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圣诞节(2)黄焖牛肉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1-02 20:59:42  浏览次数:216
分享到:

7.jpg前两天,新州华文作协的朋友们圣诞聚餐,我做了几道菜,黄焖牛肉和香辣蟹备受肯定。

北京的佟爷最捧场,拿黄焖牛肉拌面。我问他:是这味儿吗?佟爷四脖子汗流频频点头:是这味儿。

作家雁儿夸我:喜欢你的香辣蟹和打卤面,喜欢做菜的人都是艺术类天才。我拍拍胸脯说:好厨子都是男的。

其实,并不是天底下所有的好男人都愿意下厨。我的一位北京中医朋友请客都是从COSCO买成品,他总是一边吃得满嘴流油一边嘟囔着:君子远庖厨。

追本溯源,我大概从中学时代开始自己学着做饭,那时候父母都忙。提不到喜欢,反正不讨厌。那时候电视上没有烹饪类的节目,老百姓根本没电视,也没有蓝翔技校之类的培训机构,我的学习成绩考厨师又有点大材小用,只能照猫画虎地自己学着做。

每逢年节,到姥爷家拜望,实则盼着那顿吃。

姥爷一家是清真,对于牛羊肉的爆、炒、溜、燉、烩、独、烧有自己独到的手法。解放前家境又好,吃过不少好东西。即使对天津老回民馆子鸿起顺、宴宾楼厨师的手艺,他也颇有微词。

美食家不但能挑毛病,还应该能做。姥爷让舅舅们把食材备好,然后自己亲自动手烹制。它似蜜、老爆三、红烧牛舌尾、八珍豆腐、糖醋黄鱼、黄焖牛肉……能不能吃个碟干碗净,就是客人对厨师手艺的评判。

恍恍惚惚记得,姥爷对舅舅们说过,黄焖牛肉就要炖白锅,然后稍加蒜和糖,酱油调色,用原汤焖熟,吃的就是牛肉本身的香味儿。

虽然没得他老人家手把手的真传,凭着记忆,我做了这道菜。也许不正宗,但却是我从未忘记的那道菜—黄焖牛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