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签证
作者:张奥列  发布日期:2019-12-28 15:49:38  浏览次数:329
分享到:

自从移居海外,我就很少和中国警察打照面了。回国探亲旅游,若见到公安标志的警车,或配上警械的警察在执勤,我都是敬畏而远观之。但这次回国,我却要和警察打交道了。

我父亲已90高龄,身体每况愈下,有时一不留神就摔倒住院。他虽然有离休待遇,可进省医院高干病区,也有保姆陪伴在身,但住院的频率却越来越高了。他单位的领导对我说,老人没有子女陪伴在身,心里总是会有牵挂的,你们要多回家看看。每次离别,老爸都是乐呵呵地说,我们是见一次少一次了,说不定哪次就是最后的一次。我知道,他不愿意耽误子女,但肯定希望最后时刻能牵上子女的手。

身在海外,因为工作,我不可能随时回国看老人家,也因为签证,不是说走就能走。以前到领事馆办签证,十来人排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现在可好了,办签证的人一年比一年的多,到中国可是大热门呢。两百座位的签证大厅,华人、老外,总是坐得满满的,有的还要站着,一派兴旺景象。可没大半天功夫,你走不出大厅。交上申请材料,还要有几天的等候,还要再上门拿号排队领护照。所以如果老爸有个三长两短,我也很难即时赶回去。

本来,我想办理两年多次往返的签证,但我工作的特殊性,根据相关规定,只允许办理一次进出,回国一次办一次。所以回国就会有个时间阻碍。后来听说省里出台了新规,便于海外华人华侨回国办事,本省籍的人可以在省公安部门办理五年不限次数往返的签证。这是国内因应情势发展的新举措。五年啊,不限次数啊,我心里一喜,这不是为我等人打开方便之门吗?

所以这次回国,当务之急,就是找公安办好五年签证。因为办理需要各种证明,需要排期轮候,能否办妥,我也是没把握的,只能一试。

回到父亲家,放下行李,我拿上父亲的户口簿就出门。满头银丝的老爸忙说,怎么还没说上几句就走?是啊,我得先到街道派出所去开临时居住证,这是办要紧事的首要一步。踏入派出所,看到两个民警端坐着,也许有所求吧,看着他们我都觉得亲切。这个手续很简单,几分钟就办好了。但下一个就难倒了我。因为要证明我曽是本省籍,需要凭证。可以是身份证,但出国时已上缴;可以是户口簿,但也没有保留住。如何是好?民警见我皱眉,就说,可以去你原街道派出所开证明呀!对,我道谢了就走出门。

才走几步,我忽然想起,原派出所在哪里?因为当时是居住单位宿舍,几乎不去派出所,只是出国时去办过注销户口,依稀记得穿过很多小巷。究竟是那条小巷呢?那片区域,前几年早已拆迁,如今都是栋栋高楼大厦,旧貌换新颜了。犹疑间,看到前面有个民警一脸疲惫坐在那里,也许是执勤完打个盹吧!我顾不上了,试试问他:那家派出所怎么去?他撑开眼睛想了想说,那派出所已挪了地方。然后一五一十耐心告诉我怎么个走法。

按图索骥,七拐十八弯,我终于摸上门了。当我说明来意,一位年轻的女警让我填表,我就把当年的地址、单位写上,还写明何时出国。她看着我眨了眨眼,我从她脸上读出了信息:去国快三十年了,那时,她还没出世呢!她说,老街坊,放心吧,查好了就会通知你。

我放下心来,到外省转了几天。一回来,保姆急切地说,派出所来了几次电话,催你过去。我想,搞定了吧,效率还挺高的嘛。

到了派出所,一个更年轻的女警说,你提供的信息不对呀,找不到你的原单位,找不到你的户口信息。咋了,脑袋“嗡”的一声,我懵了。工作了多年的单位,住了多年的地址,怎会搞错?单位的确搬迁了,搬进了城市新的中轴线上建的新大厦。但单位的部分宿舍还在那里,物业没变,怎么我的身份就消失了呢?女警很肯定地说:为你这个事儿,我整整泡了一天档案室,翻了一天,邻近的门号,相关的资料都翻了,就没你的户籍。

怎么办?我有点绝望了。几十年前,没有电脑输入资料,若信息不准确,真有如大海捞针。刚好有个年长的男警经过,见我们都虎着脸,一了解,哈哈大笑: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些年,城市改制了,扩充了好几倍,周边的县变成了区,原先的区,也重新划分,有些街道的门牌也变了。你原先单位宿舍的门牌,早改了。他还笑那女警,你那时都还没出生,怎么懂得变通呢?他一指点,女警恍然大悟,对我说,对不起了,我们都跟不上变化。回去等消息吧!

第二天,我就上门取到了户籍身份证明,看到了我当年的身份证号码,原来是这么一长串,那可是当年风华正茂的见证呀!谢天谢地,最棘手的这关总算过了。女警告诉我,办签证要到市局出入境管理大楼去,还给我写下了地址。

一走进出入境管理大楼,就见到几个荷枪实弹的特警,心里有点紧张。过了安检,乘电梯一路上楼,层层都有配枪的警察,然而许多办证的市民有说有笑,有坐有站,有条不紊,我反而有了种安全感。

四楼有一排闪亮的电脑,是让人自个儿登记预约的。要打入各种资料数据,让人眼花缭乱。我眼慢手笨,慢慢点着屏幕,稍有出错,又要回车,甚至重新来过。后面站有女警,指指点点帮着众人。我旁边有位持外国护照的阿婆,看着屏幕一筹莫展,女警见状,就来到她身边,一句一句说,阿婆就一下一下去点。最后女警帮忙点了一下屏幕,说道:好了,完成。阿婆道谢着猛点头。待我预约好走出大楼时,已是一身汗了。想想那些穿制服,甚至全副武装的警员,真是难为他们了。

之后的事就比较清楚了,按照预约的指引,拍标准照,备齐证件,按预约时间上门递交材料,再按规定时间上门缴费,取护照。办理的警员虽然穿着带警号的制服,一脸严肃,但还是不失礼节,审慎周到。几天后,当我拿到护照时,女警翻开签证页,对我逐一解释了使用的有关事项。然后微微一笑,表示了祝贺。

离开出入境管理大楼,我如释重负,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解决了一大难题,一个“常回家走走”的念头也油然而生。

我把护照拿给老爸看,说,今后看您就方便多了!老爸高兴得满脸的皱纹都绽开了:这么顺利就办好了?我说,是啊,这回多亏了公安,民警民警,果真是便民之警呀。老爸瞅瞅我:你这小子从来就很少夸人的!我笑说:这可是由衷之言啊!


上一篇:医院里的事儿
下一篇:圣诞节(1)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