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38)唐山的好哥们儿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0-06-22 19:28:19  浏览次数:75
分享到:

我在唐山有个好哥们儿叫王和平,他和小马子马国安都是唐山小山儿李杰的徒弟。李杰和天津市快板书大家李彦杰是师兄弟,这两位师傅在中国的曲艺界快板儿界大名鼎鼎!李彦杰的经典作品巜劫行车》,李杰师傅的成名作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为此,王和平主攻李杰师傅的作品,小马儿则是专学《劫行车》,由于我和小马,王和平是在唐山的好朋友,我也学了一手山东快书,先学《让座》,后学高元均的巜武松打虎》。在上地质学院时,我的山东快书得院里的嘉奖。

话还得拉回来说,王和平是个多才多艺的好兄弟,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的婚期快到了,我也发愁我东矿的家乱七八糟的,我那后妈由于先天是个垃坨神,好歹跟一个煤矿老板子过一辈子,“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一种中国古人最普遍的女人观。就沒养成勤劳的习惯,她把农村中最古老的传统劣性遗风继承下来。也可能是我后妈的缘故,也恰恰是这个后妈由于过于偏爱自己生养的我那个二水兄弟,大丫头;对我就不那么喜欢了。经常表现出各种欺视和偏见,稍不顺心就动以拳脚,我后妈长的人高马大,加上有点“凶神恶煞”,对付我这个不是她生的外秧儿的孩子,总是左看右看不顺眼,上瞧下瞅不随心!

那一年我弟说要吃饺子,就一起去买韮菜,买了二梱韮菜,我弟弟二水儿要全部他一个人抱着。我想那儿有两梱韮菜,我抱一下一捆,不给弟弟二水儿,二水儿“哇、哇哇”地大哭起来!我就是沒给他。我后妈举起她的铁拳头给了我几下子!害得我当晚高烧四十多度!

我那时实在是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每天在外边玩完回家,后妈都不让我进室,要等到深夜一点来钟我爸爸快下班了,后妈才提前把我从门外放进来。面部凶神恶煞地说:“别跟你爸说这事,说了我揍死你!"日复一日,多少个日夜我就是这样每个晚上我都要在门外站几个小时,都要等父亲快回来!我这个后妈心地就是不善,六十年代系紧裤腰带过日子,人人挨饿,我奶奶饿得半夜抓一把生白薯干儿,奶奶吃得是那么香,而老后妈是绝对不会吃这东西的。

反而天天在我爸旁边唱山音:“白薯干都让妈(奶奶)吃了,咱可养不起,妈也太能吃了!”在老后妈的鼓动下,奶奶沒呆多长时间就要回老家,但是我爸沒让奶奶走。说起奶奶我的心就要流血了。我二、三岁就让我爸爸背着送回老家,我跟着爷爷、奶奶在老家生活,还有二叔许俊伍,二叔是个残疾人,日本鬼子围庄时,爷爷推着小推车,全村人都拼命的跑哇跑哇!黑灯瞎火的,二叔从小车子上掉下来,把双腿摔得骨折了。

于是二叔就又有了一个新名字,叫“老拐俊伍”。二叔总是傻傻呵呵的笑着,没啥心劲,大大咧咧,生产队…四队里的人都同意这个老拐俊伍在生产队喂牲口。我从小也愿意跟二叔一起去看牲口。深更半夜的我也会光着身子去给牲口一蓝子一蓝子的添草加料。二叔也是文絲不挂地去端草端料,"妈那个臭⋯”冲着那头不着掉的噘嘴驴一顿乱骂!“大黑!你干啥,就仗着你的犄角硬,再顶别的牲口,天天让你在地里拉犁巴,饿的想顶谁都没劲儿!”你看这个老拐俊武腿脚不好使吧,可他偏偏爱跟这群大牲畜一起打连连!

那时候我还小,开春儿种地,我总是被分配去拉鸡蛋滚子,那长长的地垄沟儿,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长长的绳子挂背在肩上,深深地勒进了我肩膀的肉里。
话又说回来,我那个说快板儿书的哥儿们儿王和平,身高一米七五身材,浓浓的眉毛之间闪着聪慧的光芒,嘴角上经常飘过股股幽默风趣和恢谐。王和平写得一手好字、创作首首好诗、画出一幅幅美丽动人的国画!“你说,许兄!咱们哥们就不能自称二鲁迅?!”说话间面部及双眉之间透露出狡猾和瑞智。长嘴唇左角儿一咧,表示着渺视一切的神情。真有那种“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的气慨!我和王和平提到十二月底结婚的事儿,“许老兄,布置家的事就交给小弟了,我保你满意!”说着话言语中透着大包大揽的感觉。“那就全拜托和平老弟了!”我边说边把一杯酒端起来向他举的杯子碰了一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