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四章 (2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7-09 09:25:32  浏览次数:364
分享到:

徐卫国到镇上给刚子和姐姐寄信回来,安吉拉正斜靠在贵妃沙发椅上,手里拿着一封信。

“我在La Trobe大学的导师知道了我的情况,建议我生产后,回大学完成硕士学位。同时,有一个中文教学的助教位置可以考虑我。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好消息?”安吉拉喜形于色。

“当然是好消息,这样你的学习工作就都有着落了,咱们得好好庆祝。”徐卫国上前抱住她的肩膀。

“昨天晚上,我听爹地说他建筑公司的工程队缺人手,工期又紧,你想不想去试试?”她试探徐卫国的反应。

徐卫国沉吟不语,半天才答道:“我的经历你清楚,当了这么多年特种兵,退役后当警察,一直是为国家服务,没给资本家扛过活儿,况且,也没干过建筑的工作。“

“有什么区别?我们总要吃饭。“安吉拉脸沉了下来。

“吃苦受累我都行,但必须得我心甘情愿。“

“为了我爸爸的公司,有什么不心甘情愿?咱们的孩子快出生了,我们将来要买自己的房子才算安顿下来,不赚钱怎么行?咱们现在临时借宿,你知道这个农场一年的开销有多大?我们白吃白住……”

“我没想吃软饭,这几次到镇上,就是想找工作。”

“有什么结果?”

“像样点的工作,都要求有本地工作经验。还有,他们说的我都听不大懂。”

“你从海外来这里时间不长,没有特殊技能,很难找到第一份工作。所以,我才让你去帮爸爸。”

“好像我是个窝囊废,一无是处。”

“你怎么能这么理解?就像我刚到中国,也是什么都不懂,要慢慢学嘛。可现在孩子快出生了,时间不等人。”

“别生气老婆,我去,为了你们娘俩,什么活儿我都愿意干。”徐卫国怕她动了胎气。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才是北京爷们。”安吉拉笑了。

 

“我跟着父母从法国来澳洲的时候才五岁。他们奋斗一辈子,买下这个农场,到死贷款都没还清。”晚饭时,约翰向徐卫国讲述家族移民史。

“家里摆满你们亲友的照片,怎么没有安吉拉爷爷的?”徐卫国纳闷,忍不住问道。

还没等约翰回答,安吉拉随手从古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本相册,打开一页,递到徐卫国手上:“这就是我爷爷。”约翰面色尴尬。

徐卫国看到照片,张大嘴,眼睛瞪得溜圆:“这……这不是二战电影里的德国纳粹吗?”

“我父亲不是纳粹,只是一名德国海军士兵。”约翰脸红脖子粗,急忙辩解。

“他二战时在德国海军一艘潜艇服役,”安吉拉解释说:“德军占领法国后,他上岸休假,认识了我奶奶,一名漂亮的法国金发女郎,嘻嘻。“

“你们这德国兵太没有组织纪律性。”徐卫国调侃道。

“他逾期未归,德军派宪兵四处抓他,他就带着我妈妈藏到了一个偏远的农场里,隐姓埋名打苦工生活,直到战争结束。”

“他是逃兵,得上军事法庭。”徐卫国一脸的不屑。

“他是爱国的,也是反战的,和我母亲是一见钟情。”约翰替父亲争辩。

见色起意,临阵脱逃,最起码不是一个好兵。徐卫国心中嘲笑。

“多亏我爷爷逃走,后来那艘德国潜艇被英军炸沉,没有一个人生还。如果他继续服役,哪里还有现在的我们?哪里还有你的女儿?” 安吉拉拍拍肚子。

“虽然德国发动的是非正义战争,但作为军人,逃兵总是令人不齿。我手底下如果出现这样的兵,我会亲手军法处置。”徐卫国语气斩钉截铁,丝毫不留情面。

约翰脸色铁青,向徐卫国挥动拳头。

“你离开了你的国家和你应该服务的人民,你是不是逃兵?”拜伦说话自然向着亲爹。

“我是为了你妹妹才来到这个国家,并没有背叛我的祖国。”徐卫国双拳紧握。

“我爷爷为了我的奶奶离开部队,但他也没有背叛他的祖国,”安吉拉试图缓解气氛,“他们的爱情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二战结束后,他们一起移民到澳洲,然后一直在这个农场帮工,最后买下这个农场。”

约翰余怒未消:“我和芭芭拉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农场才有了现在的规模。这个房子我们扩建了两次。我的建筑公司是圣迪戈最大的,这些财富都是我们自己的双手创造的。”

“我钦佩你们这代人的奋斗精神,”徐卫国把相册还给安吉拉,“但以后千万别让我儿子知道,他德国的太爷曾经当过逃兵。不过,你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他,他中国的太爷,可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徐卫国起身,昂首阔步地回房去了。老约翰气得哇哇怪叫。

许久,安吉拉阴沉着脸进来,数落着徐卫国的不是。

“我这辈子就瞧不上逃兵,他给你们家族蒙羞,你还替他打掩护。”徐卫国钻进被窝。

“那你说话也要注意用委婉的方式,可以沉默,但是不能面对面指责他,这样我的父母怎么想?”

“你可以不让我说话,但不能强迫我说假话。”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