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回国日记--元宵节
作者:贾虹  发布日期:2020-02-10 13:51:44  浏览次数:45
分享到:

2020年春节回国日记之元宵节

今天,正月十五,元宵节,天气晴好,不十分寒冷。

北京时间六点不到醒了。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如今天天围着房间转,关久了,时差更糊涂,感觉回国这二十多天,人对时间的概念近乎没有概念,生物钟已经不正常了,没个准数。

疫情没有出现拐点,每日的新增病例疑似病例都以千为单位飙升,让人稍稍宽慰的是治愈数据也在每天上升,以百为单位上升,而死亡人数明显缓慢很多。

内蒙古的污染色差仍旧在最淡色系里。

昨天一天都在为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而情绪悲愤。大概是关久了,人的机体开始潜意识抵触目前的状态,想到被无辜殃及,想到数以亿计的人和我一样被无辜殃及,这心情,这感受的确让人悲愤交加。

情绪需要宣泄,日子还是一切如斯,昨天下楼去小区里的小超市又买了一些牛奶蔬菜。只局限在小区内部活动,不需要登记。武汉的朋友大概还不知道,其实全国人民已经都和你们一样了,同艰共宅自我隔离,和你们一起抗疫。

桶装水断货了,接下来的日子也许要准备喝不喜欢的自来水了。

肉类由市区的“亲友团”的朋友前几日送来过了。临河目前的防疫工作也很严谨,每个小区都这样,只要进出小区大门就得接受检测和登记。外边的人是进不来的。朋友有工作通行证可以开车过来,竟然送来五大包羊肉和一大块猪肉,这可以让我度过很多天了。

交接的时候,很有仪式感,隔着铁栅栏,一里一外,从铁栅栏上面递进来,我接下,并隔着铁门互道珍重......这让我的脑中闪过很多影视剧中出现的画面,人生有时候可真的和戏差不多。

宅家中,除了刷手机,写点日记和文章,就开始琢磨怎么把那一大块猪肉给弄成熟食。这块肉可真的让人感慨这位二师兄生前的膘肥体壮,那么厚的膘油,看得我有点发愣,不知道从何下手。真厚,这膘,二师兄得吃多少才够长的。

看着看着,记忆的闸门开了,发现这里面都是故事啊。

想起几十年前,我小时候,那时有过一个饿肚子的时期叫做三年自然灾害,当然,是不是自然灾害反正大家也都明白。

那个时期,农村饿死了很多很多人,城里的又稍微好些,有凭票购买的食物。肉票就是其中之一。一个月每人大概有那么几两的分配,具体多少我那时小没印象。

记得父亲把肉票都拿去买了猪油,买猪油可以比猪肉更多一些。父亲说话,猪油比猪肉经吃,不但有肉香还可以拿来炒菜可以填补食油的不足。父亲真是一位好当家。

熬猪油的时候是最诱人的时候,那香气,不用说了,一辈子也忘不掉。

母亲会把熬出猪油的猪油渣来泡汤下饭,也会把猪油渣炒在青菜里下饭,再有时候直接把熬出来的猪油给我们用酱油拌饭,挑一筷子凝脂般的猪油在饭里,淘上一点酱油,然后拌着吃,那饭粒儿就自己滑下喉咙了。那时吃饭也不是天天可以吃,记忆中隔日才有这样的待遇,而且是不能吃饱的。只有喝粥的时候才可以用饱了这个词。后来长大,和朋友们一交流,我家的待遇已经是很不错了,我们没有吃过糠野草树皮观音土,我的印象里喝粥是最不喜欢的事情了,喝的很饱,上很多次厕所然后很快就饿了。那时候总觉得肚子吃不饱,大概是长身体的缘故。

每次吃过猪油拌饭后,父母总要嘱咐我们去学校不要和同学们说家里吃了什么,别人在饿肚子吃草咽糠你们不可以说的。那时真的不明白,后来才知道我家是因为有一些亲戚的资助,父母才可以又去黑市买一些肉票啊粮票啊回来喂饱我们,那时小,也不怎么体会父母为了能让我们吃饱所做的辛苦。总嚷嚷肚子饿。长大后才真明白当时是怎么一个状况。

对着这一块厚膘,我决定重回一次历史,熬猪油......

熬完油的猪油渣,撒上一些细盐末,吃了几块,香,忍不住又吃几块,真香,有儿时的味道。

爆竹声从早开始一直没有间断,这个节日里,人们最大的乐趣大概也就是放鞭炮驱邪祈福了,不能一起吃元宵,不能一起聚会庆典,那就各自安好,在门口放鞭炮在家里过元宵。

往年仅次于春节的元宵节,本来该是多么热闹的场面,在我的计划里,元宵节是回去家乡和家人朋友们一起过的。何曾想到会在遥远的巴彦淖尔一人熬猪油回忆童年的时光。

空旷的天空,空旷的街道、空旷的没有灯会的节日,没有出现疫情下降的拐点之日,人的心情多少受影响,但因不绝于耳的爆竹声,让人的心仍然充满希望和期盼,熬过这段最黑暗的日子,曙光一定会出现,我一直这么认为。

08/02/2020元宵节于临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