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16 七宗罪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4-28 10:27:26  浏览次数:691
分享到:

人走时运马走膘,斯蒂夫此次悉尼之行近乎圆满。

袋鼠港口管理(澳洲)公司,基本符合环球港口(美国)公司的收购条件。双方已经草签了意向书。当然,萨曼莎的暗地相助居功至伟。

明天一早,斯蒂夫就要去机场。在悉尼的最后一晚,袋鼠公司老板本杰明,诚意邀请大金主体验悉尼闻名遐迩的夜生活。他盛情难却,何况有萨曼莎,这位美人相伴。

一行三人在情人港的小蜗牛餐厅,品尝了正宗的法式大餐。为了讨斯蒂夫欢心,本杰明豪掷万金,开了两瓶1962年的Penfold Bin 60A。

情人港高楼林立,灯火辉煌,游艇码头齐刷刷一排豪华游艇,水面波光粼粼,两岸人头涌动。坐在餐厅顶层,水景无敌,美酒飘香,美人含情,斯蒂夫有些忘乎所以,顾不得本杰明在场,不住地和萨曼莎眉目传情。她算得上是悉尼之行的意外收获,一个不拿白不拿的奖品或红利。

斯蒂夫和萨曼莎本没有交集。做为环球港口投资公司的项目经理,他走南闯北,阅人无数,本不应该做出荒唐的事情。

这次来澳洲公干,他看到金钱的力量,他就是这个资不抵债的袋鼠公司的救世主,是这个公司的上帝。本杰明的阿谀和敬畏,让他更加咄咄逼人,傲慢和骄横。一切都得按照我们美国的标准和程序进行。

萨曼莎是袋鼠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受老板本杰明的委托,这几天形影不离地陪伴斯蒂夫,考察公司的全貌,竭力促成环球的收购。她了解公司所有的秘密,也知道本杰明的打算,所以竭尽全力在金主面前表现,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了将来事业上更上一层楼,爬上更显赫的高位,拥有更加广阔的职业前景。

本杰明表现出不胜酒力,脑袋红得像个整日风吹日晒的码头工人。他晃晃悠悠起身,说实在不能奉陪到底,剩下的时间由萨曼莎代劳。不过,明天一早,他会开车来酒店接斯蒂夫去机场。

他并没有特意交代萨曼莎该如何代劳,只是扫了她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萨曼莎艳光四射,秋波一浪接一浪。斯蒂夫对眼前情人港的美景失去了兴致,春宵一刻值千金。

萨曼莎提意两个人步行回酒店。从小蜗牛餐厅,步行过Pyrmont桥,横穿情人港,再走过Market街,沿着海德公园,饱览了市中心的夜景,就到您下榻的洲际酒店。

所有的不经意,都是在潜意识里精心筹划过的。

海风拂面,空气中飘来烧烤味和啤酒香,Home The Venue音乐震耳欲聋,情侣们和游客们挤满了酒吧和各色游艇。

如果把刚才的法式大餐比作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在凡尔赛宫的豪华盛宴,接下来的就是彻夜狂欢了。

萨曼莎紧紧搂住斯蒂夫的胳膊,软玉温香。斯蒂夫含情脉脉,两人如胶似漆……

萨曼莎太过投入,没有注意几个相熟的女孩从旁擦肩而过。

“那不是萨曼莎和美国来考察的斯蒂夫嘛?”夏洛特问。

“我看背影,像她男朋友。”奥莉维亚说。

“不是她男朋友。去年圣诞晚会她男朋友来过,比这个男人年轻。”格蕾丝答道。

“这个捷克女人,真是个婊子。我就曾经几次撞见,她下班不回家,去老板办公室嘀嘀咕咕。她就是一路睡上去的。” 夏洛特恨恨道。

“职场里哪有一见倾心,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看她野心大得很,咱们老板也不过是她的垫脚石。”格蕾丝一针见血。

“你和她一起进公司,人家已经是老板秘书了,你还是个普通的HR,嘻嘻。”奥莉维亚对着夏洛特调侃,纯粹是火上浇油。

“听说那个美国人是来谈收购的。”格蕾丝说漏了嘴。

“你是说公司要卖?这几年,效益不好是真的。”奥莉维亚在财务部门工作。

“难怪她这么上赶着,原来是在为自己安排后路。这个捷克婊子。”格蕾丝恨恨道。

“她现在还没有永居身份,是她男朋友担保她,现在还是临居身份,”夏洛特对公司人员的来龙去脉了如指掌,“你们等等我,我去拍张照片,不能便宜了这个捷克婊子。”夏洛特朝着她们的背影追了过去……

萨曼莎忽略了偷窥者的跟踪,她太过专注于讨好斯蒂夫。他是自己未来的老板,耐心周旋,尽地主之谊,将来如果能去美国总部工作,今天的斯蒂夫,就是一梯助力的台阶。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到酒店了。”斯蒂夫意犹未尽。

“嘻嘻,平时坐车过来,要15分钟呢。我穿着高跟鞋,脚都走肿了。”萨曼莎做出娇嗔的样子。

“可怜的小宝贝,这些天你为我做了太多。我的房间可以看到歌剧院和悉尼大桥,你应该上来坐坐,欣赏一下这举世无双的美景。”

“半夜三更的,孤男寡女,我可不敢去,咯咯。”

“来吧,我又不是魔鬼。让我表示一下对你盛情款待的感谢,同时聊聊你今后的打算。我倒是有一些想法,你不想听听吗?”

萨曼莎心中一阵狂喜,身不由己地挎着斯蒂夫进了酒店大门。

萨曼莎的男朋友丹尼尔在家里如坐针毡。

电脑上的时钟显示:晚上十点。风骚迷人的女朋友,这个时间还在城里游荡,绝不是个好兆头。

萨曼莎这个星期,都是花枝招展地去上班,回来又有些心神不宁。她说是因为公司将有变动,恐怕自己前途未卜。丹尼尔半信半疑。他知道,总有一些寡廉鲜耻的好色鬼们围着女朋友转。现在还不是和她结婚的时候,还要继续考察她的人品和对爱情的诚意,保持同居关系,挺好。

有现成的牛奶喝,谁还会去养奶牛。

外面静悄悄的,偶尔有飞机经过的轰鸣声。他记得,萨曼莎说,美国客人明天就要坐飞机回去。今晚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能坐以待毙。

丹尼尔是电脑工程师,对各类新技术趋之若鹜。最近,他就在网上购买了一个看似平常又漂亮的手机背夹充电宝,做为生日礼物送给了萨曼莎。实际上,它有GPS定位、远程监听、自动录音等功能。萨曼莎的一举一动,都在丹尼尔的掌控之中。

看到萨曼莎目前身处的位置,他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他恼羞成怒,恨不能马上去揭穿她。可脑海里另一个声音说,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她,当面对质的时候,她总能转守为攻,化险为夷,因为太善于伪装和狡辩。一定要留下不可辩驳证据。他不得不打开监听程序。萨曼莎的手机传来不堪入耳的交媾的声音。

没有现场声音,他还心存一丝侥幸,但确凿的证据不容置疑地摆在面前。他感觉受到了愚弄,愤怒已极。他决定报复,不能轻饶了这个婊子。报复的方式可以是家暴。等她回来后,让她尝尝我的拳头。或者干脆取消配偶担保,让她灰溜溜滚回捷克去。或者,也许,有更加聪明的办法惩罚她……

丹尼尔脑筋飞转,嫉妒愤怒的情绪逐渐平息,演变成一个离奇的复仇计划。

接近午夜,萨曼莎疲惫不堪地打开房门。当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眼睛烁烁放光的丹尼尔,吓了一跳。

此时的丹尼尔,一脸的关切,笑眯眯地对萨曼莎说:“亲爱的你可回来了,我等了你一晚上。怕影响你们谈事情,没敢给你打电话,一切还顺利吧?”
萨曼莎强打精神:“明天一早,美国公司的代表就要回国了。老板要和他最后敲定一些收购细节,我不能不陪着。”

“你好像喝了不少酒?”丹尼尔凑近萨曼莎,使劲闻了闻。

萨曼莎一边尽力躲开,一边赔笑说:“我先去洗个澡,你快去睡吧!”

“等等,”丹尼尔的脸沉下来,阴阳怪气道:“我闻你身上怎么有一股迪奥香水味?”

萨曼莎做贼心虚,脸色在昏暗的台灯下腾地一红:“瞎说什么?我们在小蜗牛吃的法餐,餐厅门庭若市的,什么味道没有?“

“哦,你们几个人吃饭?吃完饭又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你干嘛疑神疑鬼?怕你女朋友被别人拐走?”萨曼莎撒娇,企图蒙混过关。

“我怕你吃亏。你这么单纯漂亮,我看你老板就在打你的主意。你是他的助手,俩人天天在一起耳鬓厮磨,我都有些嫉妒。”

“你看你,我不是随便的女人,你应该相信我。”萨曼莎说着就往浴室走。

“慢着,我等了你一晚上,都等不及了。”说着,丹尼尔一把把她拉入怀中,假装求欢的样子。萨曼莎死活不依。刚才粗鲁的斯蒂夫在她身上又亲又咬,她怕留下痕迹,想先去浴室审视一番。

丹尼尔凶相毕露:“你平时可是有求必应,温顺的很,现在这么推三阻四的,是不是干了亏心事?我一定要检查。”他不由分说,解开萨曼莎的衣裙。

时钟指向半夜两点。萨曼莎双手抱膝,坐在沙发上,脸上挂着泪痕。丹尼尔气鼓鼓地坐在对面,一脸的愤怒与委屈。

“你老实说,你跟谁上的床?你老板还是那个美国人?“

萨曼莎一语不发。

“我因为爱你,毫不犹豫地担保学生签证的你留下来。还没过两年的担保期,你就欺骗我,我只能重新考虑咱们的关系。“

这句话戳到萨曼莎的软肋。她生怕丹尼尔撤销担保,这样自己就要回到捷克,那个人均年收入只有八千美元的国家。家里历年为了给她交学费所借的外债,将是无底深渊。我不能回去,更不能任由丹尼尔取消配偶担保。一定要稳住他,只有装扮成受害者,求得他的谅解和同情,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我们都有点喝多了,我确实记不太清楚,糊里糊涂,把斯蒂夫送到酒店,之后具体的,我真记不清了。你一定要原谅我。”

“这么说你不是主动的,是被迫的。好,你既然是受害者,我们就不应该保持沉默,我们要报警,告他一个强奸罪。”

萨曼莎大吃一惊,没料到丹尼尔会不顾颜面,出主意要报警。“我好好的,没受到伤害,我们不要把事情闹大,我求你。如果你让警察把他抓走,我们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的计划就会泡汤,我的工作也保不住,名誉还将受到损害。受害的不光是我,还有你,还有公司。请你别这样。”

“如果不报警,就说明是你主动勾引人家的,咱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你权衡吧!”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静谧的星系俯视着一颗毫不不起眼的行星,地球上的生物,人类的一举一动,善行和恶行。

斯蒂夫体力透支,呼呼大睡。正在鸳梦重温,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从梦中惊醒。两个警察出现在房门口,“斯蒂夫先生,有人指控您涉嫌强奸,请跟我们走一趟。”斯蒂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糊里糊涂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转天上午,萨曼莎在警局配合调查,丹尼尔四处打探,找到一个代理刑事案件的律师。在灰色律师楼的宽大的办公室,丹尼尔措辞小心,把虚构的案件的来龙去脉讲述一遍,最后问道:“我并不希望把他送进监狱,这对我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我希望和他达成庭外和解,前提是得到一笔令我满意的补偿金。”

代理律师脸上阴晴不定:“数目是多少?”

“我们的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也许我后半辈子都要活在阴影里,也许会患上抑郁症,反正我的生活被这个家伙的一分钟毁了,萨曼莎更是被他的淫欲毁了,你说要赔多少钱?”

“你怎么知道是一分钟?”代理律师警觉地问道。

“我就是打个比方,都被那个混蛋气糊涂了。”

“根据我的经验,此类案件的审理,耗时时间很长。也许一两年,对你们造成的困扰和心理伤害,我深表遗憾。你提出的和解的想法,决不可能。现在案件已经交给检方,个人无权决定撤诉。在刑事案件检控中,是公诉机关起诉斯蒂夫,萨曼莎只是证人而已。”

律师的话大大出乎丹尼尔的意料,他脑袋“嗡”地一声。

律师接着说道:“这类案子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双方从未见过,在特殊场合,男方临时起意,使用暴力,这种情况男方肯定很难脱罪。但如果双方早就相互认识,态度暧昧,辩护律师会把案件性质定为双方同意发生亲密行为,被告一般会脱罪。”

这番话又给了丹尼尔当头一棒。他的录音成了最为不利的证据。

律师继续口若悬河:“更重要的是,如果辩方律师找到证据,萨曼莎用同样的手段敲诈过别人,我是说假如,他们告诉法官,斯蒂夫是被诬陷,此案无中生有,可以要求法庭立刻释放当事人。”

丹尼尔沉默良久。逼迫萨曼莎报警,只是因为斯蒂夫早上就要离境,这是留住他唯一的办法。没想到打错了如意算盘,贪婪的敲诈的野心,在复杂公正的法律程序面前,原形毕露。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律师继续卖弄着学识:“根据你的陈述,萨曼莎和斯蒂夫因工作关系,到小蜗牛吃饭喝酒。期间二人有没有亲密行为?萨曼莎陪他回洲际酒店,在大堂、电梯、房门口有没有亲密举动?到时候辩护律师会调取录像,并且用来在庭审时大做文章。只要能向陪审团证明她和斯蒂夫有过灰色接触,就能使她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这就是游戏规则。不过,不论事实是什么,找到我算你走运,我都能为你们争取到最大的利益。我的收费是这样的……”

丹尼尔根本没有听到律师说什么,他的百万支票梦,已经被律师的话撕得粉碎。

斯蒂夫的太太闻听噩耗,急忙带着律师飞抵悉尼。

斯蒂夫因为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获准保释,正呆在租住的公寓里,闭门思过,等待庭审。

“亲爱的,我向你保证,一切只是误会。我的为人,你要有信心。我们都喝了点酒,我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斯蒂夫信誓旦旦地向太太解释。

“亲爱的,我当然相信你,相信这是一场误会,相信是那个婊子的诬陷。我永远站在你一边。世界上哪一个做妻子的,在丈夫身陷囹圄的时候,不会坚定站在丈夫一边呢!”

“多谢你的理解和支持。我相信我会脱罪,到时候一定加倍报答你。”

“夫妻本是同林鸟,你就安心等开庭,法律会还你公正。不过,你也太过糊涂,男女之事是最说不清道不明的。明明她愿意,完事之后她说不愿意;开始的时候说愿意,到了一半说不愿意,对错全凭她一张嘴。别的错能犯,这种错不能犯。“

斯蒂夫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唯唯诺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一切已经发生了,多说无益。你一定要保重,注意心脏,坚持到最后。”

斯蒂夫的太太在悉尼住了几天,推说孩子们的保姆有事情要离开,孩子们无人照顾,自己需要马上回去。

飞机上,她斩钉截铁地对带来的律师吩咐道:“尽快起草离婚协议。我要他的房子、养老金、公司的股份,一切的一切,我要让他变成穷光蛋。我要让这个狗娘养的,知道婚内出轨需要付出的代价。”

律师连连点头称是。

澳洲各个港口投资管理公司的大佬们,正在举行行业协会年度的非正式会议。会议室内座无虚席,代表们愁眉不展。

“各位先生们,面对金融危机和行业不景气,我们的公司利润下降,难以为继,希望大家献计献策,”会议召集人马丁先生抛砖引玉,“我们今天正在探讨澳大利亚海运和港口政策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于依赖海上贸易的岛国来说, 98%的澳大利亚的贸易运输是海运,我们是世界第五大海运业之国。”马丁先生继续说。

“自1998 年,政府出售ANL 之后,从 2010 年开始,州政府开始对港口实行私有化,在座的各位才有机会参与港口的投资和政策制定。”

“我们把所有的财富和身家性命都压在了港口投资上。”一位与会代表抱怨说。

“据我所知,加州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正在大规模修建港口基础设施,以便能处理超大集装箱船舶。在中国的上海,也已完成自动化集装箱装载港,专用于处理超大船舶。”另一位代表说。

“在我们的东海岸 ,全澳 80%集装箱贸易的港口,正在做什么呢?什么都没做。”一位女代表发言。

“当你们拥有港口的绝对垄断权时,作为即得利益者,肯定会反对变革。因为你们不想再从腰包里掏钱,完全享受以前投资的红利,世世代代,“马丁先生指出问题的结症,“当你们昏昏欲睡的时候,美国人已经行动起来。据我的了解,美国环球港口公司正在寻求收购袋鼠港口管理(澳洲)公司。他们财大气粗,收购成功后,会大举投资扩建基础设施,为近年出现的大型船舶提供服务。 他们会在邦特尼港加宽道路,修筑更长的码头和采用更大的码头吊车。“与会代表们一阵骚动,很多人不再昏昏欲睡,瞪起了眼睛。

“诸位设想一下。若干年后,如果美国环球港口公司垄断了新的超大型船舶的货运,你们的港口将被淘汰,你们的投资也会化为乌有,你们的世代垄断的财富梦,必将终结。”马丁先生高瞻远瞩。

“我从网上看到一些照片,是关于袋鼠港口管理(澳洲)公司用不正当手段贿赂美国环球港口公司,以期达成收购目的,希望引起各位的注意。”女代表补充道。

“据说,美国代表卷入性侵的指控,双方正在打官司,“另一位代表火上浇油,“我建议,以行业协会的名义,致函FIRB,施压国库部长,以有悖国家利益的名义,禁止该收购交易。”

“不论是美国公司代表性侵袋鼠公司雇员,还是袋鼠公司试图性贿赂美国公司,在我们这个讲究民主、自由、法制、诚信、透明、公平、多元文化的国家,都是不可接受的。”马丁先生斩钉截铁地说出了代表们的心声。

最后,行业协会的大佬们,起草了一份声明,表明对于外资收购澳洲企业的关注和担忧。

每个人都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想法并设法保护私有财产,但他们无权把自己的想法作为真理强加于人·,并把行业垄断视为理所当然。

几个月来,萨曼莎度日如年。

斯蒂夫被陪审团判决无罪,并反诉她诽谤敲诈。

老板本杰明,不顾旧日情分,找借口开除了萨曼莎。整个行业里,再也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聘用一个官司缠身给老板带来麻烦的雇员。

丹尼尔计划落空,愤怒无处发泄,抓住萨曼莎不忠和临居身份的小辫子,整日对她进行精神和肉体的虐待。萨曼莎忍无可忍。

这一天,丹尼尔去上班,萨曼莎用他的电脑上网找工作,无意中发现了许多隐藏文件。随便打开一个,大吃一惊,原来是自己和斯蒂夫偷情的录音。

萨曼莎一直对丹尼尔心怀歉疚,认为自己的不忠,伤害了他对自己炙热的爱情,盛怒之下,要求自己状告斯蒂夫,情有可原。没想到,其实他早已知道事实真相,却装聋作哑,几次暗示自己去索要赔偿,勒索不成才恼羞成怒,对自己百般侮辱虐待。他把自己的失足当成勒索金钱的筹码,这是何等的阴毒和变态。她伤心欲绝,原来丹尼尔憨厚朴实的外表下隐藏着蛇蝎之心,两人的爱情已经名存实亡。他几次威胁要撤销配偶担保,自己的未来岌岌可危。萨曼莎情急之下查看移民法,其中一个条款引起她的注意:“临居签证申请人,如与担保人的关系已中止,但若由于家庭暴力、担保人死亡等原因造成关系终止,申请人仍可获得澳洲永居配偶签证。” 她反复咀嚼其中的滋味。

萨曼莎返回新闻主页,看到大字标题:近日Manly海滩出现数十只大白鲨,沙滩变鲨滩。

丹尼尔晚上回到家,发现萨曼莎心情格外的愉悦,脸上的笑容更加迷人,穿着自己给她添置的情趣内衣,正在厨房里忙活。

“你今天精神看上去不错,有什么喜事吗?”

“想到你上班回来,我当然由衷的高兴。快洗手坐下来,我做了捷克家乡风味的牛肉炖汤、肉桂卷和奶油牛脊肉。我给你开瓶红酒,你喝一点,然后我开车,去Manly海滩夜游。你不是一直想和我一起裸泳吗?你觉得这个主意够不够刺激?”

丹尼尔心花怒放,心里充斥着优越感和征服感,“好吧,我看看你今晚的表现,也许会重新考虑咱们之间的关系。”萨曼莎莞尔一笑,“我肯定好好表现!”

接近午夜,Manly海滩空旷无人,海浪翻滚,乌云遮盖了星辰。萨曼莎脱光衣服,在浅水处嬉戏。丹尼尔是冲浪高手,踏着冲浪板,义无反顾地冲向黑暗……

注:1.七宗罪(拉丁語:septem peccata mortalia;英語:seven deadly sins),天主教称七罪宗,或稱七大罪或七原罪,屬於天主教教义中对人類惡行的分類。归入这一类别的,能够直接形成其他不道德的行为或习惯。现在七宗罪一般指傲慢、贪婪、色欲、嫉妒、暴食、憤怒及怠惰。
   2. FIRB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的缩写。
   3.  ANL从事国际贸易的国家海运公司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