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圣诞节(3)您吃了吗?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1-06 09:21:16  浏览次数:78
分享到:

486524383.jpg

华人过节没有那么多穷讲究,主要就是吃。转着圈儿的挨家吃,轮流吃,最不济也要每家做几个拿手菜,跑到一家去吃。

鲈肥菰脆调羹美,荞熟油新作饼香。
自古达人轻富贵,例缘乡味忆还乡。

对悉尼北区的华人来说,最头痛莫过于找一家可口的馆子吃饭。

微信群里常有人求助,周围哪里有不错的餐馆推荐?

花钱到饭馆还能吃不到好东西?不是抬杠,大多数情况下,真是吃不到地道的东西。

《红楼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王熙凤请她吃“茄鲞”。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刘姥姥说虽有一点茄子香,只是还不像是茄子,是个什么法子弄的?凤姐儿笑说: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籤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都切成钉子,拿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别以为只有主子们吃得精致。

丫鬟芳官错过饭点儿,宝玉让厨房送些吃食过来。厨房柳家的遣人送来一个食盒,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

您猜芳官怎么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捡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

心里有没有一丝惊讶,稍后是些许的羡慕嫉妒恨?

金门绣户钟鸣鼎食之家难免奢靡,贩夫走卒平民百姓家呢?

净洗铛,少著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这是苏东坡被贬黄州时,为当地百姓所作的《猪肉颂》。

澳洲本地的土著人,没有高深的饮食文化。通过渔猎得到海龟、袋鼠等食材,因为没有陶器和金属器皿,不能水煮或烹饪,只能火烤或用地炉焖制。一档电视节目中,曾经有一次请城市里的白人居民体验土著文化,白人姑娘对着一坨黢黑的烤熟的海龟肉嚎啕大哭,无从下嘴。土著人蔑视地摇头,对你们白人已经特殊优待了,我们祭祀时都是生吃的。

英国人来了,饮食依旧简单。早上面包夹煎蛋咸肉,中午三明治,周末年节一通烧烤。鱼、肉、土豆、青菜,一起放到火上烤,烟熏火燎,吃的你满嘴燎泡。意大利人、希腊人来了,有了意大利面和乡村沙拉。越南难民来了,有了越南粉。再后来,泰餐,日餐,韩餐,印度餐,黎巴嫩餐……悉尼似乎变成一座美食城。

兜兜转转,还是会不自觉地一脚踏进中餐馆。老板,不要糊弄老外的糖醋里脊和炒饭,来个虾丸鸡皮汤,我要痛喝两碗!


下一篇:思考寒冬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