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7章 英雄难当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1-30 13:34:21  浏览次数:330
分享到:

"什么”

“我问你那才搞上手的硕士媳妇儿,学的是什么?”

“文学”扑嗤!“妈的,你笑什么?”发小不高兴的侧侧头:“学文学有什么好笑的?非要赶时髦,追潮流,学企管,经管和计算机?”

“不是,是我想起我楼上的芳邻,也是个文学硕士,说话像在念诗,”尖起了嗓子:“谢谢您,辛苦了!请问,一共需要多少钱?”

又松开

甜滋滋

“27,加3元送餐费,一共30块。”又尖嗓:“好的,这是50元,不用找了,谢谢。”松开:“同学,你下单时己经付了钱哦”尖嗓:“付了?啊哟,我真是忘记了,对不起,”

笛笛

发小突然一捺喇叭

震天的车笛吓了兴致勃勃中的达达一跳,住了嘴。窗外,滴滴答答,豆大的雨点,正晃悠悠的洒下,有一颗准确的掉在副驾座外和后视镜上,一朵绽开的水花,看着就觉得凉爽。

“看不出,你真还有点表演欲?”发小咬着字眼儿:“赖赖,有了小目标?”这让达达怔怔,小目标?没有哇!“你不是想着法儿讨好人家小芳姑娘吗?还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赖赖,你可真是条色狼!”

达达笑了

得意洋洋

“是色狼又咋样?婚姻法和刑法都没规定,单身不能想别一半,男人不能想女人。我达达小哥是个正经青年,不像某人偷鸡摸狗的,整天不好好坐办公室,尽是胡思乱想。”

“哼哼,不胡思乱想,你当英雄,别人就得成狗熊。真那样,你以后还进得了芳华小区?见得了你梦中情人?”

达达一时无语

身子向下一缩,双脚直蹬在座位前的车壁上。

赵小发虽然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却爱车及乌成洁癖,号叫起来:“脚印啊,快把你那狗爪爪移开。”达达就又往上一窜,坐直了身子。

“这事儿,唉!真还幸亏了你小子。你说,大概能得多少奖励?”

“市和区不相同。市的见义勇为分四种,勇于同正在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事迹特别突出的等4种行为,可由市政府授予“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群体)”称号,并予以及时表彰奖励,每人奖金不低于10万元。”达达伸长了颈脖子,注意的听着。“(二)不顾个人安危、积极协助追捕犯罪嫌疑人或提供重要线索,为侦破重特大刑事案件作出突出贡献的;(三)为保护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人身、财产安全,不顾个人安危,奋力排险、积极抢救,事迹特别突出的;(四)有其他见义勇为行为,事迹特别突出的。至于区的嘛,方法一样,可奖金要少一些……”

达达听得聚精会神

连着看发小好几眼

这小子表面嘻嘻哈哈,心里可不糊涂,居然能记得倒背如流。不过,回家后还得上网查查,佐证佐证。于是,达达在心里默着自己属于第几项?

这可不能马虎,因它关系到自己能得多少奖金。嗯,当时我警觉的挺身而出,和犯罪份子生死博斗,凶徒的匕首几次刺中我,要不是我勇敢的砸出了餐盒?

这些事实呢

可都写进了凶徒的供词,双方都签了字。

所以呀,照此规定来看,我应当是第一种,哎呀,真是第1种,最低不会低于10万奖金。10万块?做梦啊!

“赖赖,如果你老家祖坟埋得好,市区双得,你就小发了。”赵小发正色到:“到时想做什么”“开家小餐馆”达达脱口而出。

“没见过也做过,三个多月了,餐饮我也熟悉了,累是累得点,可来得快,获利丰厚。”赵小发的双手,不耐烦的在方向盘上拍拍。

“真是农民,不是往传销里面钻,就是当心甘情愿外卖小哥,整天还乐得屁颠颠的,”

达达的脸孔热热,不服气了。

“什么时代啦,只要能找钱,就是事业。那个卖肉北大研究生,不是做了品牌,发了大财?”哒哒!又是双手拍打方向盘上,极不耐烦的响声。

“行了,我给发小指条生路,钱生钱,无烟环保,不动手,只动脑,五炒!炒房,炒股,炒金,炒人,炒主意。”

发小提高了嗓门儿

像是在与达达呕气

“费力不找钱,找钱不费力!你那破餐馆,天天油盐柴米醋,时时分分文文毫,这个管,那个查,还有罚!跑单,赊帐,小痦子趁你不注意,捉只蟑螂偷放在碗里……”

嘎然而止

达达真还给吓了一大跳

其实,在这之前,身无分文的达达,倒是有过许多梦想,可就没想过要开间小餐馆,自己当老板。不过是这干了这份外卖,对其中流程一知半解后,以为不过如此,冲口而出的。

发小这么一嘲弄

倒还把他提醒了

发小说的不错!小餐馆么,基本上都是进城农民工搞的。再说,自己哪有那个整天陪笑的耐烦心?发小说的这五炒,其中有的自己也曾梦想过。

可凡事都要本钱资金,没有,那就连梦想也不配。“到啦”路虎突然刹住,发小嗡声嗡气的说一句,推开车门跳下,达达跟着钻出。

二人把车顶上的电动车抬下来

看似气汹汹的雷阵雨到底没下

不经意洒下的颗粒,早随夜气而风化,在电动车上留下斑驳陆离。发小拍拍它:“工作配的,损坏和罚款自出。所以,有了钱,与其给老板打工,不如让自己散心。”

“我说过,我没得书记爹,科长妈,人和人不一样。”达达咕嘟咕噜的抓过电驴子,先看看车量,然后一屁股骑上去,双脚一叉,四下打量。

“你停在这上下左右不靠谱的,想被人抢啊?”

赵小发得意的一笑,朝前方呶呶嘴巴。

达达扭头,一个高个子女孩儿,披着双肩迷漓的灯花,正袅袅婷婷的慢步踱过来。呜!电动车把手突然被人一捺,电路接通,电动车便自动向前滑动。

达达慌忙捏住把手,双脚骑了上去。“滚吧!有事儿吱声。”发小在后面大声笑叫……达达回到总厨房时,仍有好几个小哥小妹们在排队。

电动车后的工作箱

装几单乃至十几单的餐盒都行

方便送餐者按照事客户的路线,以最捷径的路线和最小的力气,完成送达任务。可是,有些个性需要的餐品,线点无法供应,就得总厨房自做。

“故事平淡?”是地区经理。“确如你判!”达达停好车,瞟瞟四周:“悬疑惊悚。”“嗯哼?” 蒋总原本是背着的双手,抱在自己胸前,慢慢转身:“情节精彩?”

受大股东老板和小学妹的影响

学理工的他,也喜欢上了网络小说

“谁写的?”“无名氏。”二人一前一后,一问一答,走进了总经理室。地区经理的总经办,利用总厨房边的狭长角落,精心装成了三小间,办公室,保管室和厕所兼浴室。

总经办只有二个人,蒋总和一个叫秀慧的女文员。二人走进总经办时,小文员正忙忙碌碌的在墙壁上插红旗。

朝向窗口的长条型墙壁上

挂着幅类似于军事地图的自制大地图

地图根据辖区地势,东宽西窄,南高北低,15个小区的地理分布,以及每小区的人数变化,精确到纬度和经线,一清二楚。

饱了没公司地区销售小组,对这15个小区近10万居民,具体划分送达包揽符号,办公室今天接了多少下单,小组今天该送多少单和正在或己送多少单,就用小红旗一一标出。

任何人进来

都一目二然

当然,这是地区销售最高的商业秘密,这个“任何人”专指,地区经理,也就是蒋总和女文员。这幅惟妙惟肖,极富知识含量的大地图作者,就是这个小女文员。

也是她应聘地区经理办公室文员的考试作品,虽说总经办文员工作量大,紧张度高,整天就像个上足发条的电陀螺,转个不停,可待遇丰厚,冬不冷,夏不晒。

还能常常代表蒋总

走访客户嘘寒问暖

召集各小组负责人,包括总厨房在内的全体后勤人员,学习,反馈和上传下达,是个不可小觑的厉害角色,也由此慕煞众小哥小妹。

这是达达三个多月来,为数不多的一次进总经办。他礼貌地对扭头看看的小文员,点点头:“你好”背对着大地图而坐。捏着一把小红旗的小文员,转身去倒开水。

蒋总挥挥手

示意她继续

自己去端来一小纸杯凉白开,递到达达手上:“继续”一口饮尽,达达慢悠悠的讲着,地区经理听得津津有味。“就这样?”“就这样!”“完啦?”“完了!”

沉吟好一会儿,地区经理若有所思:“难道说,那单是客户的前男友下的?又为什么指明必须在六点正送到呢?”

达达也点点头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

路上,除了和发小斗嘴巴,达达确实想过这问题。他觉得,问题就在这必须六点送达的指令上。客户下单如果不是这种口吻,按照行业惯例,达达就可能或早一点或晚一些。

一般在客户所能接受和忍受的10分钟内,基本上都没问题。可就是这个六点正,达达硬叫开门并冲进去,正好碰上前男友把小芳姑娘关在小屋里,从而救出了痛苦中的女客户。

没这么凑巧吧

只能说,下单者下单时就想好这一点。

一般而言,这种男女恋爱中的纠纷与争吵,基本上当事人都不愿意对外张扬,更不可能让外人插手。那样,只会让事态更糟糕,甚至加速双方的矛盾激化,最终导致彻底分手。

可这次呢,下单者不但有意把双方矛盾公开,而且还急切的盼望外人插手。这从下单者把单子同时发给自己,姜君和地区经理来看,应该是这个目的。

再从最后

小芳姑娘决然和前男友分手时的情景分析

达达认为,这个单是小芳下的,也就是说,是她盼望外人插手,促使自己痛下决心,与前男友彻底结束恋爱关系。

这个年龄段的大本生,虽然算不上绝顶聪明,可也不笨,因此达达觉得自己的判断准确。当然,这只是自己单方面的认为,真正的事实是什么,除了二个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达达回答的‘是不是?’

后面,就是想把自己的想法抛出。

可二人一直心照不宣的暗斗,给了他本能的警觉和戒备,话到嘴边,改成了:“只是个巧合,我们按照惯例出牌,杞人忧天了?”

地区经理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电话响了,文员抓起听听,放在桌子上:“总经理,三组组长找你。”“是我,请说,嗯,好,我马上问问。”

抓起话筒

嘟嘟鸣鸣

“陈老板吗?我是蒋介,怎么搞的,你那卫生总是解决不了?客人当场拒收。”办公室狭长不关音,因而达达听得十分清楚。

“我问问,唉,如果真是我店责任,客户主拒收的就算我老陈买单。蒋总你不要生气,我清楚马上打过来。”

蒋总压了话筒

过来重新坐在达达前面:“你都听见了?”“嗯”“我记得,上次你小组被客户投诉,也是他店子里的单?”“嗯”达达皱起了眉头:“实在不行,干脆将它踢出去算了?”

蒋总拧拧眉,没回答。以辖区里15个小区近10万居民,减掉三分之二的实际需要,如果单凭地区销售的自己总厨房,根本就无法满足和保证客户的下单量。

加大投入增设

总成本也就跟着提升,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面对业内的这一共同普遍的发展瓶颈,只有一个办法,借力打力,共谋发展。所以,业内的对策是,自己的总厨房,抓主要大众需要和极其特殊要求的单子。

其余的小众单子,一般都交给小店子做。当然,这种小店一定得遵守地区销售分公司的餐饮规定,符合总厨房的餐饮要求,按受其公开和不公开的抽验抽查。

经考核认可后

双方还得签定供应承包合同,小店才能正式成为公司的线站。

这样的好处是,公司把劳力和经济的风险都分担了出去,从而集中力量和资源,把总厨房的工作做得更好更出色。

缺点是,如果线站只顾自己销售赚钱,对公司的订单掉以轻心,或者缺乏监督,就可能造成卫生质量差,客户投诉乃至拒收结果。

接下的事实证明

公司的这种顾虑,绝不是空穴来风和多余。

这些小店子小饭馆,老板最注重的都是现卖现收,自己店里的食品清洁卫生和店面的声誉。那个被第3小组组长投诉的陈老板,身为第1小组组长的达达也认识,并深感麻烦。

陈老板50多岁

进城农民工

当过小包工头,有点积蓄后,开了这个名为“陈米线”的米线店。店子不大,也就6张桌,自己和老婆加上二个小村姑,一共4人,整天忙忙碌碌。

顾名思义,米线店就卖米线,牌子上标的是正宗云南过桥米线,实际上却非正宗,不过从自己实际经验,网上和书上淘得一知半解,加上舍得放佐料和精心打点,却也做得风生水起,生意不错。

这一地区的居民

基本上都是退休工人

打工的蓝领白领,真正的商人,金领和社会精英不多,其购买力和文化层次,自然也不大不高。因此,常有“米线一盒”和单子,下到办公室。

饱了没公司的经营宗旨就是,一盒也送,并及时送达!可宣传归宣传,“米线一盒”毕竟无法赚钱,送了白送,或者说赔钱赚么喝。

幸好在每天的下单里

这种“米线一盒”也只是占了下单总需求量的少量

总厨房如果自己做,就得延长其他单子需要的时间,算来划不算的。于是,蒋总默许,小文员出面,陈老板一拍即合,合同顺利签定,就成了地区分公司的线站。

精明的小米线店老板,开始还对此满是热情,因而前一段时间双方都满意。后来,陈老板发现这纯属小打小闹,对自己店内的销售谈不上有多大帮助,逐渐放松了注意力。

老板这一放松

自然问题连连

反映到小哥小妹们身上,就是客户不满,投诉和流失。达达小组也曾受过其苦,因此,达达对蒋总摇头,再次强调:“唯利是图,屡教不改,严重影响公司声誉,我看还干脆踢掉算了。”

作为地区经理的蒋总,当然也有自己的统筹考虑,不便立即表态,只是微微叩首,转移了话头:“这么说,芳华小区这件事儿,就这样了结了?”

达达点点头

“不过,还得给她送。我离开时,她说明天还要接着下单呢。”

蒋总矜持的笑了,作为地区销售的总经理,有这样的忠实客户,是好事儿,再说直白点,就是利润。“没发生格外事情就好,”

蒋总说:“看单子,我还以为是因为你这个大本小哥惹的祸。”达达挺挺自己胸脯,自嘲到:“可能吗?要钱没钱,要才没才,要命,倒是有一条贱命。人家住那么高档的小区,就是送给她她还嫌麻烦呢,蒋总多虑了。”

地区经理笑笑

漫不经心扭扭脑袋

“帮你忙的那三个女大学生,前几张单子送得还顺利,可后二张单子,好像出点麻烦,到现在都还没回来?”达达问:“那二张单子,是哪儿呢?”

蒋总就抚抚自己手机:“二张顺路,都在团结坝7栋和9栋。”达达默默,站起来:“我去看看,需不需要你先联系联系?”蒋总就拨手机。

然后举到达达耳旁

有响声,可无人接听。

达达一推,拔腿便走。三个多月来,似这样由外人顶替自己送单,在达达还是第一次。按行业规定,外卖小哥小妹每月的工资收入,全由自己的送单决定。

是名符其实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若按达达今下午送单收入记算,下午的送单收入,就占了他今天全天收入的三分之1.5。

又如果能

按他现在

逐步倾于平稳固定的每月收入5500元算,平均每天183块的一半,就是91块7。今天情况特殊,地区经理表示,找人顶替他送单的这91块7,就由办公室出资。

这也是蒋总必须听他回答的主要因素。出于私心,刚才达达在汇报时,并没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说出,所以,有点内疚的达达自觉地,立即驱车前往看望了解,也算是对地区经理的一点回报。

哒,哒哒!

电动车发出熟悉的通电加速声

达达潇洒的冲着顶头上司扬扬手,松开了刹车。“达组,达组!”有人在背后连声招呼,达达急忙捏住手刹,扭过头,是姜君。

拎着七八只餐盒的副组长,正从总厨房中跑出,冲着自己笑嘻嘻的:“达组,你完啦?”“没有,你又送这么多?”达达看看夜空,关心到:“别太拚,悠着点。”

“没事儿”

外卖小妹大咧咧的

“今天业务好,坐着也是坐着哩。达组,你完啦?”一面把餐盒往她自己的电动车上装:“完啦,我想请你吃,吃饭,你,你有时间没哩?”

达达感到奇怪。副组长一向节约抠门,甚至到吝啬,今天她是怎么啦?嗯,一定是找自己有事儿:“现在还没有,等我回来后再说吧。”

哒——哒哒

达达一松手刹,电动车窜了出去。

团结坝离总厨房大约10里,是团结小区的简称。顾名思义,团结小区之所以谓团结,一定有其原因。事实也正如此。

这些年,随着农民大规模的进城,安置其便成了政府和街道的重中之重。按照政府公布的相关政策,进城农民家庭的安置,大致上分二种。

己买房落户的

由当地街道会合政府集中安置

前一项好办,国家统一征地,按相关规定进行补偿发放后,凡是有点办法和见识的农民家庭,基本都会自行进城看房买房。

然后,一大家子定居下来。手里攥着才领到手的征地补偿款,自由潇洒着呢。可问题来了,绝大多数农民家庭都是老老实实,没见过大世面的。

要让他们攥着才领到手的征地补偿款

自己去捉摸买房,选择和装修定居,基本很难。

所以,才有了后一项的进城农民家庭的集中安置。出于百年大计,千年大计,又不可能让全部进城的农民家庭,都集中住在一地。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打散,与当地城市居民混合安置在一起。个中原因,就不必累述了。简言之,随之的和谐团结,就成了一切问题的源头。

正是这样

也才有了团结小区

可以这样说,尽管各小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进城农民家庭与当地居民大大小小的冲突,却以这个团结小区为最。

因为,基本上天天打交道的缘故,所有的外卖小哥小妹,对团结小区居民们的纠纷起源最清楚。达达到达团结小区的标致性地标——团结广场(也叫团结公园),就证明了这点。

和达达所在的桃花小区广场(也叫桃花公园)一样

团结广场上,几大堆闹哄哄的大伯大妈们,正相互呸呸着,叫骂着和跺着脚。

110和街道办干部模样的男男女女,正在中间费力的劝阻劝导……现在的大伯大妈们可不像年轻人,许是生活的沉重艰辛所故?

又抑或是受了动辄“仇富”“恨贪官”社会潮流的影响,反正火气大得很,双方一言不合就可以吵将起来。

心急火燎的达达

在小区7栋9栋的下单户门前,都吃了闭门羹。

俩家都大门紧闭,铁将军把门,任达达不断敲击和呼叫,无人开门,更无人理睬。拨打三女生的手机,依然是通着,无人应接。

达达略一思忖,便跟着人群,来到了团结广场。庞大个广场上,人头起伏,挤挤攘攘,热闹非凡。大伯大妈们约架,最高兴的是孩子们。

只见孩子们像过节

男孩领头,女孩随后。

在人群中连挤带撞,见缝插针,蹦跳追逐,还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时响起其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们,亲妮的叫骂……

见此,达达只能在广场边儿泄气的停下,支着电动车,捂着自己的下巴动脑筋。据自己的经验,很有可能是如下情景。

三女生

兴冲冲的拎着餐盒送到目的地

却家家大门紧闭,久敲无人,无赖之下,怀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到这广场边打望,希望寻着主人。可这么大的广场,这么多的人和这样的非凡热闹。

三女生费尽力气,看花了眼睛,只得站着或蹲在某个角度发呆。手中的餐盒没送掉,就不可能回转。否则,送的外卖,你自己买单,还面临着客户的投述和自己的失职扣罚。

这样一推断

三女生的手机通着却无人接应,也在情理之中了。

忽然,相互呸呸着的大伯大妈们,燥动起来,还边燥动边南腔北调的大声嚷嚷:“好你个龟儿子农民,不在农村好好呆着,跑到城市里来撒野,找死哇?”

“你高级哩?你不得了哩?你是城里人才歪哩?我看,你们嘛事也不懂,青菜萝卜都分不清,还厚脸皮哩?没有农民,早饿死你们了哩!”

“瞅你那胖得歪叽八叉的,还臭美?你哪那是在跳坝坝舞,是扯着你男人在床上舞哩。趁早滚回去,免得丢人现眼哩……”

110和街干们

早己累得精疲力竭

只得重新抖擞精神,奋力投入维隐和劝说工作。达达问二个拉着自己孩子离开人堆,朝这方向走来的老人:“大伯大妈,里面咋样啦?”“打起来啦,说着吵着就打起来啦。”

鬓发班白的大妈摇头到:“这边骂那边是土里土气的农民,那边骂这边连青菜萝卜都分不清。几只拖鞋一飞,几大口口痰一吐,就打起来了,唉唉,几乎天天晚上都这样,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哟?”

“怎么过?将就过。”

身高体壮的大伯

居然有着一头黑发,戴着眼镜,看样子,是个小知识份子:“全中国都这样,改革开放城镇化么,西方发达国家都经历过,轮到我们就怎么过了?只看到眼前的小市民。”

大伯义正词严又见惯不惊的跺跺脚,看看达达,再瞅着大妈:“你说嘛,一个长年生活在城市,一个几辈子守在农村,忽然住在了一起,油盐柴米醋,房子车子儿子老子的天天打交道,怎么会不起矛盾?”

达达插话恭维

“大伯,高见啊!原来你是老师哇?”

“嗯,小伙子有眼光。中学物理,评了高级后退的休。”老头儿点点头,还骄傲的自我介绍补充:“这是我老伴儿和孙儿孙女。文化呢,稍微是有一点,可老罗,比不得你们年轻人罗。”

达达又一歇恭维,送走了老俩口。看看依然热热闹闹的广场,紧皱眉头,瞧这光景,只怕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我怎么可能就这么干站着,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找到三女生?

忽然

有指头捅捅他

“小伙子,你是不是手机在响?”一个大伯正对他笑嘻嘻的,指指达达的衣兜。达达恍然大悟,急忙掏出手机,亮闪闪的屏幕上,一个陌生的号码在跳动着……

“喂,你好,我是达达。”达达将手机往自己耳朵上一贴,大声回答:“你是谁呀?”“啊,你是达组长,终于打通啦,这太好啦。”

一个陌生而甜甜的女音

“我们就是今晚帮你送餐的女生呵!达组长。你好你好,你在哪儿?”

达达高兴得差点蹦将起来,半小时后,疲惫不堪的三个女生,推着二辆电动车,终于找了过来。果如达达所料,到现在都没找到客户的她们,除了着急,就是跺脚。

着急跺脚之余的女生们,就跑到广场上搜寻。见人就拦:“请问,您是7—13或9—25的业主吗?”可想而知,这种大海捞针,何其辛苦和渺茫?

自然

弄得个疲惫不堪,大所失望。

说起来好笑,她们本可以给蒋总打电话请示汇报的,可初次实地实习的大一女生们,却出于不好意思和怕蒋总批评或小瞧。

叽叽喳喳一番后,开着手机,放在衣兜,继续顽强地在人群中穿行搜寻……哭笑不得的达达,只得连声安慰一番,立即给蒋总作了汇报。

蒋总当然十分高兴

好一番指示叮嘱的

大学生们来公司联系实习,本是件好事儿。男生年轻活泼,女生亮丽青春,顶破天,也就是保证其三盒快餐饭,三瓶矿泉水和每天50元的“奖金”

由此带来的广告效果显著,是花上10倍的广告费也做不到的。更何况,初出茅庐的女生男生,个个主动积极,人人踏踏实实。

1个人所做的实际工作

抵得上3个磨磨蹭蹭的老油条员工

因此,深受各公司老板和各级主管的欢迎。可是,也就由此让老板主管们担心,具体就是实习大学生的人身安全。

达达和三个女生都不知道,为此,可怜的蒋总一直眼巴巴的守在电话机边,在手手机,右手呼话器,寸步也不敢离开。

忽儿与公司的老板联系分析

忽儿对着手机喂喂喂,忽儿站起来回踱步。

人一着急,性格始变,吼得温顺勤奋的小文员,眼泪花花的……“好,谢谢!不过,”那边的地区经理,拖长尾音,嘎然而止。

达达明白对方的暗示,也不再说什么,就关了手机。达达本是想和蒋总商量商量,三女生一直没送掉的餐盒事宜。

现在呢

己是晚上八点过

按照一般客户(市民)的生活习惯,早就过了晚餐时间。公司办公室根据各地区分公司的销售情况分析,做出了“晚八点—十点,外卖受众体,基本上是部份因工作而延误了用晚餐的白领。晚十点——早上七点,外卖受众体,锁定喜欢夜晚工作的自由撰稿人,IT人员,少数的娱乐(跳坝坝舞,打牌,搓麻将等)人员。”的判断。

应该说

这个判断是客观和准确的

可是,思维慎密的公司在另一方面,却又十分模糊,比如今晚这种特殊性的滞留,每月的公司业务会上,各分公司销售小组组长们都曾提过,却没任何领导愿意正视和接受。

是百密而一疏,还是有意避开?没人知道。但问题又是实实在在存在,并时有发生的。蒋总遇到这种情况,基本上都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实在被属下追问急了,才模棱两可。

“你看着办吧”

外卖是新鲜食品

虽有专门的餐盒和冰箱,可取出时间久了,因故又没送达的话,也难免变味变质。这就涉及到一个谁为此买单的实际难题。

辛辛苦苦靠汗水找钱的小哥小妹们,除非特别明显表明是自己违规,自然没有谁愿意为此买单。蒋总呢,似乎也不忍对不小哥小妹们硬来,不好或叫不敢公开表态,就这么着拖了下来。

然而

问题并没得到实际上的解决

这不,现在又发生了。按达达的想法,本是要和蒋总协商,把这滞留的外卖,不露声色的收回,请总厨房明天弄员工餐时,做做技术处理,混在员工餐中算了。

要说,除了时间有点久外,餐盒干干净净,卫生无异味,现在拿回去放入冰箱,明天用作员工餐,也并非不可。

要命的是

没人愿意

大到公司老板,小至各分公司销售小组的小哥小妹们,心里都透亮:这口子一开,难免,怎么说呢?人人都懂的。因此,唉,达达只好关上了手机。

他面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三个女生,干脆的说:“把餐盒给我吧,你们回去休息。”可三女生不干,说是自己的工作任务必须完成。

要不,会对不起公司。

总,达组长和学校老师。

达达真有些啼笑皆非,三女大学生虽然精神可嘉,不轻言放弃,可此时此景,却更显笨拙木纳,不懂通融和顺势而为。

达达想起当年的自己和同学,有时也是这样通过学生会的推荐,老师或自己的联系,在外实习。那时的达达也和现在这三女生一样年轻,对未来充满憧憬。

而且

还不止到餐饮,酒店,商场实习。

高级是到证券公司,那是一个经典的人生演艺场。可遇事随着旁人的提醒或点拨,基本都能明白。哪像现在这三女生,即焦急着想回学校,又不愿就此结束。

几次劝导之下,均遭婉言谢绝,难怪现在的大学学子,越来越趋势脱离实际的认知,走出象牙塔,便无可适从了。

无奈

达达只好说

“这样吧,你们守在这儿,顺带看着我的电动车,我再去找找。”想想,又叮嘱:“如遇有人来,麻烦,记得团结一致,不要怕,你们是三个人哟。”

达达舌头打了个绊,他本来是想说“骚扰”,临了改成“麻烦”。现在他一面走向人群,一面想这些女生真是麻烦,和她们说话都要三思而行,弄不好得罪或引起不满,自己还不知道。

由此

他又想起那小芳姑娘

或许明天她真会又下单的,这可是个好机会。芳华小区本就属自己的1组送单范围,在1组内又是自己负责的区域。

止是她,凡是芳华小区别的客户下单,我达达都得屁颠颠的跑来。可这情况小芳不知道,一个住在高档楼盘的年轻漂亮姑娘,有必要知道这些与己无关琐碎的小屁事儿吗?

这是事实

也是我的分析

这样,如果小芳明天的下单,没指名点姓则罢了,如指明要饱了没公司A005号送到,肯定,嘿嘿,包不定真是有戏哩。

达达乐呵呵的想着,围着吵吵闹闹,相互推掇的大伯大妈们逛着,那疲惫和烦躁,居然不知不觉的就减少了许多。

“自己滚回乡下去,呆在我们城市破坏市容市貌,影响观瞻。”

“城市咋哩?城市是中国人的城市,又不是你们城里人自己的城市。我们也是中国人,我们就该住,就该住。”

“哎哎,大伯大妈,少说几句。退退,住手,我让你们住手。唉,请大家快住手哇!”瞅着声音嘶哑,精疲力尽的110和街干部,达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看见

当然还不是只有他

在团结广场通往主干道的那边,几辆防暴警车没开警灯静静地停着,车下是十几个晃动的人影,看装束,有点像地方上的派出所民警,只是看着,瞅着,没有过来……

在达达的记忆中,以前这些事儿可从没发生过。可是近年来随着城镇化的提速,这些事儿就越来越频繁了。

年轻人和文化人当然明白

这是现代国际化的主流趋势需要

并不止是中国政府的急功近利,标新立异,因为,现在的世界是平的!可是,夹在社会大转型中,整天被琐碎纠缠着的大伯大妈们,也明白也清楚吗?

有人不屑或愤怒到,做工作讲道理呗,实在顽固不化,强行推进呗。然而,看看,这就是中国国情!这就是中国大伯大妈!

动口不动手

动手不动脚

知法守法也违法,遵章守章也违章,在民俗与法律之间碰撞,在民风和规定之间跳跃。看似一个普普通通的大伯大妈,可不得了呢。

她血脉相联着几个10几个市民,几十几百上千上万个大伯大妈,由此散发出去的社会能量,惊天动地,不可小觑……扑!“哎哟!”

达达连忙停下

温和的道着歉

“大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大妈牛高马大,却慈眉善目,手里一把镶着蓝布边儿的大薄扇,摇得哗啦啦的:“先不说故意有意,小伙子,你站在哪边儿?”

“我不住这儿,路过的。”大妈笑了:“那就没事儿啦,哎路过的?小伙子,问你个事儿?”“大妈请说”“你认不认识送外卖的?”

“嗬,怎么了?”

“我媳妇下的订单,我一直守着,怎么一直没送来啊?”

大妈着急的看着达达,左手一扬,居然攥着部金黄色的苹果6S:“我一直等着呢,可一直没来。遭了,好像还没开机呀?”

达达压着自己的心跳:“大妈,你的房号是?”“团结坝7—13和9—23,”10多分钟后,当大妈拎着两盒包装精美,甚至还散发着饭菜香味儿的外卖,喜孜孜的离开后,三女生禁不住围着达达欢呼起来。

这是离校后的大本生

第一次被众女生围住

那青春身体发出的温婉气息,那发自内心的崇拜感激,差点让可怜的达达晕眩。要知道,当年的达达同学,也有一段光辉人生。唉,好汉不提当年勇,直面现实吧,生活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