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3章 醋酸之余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25 15:26:54  浏览次数:41
分享到:

音乐

突然由舒缓变得热情奔放

一大帮老太太跳上了主席台,表演开始了。都知道三大派矛盾的大伯大妈们,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笑。

对此略知一二的钱锐气,也有些讶然,可他马上被台上的蓝布衫吸引住了。还真是那句话,姚老太的女儿的确会包装。

在一遍绫罗绸缎大红大绿中

朴实无华的蓝布衫被映得格外抢眼

更兼姚老太的年龄,本来就比丁老太周老太小了好几岁,进城几年闲居生活和坝坝舞的陶冶滋润,配上淡妆,让她在三个领舞中独领风骚,别有味儿。

莫看钱锐气平时牛皮哄哄,动不动鄙夷人家“农转非”,来不来对其嗤之以鼻“土里土气”,从来就没好好看过姚老太的表演,现在这么一瞅,倒来了点兴趣。

或许

这种表演兴的混合舞蹈,正是“欧交”的长处?

尽管“民舞”丁老太,“国标”周老太,带着自己的高手卖力地跳着,给人的感觉,却总是不如姚老太的“欧交”好看。

可以这样来推设,如果前铁路巡道工钱大爷才感到好看了,那么,满场的大伯大妈也会如此。在这儿,朴素的审美起了决定性作用。

慢慢的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地评论。

果然,若你认真听去,认为“欧交”更好看的大伯大妈们,占了绝大多数。因此,本是抱着聊以自乐的钱锐气,越来越有兴趣,还不时碰碰房东小伙。

“怎么样”小伙笑笑:“好看,好热闹!”“可我看你,晚上常关在家里哩。”老头儿又在游说了:“关在家里不好,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哩。”

小伙只是笑

忽然请

“钱大爷,我听说这小区的坝坝舞有三派,真的吗?”“当然,民舞,国标,还有欧交哩。”钱锐气神气活现的,给芳邻小伙当起了老师。

“你看那手拉手像要冷不防摔倒对方的,就是国标。双脚蹦得比兔子还欢的,就是民舞。哎,小伙,这是简称,不需要我说全名哩?”

小伙眼睛发光

尊敬的点点头

“那个,嗯那个什么也不是,就像猴子一样乱蹦乱跳的,就是欧交哩。”“钱大爷,民舞和国标好懂,这欧交,是什么?有点费解。”

“怎么费解哩”老头儿恨铁不成钢,看看芳邻:“欧交,就是欧洲交欢舞!交欢,你知道吧?”小伙有些迟疑:“钱大爷,你是指的欧洲交谊舞吧?”

“管它呢,交欢交谊不是一回事儿哩!”

钱锐气面带不屑,大气回答。

“意思到了就是哩,你看看你看看,”冲着台上频频点头:“那蓝布衫,跳得多好,笑得多好看,身段儿也像上了油似哩。”

小伙也就放眼看去,台上一身蓝布衫的姚老太,果如老头儿所言,跳得得心应心,运转自如,真成了舞中明星。

钱锐气正看得入迷

不防,一根指头从后面用力捅捅他。

“钱大爷,莫闪了脖子哦。”是芳菲。见老头儿回头,芳草嗔怪到:“钱大爷,你好像忘了我们还坐在后面哟?”

老头儿一眼看到护士长妹妹,冰冷冷的瞅着自己,恍然大悟,拍拍自己脑袋:“我真忘记哩,唉,这人老了,”

护士长妹妹瘪瘪嘴

毫不掩饰的鄙夷到:“你还没老,还知道对三大派介绍,特别是那个欧交的姚老太,看来,你对老太太很感兴趣啊?”

钱锐气当然听出了对方的嘲讽,有点不高兴,你算老几?我对人家感不感兴趣,关你什么鸟事儿?可马上想起,这是护士长妹妹哩,好歹我对她姐姐有意,花了几百块钱也不能白花对哩?

逐装没听见

对她点点头

“对不起,刚才我的确是忘记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儿哩?”护士长妹妹哭笑不得。本来呢,昨晚上就姐姐说好,交待厨师把餐馆好生看着,自己陪她来好好观察观察这位“未来姐夫”。

在此之前,她己陪着姐姐观察观察了好几个“未来姐夫”,评价都不高。很简单,姐姐这个年龄和工作性质,均属于中老年妇女再婚中的特困户。

自然规律不可抗拒

男人老了,也依然是男人。

男人一向在婚姻中占着优势,即便再婚,也是如此。这不,学者教授文人和老板,嫌姐姐年龄太大,而且居然还是个“长”?

可如果是个真正的护士,就好啦。这种五十出头的老护士,可是再婚市场上的抢手货,基本上是一出现,只要不太,噢你懂的,就被老男人们一抢而光。

可护士长

对不起,歇歇回家洗洗,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工人,农民,凡夫俗子,市井百姓,自己又看不上眼儿。毕竟前夫大小也是体制内的副科。事情就这么粘着了。如果换成老男人,或许不急,实在不行降低标准,找一个像样点“做饭洗衣”的就可以了。

可姐姐就不行,越拖越对自己不利,除非你干脆死了这个心,独生快乐一辈子。俩姐妹由婚介姐妹俩陪着,来到了桃花广场,看到钱锐气的第一眼,妹妹就有点好感。

那老头身板硬朗

精神挺好,走路有点气势汹汹的。

由此推断脾气可能不太好,但敢作敢为,应该属于胆汁质姓格。这种性格的男人和老男人基本上相同,对家庭敢负责任,这可是最重要的一点。

眼下呢,虽然风气开放,观念更新,可这再婚和婚姻,却依然有着截然的不同。婚姻就不必说了,你懂的。

单说这再婚

噢对不起,我得加上一个定式——中国式再婚,简称“再婚”。

要理清了个中的复杂和纠葛,基本上就可以向瑞典斯德哥尔摩,申报婚姻类的诺贝尔奖了。再婚最基本的一点,就是二人来自不同的生活和经历,这有点像男女思维行事,永远是二条轨道。

再婚者都想双方坦诚,犹如初恋,可除了极个别的异类,基本上不可能。因此,再婚双方从第一天起,就存在着婚姻破裂,各奔前程的巨大隐患。

生活中任何一丁点轻微的碰撞

都能让隐患爆发出毁灭的力量

而若论受伤程度,女比男大得大,而且很可能是致命的。正是基于这点,护士长妹妹才替护士长姐姐着急,陪着她八方观察,四处察观。

有了第一眼好印象(这也正是护士长本人的第一眼印象)的妹妹,心里正细细的为“未来的姐夫”打着分呢,没想到,这家伙接下来的表现,完全颠覆了自己的三观。

关于“未来姐夫”和那个姚老太的流言

是芳菲姐妹俩添油加醋告诉的

大约芳菲老板的初衷,不过是拿此蛛丝马迹说事儿,为自己向护士长多收几次“见人费”而己。对于它的后果,并没太放在眼里。

你护士长姐妹俩一怒之下放弃,更好!不过就是又推荐,相亲,喝茶呗?但芳菲老板没想到,经验和识人都并不太丰富的自己,这次碰上了高手。

护士长妹妹的第N个职业

就是当了几年的小婚介老板

最后,厌倦了这种劳心又劳力的挣钱营生,转而开起了餐馆至今。因此,护士长妹妹对同行的招数,心领神会,暗中发笑时,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

听到她对老头儿直截了当的嘲讽,芳菲老板毫不惊奇,只是淡淡看着自己的“黄金客户”。以她对老头儿的了解,这时的钱大爷应毫不客气的瞪眼,呵斥,不理或者抚袖而去。

可是

钱大爷却意外的陪上了笑脸,还问人家叫什么名儿?

芳菲姐妹俩对看看,默不做声。“尹懒” 护士长妹妹回答:“我姐姐叫尹琴,这下要好好记住了。”可老头儿的舌头,好像在嘴里打搅。

“你姐姐叫尹琴,你叫尹懒,开玩笑哩?”钱锐气把对方的回答,认为是故意和自己使气,这让一向自信的老头儿,有点犹豫不决了。

前铁路巡道工文化虽不高

可也知道历历古训

比如,好男不和女斗,好女不与男争!你不高兴,我己经对你当众赔礼道了歉,结果还要来这么一句,想咋的?

一母所生一父所养的姐妹俩,妹妹尚且如此得理不饶人,可见其姐姐也好不到哪儿。那么,莫忙,先下了这个台再说哩。

一边儿的房东小伙

也早笑开了

尹懒瞅瞅他,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便掏出自己的身分证。递给钱锐气:“钱大爷,请看,我是不是在开玩笑?”老头儿接过,捧在手里瞪大眼睛瞧着。

不错,上面的确写着“尹懒”二个大字,下面是身份证编号,翻腾翻腾,后面是庄严的国徽……“验明正身,也说明我们的态度认真,”

尹懒揣回自己的身份证

一面幽默的反问

“钱大爷,你说对不对呀?”老头儿点头。“同时,也说明你的态度暧昧和敷衍塞责,对不对呀?”老头儿眨巴着眼睛:“什么爱没,什么责哩?”

尹懒毫不客气

对他翻翻白眼

解释到:“爱没,就是脚踏二只船,吃着碗里,拈着锅里。听懂没哇?”老头儿点头。“什么责,就是乱找借口对付了事儿,听懂没呀?”

“可是”“没有可是”尹懒进攻了,瞪着钱锐气:“是男人吧?当然是男人!那么,是男人就要说话算话!是男人就该勇于负责!是男人就应,”

“可是”

“别给我说,你有选择的权利。”

尹懒不懒,而是勤快的攻击:“我说重了呢,你怕上了点年纪受不了。说轻了,你还得像现在一样不以为然,强词夺理。所以,我只能说,那只是你们男人逃避现实的借口,对不对啊?”

这次,老头儿没有点头,因为他早被尹懒呵斥得没了勇气。好在尹懒懂事,一开始反击嗓音就轻轻的,冷笑换成了微笑,除芳菲姐妹和房东小伙听得稍为一点清楚,其他的人,只以为这一老一少在喁喁聊天,评论着台上的演出哩。

这当儿

己经有点狼狈的钱锐气,看到孙办事正对自己招手,便站起来笑嘻嘻的挤了出去。

这便是前铁路巡道工与教授学者老板之间的区别。被尹懒这么假笑着一番呵斥嘲弄,换了其他人,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快就转了脸嘴,恢复了平静。

可钱锐气,挤出人群和老朋友踱到广场边,就基本上忘记了。当然,也不是全部忘记,而是他的思绪转换太快,马上就被几个老光棍儿的说笑吸引住了。

被孙办事儿气愤而认真的质问

老头儿爽快的承认不对

自己会后马上办,安抚小学同学兼老朋友后,耳朵又马上竖起,捕捉着那几个老光棍的动静。这当儿,台上的表演也进入了高潮。

三十个精神抖擞的老太太,忽儿变成一只大雁,姚老太太是雁头上的那可爱的嘴巴,一合一张的。丁老太太是雁儿的左眼,一眨一眨的。周老太太是雁儿的右眼,一一闪一闪的。

忽儿又变成一只仙鹤

三个老太太像大雁头一样,各司其责,团结合作。

忽然,在突变的音乐中,砰!仙鹤被子偷猎者一枪打中了身子,顿时瘫软在地,眼看不得活了。这时,都教授,苏总监和吴主三人跑上去。

分别把手中拿着仙丹保健长寿丸,一盒盒像征性喂到受了重伤的仙鹤嘴里。随着舒缓激越的音乐,仙鹤慢慢爬了起来。

演鹤头儿姚老太太

欢呼一声

“天呀,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想到只吃一盒仙鹤牌保健长寿丸就好啦!太神奇啦!太高兴啦!”演左眼右眼的丁老太和周老太,也跟着发出了欣喜若狂的叫声。

“啊!看清楚了,看清楚了,仙鹤牌保健康长寿丸,让我看得更远,更清!谢谢你啊,仙仙鹤牌保健康长寿丸!”

然后

三个老太太一齐举起指头,做着V字状,大叫一声:“耶”

可匆忙中,好像二老太擅自加上了“茄子”二字?这让坐在最前面几排的大伯大妈,哄堂大笑。可不管怎样,演出是成功的,把原创者创作的宗旨,表现得淋漓尽致,掌声不断。

从孙办事兴奋得在一边儿,走来踱去的喃喃自语中,钱锐气得知,为让这次仙鹤牌保健品推广成功,孙办事和苏总监商量,修改并监督舞蹈了很多次,都教授吴主等领导和同事也尽职尽责,老头儿不禁撅起了嘴巴。

责怪孙办事为什么不也叫上自己

好歹也可以谋画策尽一份力量哩

乘演出成功的热潮,都教授(后来孙子告诉老头儿,他就是此药的研发者和老板。)苏总监(孙子又悄悄透露,都教授的学生和小三,据说曾被教授夫人拦在学校实验室,揪在地下痛打了一顿。因为是小学同学兼老朋友,这秘密事儿他一般不告诉别人)和四个披着绶带的销售小姐,一并开始了现场热卖。

一个小伙则拎着个电喇叭

在边儿上窜来窜去的吼叫

“买一送一,原价289一盒,开业特优189一盒!大家上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于是,大伯大妈们纷纷上前抢购,热闹异常,蔚为大观。

瞅着孙办事和那几个老光棍的钱锐气,甚至瞟到芳菲姐妹和尹琴尹懒,也上前抢购了一人一大箱。这让钱锐气的眼珠子都快滚了出来,吃惊不小。

按照先前

孙办事员给自己算的帐

一盒289,现在开业特优189一盒,一大盒里面是50小盒,即9450块,一箱里面是10大盒,即94500块。这,疯了不是,近10万块人民币,天!当饭吃哩?

孙子过来了:“你怎么不去抢几盒?真的便宜,高科技,标本兼治哟。”“少来,老子没这么钱哩。”孙办事扬起了眼梢:“又怎么了,谁惹你啦?”

“你”

“哈,我怎么了?”

熟知老友脾气的孙办事,没怒反笑:“你这个死老头子啊,和我较什么劲儿?有力气还不如你上去,抢几箱长寿丸,嗯,你懂的。”

钱锐气没听懂,反而怒到:“你们早就为这事儿奔忙,怎么不叫上我?好歹我也能帮点忙哩。”原来,因为是老朋友,人老了就是怕闲着。

老头儿曾多次给孙办事打过招呼

有我帮得上忙的叫一声,跟上热热闹闹。

可孙子想,你能帮得上忙的呢?不添乱就烧高香了。因此,不管这事儿那事儿的,很少叫上他。现在呢,依然连声安慰到:“对不起对不起,我忙晕了脑袋,下次一定,下次真的一定。”

看看老头儿脸色缓和一点,又暗示到:“和我较什么劲儿?有力气还不如你上去,抢几箱长寿丸,嗯,你懂的。”

老头儿跺脚

又开始怒了

“妈的,我懂什么?我就懂这玩意儿当不了饭吃,我也没有这么多钱,你偏偏拾掇我上去抢几箱,还挤眉弄眼说我懂的,我懂个屁哩?我要懂,早当官儿啦,至少是个工段长,管几百号人神气着哩。”

孙办事只好捂捂自己耳朵,走开了。抢购过后,就该是表彰会啦。看看手机,11点30分,按物业事先的安排和通知,表彰会应该在11点45分举行。

可看看

乱七八糟闹哄哄的,只怕要黄哩?

房东小伙过来了:“钱大爷,这会?”“我看,麻烦哩。”老头儿看看主席台,想想:“你等着别乱走,我去问问。”老头儿这回聪明了,直接问的吴主。

吴主听了皱皱眉:“孙办事员,没告诉你们?”“没有,只是通知说,促销会先开,表彰会11点45分准时开。”“是这样安排的,可是,本来有二种准备。”

街道办主任像寻找什么的扭扭身子

一眼看到在远处的房东小伙,就招招手让他过来。

等小伙走扰,吴主说:“一种就是今天促销情况进行得成功,时间如果拖长,表彰会就顺延在中餐后,就在街道办公室举行。一种就是按原计划进行。现在看来,只能延到中餐后了,对不起。”

小伙倒没在意,老头儿不干了。很明显,在广场开和在街道办公室开,是二回事儿。可又不好说出口,只是阴沉着脸孔。

吴主当然明白他的心思

想想,补充到。

“钱大爷,我们尽量争取。如果的确不行的话,除你们小区物业的奖励,街道办另加奖励。你看呢?”钱锐气想想,再看看现在广场上的热闹情景,只得默认。

可毫不客气的追问:“街道加奖什么哩?再说,口说无凭。”吴主看他一眼:“放心,街道办是国家一级政府,作为负责人,我说话是算数的。”

一转身

不再理睬

钱锐气讨了个没趣儿,看到芳菲和尹琴姐妹俩,各抱着一大箱仙鹤牌保健品挤出人群,便屁颠颠的凑上去帮忙:“尹懒,给我。”

然而,尹懒身子一扭:“谢谢,钱大爷,不劳你大驾啦,记着我的话,一心不能二用,我等你回答。”老头儿心里暗乐。

这是护士长

在递话给我哩,点点头。

“多久”“什么多久哩”“我问你多久才能具体回答”尹懒不顾姐姐在身后,暗暗拉自己衣角,毫不客气,紧紧逼上:“三天内”

老头儿又是一乐,开始装疯卖傻:“你是说三十天内,对哩?”尹懒一楞,知道自己急切了点,对方在自倚自重,讨价还价了,无奈只得顺话答话:“回答正确,加100分!”和护士长姐姐离开了。

芳菲老板最后离开

对着老头儿笑笑

“别以为不得了,慢了你会感到后悔的。150块!”钱锐气不赖帐,不屑的抬抬眼:“我说了,下午哩。”

忽听那边闹将起来,踮足一看,几个老光棍正在推推掇掇,吴主,孙办事和姚老太正在劝导着。钱锐气踱过去,吴主孙办事看到他过来,同时招呼到:“好了好了,钱大爷来了,我们听听钱大爷的。”

不料

几个老光棍的矛头,一起对准了钱锐气。

“你来了?你来了就很了不起哩?”“知道你是老太太的后台,有本事打老子嘛!”“姚老太不是你钱锐气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大家的,你给老子滚远点。”

老头儿听得晕头转向,怒形于色,一拍自己胸膛:“喷啥粪?来就来,哪个先上?”前铁路巡道工的火爆是出了名的,莫看几个老光棍牛皮哄哄的,给钱锐气这么一拍,顿时不做声了。

饶是如此

仍有一个老头儿不服气

低声咕嘟咕噜的:“凶啥凶?谁不知道你是条老色狼,脚踏二只船?有本事,一对一啊?”这低音儿,不幸给钱锐气听见了。

老头儿就一步抢了过来:“你说什么哩?你说什么哩?谁不知道你偷瞅儿媳妇洗澡,儿子回来和你差点儿分家?还好意思说我哩?”

啪!话音刚落。

钱锐气的脸孔上,就挨了对方狠狠一耳光。

那小老头儿眼里闪着绿光,咬着牙齿,饿狼般扑了上来:“我叫你喷粪,老子叫你喷粪?我和你个狗日的老光棍拚哩!”

钱锐气躲避不及,被对方压在了身下。于是,临近正午的水泥地上,二老头儿抱在一起滚来滚去的,一帮子老头老太太围在一边儿,大呼小叫,还相互呸呸着。

不远处

一溜儿五张蒙着白布的桌前

排着等候五试的大伯大妈,脚下都摆着一大包抢购的仙鹤牌长寿丸保健品。都眯缝着眼睛,瞧着不远处起的哄和滚动,一面慢慢向前移动。

更远处的主席台上,都教授和苏总监还在兴致勃勃的么喝:“来呀来呀,开业优惠,平时289,现在189哇!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哇!”

互不干涉

互不打扰,互不理睬。

三种景观并存,笑煞众多街坊邻里和点头熟人。没滚多久,身强力壮的前铁路巡道工,就彻底占了上风。

他紧紧压着对方,一面扬起右巴掌,啪啪啪的煸开了对方耳光:“谁是老色狼哩?谁又脚踏二只船哩?你他妈有老伴儿,还打自己儿媳妇的主意,世上还有比你更损的人哩?”

煸到第N巴掌时

老头儿的右手,被人拉住了。

“算哩算哩,大兄弟,别和他一般见识,放了他哩。”钱锐气一看,拉住自己的居然是姚老太,更生气了,用力一挥挣脱,朝着她骂起来:“你这么护着他,是和他有一腿哩?”

姚老太楞楞,四下的大伯大妈跟着起哄:“有一腿,是有一腿哩!”笑声顿起,姚老太受不住了,向前一扑,竟然把钱锐气扑倒,那小老头儿趁机爬起来,一溜烟儿不见了。

老头儿这一气

非同小可

居然对着姚老太骂起来:“真有一腿哩,我早知道,真有一腿哩。”吴主孙办事一左一右拉住了他:“算了算了,钱大爷,说话要负责任哟!谨防人家儿女找上门来。”

“老朋友,止怒止怒,你出格了。再不止怒,你整个儿就完蛋了。”一边也有人大声叫到:“钱大爷,人家早走了,你还骂什么骂?蛮不讲理哩!”

老头儿定睛一看

可不,小老头和姚老太都不见了,自觉没趣儿,悻悻的闭了嘴巴。

事情果真如吴主所说,直到快1点钟,促销会都还没结束,居民们都还在三三两两的赶来,直把早累得疲惫不堪的都教授,苏总监以及众多的促销人员,抖擞精神,勉为其难的接待应付着。

出于提成需要,同样累得疲惫不堪的吴主,叫着属下的名儿鼓气,还要求孙子和老史“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充分发挥一个××××特别能战斗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累得差点儿趴下的老史

冲着孙子直翻白眼皮儿

“你搞的好创意,上呀!冲锋在前,享受在后,充分发挥一个××××特别能战斗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而孙办事,早累得只有按着自个儿肚子喘气的份儿了。

小谢和保安队长上来了:“吴主,我看钱大爷和房东小伙,可以开饭了吧?”吴主气恼到:“好像不关你们小区物业的任何事儿?站在干坡上说话,腰不疼哇?大家都忍着呢。”

小谢四下瞧瞧

真有些为难了

“吴主,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哟。再说,钱大爷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这样干饿着,”压低了嗓音:“出了事儿,我们可负责不起。”

事实上,小谢主任是有先见之明的。她在昨晚街道办的联席会上就提出,尽量压缩药商促销时间,反正他们又不怕拖长。

签的是上午二个钟头内的促销协议

拖长只对其销售额增长,降低其成本有利,充其量促销人员饿一点。

据事后了解,这一点真还让小谢主任说准了。进场之前,药商全体人员都自动或多或少的加了餐,并且人手一瓶700毫升的农夫山泉。

这是一个药品销售代表,必须具有的业务素质。因此,药商全体人员现在只是累,不饿又不渴。又累又饿又渴的,只是街道办人员和小区物业人员。

在联席会上

小谢还提出

物业抽调人员支持,负责外围的清洁卫生和突发事件,可给吴主婉言谢绝了。因为,物业女主任的建议也不是免费的,要求每个帮忙的物业人员,二个钟头内每人补贴20块,超出半个钟头算一点钟,加补20,以此类推。

因此,被街道办主任婉言谢绝后,物业没一个人到场,只是在小区里,透过围墙的砖缝看热闹。小谢主任和保安队长,更是连热闹也不屑于。

直到看看快午后1点钟

促销会还没有结束的迹象,才来到现场一探究竟。

当然罗,小谢也不是真正担心什么钱大爷饿出问题,而是借此催促,该死的促销会早点结束。按照历次联席会议分工,活动完后的桃花广场清洁,概由小区物业负责。

钱锐气和小老头抱在一起,在水泥地上滚来滚去时,房东小伙一直在场。小伙倒是一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上去拉拉钱大爷。

可在老头儿眼光的逼视下

一直不好贸然动手

小伙脑子里老想着,倒地老人扶不得,扶了就是把自己变成提款机。那还只是一个老人,现在有二个老人倒在地上,扶了,只怕更脱不到手哩。

所以,直到钱锐气被姚老太拉起,乃至现在悻悻儿的站着发楞,房东小伙都只是沉默不语的跟在他身后。

小谢和吴主的对话

他都得清清楚楚

说老实话,他也早饿了。要是平时,此刻是打着饱嗝,和男女同事们侃着业界逸闻,或者自己把眼罩一带,耳塞一堵,扑倒在电脑前幸福的扯呼。

可现在,唉,该死的表彰会!再说吴主听了小谢的低语,想想也是这个理儿,回答到:“好,你们就先吃吧。吃后就开表彰会,到时通知我来讲二句就行。”

小谢大喜

对保安队长使使眼色,自己转身离开。

保安队长对钱锐气和房东小伙,挤挤眼睛,自己也先行离开。钱锐气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基层政府”还在饿着肚子奋战,“被领导者”却开始大快朵颐,这不好哩。

等保安队长走了几分钟,一老一少递着眼色,正打算一前一后跟上,钱锐气被三双手同时揪住了:“想跑?没那么便宜。”“为什么当众欺侮我妈,得罪了你吗?”

老头儿回头

二女一男,愤怒的看着他。

这次,钱锐气沉住了气,也分辩得清,那长像相拟的中年男女,是小那个小老头儿的儿女,这个肤色白哲,富态文雅的中年女子,是姚老太的女儿。

那小老头就不必说了,钱锐气和他连点头交也没有。小老头儿不但个头儿矮小,而且肤色黝黑,脑袋光秃秃的,纯粹就一个农村蔫老头儿。

在一帮子看热闹的老头儿中间

根本就没存在一样,如果走在街上,没有谁会正眼儿瞧他一眼。

所以,他的儿女找来钱锐气也并未放在心上。因为,他眼角睃到孙办事和吴主,正匆忙赶过来。倒是姚老太的女儿,老头儿是第一次看到。

他早听姚老太聊过她女儿,更知道姚老太惹得领导和孙办事员火冒三丈的蓝布衫,就是她女儿的策划,因此,对这个据说是中型服装城女老板的中年女子,更多了几分神密感。

现在

女老板就站在他面前

愤怒却优雅的看着他:“钱大爷,我要求你说清楚并赔礼道歉。”而那一对儿女,却是气势汹汹的捶胸顿足:“我爸79啦,革命多年,召你惹你啦?光天化日之下,被你按在地上煸耳光,信不信老子把你也按地上?”

儿子骂着骂着,竟然真的又上前来抓老头儿。钱锐气屹然不动,只是暗暗攥紧了双拳。房东小伙也捏紧了拳头,想如果那人只是揪着倒也罢了,真是要动手,就一定出手相救。

就在对方的双手

揪到钱锐气衣领一瞬间,吴主孙办事赶到了。

好一番相劝和解释,才勉强按熄了姐弟的怒火。一向脾气暴燥的钱锐气,这次自己也觉理亏,特别是,得知那小老头儿快满八十,不禁在心里叫声好险,

因此,一直微低着脑袋,听任吴主和孙办事调解和对自己的批评。未了,在吴主和孙办事的暗示下,老头儿主动向对方道了歉。

临离开时

姐弟为保险,还留下了尾巴。

“吴主,孙办事员,我们丑话说在前,原谅谅解理解都可以,可我爸毕竟79了,现在没有什么,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什么?如果有个三长二短,还得找你们二个担保人负责。”

这样一来,吴主和孙办事,都不敢轻易点头了,只好一起看着当事人。钱锐气脑子里更是嗡的声,这种要求连他也没有想到。

是的

姐弟俩说得对

80岁的老人,现在没有什么,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什么。真是由此引起并发症,那自己就麻烦了。钱锐气还记得当年的工段上的副工段长。

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在一次“大干快上抓革命促生产”的运动中,登上道车检查时不慎踩空摔下,脑袋撞在钢轨上昏迷过去,经抢救脱险恢复了工作。

在那个年代

这样的运动和事儿太多,包括当事人自己谁也没放在心上。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副工段长临到退休时,突然颅内大出血抢救无效,仅仅半天就离开了人世。那时的铁路工段威风不在,己开始大规模减退富余人员。

副工段长也就被无情地,列入了减退的富余人员之列,虽然比其他被减退的富余人员待遇要好得多,可也只有原工资金的三分之一,而且还不能保证每月准时发放。

家属不服上告

官司一直打到局办

局办当然支持工段的处理意见。官司又打到了铁道部。部里派人核查,结果查出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次摔伤,在二十多年引发了病人的并发症,导致颅内大出血的突然死亡。

在铁道部的指令下,工段撤销将其列为减退的富余人员之列决定,重新定为“革命干部离退休”,工资也变为全额发足,每月准时由其家属签字领取。

岁月流落

人也老啦

多少该忘记和不该忘记的事儿,都忘掉了,和天下所有的老头儿老太太一样,65岁的钱锐气,也成了中间丢,眼前忘和幼儿记了。

他之所以还能触景生情,栩栩如生的记得这件事儿,是因为那个倒霉的副工段长,一直和工段长面和心不和,对他这个工段长的得意弟子和乘龙快婿,从来就没有个好脸色。

当下

见吴主孙办事都不敢点头,只看着自己。

钱锐气心里打个沉儿,不说话。看他不说话,姐弟俩又急了:“不说也得说,谁让你那么勇敢的打人来?”“装死狗?我动手了呵,别怪我没轻没重没礼貌哟。”

紧逼之下,尴尬,难堪,愤懑和委屈一齐涌来,老头儿的犟脾气突然爆发了:“要打就打,砍头也不过碗大块病哩。”说罢,花白脑袋一扭,不说话了。

突然性的爆发

痦子式的顶撞,收到了意外效果。

好半天,姐弟才冷笑到:“哪个要打你?打你脏了自己的手。”“告诉你吧,我们不找,自有人找你,老头儿,你闯大祸啦!”

经验丰富的吴主孙办事听罢,觉得对方话中有话,逐义正辞严和轻言细语追问,弟弟才告诉到,老爸是个野战军副师长,开国少将,身上留有至少3块日本鬼子的弹片……

姐弟走后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在今天,拥有这种经历的人,远没有拥有金钱权力的老板和官员,受人尊荣拥戴。可是,总有人还记着他们。比如街道办吴主任和孙办事员诸类。按下不提。

又说那姚老太的女儿,虽然同样要求钱锐气赔礼道歉,言语之中却缓和了许多。在吴主孙办员的调解下,钱锐气也表示了自己脾气过急,希望谅解云云。

可对方摇头

特别说明到

“显然,钱大爷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不是对我赔礼道歉,而是对我母亲的当面致歉。”老头儿楞楞,咋办,难道还得我到你家里去才行呀?

要不,晚上姚老太太跳坝坝舞时,把她叫到一边儿赔礼道歉?可那样一来,当着那么多的老头儿老太太,特别是那一帮子老光棍儿,会不会又由此引发事端?

前面说过

老头儿的可爱,就在于他心里所想的,基本上就全部写在了自己脸上。

于是,明白过来的吴主,哈哈一笑:“当然得当面致歉,不然,钱大爷接受不了深刻教训。”孙办事也紧紧跟上,对小学同学兼老朋友,挤眉弄眼的。

“在外面吧,当着那么多人,只怕弄出更多祸端,所以,我也支持钱大爷应该亲自上门,当面赔礼道歉才以。”

当然罗

话说到这份儿上,老头儿自己心里也明白了。

嘿嘿一笑,搔搔自己脑顶毛,不好意思的说:“脾气不好害人哩,我真没有别的意思。丫头,是不是请你代我对你母亲,”

女老板心里暗喜,脸上却面无表情:“不行!如果这样,只能说明你是有意而为之。不然,即然错了,为什么不敢当面致歉呢?”

吴主瞪瞪眼睛

“不当面,就不表彰和戴大红花。”

孙办事也撅撅嘴巴:“还来不来纯爷们儿的,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原来你是老娘儿们呀?”房东小伙也鼓励:“钱大爷去吧,话明其散,相互不怨,多个朋友多条路,多好!”

钱锐气终于点点头:“好吧,我去。”“多久”女老板紧追不舍:“今下午,我妈刚好有空。”老头儿看看她,叹口气:“你呀,丫头呀,真是你妈妈的好丫头哟。再怎么着,总得我吃了中饭去吧,饿着哩。”

“要2点钟啦,还没吃中饭?”

女老板讶然

看看依然热热闹闹的广场,恍然大悟,频频点头:“找钱嘛,我也经常这样的。钱大爷,你吃饭吧,我在这儿等你。”“为什么”老头儿有些惊讶:“怕我跑了哩”“不领路,你自己找得到吗?”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