,全用胳膊肘儿粗的树木垒成,树缝间漆着白漆。

木屋中间蹲着一个大茶炉,一个象是少林寺和尚练功用的大铜壶,正在茶炉上咕嘟咕噜的冒着白汽。一个满面皱纹的老太太,正弯腰在屋里忙忙碌碌。

“我妈,八十七啦。大家随便坐吧。”

卫冕招呼着大家:“随便坐”

又朝老太太喊:“妈,是老干局的全局长,倒几杯水吧。”,老太太转过身,满面是笑:“啥?啥全长?”,卫冕又朝全局抱歉似笑笑。

“年纪大啦,别的没什么,就是耳朵背得点。妈,是老干局的全局长。”

这次老太太听清楚了,张开嘴巴,灿烂微笑:“欢迎,欢迎呵,全局长,还有大家好!”

全主任朝谢秘书挤挤眼睛。

谢秘书也饶有兴趣的朝她瞟瞟。

二人都感到有些惊奇,八十七岁的老太太,居然牙齿没掉一颗,而且颗颗皆白,真是怪事儿!全局送上早准备的礼物,一大串佛珠串的挂链:“老人家,好福气啊,身板儿这般硬朗,直令人羡慕呢。”

一面把佛珠挂在她颈部:“佛陀保佐你长命百岁,青山不倒,绿水常流,与凤鸣林场共长。”

老太太喜爱地抓起胸前的佛珠看看,又拈在手里惦惦,。

唠叨道:“一百零八颗!好,上等桃木雕,刀工精巧,圆润滑腻,是老珠呢。”

听得全局有些发楞,随口付合:“是的是的,借珠显意。老人家,我们老干局全体干部职工,向你问好呢!”

其实,全局对佛陀屁事儿不懂。

临上车时才突然想起,上下摸摸捏捏的:“这,这,第一次去,空手不好呢。”

一眼瞅到谢秘书,一拍自个儿的脑袋瓜子:“小谢,我看你平时玩着一串珠子什么的,还在不在?”“在”“拿出来,快,拿出来,我正愁没礼物送呢。回头填张单子报了。”

没想到,临时抱佛脚还真起了作用,受到了老太太的连声夸张。

这一来,引得对佛陀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谢秘书,有些歉欠不安了。

老太太夸奖完,转身走向大茶炉,二手一伸,居然把滚开的大铜壶拧了起来。在全局一行人目瞪口呆之中,大铜壶的壶嘴一张,滚烫的开水倒进了一个大茶罐。

稍倾,老太太握着大茶罐轻轻一斜,端上来三杯茶水。

行了一大程。三人也有些口渴,逐一饮而尽。

只觉得一股清凉甘甜直泄入腹,浑身的疲累一扫而光。寒暄即过,直入正题。全局微微笑,从衣兜里掏出个紫色雕花,递给卫冕:“卫场,你可认识此物?”

卫冕接过细看,不禁抬头讶然:“全局怎么会有此物?你从哪儿得来的?”

即认了物证,余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全局欣欣然,一一道来,直听得卫冕瞠目结舌,不能自禁,竟然站起来,一把抓住了全局双手:“几十年没回芋儿湾,可我还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儿。

小时候就听说过,芋儿湾的穷乡亲,喂出了一个孤儿,将来必有出息,没想到竟会是全局你啊?”

提起芋儿湾,全局动了感情,眼框红湿,连连点头。

“是我,就是我。唉,多年来对芋儿湾没报答,我全码心里惭愧着呢。所以啊,就找你来啦。卫冕卫冕,你可要帮我才是啊!”

卫冕就一把抱住了全局。

“兄弟,有事尽管说。我卫冕也是芋儿湾的人,帮你,就是帮乡亲们呢,这道理我懂!”

于是,全局便和盘托出了来意。卫冕听了,却久久没有说话。全局有些叫苦不迭;怎么?礼物也送了,乡亲也认了,哭也哭过了,抱也抱过了,还是不表态啊?

来时,全局就和史书记加谢秘书商量了一番,对此行的成功度做了预测。

史书记紧抿着嘴巴,头直摇。

“我看有些难!尽管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家乡水!可人家拖儿带女,艰辛盘作十几年,才有了今天。几句话就答应?天下没这等好事呢。”

谢秘书呢,眼睛贼亮,眉宇紧锁。

“现在是物质时代,所谓亲情友情感情,全都得让路。邀请卫冕入伙,其实也就是借他的骨头熬他的油,我看这事儿难度大。”

全局就打着哈哈。

“好好,一个绝望,一个希望,我呢,当然是盼望。反正都是为了全局的老少爷儿们,即便不成,我全码也于心无愧了。”……

现在,不是让这二小子说准儿呢?

瞅瞅卫冕那张毫无表情的铜色长方脸,全局真有些忐忑不安。

如果这条路断了,自已即无法对芋儿湾和翠花总经理交待,也无法对局里一帮子人说清楚。可恶的是,史书记早就把全局的策划散布了出去。

老干局的全体老少爷儿们,都盼望着局长出马,马到成功,等着明年开春数奖金呢。

现在好啦,卫冕不说话也不拒绝,这不就是沉默是金,让你自个儿乖乖走人吗?

老太太又拎起大铜壶,往大茶罐里倒水。感到场面太冷清的谢秘书,突然站起跟过去:“老人家,我帮你拎!”

老太太没听见,这厮又紧跟着喊一句,然后伸出双手去拎大铜壶。

老太太吓一跳,力道稍为减减,那大铜壶就如大石头,一个劲儿往地上坠落。

扯得谢秘书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老太太又吓一跳,加上力道,把大茶壶稳稳的拎了起来,微微一前倾,哗啦啦!滚烫的开水直泄入罐。

同时笑呵呵的则头:“小伙子,没吓着你吧?”

谢秘书红着脸,摇摇头,溜回全主任身边,乖乖的坐下。

一坐下,全主任就用肩膀碰碰他,斜过上半身凑近他耳朵:“你把咱老干局的脸,丢到东海喂龙王爷去啰。小伙子,不要瞎逞能,那大铜壶装满水怕有好几十斤,老太太包不准儿是练过的呢。”

谢秘书一抬眼,全局也正瞟着呢,又忙垂下,暗地里心疼自已的佛珠串去了。

“本来呢,咳咳!”卫冕终于开了口。

“都是芋儿湾的乡亲,不答应不好。可这凤鸣林场实在是我的命根根,我一家子人全靠它养活呢。”,大家都没说话,都默默的看着他。

“以前是荒沟沟的时候,鬼都没一个;现在呢,几乎是天天人来。我捉摸着,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下岗工人,这地是国家的,还有七八年就得交回给国家。所以,我什么人也不敢得罪。”

他抬眼看看全局。

“全局你就不同了,三百年前一家亲呵;只是,我不能把林场全部转包给你,那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呢。”

听到这儿,全局忍不住插嘴。

“卫场,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的意思是,我们老干局与芋儿湾联合成立一个芋儿湾科技公司,将芋儿湾的山贷中引到林场播种,结果,上市销售。

这样减少了路途运输,减少了成本,也就等于是帮助了芋儿湾的乡亲们。当然,也帮助了老干局。明白没有啊,我并没说要全部转包你的林场呢。”

“哦,不是全部转包?”

卫冕似懂非懂,看看全局,又看看一边的谢秘书和全主任:“是我没听明白?”

全局有些好笑:“是啊,林场还是你的,只不过是你与我们合儿分成罢了,想清楚没有?我们之间也签合同,协议,经过国家公证处公证,具有法律效益呢。”

卫冕这才猛然站起来,一把抓住全局。

“早说不就成了?我还为难了半天呐。我就捉摸着,即然是芋儿湾的乡亲,怎么也让我卫冕为难哟?”

大家哈哈大笑,气氛顿时变得轻松。

笑过,卫冕想想,皱眉又说:“全局,不过就这事儿也有些难办。这几天呢,人一群群的来,都说是像你一样啊。”

全局双手交扣,瞪大眼睛:“都像我一样?卫场,说说,都是些什么人呢?”

卫冕就重新坐下,掰着自已的粗指头。

“有林业局的一个什么副局长,带着好几个人到处转悠,然后也跟你一样,提出签合同分成;有工商局一个姓周的副局长,跑来威胁我答应,如不答应,后果自负。

还有那个亚东物业的杨董事长,带着二个女眼镜和几个保安,也跑来凑热闹。”

全局抬抬手,问:“工商局副局长?这关工商局什么事儿?风马牛不相及么。还威胁?威胁什么?”

卫冕眯缝起眼睛,眼角上的皱褶立刻风起云涌。

“替那个亚东物业叫啊,那个假洋鬼子找了我多次,我都给顶了回去。没想到她找到了这个姓周的工商副局,让他来威胁利诱。

我卫冕虽没多少文化,可也懂得祖宗的土地,绝不能卖出,特别是卖给假洋鬼子。我不理他,让他叫骂着滚蛋了。”

听着听着,全局的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

他没想到,早有许多人抢在了自已前面。

林业局,就不说啦,这本来就是它的业务管辖区。林老六一向都鬼,和我想到了一块儿,不奇怪呢。亚东物业,听说过。

那沿路一大片一大片的“观海一号”商务别墅区,听说就是它开发的。

它盯上凤鸣林场,也在情理。

毕竟,从纯生意角落看,要是能把林场转买过来,也修建商务别墅区,与原有的“观海一号”联成一片,经济利润更巨大。

可这八杆子打不着的工商副局,也跑来凑什么热闹呢?

啊哈,一块好地方啊!

山青水秀,葱葱郁郁,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全码,你还一天到瞎忙什么?

早抓住卫冕联营,钱都不知赚了多少啦?唉唉,我真是笨呢。“那天,我听到拱门口喇叭一响,又习惯性的跑了出来。”卫冕搓着粗糙的双手,依然不紧不忙的唠唠叨叨;老太太呢,则若无其事的弯腰,东抹抹,西搞搞的。

“结果一看,是市里张书记和谢市长来了,二位领导也到处转悠,还和我握手谈话,鼓励我呢。对了全局,如果我们签了合同,林业局和工商局会不会承认?那个周副局会不会捣鬼?”

卫冕舔舔自已下巴。

想想,又问:“老干局和林业局工商局,那一个大呢?谁管谁啊?”

全局神色凝重,慢慢答:“从组织结构上讲,大家都是平行的,各负其责,谁也不能管谁。”、卫冕听了,竟然喜形于色。

“这就好,这就好。那个副局再威胁,我也不怕了。”

全局嘴巴里泛起一丝苦涩:他妈的,都没闲着啊?

这些狗日的,现在都跑来与老子争食,当初干什么去啦?卫冕怕,怕得有理。他一个下岗工人,不怕咋行?

问题是,听卫冕的话茬儿,他把自已的担心和怕惧讲给自已听,也就把老干局视为了自已的靠山手保护人。

可我,我全码能保护得了他吗?

这还只是二个相对较弱的部门,要是那些强势的主管部门也闻风而至,那,事情就麻烦了。

不管怎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不延迟,立即动手。先让卫冕和我签了联营分成合同,也好抢占高地,堵了那些饿狼的嘴巴。

再则,以后真要是相互争抢吵闹起来,我也好有理有据……

全局朝一直坐着洗耳恭听的全主任和谢秘书使使眼色。

二人心领神会。全主任就伸个懒腰,打个喷嚏:“啊欠!林场起码比山外低几度哟。全局,我们是不是出去走走,看看?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白来呢。”

全局也就站起来,也伸伸懒腰。

“好好,服从服从。卫场,我们到外随便走走,可以吗?”

卫冕当然连声答应:“哎,全局开什么玩笑?随便走,随便看。中午就在这儿吃点便饭。林场别的没有,都是些新鲜水果大米什么的。”

全主任就高兴得直拍手。

“要得要得,我就喜欢新鲜水果,有营养,又驻颜,城市买不到呢。”

三人出了木屋,瞧见那小司机还躺在普桑车底下,费力的捣弄着,便一齐走了过来。“小司机,还没弄好?”

全主任甜甜的叫道:“需不需要帮忙?吱个声儿。”

车厢底下闷声闷气的答道:“不用不用,你人们不懂,帮忙更乱套。唉全局,全局。”

全局微微低下身子:“什么事儿?修你的车啊,注意力集中才行。我们的生命可都系在你身上呢。”“正因为如此啊,我说全局,这老牙车真是该进废料场啦

除了司机没坏,什么地方都坏。光修不是办法,这样下去真要出人命呢。”

全局又低下腰细细看看。

然后说:“好吧,你也知道,咱老干局没钱啊。能修尽量修吧。实在不行,回去堵报废单。”,小司机高兴的咯吱一声,背着滚轮板整个儿滑溜出来。

一笑,脸上手上尽是油痕墨迹:“好,谢谢,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紧跟着,又吱溜一声缩进去。

全局朝全主任和谢秘书呶呶嘴巴,三人来到了林边站定。全局微微皱眉,问:“二位可都是我左右手,刚才也都听清楚了。现在林业,工商,亚东物业都在插手,大家说,我们怎么办?”

谢秘书一口答上:“水煮三国,群雄逐鹿,先下手为强呗。我说呀,立刻与卫场签联营合同。”

全主任眼睛骨碌碌一转,伸伸手:“行!拿来,合同呢?即便你是大才子,立马可拟,可红章和合同章呢?”

全局点点头:“是了,这也怪不得你们。原本我想今天是初次见面,大家拉拉感情,谈谈家乡的。没想到事情如此紧急,这么多饿狼都盯住凤鸣林场呢?”

谢秘书有些委屈的瞅瞅全局,搔搔自已头皮。

“全局,我可是一直提醒过的。只是你太忙了,一直没落实哦!”

全主任也有些委屈的接上:“全局,我记得我也提醒过你的,连拜访的车都事先安排好了的。只是你总是忙啊忙啊的,这不,忙出问题来啦?”

全局朝二位部下抱歉的笑笑:“好,都怪我。可是,现在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呢。到底怎么办?大家议议。”

谢秘书原地转几个圈,说:“干脆一车把卫冕拉回局里,咱们边议边谈边打印合同,合同一拟定好,立即签字,不就成了?”

全局眼一亮,还没说话,全主任却阴阳怪气的一抄手。

然后瞟着小谢:“我的大秘书,你这不是电影上的情节和幻境吧?你一车子拉卫冕回城,他同意吗?不同意怎么办?绑架么?”

全局听了,也慢慢摇头。

“可能不妥!我看卫冕需要时间考虑考虑,可能不会跟我们到局的?”

果然,当大家坐在一起,边吃便饭边谈论时,卫冕一口回拒:“哎哎,这事儿不急呢。这是个大事儿,我们全家得好好想想才成呢。”

一面把一大筷子的山木耳,挟进全局饭碗:“自家种的,多吃点。”

筷子头朝窗外扬扬:“这山好呵,地肥,扔下种子,就能发芽开花。我林场的山贷,除了池市,还销往市外呢。”

“哦?你还销往市外?”

全局有些意外,一大口木耳一肚,肚子子仿佛有些饱啦:“怎样运啊?”

“我在静观区租了个铺面,除了上柜销售,还通过火车和汽车外销呢。”,全局明白了,连连点头:“交通要道么,当然方便。哦我明白了,难怪那个姓周的工商副局要威胁你,他一定是静观区工商分局的,对不对?”

卫冕点头:“静观区的周局长,我们都畏之如虎啊。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了人民币,犯不着呢。”

大家都没想到,会在仅离池市一二百里的的凤鸣林场,吃到如此新鲜的菜蔬,水果和大米。

全新鲜的加上木柴大火,那弄出来的东西呀,真是不说了。

全局尚能控制自已,感到饱了就离席外踱。

而全主任,谢秘书和小司机,一个个狼吞虎咽,忙忙碌碌;尤其是那全主任,一会儿歌唱般瞧瞧:“秋天的菠菜我爱你,吃了美丽又年轻。嗨,来一大筷子哟。”

于是一大筷子翠绿的菠菜,入了她的嘴巴。

一会儿又赞美般瞅瞅:“哎呀这黑木耳,是我今生的最爱,吃了今年二十,明年十八。嗨,来一大筷子呢。”

卫冕就憨厚的笑着,看看这个,瞅瞅那个。那神情,像在疼爱的瞧着自已的孩子和家人。

终于,全主任不歌唱了,也不赞美了,而是捂着肚子开始了哼哼……

最后,卫冕同意,一旦全局把合同拟定,自已就到老干局来一趟,一签合同,二到门市看看。

全局抓紧机会,亲亲热热的拍着他的肩膀。

“卫场,合同明天就可以理好。都是格式化,不难。你看你明天下午能不能来?我负责用车接送。如果可能,就在局招待所睡一夜,第二天一早送你回林场?”

卫冕想想,回答“明下午有些紧巴巴呢,有二个旅行社的要带队前来参观,我得接待。这样吧,后天上午吧。”

“后天上午几点钟?说个准确时间呢。”

全局死死咬住,毫不放松:“我好迎接你啊!”

卫冕迟疑不决的答:“后天上午吧,一定,我再忙也要跑来,谁让我们都是芋儿湾乡亲呢?”,最后这话,让全局彻底放了心。

他一挥手:“好!到底是芋儿湾乡亲,说话算,谢了。”

一呶嘴巴:“全主任,付钱!”

全主任就掏出早准备好的钞票,递给卫冕:“四人一百块,行吗?”,慌乱得卫冕连连摇手:“这是干什么?干什么?收起收起,快收起。”

全局将他双手一围:“卫场,这是本局规定,吃饭付钱。你不要让我带头犯错误呢。”

可卫冕说什么也不要,全局只好朝全主任使使眼色。

三人钻进了普桑,车一发动,全主任即把钞票扔向卫冕。嘎!普桑一溜烟儿窜了出去,留下全主任的女高音:“卫场,后天上午不见不散哦,我们可引颈相盼哦,拜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