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兒是母親心頭肉
作者:林爽  发布日期:2020-06-29 18:51:21  浏览次数:43
分享到:

兒是母親心頭肉(本文參加2020母親節徵文大賽)

 我又從夢中哭醒過來,淚水濕遍了枕頭,這已不曉得第幾遍了……

 10736.jpg猶記七年前那個夏天,我甫出香港機場,長子便以十萬火急的車速將我送到醫院……

 懷著焦急的心情,我輕輕走近母親病牀強忍著悲傷,低聲呼喚:

 “媽!我來了,坐了十一個鐘頭飛機來看呀!”

 得了急性肺炎的母親躺在病牀上,緊閉雙眼,氧氣筒將她瘦小蠟黃的臉罩住了大半﹔半張著口,氣若遊絲,輕微喘著……

 彌畄之際的母親似乎聽見我呼喚,眼睛微弱張開一線縫,“啊”了一聲﹔然後又疲憊閉上﹗

 她明顯在等我,等我這個隨夫移民他鄉,無法晨昏定省的麼女﹔頓時,我內疚之淚伴隨潸焉出涕!

 “兒是母親心頭肉,朝夕不離隨娘身……”

 我含淚撫著母親尚有餘溫的瘦臉,在她耳邊輕輕哼出潮劇《蘇六娘》歌詞……

 母親生於民國五年,活了近一個世紀。 除了最後幾年因腦退化及腳傷須躺床外,五臟六腑完全正常﹔卻那樣痴癡呆呆地躺了五年病床……

 母親個子嬌小,出身詩禮簪纓 (古代達官貴人冠飾) 之家,更是外祖父母的掌上明珠。 身為長女的她,七歲開始便由婢女揹到書齋去上學。 由於封建時代的大家閨秀年過及笄就不能拋頭露面,更不能與男子爭長短﹐母親唸了幾年古文詩書後,外公就以“女子無才便是德”﹐不必高深學問為理由﹔要 她畄家跟外婆及舅母學女紅。 可是母親好學通古文,諳平仄喜詩詞﹔輟學後仍於深閨舞文弄墨,吟詩作對自娛;又愛繪蝴蝶、畫蓮花打發寂寥。 直到她十八㱑便由外公作主,通過媒妁之言與門當戶對的富家少爺父親成婚。 婚後初期養尊處優的母親每天勤於女紅編織;我小時候穿的衣裙,以及婚後一家子的“溫暖牌”毛衣全出自她那雙巧手。

 母親個性堅強,甚少流淚,我印像中就只一次……

 三十年前,我隨夫攜兩子從從香港移居新西蘭,母親心中雖難捨,卻不想我傷心;倒還安慰我說:

 “出嫁從夫,移民到新鄉,更需堅強努力上進;千萬別丟中國人的臉。”

 我深諳‘父母在,不遠遊’;無奈為了兩兒前途,只得忍痛違古訓;心中卻無比不捨!

 那次別離,我摟著母親哭成淚人,白髮蒼蒼的她反撫慰我說:

 “傻孩子,眼淚是血,不可輕流﹔別自傷元氣啊﹗”

 語畢,她已泣不成聲,老淚縱橫……

 母親時常教導我,女孩婚前必須潔身自愛,婚後則應孝順翁姑,相夫教子。

 古語說“子不教,父之過”。 母親卻認為:“子女犯錯,母也有過”;還經常叮嚀我需克盡母責,移民新鄉後更得多花時間管教兩子,以免他們沾染歐風美雨陋習﹔我一直謹記。 可幸兩子如今已經成家立業,總祘沒讓她老人家失望﹗

 母親還教導我:“多雪中送炭,少錦上添花。有錢時莫輕視貧苦人,地位越高,言行越需謙虛,還得多關懷、體恤條件比自己差者。那些不擇手段追名逐利求地位的 人最要不得,只有品德高尚者才會受人尊敬。又說:“做人千萬別趨炎附勢,尤其奉承討好那些不可一世或目空一切的暴發戶﹔免得自討沒趣。 待人接物更要誠實、厚道。 最好能以德報怨,侭管受他人傷害,也莫心存報復。 別人有錯,是他不對,我們絕不能傚法其錯誤行為﹔時刻記住‘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原諒別人等於善待自己” 等等做人道理……

 自母親躺床不起後,我每年都盡量請假兩次回港為她與父親慶生。 奇怪的是,每次只要我輕聲唱出那句“兒是母親心頭肉”,她那張佈滿皺紋的臉就會突閃慈輝﹔躺在床上斷斷續續接唱下句……我總流 著激動熱淚與母親合唱著……比我年長許多的兄姐都訝異為何如此﹖ 他們哪知道《蘇六娘》是母親最愛唱的潮曲,我小時候常聽她唱,聽多了自然也會哼幾句。

 葬禮當天我沒敢哭,看著那個鋪滿鮮花、裡面躺著母親瘦小遺體的箱子被推進火化爐時,我緊咬雙唇、強忍盈眶淚珠……耳邊卻響起她的遺訓:“ 年逾古稀老人若能壽終正寢,就是喜喪;子孫千萬別傷心哭喊,免得先人捨不得走……”

 母親享年九十八,福壽全歸已多年,可她慈魂卻經常入我夢鄉……

 昨夜夢中﹐我又回到童年﹐偎在母親身邊,與她合唱“兒是母親心頭肉……”

 可是唱著,唱著,她突然不見了……於是﹐我又哭醒過來!

 阿爽初稿於2013年7月,重修於2020母親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