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千里去旅游 1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6-30 13:20:11  浏览次数:115
分享到:

大约。

此山此道,还没有过妙龄姑娘独自步行上山?

车们驶过时我身边时大多停停,似乎等我伸手要求搭车,见我毫无动静,便又继续开动,潇潇洒洒的一溜烟儿就不见了。山路好走,满眼葱郁,鸟语花香,如果是住在附近,或者和闺密结伴而行又无后顾之忧,绝对是个踏青赏景休闲放松的好地方。

此时的我。

却脑弦和心弦都绷得紧紧。

此山此道,让我清醒地明白自己处境,抓紧时间,只有抓紧时间,才能如愿以偿,不留遗憾。终于有些累了,停下喘气,看看手机,我这才又一次领略到,出门在外,尤其是山区人嘴里的“十几分钟”,是个什么路程概念?

自上山那一分钟起,我一步也没停下,中速吧。

可至今就己经过去了38分钟。

然而那盘旋而上的山路,仍像个巨大问号,似乎还远远没有尽头。退回去?当然不行!这不是本姑娘性格。继续前行?有些踯躅,四野无人寂静得可怕,王师傅的回程中巴车……

看看阳光明亮。

正当早上九点钟天高云淡,生机勃勃的天空。

我一咬牙一跺脚,继续上!我掏出早准备好的二个大面包和一瓶矿泉水(忘了交待,我还没吃早饭呢),将寸步不离手的手机挂在颈上,左手拿面包,右手握矿泉水,一步口大面包,三步一口矿泉水,任汗水濡湿了背心和眼帘,顽强地继续前行。

行着走着。

忽然一笑。

我想起了千年前那个可爱豪放的苏东坡,那年秋天,己是花甲之翁贵为公务员的他,率众衙役出猎,踏山踩石,放浪形骸,恣意汪洋,好不快哉乐哉!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岗。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江城子》【宋·苏轼】。

千年后的今天。

又有我女汉子。

“左持包,右擎瓶,千里逐凤愿,香汗湿衣裙,气喘若小羔,乏步似牛群……”东坡先生,对不起啦,揩你油,借你名,嘻嘻!同乐同趣同留芳同娱后人!

面包矿泉水下肚,感到有了精神。

眼前一亮,哟!多久前面有了个佝偻背影?

高兴之下,我尖叫着飞跑而上。果然,是个当地赶路老农,才从一边小路出来,难怪我没有看到。老人家耳背,和我说话犹如吼叫。结果真令我万分高兴,老农领着我上了条近路,比这继续沿着盘旋公路到目的地,近了大概三分之一。

和老农分手不久。

我眼前又是一亮。

啊哟!整洁宽敞的街道,二旁状若各形的路灯,灯后是整齐划一的二层楼“老屋”,“老屋”统一漆成猪红色,还有意显得斑驳陆离,上面基本上都贴着“红军家属”“告示”或模糊不清又能勉强看得出个大概的各种标语,口号……


下一篇:杂绪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