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圣诞节(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12-30 07:53:17  浏览次数:208
分享到:

Annotation 2019-12-30 191542.jpg

第一次过圣诞节是三十年前。

大学的时候,系里每学期都有外教。

那一年,来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姑娘詹妮弗。她人漂亮,衣着前卫,她的讲座总是爆棚。

临近圣诞节前夕,詹妮弗给我们班专门开了一个有关圣诞节的讲座。她长眼毛忽闪忽闪地饱含深情吟诵着餐前祷告词:啊,最亲爱的耶稣,圣洁的孩子,为你做一只柔软、洁净的床,用我的心灵,为你保留着安静的殿堂。我的心为这个欢喜跳跃,我的唇再也无法保持沉寂,我也要歌唱,用喜乐的音调,唱出最甜美古老的歌……然后,她掏出一大兜亲手烤制的biscuits分给同学们。羞涩的少男少女们,安静地咀嚼着从未有过的分享的快乐。酥脆醇香的甜饼,真是好吃。

慢慢地,社会上年青人赶时髦,也学着西方人过起圣诞节。喜来登、水晶宫、凯悦、假日,纷纷组织圣诞晚会,请来教会的唱诗班,穿起白色长裙,手捧蜡烛,高唱圣诞歌。接着是酒会、大餐、抽奖,卡拉OK,前半段安宁,后半段热闹,中西合璧,相得益彰。

1997年的圣诞夜,和黄文捷等几个发小到五大道的酒吧消遣。那年任贤齐的《心太软》风靡全国,所有人一晚上只点这一首歌,全体大合唱,唱得震天动地,唱得忘乎所以,唱得忘了门外北风呼啸。那个圣诞夜之后,黄文捷去了加拿大,从此杳无音信。

1999年的圣诞夜,和发小沈志鸿,在天津一家德国人开的啤酒馆喝自酿斯陶特黑啤酒。沈志鸿天资聪颖,恃才傲物,读天大计算机系,英语侃得比英语系的学生还溜儿,愣是把天大的一个女外教侃得晕头转向,非得以身相许,轰动一时。那晚上我们安安静静地坐着,喝了许多酒,燕麦的香甜和滑顺,只有懂得的人才能体会。我出国几年以后,再联系沈志鸿,已经人间蒸发,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上一篇:签证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