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二章(17)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6-18 09:59:48  浏览次数:147
分享到:

安吉拉和母亲芭芭拉在家,不放心徐卫国,急急地跟来。在人群外面 ,看到徐卫国的身手,安吉拉心中大乐。她心里有数,这几个莽汉,对徐卫国来说,是小菜一碟。芭芭拉头一次见识中国功夫,没想到自己的女婿竟然是中国功夫的高手。她拨开人群,制止了拜伦进一步的无礼举动。

晚上,芭芭拉让二人在客房住下来。

看着徐卫国狼吞虎咽地吃下烤牛排、意大利面、沙拉,芭芭拉满意地笑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眼前的这个女婿,虽然英文磕磕巴巴,甚至词不达意,但是长了一副好模样,浓眉大眼,体型标准,英气逼人。令人更加惊喜的是还有一副好身手,就像电影上的中国功夫之王。女儿的肚子里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他能不远万里跑来圣迪戈,足见其诚意。比那个吃喝玩乐沾花惹草忘恩负义的前男友帕垂克强多了。想至此,芭芭拉更加殷勤地嘘寒问暖,脸上笑开了花。

拜伦眼见徐卫国的中国功夫,开始对他心存忌惮。想想平时和队友们在方圆百里横冲直闯,从未遇见对手,今天被这个中国人轻而易举地撂倒一片,着实是令人匪夷所思。他讪讪地递过去一杯红酒,以酒遮脸,缓和尴尬的局面。

安吉拉更是十二万分的满意徐卫国在乡亲们面前的表现,一个劲儿地摩挲他的脑袋。

徐卫国为自己长出一口气。他设想了无数的和安吉拉家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有今天拳脚相加的痛快。

“你今天用的是什么功夫,他们会不会受内伤?”安吉拉有些担心。

“我们平时比赛训练都比这个摔得狠,没事。”拜伦心中有数。

“我用的是太极功夫,没使内力,只是把他们的进攻化解了。”徐卫国得意洋洋。

“和上次你救我使的功夫不一样。那个干脆利索,打人也狠。我记得有三个人折了胳膊腿。”

“那次用了少林五合拳和几招大小洪拳,那几个流氓是罪有应得。今天都是你们的朋友,我没想伤他们。”

芭芭拉和拜伦听说徐卫国还是安吉拉的救命恩人,更加对他感激涕零,一家人聊到深夜。

回到客房,徐卫国问怎么没见你父亲?安吉拉说父亲是地产商,经常外出,今天到悉尼会朋友,过几天就能见到了。一夜无话。

天刚蒙蒙亮,徐卫国就被各种奇怪的鸟叫声吵醒。竖起耳朵,听见有响亮高亢的鹦鹉、唧唧喳喳的喜鹊和凄厉尖声的乌鸦。还有一种从未听过的神奇的鸟,慵懒大声的像哈哈大笑的叫声,宛若一台吹吹打打的民乐合奏《百鸟朝凤》。

安吉拉睡得安稳,香甜。晨光泼洒在她脸上,五官立体生动。徐卫国经过一夜的休息,恢复了体力。前些日子,办理出国手续,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心里七上八下,不得落停。昨天一战定乾坤,好像澳大利亚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凭借自己的一身能耐,别人也奈何不了自己,有些沾沾自喜。心里的石头放下,生理上开始蠢蠢欲动。安吉拉因舟车劳顿,肚子里揣着孩子,疲惫已极,嘟嘟囔囔不愿配合。徐卫国无奈,悄然下床,换上运动服出早操。

跑出农场大门,沿着蜿蜒曲折的石子路,向下一个相连的农场跑去。远处半山腰上昨天经过的小镇,轮廓依稀可见。

“汪汪汪”,一只呲牙咧嘴、杂毛、体格健硕的澳洲牧牛犬,从另一个农场里向着围栏飞奔而来。徐卫国见识过各种军犬,对牧牛犬也不陌生。他寻思着把狗吓走。停下脚步,身体前倾,摆出攻击的姿态。牧牛犬没有放弃和退却,反而一跃而起,跳出农场的围栏,凶猛地扑过来。他不慌不忙,一个旋风腿,准确无误地踢在牧牛犬的太阳穴上。那恶犬还不死心,一个趔趄,转身再次扑来。徐卫国躲过它锋利的牙齿,挥拳打在恶犬的左眼。恶犬“呜呜“惨叫几声,一瘸一拐地逃命去了。

突如其来的袭击,徐卫国并没有放在心上。回到大宅,安吉拉、拜伦和芭芭拉已经洗漱完毕,坐在客厅喝咖啡。徐卫国磕磕巴巴把遭遇讲述一遍。安吉拉和芭芭拉赶忙上前,查看他有没有受伤。拜伦伸出铁锤般的拳头,和徐卫国的拳头顶了顶:“徐,干得好。我早就想收拾那条狗,你算为民除害。”见一家人没有责怪的意思,徐卫国放下心来。

中午时分,一辆警车和一辆工具车悄然停在门口。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