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13章 出于善意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3-01 14:24:54  浏览次数:104
分享到:

见了小芳姑娘的订单

达达按捺着自己的高兴,矜持的点点头。

“谢谢”“可是,我不想派单给你。”不料,地区经理冷冷到:“为了你好,希望能理解!”达达一楞,还没回过神,对方又说:“然而,为了公司,我又不得不派单给你,希望你好自为之。”脸上浮起笑容。

这转稍纵即逝的冰雪二重天,让达达一把抓住对方:“你呀,搞什么东东?弄得我一惊一炸,冤死了无数脑细胞。”

地区经理笑唾到

“拉倒吧,说别人,我相信,你又是谁啊?”

双手一伸,将达达的电动车后架一推:“去吧,奔你的锦绣前程去吧,祝你成功!失败了也莫灰心!再见。”“再见!”达达愉快的对他一挥手,慢慢驶去。

仿佛是小芳姑娘带来的福音,上午的订单顺利得出奇。一溜儿13个客户,居然就在同一栋楼里。28层高的大楼,三部电梯加宽敞的消防通道,上下很方便。

达达轻声的哼哼着

由上至下,基本上是顺着消防通小跑着,挨家挨户送达。

对外卖小哥小妹们来说,这样的订单,等于是客户给自己打赏送福利,轻松加愉快!送到最后一单5—4时,达达刚准备举手按铃,那门却自己从里拉开了,一个大妈正吃力的扶着个大伯,朝外挪动。

达达先把餐盒放在屋里桌上,然后连忙上去帮助掺扶。原来,身体一直还行的大伯,突然肚腹痛得厉害,还上吐下拉。

儿子媳妇呢

刚巧带着孩子回娘家

所以,急得手足无措的大妈,只好拨打120,可又担心120堵车,便扶着老伴儿下楼。达达一接手,大妈基本上就松开了,跑到前面按电梯。

可别看这个大伯表面上瘦精精的,却是乌龟有肉在肚里,重得出奇。好在达达身体还行,加上今天心情不错,便使出全身力气,扶着大伯费力向前。

看来

大伯真是病得不轻

脸色腊黄,额头上虚汗直渗,也看得出这个大伯意志坚强,病得如此,竟然没发出丁点呻唤。可刚一进电梯,人就瘫软得直往地上倒。

慌得达达干脆将他一放,往他身下一钻,蹲下背朝着他,大伯就整个儿的瘫倒在了他的背上。吓得大妈一个劲儿的抖着双手,哭叫着:“哎呀,这可怎么得了哟?老头子啊,你可千万要挺住,别走了啊!儿子媳妇小孙孙都不在啊,这怎么得了啊?”

关门闭户的左邻右舍

闻声纷纷开门跑出来

出主意的出主意,拨打120的拨打120,乱成一团。在大伯身下硬撑着的达达,等了半天不见电梯开动,急得大叫:“哎哎,大妈,按电梯呀,按电梯下楼啊!”

不知是谁一伸手,嗒,电梯门才慢慢关上,半分钟就到了地面,刚打开电梯,大妈就看见几个白衣护士,正围在对面电梯门前候着,大叫:“快,病人在这儿,在这儿。”

看着鸣笛而去的救护车

达达擦一把汗,掏出手机瞧瞧。

还好,还没11点,走吧,小芳姑娘,我来啦。车到支马路十字路口,居然又堵起了。这儿呢,早晚高峰堵塞是常态,也是人们能够接受的。

可现在己近中午了还堵着,就有点不正常了。因为平时这个时间,基本上是畅通无阻。好在虽然堵,却有慢慢向前蠕动。

算算时间

虽还宽裕

可总是担心突然就不动了的达达,按着越来越泛起的焦躁,咬着嘴唇,跟在车队后面,蛇一样时快时慢的爬行着,前进着。

好容易里蠕过了十字路口,前面主干道在望。达达却拧起了眉头。你猜咋的?居然又是昨下午那个草台班子,在此像模像样的拍摄。

随着蛇一样前进的车队

达达边向前边扭头回瞅

依然是二个民国青年,你来我往,当街打得热火朝天,一个民国少女,蹲在路中央,双手捂面作痛哭状。二台硕大的摄像机,依然“躲藏”在靠墙的人群中。

一个扎着马尾辩,上身马褂,下身蓝布裙,乍看是母实际是公,更看不出年龄的男导演,正对着三个小鲜肉双手乱挥,派头十足的大叫:“Oh, poor soldiers me angry again again(英文,噢特战士,差极了,我很生气,重来重来)!”

达达恨得眼绿绿的,实在气不过。

停下,捡起一块小石子,瞄准男导用力砸去。

农家孩子幼儿练,一出手便动地惊天。扑!石子不偏不倚的正砸在男导的脑袋上。吼叫得正勃勃生机的导演,就像骤然被AK47击中,嘎!吼声顿停,双手向上一扬,嘟的打了个360度旋儿,扑通!摔倒在地……

达达刚好随着车队挤到主干道路口,眼前一松,大车小车逃亡似的飞奔而去。达达也跃上电动车,一扭车把打开电路加速,顺带瞟瞟后面。

可笑

穿便服的拍摄保安,还在一头雾水的在人群中寻找着凶手。

而民国青年和民国少女,则碰在一起说说笑笑,大约是探寻剧情的发展和自己的表演水平,只有一个小姑娘,手足无措的蹲在那个,正哇哇大叫的倒霉蛋导演面前……

“大概是什么导演助理吧?”

达达想,一扭车把,哒!飞奔而去。

虽说现代城市有了什么早晚高峰之说,之分,实际上,主干道上基本时时都患着肠梗塞。不过几里路的繁华闹市中心,就花掉了达达一刻钟。

然而,一出市中心,达达就把电动车的电门,扭到了最大,风呼呼扑面而来,风景迅速向后倒退。不过11点三刻,达达就远远地看见了芳华小区熟悉的大门。

手机响了

嘎!达达应声减速,边徐徐而进边对着耳麦通话。

“你好,我是达达,请说。”“在哪儿?”是发小:“快说,现在哪儿?”“芳华小区,送餐。”达达愉快的回答,并问到:“幽会浪漫吧,小发还是大发哇?”

“进门没有”“还有几十米”“停下,你快停下。”发小急切的叫起来:“听我的话,快往左面拐弯,莫让保安看见了你。”“开什么玩笑?”

达达不满的瞪起眼睛

但捏捏刹车慢慢减速。

“我为什么要停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知道个屁!”发小恶汹汹厉声的吼叫着:“我只晓得,你闯大祸了,快拐进左面小树林藏着,我马上到。”

达达眨巴着眼睛,一下捏紧了刹车,电动车终于停下,纹丝不动。达达向前望望,自己刚好停在一个小弯处。

自己可以看到小区大门

还有正在保安位上,立正敬礼的值勤保安,保安却看不到自己。

达达紧皱着眉头想想,发小虽然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可在我工作时间还从没开过这样的玩笑。因为他了解我的工作性质,耽误了送餐,我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他却叫我停下?

还得躲藏着直等他到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达达就一扭车头,拐向了左面小树林。选一处树林茂密处,先把电动车放好,然后他自己掏出了手机。

达达在想,自己这么一等,必然耽误正等着的小芳姑娘。如果不等送进去,则时间正好。可是,发小毕竟是发小,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突然变故,才迅速的先通知我,然后飞车赶到。

我得相信他

如果我连一起长大的发小都不相信了,那我还可以相信谁?

达达叫通了小芳,婉言说明了原因,并为待会儿才能给她送进去而赔礼道歉。可以明显的听出,小芳有些失望,而且是那种让达达小哥听了,心里甜滋滋乐陶陶的幸福失望。

“晚点就晚点吧,我还以为马上就可以看见你了呢。话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到了却不敢进大门,你得罪了保安?”

“哪能呢?”

达达一头雾水

委屈的直眨巴眼睛,撅起嘴巴,好像小芳姑娘正在自己面前:“不是还见义勇为,我成了保安的再生父母吗?”“这就怪了,俗态犹猜忌,妖氛忽杳冥。独惭投汉阁,俱议哭秦庭。(秦州见敕(杜甫))”

达达笑了:“我楼上的芳邻是文学硕士,又来了个文学硕士。我达达小哥真是幸运,碰到的美女全是文学硕士!”“达达小哥,你望文生义了。”

小芳姑娘顿顿

轻轻柔柔的说

“我只是喜欢古诗词,并不是什么文学硕士。咦!我好像听你说过,你是大本生?”达达脸上有些发烫,他听出了小芳姑娘的话中话。

当然罗,只凭对方背几句诗词,就断定人家是文学硕士,的确是望文生义。如果真那样的话,这天下的文学硕士还不假货横行,泛滥成灾?

小芳姑娘这

轻嘲自己呢

这话要换了发小,就当他是放屁。可这是小芳姑娘呀,唉唉达达小哥,插科打浑逗乐凑趣,也要提高警惕,管好自己的嘴巴,记住了。

达达忽然多了个心眼儿,小心的试探到:“嗯,好像,从你窗口望出去,刚好能看到物业处?”小芳姑娘一听就明白:“那我看看,待会儿见。”“好的,谢谢。”

达达攥紧手机

一屁股坐在绿油油的草丛上,四下瞅瞅。

要说如今城市的绿化,真没说的。一出繁华闹市区,主干道二旁,真个是绿树成荫,花红柳绿,鸟鸣莺啼,令人赏心悦目。

你看看这小树林,层层叠叠,滴绿渗翠,阳光从树梢洒下,一大片星星点点,斑驳陆离,瞧着就令人心醉!真想抒情念诗,可我不是文学硕士。

那些美丽的诗句

虽然可能感受和热爱,我却一点也背不出来。

达达的眼睛忽然不动了,因为离他几米远,一双眼睛正牢牢盯着他。达达浑身一颤,以为是自己的眼花,定眼细细一看,的确是人的眼睛。

达达呼的站起:“谁,在这儿干什么?”于是,对方也慢慢站了起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鲜肉,然后,手一伸,从地上又拉起一个貌似女孩的小鲜肉。

达达目瞪口呆

“你们,你们?”

“嗯哼!”二小鲜肉都耸耸肩,不屑的哼哼,视若无睹的相互拍掉草枝树叶,手拉手地扬长而去。好半天,达达才回过神,一阵恶心袭上来,忍不住低头一歇狂呕,直到呕出一滩清水……

一只手,拍着他:“哎,又怎么啦?”达达抬起头,是发小。发小正脱着手套和头盔,一辆半新的电动车,正和自己那辆放在一起:“瞧你眼睛都绿了,看人重影了吧?”

呕得筋疲力尽的达达

无力的向后一仰

倒在草地上,却又嗷的声呼地坐起,一只大青蛙正鼓着眼睛,愤怒地从草丛中一蹦一蹦的逃开。“妈的,人倒霉,喝水都凉牙齿。”

达达有些气极败坏的咕嘟咕噜,转向发小:“说”赵小发先认真的看看他,还搬起他的眼皮儿瞅瞅,喃喃到:“喘气呢,没疯!不过,”

发小不是故意吊胃口

而是担心的瞧着达达

“好好的,不说是好在这儿等我?我一句话就把你吓成这样,我哪还敢说啊?”达达回过神,摇摇头:“唉,哪能呢?我达达又不是吓大的,只是觉得霉气加晦气。”逐把刚才的小鲜肉讲了。

发小哈哈大笑:“算你运气好,我有一次还端端正正坐在人家屁股上呢。直到软绵绵的发现不对,一摸,一跳起来,唉,当没看见行吧。我呸!”

赵小发响亮的往身后吐一大口唾沫

然后,伸出了右手。

达达也不说话,朝后面电动车呶呶嘴巴。发小就轻车熟路的走过去,拉开达达的送餐盒,拎出那盒小芳下单的麻辣鸡翅可乐混装盒,扔下一句:“莫乱跑”就钻出了小树林。

达达高兴而感激

瞅着发小的背影

瞧,这就是发小,真兄弟!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把一切都搞定。哪像和地区经理,胖厨师等等那帮子人在一起,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防患未然?

达达站起来,踱到树丛边,拨开树叶,饶有兴趣的向前望去。瞧哇,值勤保安正对发小立正敬礼呢,如果路上碰到了那个保安队长,也一准热情的握手,问好。

嗯,慢点儿。

发小虽然还没对我讲是什么大祸

可我怎么觉得,就和昨天的事情有联系?可就即或有联系,也不至于是我闯了大祸嘛?难怪我见义勇为倒还错啦?

手机剧烈震荡,达达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把它调过来,好吧,还是震荡模式吧,躲藏在这小树林,不响最好:“你好,小芳姑娘。”“一切正常,没什么异动哦。”

小芳的嗓音很好听

极富磁性,有点像翻唱歌手余萍。

余萍翻唱的《单身情歌》自己就最喜欢听:“你是不是?哦,来了来了,”捏着手机走去,因为没有停止通话,达达清晰地听到了小芳姑娘的惊叹。

“您好,哦呀,您不是刚和我通话吗?哦不对不对,看上去有点不对。”紧接着,是发小略带调侃的回答:“是我呀,我就是达达小哥,我才把手机关了呢。请查收,小芳姑娘。我为我的迟到,对你赔礼道歉,对不起!扑克,”

达达看看手机

扑什么?明白了。

一定是这个鬼家伙,给小芳姑娘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公司和公司都规定,因故迟到,必须按以下程式:1,微笑,自然,平静,不做作。2,鞠躬,双手一定要垂到自己膝盖。3、给客户赔礼道歉。4……

妈的,就这样,小哥小妹们都给活活训练成了机器人,没想到发小倒真会模仿,真是难为他了。“哎,谢了算了,也没什么,”

是小芳姑娘略带惶惑的甜音

达达快活的张大了嘴巴

可怜的小芳姑娘,一定正一头雾水,似信非信,因为她看到过发小,有印象:“你,刚才,不是给我说明了?”“没有哇!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没有?哦,我明白了,”小芳恍然大悟,格格的笑起来:“你不是达达,你是达达小哥的发小,大名赵小发,对不?我还真差点儿被你蒙住了。”

听到这儿

达达禁不住哎的一声

遗憾的跺跺脚,嗒的关上了手机:我从来就说过,这小子不能得意,一得意就忘形,一忘形就露馅,这不,露了吧?

一会儿,发小回来了,坏坏的嘻笑着搓着双手:“差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儿。”达达上前就是一脚(当然,轻轻的):“瞧你那德性,把自己给吓坏了吧?”

发小往草地上一坐

继续嘻皮笑脸的

“你说,我要再坚持会儿,不就成功啦?”达达吊起了眼睛:“咋,你想咋的?”“当然是想,那样的。”警惕的斜斜身子,提防着发小打过来:“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达达瞪瞪他

“朋友妻,不可欺!”

这下可给发小抓住了漏子,连比带划,嘲笑嘲讽了好一歇。待他停下,达达才睁开眼睛:“行了,办正事儿,说吧。”

刚听了个开头,达达小哥就差点儿蹦将起来。赵小发一把捺住他:“就这么沉不住气,还想在江湖上混?拉倒吧,大哥,且听我一一道来,再蹦跳行不?”

达达瞪着发红的眼睛

愤怒的点点头

可是,等赵小发说完,达达己没了怒气,反而哈哈大笑:“天方夜谭,真是天方夜谭!也好,给我达达小哥敲响了警钟。还是你赵小发说得对,少管闲事儿多发财,多管闲事发不了财!老子从今改正归邪,见义勇为?去他妈的!”

原来,赵小发知道发小整天忙忙碌碌,哪有多余的时间来管其他事儿?便利用工作之便,今天一上班,就给区局分管保安的龚副局打电话。

龚叔叔好结交人

一向视这位区委书记的赵公子,为自己的儿子和知心朋友。

便乐呵呵的告之:“收到了,收到了芳华小区物业经理报上来的材料。嗯,不错,很不错,你那位朋友真的很不错,现在这样见义勇为的年轻人太少了,不仅要表场,而且还要大张旗鼓的表场。”

“谢谢龚叔叔”

“谢什么?我和赵书记可是多年的老朋友。哦对了,小发,你怎么会有个外卖小哥朋友,还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不会是临时编的,跟你龚叔叔开玩笑吧?哈哈哈!笑谈了……放心放心,100个放心,我这就准备上报市里的材料,直送周局办公桌。放心,材料送上去,只要周局批了,最多三天,见义勇为奖就会发放,嗯,对了,根据市政府相关政策,最低是10万块。嗯,对的,当然是税前。好好,你这孩子,我尽理努力争取吧。再见,代问赵书记好!”

由此可以看出

发小毕竟是发小

比真兄弟还亲的赵小发,在尽力替达达小哥争取更多的见义勇为奖金呢。然而,一个钟头后,赵小发桌上的电话响了。

对坐的硕士办科长,也就是他昨晚上约会的美女,抓起看看,递过来:“小发,你的电话。”声音甜滋滋又温柔柔,赵小发放下手里的报表接过。

趁机捏捏新女友柔软的手背

还在人家手心里搔搔

直羞得表面上老成持重的硕士女科长,红着脸蛋儿,心虚地左右瞅瞅,见没人注意,才对自己的男友兼副科长,嗔怪的撅撅嘴巴。

几分钟后,赵小发半张着嘴巴,眨巴着眼睛放下了话筒;奶奶,这是怎么回事儿?自跨入江湖没见过,这是怎么回事儿?

龚叔告之

晴天霹雳

刚接到芳华小区物业管理处的紧急电话,昨晚上那个小偷的家属一行10多人,闯进了物业保安队,拿出了市一院出具的医治证明,小偷某某是原发性精神病人。

据医学权威专家解释,这种病人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的认识,情感,意志,动作行为等心理活动,均可出现持久的明显的异常;不能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动作行为难以被一般人理解,显得古怪,与众不同。

在病态心理的支配下,有自杀或攻击,伤害他人的动作行为;有程度不等的自制力缺陷,患者往往对自己的精神症状丧失判断力,认为自己的心理与行为是正常的,拒绝治疗!

因此

市一院据此认定

病人昨晚在芳华小区撬锁未逐行为,实际是患者出现的认知异常行为,不能把其视为入室盗窃未逐的犯罪行为。

市一院,是本市最具权威的公有市级大医院,拥有全市最好的医疗资源,是本市各种疑难病症,病患矛盾和医疗纠纷的最终解决和决策医院。

因此

病人家属强烈要求物业保安队,就昨晚的事情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

物业经理和保安队长自然不相信,几个紧急电话打向区分局,法院和卫生局。结果,对方沮丧的告之,病人家属连夜己做足功课,越过市局直接向市长公开电话求援。

市里己发出紧急指示,1、马上放人,并好好安抚病人家属。2、责成相关医学人士,对病人再次会诊。3、建议对小区物管经理,保安队长和发现人,进行重新求证。

达达对这突然的变故

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赵小发沮丧的摇摇头:“你问我,我问谁?听龚叔的口气,好像有点生气,怪我谎报军情,让他进退代两难,下不了台似的。其实,我们哪里知道那小偷,是个原发性精神病患者?人家脸上又不刻字儿,对不?”

“这纯属放屁!纯属官官相护!纯属,他奶奶的,”

达达气极败坏,捶打着草地。

“是病人,怎么不在医院,到处乱跑?是病人,老子问他时,怎么作贼心虚持刀反抗?是病人,怎么会心甘情愿带着保安一起到现场指证,还在供词上亲笔签字?是病人,他妈的,我是病人吗?”

可怜的达达小哥

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头脑清楚得很,你说,我是病人吗?”发小同情的看着他,双手摇着他肩头:“赖赖,我看你,暂时告假不要上班了,行不行啊?”

提到上班,达达忽然清醒过来,定定神,反问到:“为什么?我达达行得正,走得稳。不上班,不更让人误会,我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发小怔怔的看着他

终于轻轻问到

“还记得,我不让你进芳华小区大门吧?”达达点头。发小抬头看看天空,苦笑到:“你不在其中,哪知其味?现在中央反腐倡廉,大小官员都如惊弓之鸟,一日数惊,生怕下一刀会砍在自己头上。因此,市里的三点指示一发出,下面就闻风而动,行动起来。现在,那病人己被区局送回了市一院。相关医学人士,对病人的再次会诊正在进行,其实己经做了定论。因为这些相关医学人士,就是市一院的领导和主治医生。关键是第三点,重新求证。”

发小停停

好像怕伤害了达达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达达茫茫然地瞪着一双无神的眼睛:“?”“这是行业专业术语,翻释过来,就是事情没解决之前,把当事者集中起来。”

达达嘴唇动动:“你的意思是,软禁?”发小未可置否,缓缓说:“我刚才送餐盒进小区时,特地有意在保安们面前停停。值勤保安见了我,都惊奇的张大着嘴巴,好像在问,你怎么还能自由行动?”

达达脸色由灰白转铁青

又由铁青变成了灰白

“嗯,然后呢?”“送达后,我又特地拐到物业保安队瞧瞧,”发小的嗓音放得更轻,活像有人窃听:“保安队长和物业经理都不在,办公室里死气沉沉,唯有保安副队长和物业副经理,好像高兴得很,对我有问必答。”

一片闷热

闷热中鸟语花香,有落叶坠向草地。

扑!扑!扑!二人的眼光不约而同都扫向草地。但见,先前那只藏在草丛中,不幸差点儿被达达压着惊跑的大青蛙,居然又一蹦一蹦的跳了回来。

这样的大青蛙,一般都是栖息水草地或湿地,在公路边干燥的树林里,很能少能见到。然而,它毕竟出现了,身姿优美地蹦着跳着,还不时呱呱呱的叫一声,给二人的印象,不是可爱,而是恐怖。

达达绕过大青蛙跑向电动车

赵小发也跑过去,二人推起车就走。

惹得那只大青蛙昂着小脑袋,鼓着眼睛,看着二人呱呱直叫,好像在问,怎么走啦?是我打扰了你们吗?出小树林时,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停停。

达达朝外面探头探脑的窥视

发小则安慰到

“也不至于吧,这样,我找找龚叔叔。”达达一惊,条件反射的发问:“找他做什么?检举揭发立功啊?”发小没理睬,举起了手机:“龚叔,我是小发……”

咕嘟咕噜的说一歇,也许是基于区委书记的面子,身为区公安分局的龚副局长,居然答应了:“好吧,我会给上面和下面说的,你那个外卖小哥就忙自己的吧。不过,如有必要,还得请他集中集中。嗯,小发呀,问句不好听的话,那外卖小哥不会突然,失踪吧?”

“绝对不会”

发小提高嗓门儿,打着包票。

“跑了找我,我跑了找我老爸,我老爸总不会跑掉吧?”“嘿,你这个小鬼,看说些什么哟?好啦,代问赵书记好!再见!”

龚副局打着哈哈,看样子,有些后悔刚才最后不该那样问话。“龚叔再见!”发小乖巧的结了尾,然后,冲着达达扬扬手机。

“搞定,你不用集中了,上自己的班,跑自己的路吧。”

“谢谢”

达达也松了口气,这才感到自己有多么虚弱无助。自从考进这座城市,伴随着自己的是飞扬的青春,沸腾的热血,网络,手机,微信微博,外加世态炎凉和人情世故。

对于其他,没想过也没遇到过。可现在这短短的60分钟,却感到了一种无名的紧张和恐惧,这让自己似乎成熟了一点。

哎这个世界呀

还是悠着点好

算罗,走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达达像赌气一样,双脚一叉,压在电动车上:“走吧,中午我买单。”赵小发也双脚一叉,压在了电动车上:“留着以后吧,还中午呢?你看看几点啦?”

达达掏出手机瞅瞅,2点都过啦。“走吧”发小扭动着车把:“我不比你哇,赖赖,好歹有间办公室,不去不行。”

“走!”

达达双脚一抬,踩在电动车踏板上,用力一滑,向前跑去。

发小紧紧跟在后面。“你的路虎呢?借的吧?”“还用得着自己买?吱个声就行。”“这叫什么?”“不清楚,叫什么都行,只要不是自己掏腰包。哎唉,你别说,开车开惯了,骑这电驴子真是不习惯,怎么会这样慢?”

发小在一边扭着电把:“是不是没电啦?这是跑吗,这是老太太散步啊!”蓝牙耳机里传来手机的震荡,达达嚓的刹住:“你好,我是达达。”

“我是特3栋9—3”

“好的,请问你需要什么?”

达达习惯成自然的集中了精神:“请说,饱了没公司一定竭诚为你提供优质服务。”“哎,我是特3栋9—3呵!”“谢谢,我听清楚了,请说,”

忽然明白过来,身子向前一耸,妈呀,是小芳姑娘啊!“你真听清楚了?”小芳姑娘在那边似乎有点纳闷,又不好直接提示,只有再次加重语气。

“我是”

“对不起,小芳姑娘,”

达达急忙解释:“刚才我真没回过神,您一定不要误会。”看看前面的发小正勒住车把,回身打望,举起手机对他晃晃,示意他先走。发小就霍然转身,一溜烟儿越跑越远了。

“没有没有,我是说,”听了达达的解释,小芳姑娘的语气,明显变得亲热:“你那个发小替你送来的餐盒,好像不对哦?”

达达的脸色

立即变得凝重

涉及到工作和产品质量,他可从来不敢掉以轻心:“没动吧?”“拆开了,没动。”小芳姑娘淡淡到:“如果,你能回来看看,”这让达达有点犹豫不决。

虽说,刚才发小当着自己面,取得了龚副局的承诺,可是,如果龚叔只是打哈哈?如果还没来得及通知下去?自己进了芳华小区,会不会成了自投罗网?

如果

真被物业保安队软禁起来,这?

“当然,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就一个餐盒嘛!”达达马上就做了决定:“对不起,稍等,我马上到。”然而,达达骑近小区大门,跳下车按规定欲推车进门时,给值勤的保安拦住了:“对不起,我发现你的车牌有问题,我们需要审核查对,请跟我走。”

这个小保安,昨晚也在现场,而且表现得比谁都主动积极,不时用崇拜敬佩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自己。

可现在

他板着脸孔

一本正经,仿佛与自己毫不认识,说完,还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达达当然明白,对方这是故意找揸。可是,难道保安真还不知道龚副局的承诺?

想来也不应该知道

才多久哇

区公安副局哇,答应了还得慢慢儿一层层的朝下传呢,传到小区物业一个小保安耳里,大约该是明天吧?“对不起,请跟我走。”小保安又一个立正敬礼,然后,不待对方回答,就一把抓住了电动车的后座。

达达一下就给激怒了

“干什么?你恁什么要我跟你走一趟?”

小保安训练有素,不急不燥,左手指指电动车牌,右手却牢牢的抓着不放。而且紧接着,二个值勤保安马上过来。

一个无言的顶替了小保安的位子,给进出的业主立正,敬礼和开关门。另一个无言的站在达达身后,达达立即感到了来自背后的威慑和压力。

这二个保安

同样是昨晚现场的参与者

同样不时用崇拜敬佩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自己,现在,又同样变得彼此不认识了。达达想想,干脆把电动车放开,双手一相抱:“走就走,前面带路。”

达达到了物业处保安队,二个小保安邀功一样,争相上前叩门报告,里面应到:“进来”达达跟着走进,保安队长不在,队长桌对面的副队长,一个几乎就是秃顶的中年男,正严肃的看着他:“哦是你,到底来了,贵客呀。”

露出了微笑

“对不起,用这种方式请你来,我们也是迫不得己。”

“我要找队长”路上就想好主意的达达,故意装没听到他的请坐,也面露微笑:“我是来问他,我的见义勇为报告报上去没有?”

副队长一楞,他不相信眼前这个外卖小哥,对昨晚事情戏剧性的变化,会一点不知情:“哦,这样?”“队长人呢?”“他现在暂时不在”

副队长也沉住了气

定定的看着对方,模棱两可。

“你也可以给我说嘛”“昨晚上没看到你”达达淡淡到:“再说,你不是副队长吗?”这明显的揶揄,让中年男有点儿冒火了。

“副队长不假,可副队长也可以提升为队长,队长也可以下降为副队长。看不出,不就一个外卖小哥嘛,讲究起级别来一套套的?好吧,即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

逐把戏剧性的变化述说了一遍

基本上和赵小发所说出入不大

“事情就这样了,我想,在你我这个年龄,对此不会太惊讶吧?”看得出,副队长在压抑着自己的不快,有点和解并主动示好趋势,达达也就点点头。

“因此,请你来,也就是准备和你协商协商,”“对不起,我不愿意,”达达想着小芳姑娘还等着,不想与他过多纠缠,便直截了当:“就我而言,主动挺身而出,与小偷博斗,差点被他的匕首刺中,还浪费了我一盒外卖,突然就变成了原发性精神病患者?”

副队长

对达达所说的不感兴趣

摇头到:“这些,不是我们能定的,你也知道了,根据市一医的权威医证。我们也只是执行上面的指示,”

达达以为对方要软禁自己,便说:“区局龚副局长,”“己答应你自己好好工作”副队长打断了他,也直截了当:“我接到通知,我还知道,那个与你模样相似的小伙子,其爸就是本区区委赵书记,其妈是区委财务科科长。刚才冒允你进小区给客房送单。”

达达一怔

对方真不简单

就这么短短半小时,就把情况打听这么详细和熟悉?趁达达一时无语,副队长对二小保安使使眼色。于是,一个端来杯茶,恭恭敬敬放在达达面前。

一个顺手把队长的藤圈椅挪过,屁颠颠地塞在达达的屁股下。“亲,请坐下聊聊,可以吗?”副队长脸上堆满笑容:“其实,是你自己想错了,我们并没有恶意哦。”

达达一屁股坐下

双手一抱,仍有点抗拒到。

“副队,想不到你这个年龄,还能上网游弋?你知道,亲,是什么意思?”“网络语言么,”副队从对方的回答中,嗅出了生机,因而笑容更灿烂。

“表示友好和亲切嘛!好了,我们谈谈正事儿吧。你想想,对有一个区委书记老爸和区委财务科长老妈的发小朋友,谁会掉以轻心?谁会不理不睬?谁又敢睁着眼睛说假话?所以,我们是善意的。”

尽管对方是在曲意奉承

可这仍让达达感到高兴

至少假装高兴,事情也真是这样的,达达深信,如果不是因为发小缘故,对方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达达从副队的面相,语气和气质上看,这小子在平时绝对不是盏省油的灯!

“好好,善意,善意,善意的。”达达打着哈哈,心里颇为感到奇怪:要说这事儿戏剧性大反转,正像发小所说,副经理和副队长是最大最直接的受益者。

以一般逻辑推理

这二位副自然巴心不得达达马上倒霉

最好是立即把自己抓起来,或者和经理,队长集中在一起,而且最好是打将起来,让三人狗咬狗,三人越闹腾得厉害,对自己就越是有利。

可是,听听,好像副队是在恳求自己?对!是恳求。难道他是想拉拢我,借赵小发的助力,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其实说到底,就一个小区保安副队长而己,要说目的,他己经达到了。这队长正被集中说清楚,队里不就是由他这个副队说了算数?如此,他还想做什么呢?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