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你去圣诞岛吗?
作者:赵伟华  发布日期:2020-02-02 09:14:04  浏览次数:287
分享到:

安娜是个可爱的老太太,皮肤皱褶却白皙,披在后脑勺的浅金黄短发浓密又硬直,见到男女泳友都提着尖亮的嗓门喊:“哈喽!”然后问几句长短,人缘特别好。

我们因游泳锻炼的同一需要,从六年前就碰在一起,每星期,只要人在悉尼,至少有两个傍晚会在游泳馆相遇,如果正巧都在更衣室忙碌,就会唠家常。昨天游完泳回到更衣室她问我:

“前天没见你呢?”

“有朋友来,一起玩儿去了。”

“是中国人吗?”

“是呀!他们从墨尔本过来。”

“哦!那就好!”

作为众多宅民一份子,安娜可不是旅游达人,除了几年前访问维州的女儿家,就近去奥林匹克公园会老友,都要隆重一番。老太太超不喜欢路途遥远。可是作为小白领退休员工,安娜耳濡目染,借助电视和地理旅游等等书报杂志,知道天下不少的国家和地方。我正要叙述我的朋友是先抵达墨尔本再来悉尼再去布里斯班再回中国,她套着T恤大声叹道:“中国的冠状病毒!”

昨天一整天,我老公工作场所的扩音器,在放出林林总总广播节目的同时,不忘插播新闻,每小时一次,这几个字就尤其扎痛他双耳。读报更看电视的安娜肯定获悉这病毒的邪,我附和着叫苦:“嗨,冠状病毒!”

“你中国人送你去圣诞岛吧!”

我一下没弄懂,我为啥要去圣诞岛?她赶紧换说法: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现在中国,接你回来,先送圣诞岛待两星期,再回悉尼家里,你愿意吗?当然,你得付一千元。”

我想都不想立即答应:“去,肯定去!那岛子多漂亮,还有好多螃蟹!”我脑子里真就呈现岛上高地红蟹大军正不辞辛劳浩浩荡荡爬过土丘、公路、铁道、草丛、滩涂奔向海岸的壮观景象,那可是大自然又一生命奇迹。

安娜颇为释然:“嗯!不过螃蟹是有季节的,不一定看得到。”

我接着唠:“那一千元用于十四天的花销,也合算啊,包饭吗?”

“咦,对了,吃饭是要花钱的,可不是吗?谁付啊?”仿佛她也是打中国回来的一位,不得不算算额外的开销。

我俩完全融为一伙:因某事故,不得不去一个特色海岛避些日子。这是和平时期,也没有更强的理由不服从安排,于己于社会都好,为什么不去?

直到今天上午,有空看看微信,见一帖子,标题够吓人也够搞笑:“突发!WHO(世卫组织)紧急宣布疫情‘国际突发公共事件’!澳洲撤侨圣诞岛,武汉妈妈怒批:宁可留在武汉!”

武汉妈妈不留在武汉,难道......

往下读,原来是说澳洲妈妈。只是,“澳洲政府一份冷冰冰的邮件更是让无数被困武汉的澳人心寒”。因为那岛在距离澳洲本岛1500公里之外,因为那岛是难民拘留所。贴文痛心疾首道:“好端端的侨胞却要和难民相提并论实在令人难以接受,甚至有中国网友说‘这是被流放了?’”更拎出一位居住澳洲十八年的华人妈妈Ying女士做代言:

“在湖北的澳洲人非常失望……失落和茫然……大家议论纷纷,(政府)没诚意。”比如,需要自付飞往以及后来离开圣诞岛的机票费,需要签署一份豁免政府等相关人员的协议,需要自行去武汉机场赶包机等等。归纳为难民岛、机票费、豁免协议、赶赴机场等四大恐惧,让武汉的澳人妈妈们“选择留在武汉。”“凭空多花数千澳元,倒不如在武汉生活质量高一些。”

难怪澳洲出生的老居民安娜会担心中国出生的我拒绝去圣诞岛!

我又读到另一则新闻,还是关于武汉的澳大利亚人被送去圣诞岛 隔离先,但指明是在岛上建立的检疫设施里,而且,会配备24名医护人员和医疗设备,并且,澳洲总理宣称,是为被困在中国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孤立和脆弱”的澳大利亚公民(主要是儿童和老人)安排紧急航班,是根据医疗建议采取的行动。“我们应该强调得失,各个国家在这种病毒及其爆发如何影响它们的方式上处于不同的境地。”还说撤侨航班座位将按照“后进先出”的原则分配——那些刚到武汉或在华没有亲属的澳大利亚人将被优先考虑。

可见,那篇“突发”贴文的作者和该文中Ying女士刘女士等的言行,跟澳洲政府撤侨圣诞岛上的初衷,完全踩不到一个点上。而且,首先送到圣诞岛上的将有在华没有亲属的澳洲人,比如安娜这类非华裔人士。在谈到这宗“国际关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给澳洲带来的种种冲击包括经济层面的损失,澳洲总理通情达理:“老实说,我现在的重点是人们的健康及其福祉。”此外,还有很重要的两点:即便住进难民营,难民并非囚犯,成为难民也绝不是犯错;退一万步,真进了囚犯营,囚犯首先也是人,起码的人道待遇还是有。这是澳洲早有的共识。贴文作者和Ying女士刘女士们以过往某国经验度量目前居住国的撤侨措施,是不是也太矫情了些?听ABC新闻,600个报名的澳人只有140人接受澳洲提供的帮助。政府强调,这只是提供多一种选择——你当然可以留在武汉直到警报解除。

我还想说的是,新年伊始,给整个世界带来极度恐慌并严重影响人们正常经济活动和生活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来自中国?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海外华裔,难道真的不承担任何责任,哪怕支付自己要求撤离病源地的机票费用?当祖国强壮时,谁都牛,谁都是中华遍布世界的好儿女;当祖国造孽灾难波及整个世界,别国居民在法律约束下,私下赌气,或以言行发泄不满,或通过媒体发表言论,马上就生出玻璃心,要签字要上媒体抗议别人种族歧视了。病毒就是病毒,病毒来自中国,中国病毒,以普通人的认知,难道叫澳洲病毒?中国学童留家里,从中国休假回来的学童先留家观察两周,也是为了所有学童的安全,这也是歧视?说实在的,此时此刻,就是有人歧视你了,也不冤枉,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来自中国,我们是华裔,我们蒙羞,我们承担该承担的,更因为我们坚信,在一个健全的公民社会,我们得到的依然是公平的待遇。

我细读报道,撤侨们入住圣诞岛上的所有开销是由纳税人支付。包饮食吗?当然要问问。但我们个人又能吃多少呢?

2020.02.01于悉尼


下一篇:不谈诗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