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12章 果真如此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2-25 12:56:59  浏览次数:149
分享到:

话说

送掉那二份烫手的外卖,三女生真是感激不尽,围着达达欢呼起来。

恰巧,广场上也欢呼声一片,引得大家都跑过去。原来,在110和街道办苦口婆心的劝导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三老太主动招呼自己的粉丝拥趸,停止吵闹和推掇,握手言和。

瞅着这些刚才还张牙舞爪,愤世嫉俗的大伯大妈们,现在又亲亲热热的大呼小叫,不亦乐乎,大家都见怪不怪,欢乐的笑着,一哄而散。

唯有三女生目瞪口呆

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达达小声的说:“看到了没,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们可爱的中国式大伯大妈。可以为琐碎小事儿,气愤不己,争个输赢,也可以为大局大势,团结一致,携手合作。这可是课堂和书本上都学不到的。”

三女生频频点头。然后,三女生非要拉着达达回总厨房,实行先前的承诺。其实,到这晚上10点多钟,达达的肚子,也开始了咕咕的叫唤。

再说了

能和三个年轻姑娘呆在一起。

毕竟是件令天下单身男都倍感愉快的事儿,达达也就答应了。外卖小哥小妹们,一天三顿本就没有个准头。一切为了送达,一切为了赚钱,吃饭就退到了第二位。

因此,肠胃病,基本上也就成了小哥小妹们的专利。三辆电动车排成一线,沙沙沙的回了总厨房。一般而言,晚10点过了,总厨房便会清静。

白天那种人头蠕动

排着长队,热热闹闹的情景

就变成了稀稀拉拉,半隐半明。三辆电动车一前一后的驶拢,再一辆接一辆的慢滑或慢推到,划成长条格的停车框内。

车头必须一律偏向左边,车尾上印着“饱了没快餐有限公司”玫瑰红字儿的送餐箱,也必须一律箱对箱,字对字,因而看起来整齐划一,吸引眼球。

地区经理蒋总的规范化管理

在此略见一斑

蒋总,小女文员还有一个有点腼腆的小伙子,也刚从办公室出来,便招呼到:“回来啦,坐下坐下,一块儿吃吧。”大家便围着小餐厅的大圆桌坐下。

胖厨师笑呵呵的,端着几大碟热腾腾的菜饭出来,砰砰砰的放在桌上:“蒋总,来七钱?”地区经理点点头,小女文员一个个的分发着碗筷。

大家接过坐着

等小女文员把玻璃台面旋到自己面前

就抓起碟子中的饭勺子,自己吃多少就舀多少。胖厨师和几个小徒弟,拎着自己的碗筷出来了,他把一小杯红红的泡酒放在蒋总桌前,几颗泡得皱褶的枸杞在酒里浮着。

这是胖厨师自泡的所谓养生酒,自己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喝一小杯,晚上呢,也随便给顶头上司贡献七钱,大家都知道的。

听了三女生的汇报

蒋总高兴的点头笑

“学姐们,这就是实践出真知,经验和运气,不是坐课堂里空想出来的。像达组长这样聪明能干的小哥小妹,我们这儿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秀慧,”

含笑看看小女文员:“要放在部队,就是一个高级绘图师,鬼斧神工的精细绘功,超越虚实的形象思维,基本上无人能比,人才啊!”

地区经理的表扬话一向吝啬

很少这样公开夸赞小女文员

因此,不但小女文员听得满面通红,受宠若惊,胖厨师带着几个小徒喝彩凑趣拍马屁,而且连对其深为了解的达达也楞楞,不知这位老兄何故如此?

蒋总这么一抬举,三女生佩服的眼光又扫向了小文员,叽叽喳喳,问个不停。从来都是矜持坐着,任胖厨师,众小徒或小哥小妹们,欠身给自己碗里拈菜的蒋总,探过身子。

左手掩着自己衣襟

右手给三女生拈菜

“吃菜哦,累了一下午,不要客气哦。”三女生连忙谦让。接着,又有几个晚归的小哥进来,蒋总招呼顺便也挤到同桌上,边吃边聊。

一时,席间气氛和谐,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可实际上,达达现在心里有点别扭。因为他一上桌拈菜就知道,又是谁谁没送达的剩餐。

虽经胖厨师精心回锅加工

并佐以精美佐料,可在达达嘴里,仍散发着难咽的馊味儿。

纳里乡下的农家子弟达达,自幼嗅觉出众,自从干了外卖,嗅觉就越来越灵敏。为此,为这事儿他曾和蒋总差点儿拉爆闹崩。

当然,人在屋檐下,低头让步是常事儿。可常让步的达达的嗅觉,非但没有变得迟钝,反而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深度。

达达当然也明白

这些没送达的剩餐

其实绝对干净卫生,回锅用于员工餐,完全没有问题。甚至从某个方面讲,其用料用功和做功,比正常的员工餐好多了。

公司和分公司实行的都是总经理责任制,事实上,也就是每个地区经理(总经理,大股东或股东)经营承包,盈亏自负。

小哥小妹们

在总厨房用员工餐,是免费的。

所以,对蒋总而言,节约一点是一点,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达达小组也时有送达不到,被迫送回总厨房的外卖,都是这样经胖厨师妙手回春,重新端上了员工餐桌。

按公司规定,送达不到被迫送回的外卖,不论原因如何,概由送餐者自己买单。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送餐者为自己的没送达买单,可送回总厨房的,却直接为公司产生了经济效益,貌似不公平!

事实上

的确也不公平

因此,有个别血气方刚的小哥,实在送达不了,又不愿意被公司“剥削”,干脆就自己狼吞虎咽算了,或者直接扔进路边的拉圾箱和公厕。

然而,不行!没送达到,客户就会投诉,谁愿意下单付钱又花了精力,却久等无果打了水漂?大约世上还没有这样的傻瓜。

所以

客户投诉的后果很严重。

除视其轻重双重罚款,小哥小妹们还面临走人的结局。因此,严酷的生存大环境和公司小规定,都逼迫着小哥小妹们多拉快跑,不得不愿也不敢违规。

这些道理呢,聪明能干的达达岂有不知?所以,能避免就尽量避免在总厨房免费用员工餐。说起来,这也是一种博弈。

毕竟

卫生干净好材料的剩餐,也并不是每天每顿都有。

更何况其自身无虞,它主要是看胖厨师的心情如何?简言之,胖厨师心情好,那天碰巧也有剩餐,剩餐就会弄得香喷喷,色迷迷的,就连达达明知是剩餐,可吃在自己嘴里也无异味儿。

反之,则一定是胖厨师心情郁闷。果然,大家高高兴兴的吃着聊着,胖厨师开始发难:“蒋总,我准备补休几天,腰椎病又犯啦。”

这是胖厨师赌气摔牌的惯用伎俩

大家都习以为常,暗地里取笑的。

地区经理不动声色,站起来对告辞回校的三女生,热情邀请到:“欢迎再来哟,给我们带来青春,热情和审美哟。”

三女生也客气的点头,他又握着其中那个,显然是领头女生右手,连连摇动:“邹副主席,饱了没全体员工都热情盼望着,你给我们多多输送新鲜血液啊!”

小女生可一点不岔生

也老练的微笑着回答

“放心,蒋总,支持民企是我们学生会的工作重点,随着……”达达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难怪,在广场边上就觉得她很成熟,虽然也着急,可说起话来滴水不漏,没想到,原来是学校学生会副主席。

对大本男达达小哥来说,学生会可一点不陌生。这种学生自我管理的自制性群众组织,其所谓的主席副主席,凭全校学生一轮轮的竞选产生。

其职能,意义,发挥的作用和应具备的素质云云。

井然有序,蔚为大观,一样不少。

正因为如此,凡大学,特别是名牌重点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副主席和其它干事,基本上都前途远大,繁花似锦。

你若有兴趣上百度搜寻搜寻,就会发现众多的省部级以上乃至国家领导人,其简历上都这着这一条。达达不笨,农家子弟也盼着能出人头地。

可以这样说

大本四年,达达竞选本校学生会各项职务,就占用了他课余时间的三分二。

然而天不逐愿,可怜的达达次次雄心壮志,志在必得,却每每名落孙山,惨败而归。因此,达达暗地里常把自己的不顺,归于没搭上“学会生”这条船。

也正如此,他对“学生会”主席呀副主席什么的,有一种本能的反感。看着邹副主席和地区经理,相互客套寒暄,交换着新认识,新思想和手机号码。

达达忽然笑笑

恶作剧的问到

“邹副主席,请问是哪个邹?”小女生随口而答:“包耳邹。”“哦,包耳邹哇,我还以为是门吉周?”达达这一露骨的敌意,当即语惊四座,大家都看看他。

小女生脸孔红红,没吱声。地区经理皱皱眉,稍纵即逝,又满面笑容,吩咐小女文员把三女生带到办公室,签字领补贴。

然后坐下

先剜对手一眼

再面对胖厨师:“又怎么啦?”胖厨师不掩饰,也不客气:“我也想在桃花小区搭个地铺,”环顾四下:“再怎么挤,也总比在这油腻腻的餐厅搭地铺强啊!”

因为工作性质,凡总厨师和后勤员工,除轮休处,都得吃在这儿,住在这儿。吃,不累诉。住呢,稍有一点麻烦。

总厨房

大概50多个平方

每月租金一万三,靠壁夹出三分之一作总厨房,外面的三分之二是餐厅。好在并不对外营业接待散客,除了每天的早会,小哥小妹们也基本上都在外面骑着电驴子乱跑。

餐厅白天还略显空旷,晚10点一过,餐厅便成了胖厨师和4个小徒,加一个保洁大妈的宿舍。面相显老的保洁大妈,实际年龄也只有40出头。

除掉职业

这样年龄的女人

在城市大大小小的办公室,格子间或小车里,正是略施粉黛,精明强干,人脉丰富的白领金领丽人,在商战,情战中呼风唤雨,纵横驰骋。

可保洁大妈命苦,不幸生在乡下,又不幸死了男人,中年丧子的公婆骂她是克星,将其撵出了夫家,还不准与二个读小学的孩子见面。

无一技之长更无一分钱的她

无奈到城里靠帮人做清洁为生。

然而,尽管卑微到了尘土,尽管低下贱成了草芥,可她毕竟还是女人啊!自古男女有别,为了活下去,保洁大妈虽然把诸多的不便和心酸,强压在自己心底,可胖厨师却第三天就找到了蒋总。

说实在的,地区经理也正为这事儿犯嘀咕。说他冷血,不是事实。说他善良,大半属实。可成本成本成本,却时时如块沉重的大石头,压在他心上。

终于

保洁大妈在第四天,把地铺搬到了办公室。

也就是每天晚上不管多晚,蒋总和小女文员处理公事离开后,大妈才能进办公室搭地铺开睡。地区经理这样无可奈何,亡羊补牢般的人性处理,赢得了手下的一致赞颂。

餐厅空出来的大妈位置,也足够让胖厨师在睡梦中,滚过来又滚过去的了。想想,算算,总面积56平方除掉三分之一是多少?18.67!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多少,37.32!4个小徒就算占了10个平方吧,胖厨师一人就独占了27.32。

若总租金一万三千块计算

他就独占了4758块

再如按时下房价算,每平方米1.3——1.5万,取中间值1.4万/平方,他就独点了382.480块人民币,而且还是每月每天每晚长住,每时每刻的水电气和吃喝拉撒全免。

这样可入福布斯打工记录的绝对的土豪待遇,自然也让胖厨师受宠若惊,感恩零涕,带着众小徒晚睡早起,勤勤苦苦,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闪失。

可没想到

他今天居然会借此发难

众人包括达达听了,都面露愤慨,面面相觑。一向对他不以为然的蒋总,也不禁睁大眼睛:“你说什么?”胖厨师有些心虚了,毕竟,这事儿是公开摆着,大家平时都玩笑叫他“胖百万”呢。

于是,舌头打了个绊儿:“我也想在桃花小区搭个地铺,那儿有花有草,来个人临时也有睡处,多舒服啊!”

大家一听

都哦的一声

或幸灾乐祸的瞅瞅达达,或鄙夷的对胖厨师瘪瘪嘴。达达嘭的一掌猛拍在桌上:“胖百万,别欺人过甚。”立即,泾渭分明,忠心护师的4小徒,跳了起来,八只并不强壮的胳膊抡起,拉开架势,护着胖厨师。

可视若无睹的达达,又猛拍一掌:“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想好的,你犯脑残呀?”随着达达的呵斥,八只胳膊又整整齐齐的转个面儿,同时嗨的声齐吼,弓步昂头扭腰收腹的对达达怒目而视。

蒋总阴沉着脸

压着喉咙看着胖厨师

“嗯,13棍僧救唐王,演故事啦?”胖厨师这才喝声:“干什么?退下。”4小徒就收手退下,气昂昂的坐在师傅身后,怒视着达达。

达达冷笑一声,当着众人对地区经理说:“知道吗,这是做给你这个总经理看的。哎哟哟,天天抄练锅铲,双臂挑木桶,做梦也喊打喊杀的,我们饱了没出人才呵。莫看你是总经理,惹火了,连你一起灭掉,信不?”

当然罗

达达虽是有意挑拨离间

可胖厨师依仗着4个小徒,平时里有点儿嚣张张狂,也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实。这样一来,那些幸灾乐祸的别的小组组长或组员,都不由得捂住了自己下巴。

蒋总也脸色铁青

盯盯胖厨师,又扫扫依然气势汹汹的4小徒。

确切的说,4个小徒的确小,最大17最小15,中间的二个均16,都是胖厨师同村农家子弟,学文化不行,做生意没本。

在急切想借此改变自我命运父母的鼓捣下,跪地举着三柱香,再嘭嘭嘭地嗑上三个响头,就跟着胖师傅出来混世界,捞口饭吃。

照理说农家子弟

别的不行,可这身强体壮,憨厚笨拙倒是与生俱来。

可这4个呢,个个身体单薄,脸孔无血,胳膊瘦削得像柴禾棒儿,仿佛风吹即倒,却人人善于动脑,看人眼色,平时跟在胖厨师身后,师傅喜谁,他就喜谁。

师傅讨厌谁,他也背着师傅在后讨对方的巧……所以,4小徒现在虽然做得气汹汹,像个男子汉,可看上去,却总是让人感到虚张声势,滑稽可怜。

尽管如此

4小徒和胖厨师

紧紧抱成一团,共同进退,毕竟是种无形的威慑,或叫威胁。公司是做主意的平台,不是逞强斗狠的少林,任其这样下去,后果难以预料。

这想法,明显的表露在了大家的脸上。因此,地区经理慢慢眯缝起了眼睛。“蒋总,再见!”结算好了的三女生出来,一一和他握手告辞。

邹副主席还特意与达达握了手

“谢谢达组长今晚的支持,以后如果能在达组长领导下工作,一定要请您多多指教哦。”

达达听出了她的话中话,轻笑笑:“谢谢,我可没能力领导未来的处座局座部级,第三梯队,社会精英!说真的,真是羡慕你们啊。”

学生会副主席也轻笑笑:“没事儿,生不逢时的事儿多着呢,只要坚守初衷,矢志不渝,每个人都会成功。再见。”“再见!”

手分开,人离去。

达达却有些后悔

唉真是的,我去嘲讽人家干嘛呢?邹副主席或周副主席,对我达达重要吗?唉,真是作茧自缚,自作自受,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以后真要注意了。

学生即走,蒋总脸孔又板:“达达组长没说错,你是对着我来的,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己有些绷不住了的胖厨师,连忙摇头。

想想,大约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着急,双手一齐摇动:“别别,蒋总,您老别听达达组长的挑拨。我老胖对您蒋总问心无愧,”

转向大家

说着好话

“对大家也没恶意,平时几个小徒有点不听话,请相信我会好好的管教。”再转向地区经理:“您老是大腿,我就是胳膊。您老是高山,我就是徒坡。自古言,胳膊扭不过大腿,扭不过我还敢强扭呀?登不上高山,我还不晓得就地盘腿打坐?什么事儿由着自个儿硬来,那不是真是想让自己粉身碎骨呀?我还没那犯浑嘛。”

不伦不类的自我解嘲

大家都不禁笑了起来

地区经理也咧咧嘴巴,这个狗日的胖厨师,自拉自唱自贱的,整一个油盐酱米醋泡出来的老油条,有时还真是拿他没办法。

4个小徒也真不赖,见师傅对着蒋总和众人陪笑脸,说好话,也马上松松垮垮,愁眉苦脸,茸拉着小脑袋瓜子,好似无主的流浪儿。

见蒋总和众人的愤怒渐消

胖厨师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又直接对准了达达。

“达组长,我虽是没文化的农民,可也知道多交友,少结怨。你是城里人,还是知书识理的大学生,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可算我求你了,你别让那男人在你家借宿行不?”

“为什么?”达达故装糊涂:“这关你什么事儿?”“不,你知道,我也明白。”胖厨师这是第一次当着地区经理和众人面,直截了当的挑明。

“你是看不起她的,可我喜欢她,我就是弄不清楚,你为什么总是拦着我?”

停停,又有些气极败坏了。

“今天更好,居然让她男人住到了一起?可那是她男人吗?不是,拿我们村里话讲,只一条过路掀腚的公狗,撒了就跑。今早会时,我看到过,像个什么狗样?黑不溜秋,黄皮寡瘦,手指缝还卡着泥灰浆,不过是个在建筑工地上挑灰桶,扎钢丝的小工。可我,”

“行了,老胖,”

这次,达达没有严厉呵斥,而是平静的劝导。

“人人都知道,恋爱是双方的事情,你害单相思可不行,由此怪我更没有道理。”这次,大家包括地区经理,也都没面露鄙夷,而是同情又有点担心的瞧着他。

在这之前,大家虽然也知道个大概,可毕竟当事人没有公开承认,大家暗地笑笑,谁也没有当真。要说这胖厨师呢,技术和为人也还行。

平时八面玲珑

左右逢源,豪爽仗义。

自腌的小蒜咸菜,自泡的枸杞红枣酒,包括厨师里的佐料碗筷什么的,小哥小妹们有求必应,还出手相助,不在话下。

第2组组长,呶,就是此时坐达达对面那小伙,有次因为送餐晚了几分钟,不但被客户拒收,而且投述。

按照公司管理规定

被投诉者不但扣分,罚款。

还得在上司的带领下,到业主家当面自我批评认错,以求得客户主谅解(不致于丢掉宝贵的客户)。他在自己顶头上司,也就是地区经理蒋总带领下,上门赔礼道歉。

并认真进行着自我批评时,正在打麻将的客户,大约是输了钱正没地方发气,竟然抓起一把麻将对他用力砸来。

中国麻将

块块坚硬

摸起温润,实则冰冷。可想而知,如果近距离被它们砸中,会是什么感觉?可怜血气方刚的外卖小哥,为了生存,捂着流血的额头,忍着揪心的疼痛,噙着委屈的泪水,一面被蒋总在暗地紧紧握着左手,一面继续自我批评,请求原谅……

出门,下楼,瞅无人处,小哥仰天恸哭,双手捶胸,疯狂嘶吼……见状,饶是一向在下属面前矜持自得的蒋总,也不禁动容,紧紧握着他双手。

连连颤声到

“对不起,谢谢!对不起,谢谢!对不起,谢谢!”

此事立即在公司传开,小哥小妹后勤厨工和保洁大妈,顿时掀然大哗,人人怒形于色,个个悲愤莫名。可是,又能怎样?

真真实实的衣食父母呵,任何报复反抗,就等于是砸自己饭碗。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终于,在冲动和理智,理论与现实之间,包括被辱小哥自己,大家都毫无例无的选择了后者。

然而

三天后的下午

那个横蛮客户趿着拖鞋,光着上半身外出溜狗,溜在本楼房后侧的小树林,吹着“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口哨,美滋滋的掏出那话儿撒尿时,被一件衣服突然罩住了上半身,打得死去活来,哭不出也叫不了。

更奇怪的是,平时一有动静就汪汪汪嚎叫的二条大狼狗,居然在关键时候成了打转转的哑巴……事后,幸亏还有医保卡刷的横蛮客户,自付了300多块钱,才勉强出院回家继续调养。

虽然

他也怀疑

是前几天那个被自己砸了的外卖小哥所为,可这无根无据的,从何说起?在老婆的责骂下只得自认倒霉,而且,从此见了任何外卖小哥小妹,那态度,好极啦!

在公司和分公司,尽管大家也猜测,这是小哥的铁哥们干的,可同样无根无据,不说也罢。大家都明显感到,那横蛮客户和居民的态度,有了极大的转变,从心眼里感到高兴。

时光荏苒

岁月流落

眼看着这桩闹事儿就要成了无头公案,大家却意外从胖厨师最小的徒弟嘴中,才得知这出了大气儿的事儿,是4徒联手干的。

胖厨师不但是耳提面命的始作俑者,而且还拿出从不轻易使用的真手段,结果,大快人心。需要说明的是,胖厨师和这第2组的组长,平时关系并不特别好。

二人还常常为送餐质里啦时间啦什么的

争得个面红耳赤,气哼哼的。

事后,蒋总和大家都追着问他,关你屁事儿,你到底为了什么?险些出人命,砸了大家的饭碗。胖厨师脑袋一扬,振振有词。

“为口气!我们也是人,小哥小妹爹妈都舍不得骂,舍不得打,吃苦受累的上门送餐,认错,哪容得上你一个鸡巴烂人用麻将砸?老子看不惯!”

一下

就说得小哥小妹们的眼睛,都泛了红。

然而,挟技术和小徒自重的胖厨师,时不时闹闹嚷嚷的,也的确让大家都感到讨厌。还有,这的确一桩令人同情又担心的单相思。

弄不好

真要出大问题的

“你喜欢姜君,可你了解她吗?”达达又平和的问:“还有,她也喜欢你吗?”胖厨师又有些上火了:“怎么不了解?和我一样,农村人,小我7岁,属猪,我属牛。猪牛是绝配,我上网查过的,天地绝配,必生儿子。还有她是母的,我是公的,公母不正好相配?”

大家都善意大笑

蒋总也打着哽儿

掀掀他:“你上网?你也上得来了网?是让秀慧偷偷帮你查的吧?”胖厨师也不害羞,点点头,继续说:“好几次,她来领餐盒,趁人不注意,我都偷偷捏了她的手,人家可没回避挣脱,还红着脸蛋对我笑呢。达组长你说,她这不是喜欢我吗?”

这一下

反倒把达达问了个支支吾吾

“这个嘛,嗯,我看,”“看什么?如果你不相信,你偷偷去捏捏她的手试试,不就知道啦?”哗!大家终于忍受不了,你推我掇地笑成了一团。

几来几往,无奈的达达只得点头:“我承认你说得有理儿,可是,我怎么就从没听姜君说过这些事儿?按理儿,我主她副,平时里的关系也还行,”

“拉倒吧,达组长,”

胖厨师毫不客气,打断了他。

“如果连这些事儿都要告诉你,那人家不成了脑残?你听你爹讲过,他和你娘怎么怎么过?”瘪瘪嘴巴,有些不耐烦了:“亏你还是城里的大学生,这点基本常识都没有?臊不臊哟?”

这次,大家不笑了,而是都眨巴着眼睛,品着回味着,一时,总厨房里静得很。小女文员出来了,那腼腆的小伙子紧跟其后:“蒋总,还有事儿没?”

地区经理点点头

“回吧,明天还要上班。”

一面对那小伙微笑到:“欢迎再来,看到了吧,秀慧的工作就是如此。所以,还请多支持理解。”小伙子点头,和小女文员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看到这儿,达达恍然大悟,原来是小女文员的男友,我还以为是新来的外卖小哥呢。难怪蒋总在餐上特地当着众人,表扬自己的小文员。

嘿嘿

这个小心眼儿可真会做人啊

虽经达达再三解释,差点儿当众发誓,胖厨师仍不相信,如此对自己有意思的外卖小妹,会是无意?所以,仍愤世嫉俗的要求达达,马上把姜君的“男人”,从桃花小区宿舍撵走。

不然,这个叶子算是结定了。无奈之余,达达只好把求助的希望,寄托在地区经理身上。也不知这个小心眼是怎么想的?

总之

他答到

“老胖,别闹啦,这事儿空了我给亲自问问,不管早晚一定给你个答复,行不?不过,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们可得把话说透,”

环顾四周,似笑非笑:“事儿没明白之前,你的腰椎不要再痛了,行不行啊?”胖厨师认真想想,点点头。一场风波,烟消云散,众人散落,各回各处,不提。

达达回到小区

刚要掏钥匙开自家门

吱嘎!姜君刚好开门出来:“达组”“还出去?有单?”姜君点点头。“他呢”“在我小屋里玩手机,达组请放心,我和他说好的,就一夜,他睡地铺,我睡床上,互不侵犯。”

外卖小妹羞涩的低声回答,越过她肩头,可以看到大卧对面的小屋,没关门,鸦雀无声,半圆圈的灯光射出,与对面闹哄哄且灯火通明的大卧,形成鲜明的对比。

下午上班临出门时

达达被自己助手叫住,支支吾吾老半天,才听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说实话,达达当时并不同意。虽说所有费用由公司承担,可小组5人寄宿在自己屋里,却不是件省心的事儿。

不要说男女混居,自己都有点接受不了,而且还得为这件事儿,多次给物业和值勤保安信誓旦旦,反复保证,俺8—3遵纪守法,如有违反,愿意接受刑法和物业相关条例的惩治云云。

没想到

姜君今儿个还会提这个要求

再说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今的桃花小区,业主们个个是火眼,人人是金睛。别看平时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可谁谁谁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谁谁谁家里来了客人和谁谁谁大财没有,就发了点儿小财等等,都一清二楚,说得出个来龙去脉。

如此

本有“前科”的自己,还不给业主,物业和值勤保安的唾沫淹没?

可是,当姜君略带伤感的讲完,达达又心生怜悯,左右权衡一番,不太情愿的答应了。哪里知道,看似完全与此事儿不搭界的胖厨师,竟然会为此找上自己?

姜君说完,就准备离开,却又担心和不舍的回头往小屋瞅瞅。一瞬时,达达做了决定:“给我吧,这么远,难得人家来一回。”

姜君惊喜的看看顶头上司

却咬着嘴唇摇摇头

“你也不容易,累了一晚上才回来,还是我自己去。”达达没让开,而是伸出了右手。姜君退退,把手机给了他。定眼一瞧的达达,马上乐了:“给我就对啦,回去吧,难得有时间陪陪,祝你幸福!”

当达达拎着三个餐盒,叩响楼上9—3房门后,咚咚咚!很沉重的跑步声,由远而近,嗒,拉开了门。一个陌生小伙的脸庞,露了出来:“谢谢,给我吧。”

达达小哥很是失望

把餐盒递给他时,心情复杂的趁机往里瞧瞧。

“单主不在?你是她?”“在呢,正和闺密聊着哩,我是她闺密。”“闺密?”达达一怔,脱口而出:“听说过男女同学,可还没听说过男女闺密,你?”

一面又疑惑地往里面望望。小伙子放声大笑,一下全打开房门,邀请对方进门看看问问主人后,再作决定。

达达到底没进去

把餐盒交给小伙子后就离开了

好奇,是每个小哥小妹的必备,可好奇,却又是每个小哥小妹,都曾有过和说不口的冷暖自知。所以,控制自己的好奇感,少惹是生非,又是每个小哥小妹必经的职业沉淀。

在达达这个年龄,控制自己己不是什么难事儿,这也让他获益匪浅,深有体会。直至踏着幽黑的消防通道,慢吞吞回到自己的8—3为止,达达都在回味着刚才的情景。

虽说年龄与自己相仿

可那小伙子阳刚俊朗

眼睛明亮,脸上还泛着微红,看样子,是正在和女主人说说笑笑来着?而端庄秀丽的女主人,也一定神彩飞扬,勃勃生机,说不定,二人正在,正在,嗯,这让达达突然感到一阵心跳和妒忌。

确切的说,自从上次偶然认识了那个自称“花蕊”的女主人,达达就没忘记过她。是单身所致,还是想入非非?

达达自己也不明白

总之,就是没有忘记过她。

想想自己也挺有趣儿的,当了三个多月的外卖小哥,舍近求远的跑了无数楼上楼下,就自己居住的这甲1栋,一直没有客户。

好容易有了二单,却又是一上一下的芳邻,正好把自己夹在了中间。现在呢,楼下,那个钱大爷和自己勾了小手指头,算是相互引为了知己。

可楼上这个花蕊姑娘

却始终雾里看花,朦朦胧胧。

就达达内心而言,当然更希望和花蕊成为知己,潜意识里,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花蕊,似乎对自己帮助更大,更有用处。

用处?是的,更有用处,一点没说错。以达达33岁的年龄,经历和经验,他清醒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把自己的人生和未来,系在当一辈子外卖小哥的职业上。

虽然现在刚当出了一点味道儿

但那绝对不是自己的终极目标

在达达看来,如果说外卖小哥还有一点儿好处,那就是可以趁机认识和结交,许多对自己有用处的客户。对于一个有远大志向的大本男,这可是绝对值得庆幸的好事儿。

至于自己将来打算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云云,达达心里还暂时无数。成功不论早晚,英雄不问出处。从现在起就有所准备,有所行动,一定是成功者必备的秉性,潜质和基础。

不是说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

所以,达达早就在心里留意着,对自己将来有用的人。特别是今晚在芳华小区发生的事情,即将到手丰厚的见义勇为奖金,更给了他信心和底气。

嗯,楼下的钱大爷不错,老头儿身体硬朗,开心健谈,又是个老单身兼老愤青,敢爱敢恨,和自己挺合口味儿。

这样的胆汁质型老人

不容易碰到

如果自己将来“起事”,可能会对自己的事业有所帮助和促进。楼上的花蕊姑娘呢,更不错,如能成为知己,对自己的事业帮助更甚……

可是,原来她有了男友哇?可她那个男友,我看不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明明屋里只有他和花蕊,却告诉我女主人正和闺密聊天?

这样当面声色不动的撒谎

除了表示他的心理素质很好,是不是他还窥破了我的心思,借此警告我少痴心妄想云云……哦对了,还有那个诱人的小芳姑娘呢。

我敢断定,明天她一定下单,并指明点姓要A005号送达……达达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慢条斯理的进了家门。

小二室里热热闹闹

灯火辉煌的大卧里,响着熟悉的啪啪声和笑声。

达达不用到场就知道,那是哥几个在玩炸金花。出乎一般人意外,劳累了一整天的小哥们,不是仰天而睡,惊天动地的扯呼,而是凑到一堆儿,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渲泄着青春。

慢吞吞锁好门,再踱到厨房细细检查一番后,达达才朝大卧踱去。进屋时,顺带瞟瞟小卧,灯光幽暗,那座老式熊猫台灯上,搭着一块遮光的碎花布。

灯下

村姑安静地坐在床边,正在听在地铺上盘腿打坐的男友,讲着什么?

声音轻轻的,轻得只有他们二人可以听到。尽管闷热,小卧里却没开电扇,二人又没摇扇子,真是心静自然凉么?

总之,瞟见小卧一屋的安详,达达感到有一种感动,涌动在自己喉咙。停停,达达轻轻叩叩小卧门框,姜君闻声而至:“达组长”“怎么不开电扇?”

达达悄声到

“你不热,人家也不热吗?”

村姑摇头,也悄声回答:“习惯了,在乡下,虽然也有电扇空调,可用电要钱呵!能省一点是一点。再说,坐着不动,不太热的。”

达达只好笑笑,点点头。

进了大卧,返身轻轻掩上了房门。

第二天早会完毕,达达装上餐盒正准备出发,蒋总过来,无言的把手机递给了他。屏幕上闪着熟悉的字儿:订麻辣鸡翅一桶,可乐一杯,请贵公司A005号,在今天中午12点左右送达,谢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