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浮光掠影尽逍遥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12-25 13:48:50  浏览次数:236
分享到:

--2019年6月11日—13日峨眉山·乐山大佛之旅 

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这大概是中外游弋客最耳熟能详之句了。

又有《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由此,漫漫人生,几多遗憾,峨眉不得不一游。其实,我到峨眉山,实则是因为和闺密的一番吵嘴斗气。

峨眉山,是我继都江堰青城山游弋后的又一个小目标。

可当我兴致勃勃去约闺密时,小女子却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天到晚就是陪你游哇游的,我家里那帅哥谁陪?”“你家那帅哥怎么啦?”我漫不经心的反问:“出有车,食有鱼,睡有美人兮,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我自然不知道。

那醋酸极浓的帅哥,这几天正和闺密冷战呢。

“还要咋的?帅哥不自觉,一脚蹬了他。”好面子的闺密没好气的一扭身:“本姑娘没空,有本事自己一个人去呀。”我讶然的抬头:“耶!这不就是重色轻友?行,你会说,本姑娘自己去。”跺跺脚,赌气地扭头就走。

当晚闭门独处。

找借口请假,做功课,忙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一早,我就拎起双肩包跑到火车站,买一张普快火车票,就此踏上了去峨眉山的旅途。车轮滚滚,窗外风景,照例是普众平民的闹闹嚷嚷,食色男女的叽叽喳喳,我抱着双手,两耳塞钮,听着手机上我平时最喜欢的流行金曲,瞟着一站站的形形色色,上上下下。

车至成都南,上来一帮十多个拖儿带女,面色幽黑的男女。

他们寻根究底的一路看过来,最后竟然在我面前停下。

探头探脑的打量一会儿,然后,咿里哇拉的分开围着我坐下了。瞧这一众人穿着潦草随意模样,我有些心慌,暗想莫不是少数民族?前些年到西昌沪沽湖,回成都时在火车上,被彝族女全程强占座位不让的情景,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

坐在我侧边和对面的,是二个年轻少妇。

各自抱着个不过半岁的婴孩,其中位还背着个正睁着亮晶晶眼睛凝神望着我的婴儿。

二少妇看着我咿里哇拉的说着什么,一面说,一面扯开胸衣,露着黑彤彤的胸脯就开始奶孩子。我有些脸红的扭开脸孔,当着过过往往的众多乘客就奶孩,也太不自重了吧?

可二少妇却似像在自己家里。

一面奶孩,一面继续咿里哇拉的聊着什么。

其他的同行人,基本上都是年轻男女和几个正值鬼见愁的小男孩,若无其事的叽叽喳喳,闹闹哄哄的跑来跑去。突然,二个小男孩扑到了我的身上,吓得我一惊,一把扯了耳塞:“呀,你们想干什么呀?”

二个小男孩却不理我。

一前一后的紧贴在窗口上,贪婪且津津有味的看着窗外,嘴里咿里哇啦的嘀咕着……

看到我的窘态,二少妇笑起来。坐在我对面的少妇安慰道:“美女,别担心,他们没有恶意哦。”我瞪起了眼睛:“呀,你还会普通话?话说,说得还真是标准。”


下一篇:医院里的事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