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浮光掠影尽逍遥 9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2-10 14:35:54  浏览次数:256
分享到:

爬到一半时停下,回头向下望。

哈哈,果然不出所料。

那一帮子杭州×××公司的女大佬们,都扬着脑袋讶然且羡慕的瞧着我呢。我这才发现,这一帮子女大佬可真是有趣儿和文青范儿:三十多个女孩子基本上都戴着眼镜和太阳镜,一齐扬着头看我,我眼前就是一大片亮晶晶的反光玻璃。

有点儿像某部英国二战片中,英国雷达缓缓旋转搜寻德国战斗机的经典镜头。

哼哼,还海归硕士高年薪呢,这点苦都吃不下来,不如我一个小本科啊!

终于爬上了最后一石阶,伏虎寺也终于到了。站在门口朝里看看,里面似乎进深很广,建筑颇多,青烟缭绕,信男信女们正在请香,烧香,上香,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门右售票窗口黑洞洞的。

上面张贴着价格6元/人。

一个表情肃穆身着便装的的中年男,正楞楞的看着我。又是油腻中年男?不知怎么回事,我又想起了今早上我临窗捋发俯瞰街景时,对面那个腆着肚子的中年男,恶作剧心顿起。

“请问,要票吗?”

中年男眨巴着眼睛。

“当然要。”“多少?”“上面写着。”哪需要他回答,我早瞟见了:“唉大爷,我今年69,”我戏谑道:“离你们免票要求的七十刚好差一岁,你老看?”

中年男瞪大了眼睛。

大约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你今年多少?”“69呀,我是天山童佬,炼过功的,一般人看不出来。”我竭力忍住笑,实在不忍看中年男那目瞪口呆和拧紧眉头的惨状。

当然罗,我可不怕他生气或动手。

佛门圣地,忌动怒,杀生或见血。

需要的是,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宴宾客,看着他楼塌了的出世忍术,方才能修成正果,益寿延年的哦。中年男终于笑笑,恢复了常态,还意外不引人注意的对我拱拱双手,不言之语,尽在其中。

我呢,也见好就收。

请人帮我嚓嚓一气后,转身下了高阶。

顺着来路,又慢条斯理地往回走。往回走,就意味着下山了。我边慢行边欣赏二旁风景。但见,层峦耸翠 重峦叠嶂,鸟语花香,清风徐徐……右下侧,丛绿掩映,深不见底,听得明潺潺涧水,看不见水波漪涟。

左面,青藤缠绕,翠竹丛生。

沿山势向上盘旋,把天挤得窄窄的。

风过,树响,涛声一片。宁静,无人,自听心跳。下午的太阳光从大汪的碧绿上反射过来,染得自己两只眸子和心里都蓝汪汪的,就想起成长过程中的某个人,某句话和某件事儿片断……蛾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北路迷。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赠薛涛》【唐·白居易】

嗒!嗒!

又是什么轻落在我脸上额角,轻轻的,痒痒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