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三章 (19)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6-20 11:47:13  浏览次数:147
分享到:

芭芭拉和安吉拉埋怨徐卫国说话离谱,徐卫国第一次感觉受到了侮辱,胸中憋了一口恶气。

转天清晨,几辆赫顿皮卡“嘎吱吱”停在门口。帮助拜伦拆卸草料棚的朋友们到了。

       这几个人,都是徐卫国的手下败将。除了安吉拉的前男友帕垂克,其他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热情地上来和徐卫国拥抱。徐卫国以礼相还,暗自思量,真是不打不成交。看来白种人崇尚武力,只有战胜他,才会得到尊重。      

       废弃的草料棚,有100平米见方,几根木桩和横梁,勉强支撑着摇摇欲坠的铁皮屋顶。

“徐,你体重轻,上去把铁皮揭下来,我的体重怕横梁撑不住。”拜伦试探的口气。

徐卫国没多想,一跃上了屋顶。正当他戴着手套把一块块锈迹斑驳的铁皮拆开扔下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横梁上光线阴暗的深处,有一条3米长碗口粗细的黑斑蟒蛇,正盘绕在横梁上,一动不动。徐卫国吃惊不小。

他跃下屋顶,指着黑暗处说:“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众人哈哈大笑,有什么大惊小怪?这草料棚恐怕有百年历史,我们早就知道这里有一条蟒蛇。然后,全体得意洋洋地看着徐卫国,等着看他的笑话。

“一般这种情况,你们怎么处理?”

“给动物保护组织—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或者野生动物园打电话,请他们帮忙运走,不能伤害这条蛇。不过,可能要等好几天。今天这草料棚恐怕是拆不了喽!”

“给我找一条大麻袋来,”徐卫国指着帕垂克,“你敢不敢帮我捉蛇?我掐住蛇颈的时候,你要同时按住蛇身,咱们合力把它放到麻袋里。这活儿可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你敢不敢?“徐卫国将了他一军,作为对在橄榄球场上无缘无故抱摔的回报。看热闹的人们脸上变颜变色。

拜伦本想在众人面前给徐卫国一个难堪,不料反被将军,无奈之下,硬着头皮对帕垂克使眼色。帕垂克横下一条心,晃着膀子爬到长梯顶端,靠近蟒蛇的尾部,同时紧盯小心翼翼爬上横梁靠近蛇头的徐卫国的一举一动。

那黑斑蟒蛇也许是吃饱了盹睡,也许是进入了冬眠,没有丝毫的反应。徐卫国毫不迟疑,一跃而起,使出少林达摩易筋经里面的卧虎扑食,双手闪电般死死按住蟒蛇的脖子,身子稳稳地骑在蛇身上。那蟒蛇正待挣扎,帕垂克也敏捷地窜上横梁,按住了蛇身。众人吓得纷纷后退。身子蠕动片刻,蟒蛇放弃了无谓的抵抗。众人七手八脚地撑开麻袋,帕垂克和徐卫国小心翼翼地由横梁下来,从尾至头,把蟒蛇放入,扎紧袋口。待徐卫国把麻袋放到拜伦皮卡车的货箱,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击掌相贺。

晚饭后,拜伦特意请徐卫国到地下酒窖,鉴赏自己的橡木酒架和几百瓶藏酒。

“徐,对于这几天你遇到的麻烦,我深表遗憾。从现在起,我的酒窖你可以随便来,随便喝。同时,请你考虑,欢迎加入我们的橄榄球俱乐部。”

“帕垂克对我有敌意,我不明白是为什么。”

“不要理他。他曾经是安吉拉的男朋友,你这么能干,他嫉妒。来,喝一杯。”

回到客房,徐卫国向安吉拉汇报和拜伦的谈话内容,她很高兴,“拜伦已经接纳了你,我和妈妈都没资格去他的酒窖。现在,只剩下爸爸对你还有一些成见,我们需要多一点时间,多花一点心思,我相信他最终会接受你。”

“你们这里是不是特别偏僻,从没来过中国人?这几天大家看我的神情,让我想起你在北京时,满大街的路人追着瞧你的情形,就像看西洋景。”

“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明白了。”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