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单身情歌 第36章 怦然心动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7-10 13:08:29  浏览次数:114
分享到:

话说

达达将假冒伪劣告之了蒋总

地区经理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可蒋总毕竟是蒋总,他竭力让自己冷静:“你说,你还要了对方的外卖?”也难怪,地区经理不愿相信。

餐饮竞争,历来你死我活。作为近年异军突起的外卖,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为了保住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蒋总没少在此下功夫。

他所做的努力

有的,下属们知道,有的,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紧防慢赶,好歹自己这个区域到目前为至,据他知道的,仅有二家外卖小公司。不,应该不叫公司,是小作坊。

具体的说,就是几个喜叫外卖的哥儿们,一天忽发奇想,这餐盒一包一送,就是商机?钱虽不多,可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天天累积下来也算不得。

与其让别人赚钱

不如哥几个自己赚钱

于是,哥们利用带头大哥的小二居室,从屋后面的农贸市场,拎回平时常用的菜们,就开始了外卖,也省了自己吃饭弄饭的麻烦,一举二得。

一月满后,哥几个一算帐,连本带利加自己吃喝除干打净,居然还人均分了个千儿八百。于是,六个哥们一分为二,分别利用居家厨房,用上三绝招,改以前到处贴小纸条儿和托亲朋好友等方式散布广告的小打小闹,进行规范化的彩印促销优惠单大动作。

利用网络手机朋友圈

微信微博公众号,广发外卖信息。

加工重口味,多放佐料,一定是真正的好佐料,麻辣鲜香遮百丑,降低各种时令肉菜的成本。蒋总是在下班回家路上,偶然收到二小公司的彩印促销优惠单的。

他看了立马回头,召来小女文员装作情侣,一起到二公司本部订大单。出来,蒋总心里有底了。行业协会正在号召会员举报家庭式小作坊,如果一打电话,二小公司必被取缔。

可是

为什么要让它们消失呢

有它俩的存在,对本公司高大形象的衬托,不是好极了吗?蒋总虽然仅及而立之年,考虑事情远比同年龄人成熟,更比年长他三岁的达达圆滑周到。

不可否认,虽然那二家小作坊夺走了饱了没公司一定的业务,却真的起到了很好的免费广告宣传。小作坊毕竟是小作坊,在其成本控制,销售和销后等方面,远远不及规范化的饱了没公司。

渐渐地

毛病百出,投述猛增,穷于应付。

结果,原先跑掉了的客户,又重新选择饱了没,还深有体会的说:“这吃饭大事儿,的确不能只顾便宜。腰包便宜了,肚子可就老贵,还是饱了没的外卖,吃了放心啊。”

蒋总靠自己的聪明才智,赢得了下属们的一致好评。就连自以为是,暗自挑剔的达达小哥,也曾心悦诚服:“这家伙,真看不出的确还有一套耶!”

可是

现在达达却告诉自己,又出了一个李鬼。

他不说小作坊,而形容成是李鬼,可见其是有备而来。然而,达达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夜一天,也知道公司的管理条例,是不是他故意危言耸听,转移对他违规责任的追究呢?

或许,他正是这李鬼的幕后推手?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我安能不防患于未然?然而,正想我所设想的,以达达的聪明,有必要这样做吗?

不能光听他嘴巴说,我需要证据。

“是的,我要了二份,大概马上就会送到。”达达洞悉对方的心思,肯定的微笑着。蒋总又瞅瞅达达,朝窗口走几步,反背双手瞧着窗外不动了。

叩叩:“蒋总”二人回头,小女文员站在门:“达组长,你要的外卖到了。”让开,一个外卖小妹拎着二个包装精美的餐盒,笑嘻嘻的出现了:“谁叫达达”

坐着的达达

对她点点头,起身接过。

在小妹的手机上点了“送达”,小妹微微鞠躬:“谢谢”转身离开了。瞬间,蒋总转过了身:“秀慧,快快,跟上跟上。”

达达摇摇头:“杀鸡焉用牛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蒋总,请!”自己先拿起二餐盒仔细看看,然后递一盒给顶头上司,自顾自的吃起来。

达达的确是饿了

记忆中的一夜一天

自己好像滴水未喝,颗米未粘,所以,一要就要了二盒。递一盒给他,是请他验明真身,掌握铁证,可不是为了给地区经理拍马屁的。

然而,事与愿违,蒋总接过先沉住气,仔仔细细的观察拍照和推敲,然后揭开闻闻嗅嗅,叫过小文员:“尝尝,味道儿如何?”

一男一女

领导下属

各持一根一次性筷子,情侣一般按着餐盒,一左一右的开吃了。呼呼呼!几口下肚,边咀嚼边交流。“味精好重”

“那是为了降低成本,最廉价的菜,最粗糙的米。”“这哪是鱼香肉丝,太酸了。”“师傅没毕业,粗制滥造。”“哎哟,我牙刷被咯了一下,这是什么呀?”

小文员夸张捂捂嘴巴

拈起一颗褐色小石粒

达达瞅过去,石粒太小,几乎看不清楚。“光顾着抠成本,哪顾得上清洁卫生。”蒋总看也不看,归纳总结:“如果是我们饱了没,就不会,也绝不可能。”

达达忽然想笑,就在前天早会。公司规定早会,春夏七点,秋冬七点半。开会后小哥小妹们,一般来说有二个选择,回宿舍或者自家,继续睡回笼觉。

直接在总厨房

玩着聊着排队,直到上午10正式开始领餐盒出发。

当着众多的小哥小妹,讲话的蒋总舌头好像有点大,引大家发笑。未了,地区经理不得不告诉到,昨晚上吃员工餐时,被滞送的回笼外卖里的小石块儿,咯了牙齿。

“真的,也只有这种李鬼才会这样,”蒋总又肯定的重复:“如果是我们饱了没,就不会,也绝不可能。”小文员听了,有些惊愕。

“李鬼,谁是李鬼?”

居然瞟瞟达达

达达眼角睃到了,忍不住指着自己笑到:“瞟什么瞟?直看啊,李鬼在这儿呢。”达达十分遗憾地眼睁睁的看着二人,把一盒鱼香肉丝盖饭,分吃了个干干净净。

肚子虽然还没感到十分饱,可先前的饥饿感却也消失了。他不动声色的端起空餐盒,夸张地举到自己眼前,东西南北的瞅着,眼角睃向地区经理。

吃得个半饿

却气得个半死的蒋总

嗒!嘟!将手中的假冒伪劣连同一根筷子,扔在了办公桌上:“秀慧,请你好好观察观察餐盒,看完了有什么感受,给我和达达讲讲。”

几分钟后

小文员惊叫起来

“饱了了快餐公司?我们不是叫饱了没,几时变成饱了了?”地区经理就一掌拍在桌上:“什么他妈的饱了了,抄袭剽窃得如此下作,你稍微高明一点啊,好歹让我们也粘得光嘛。就像我们用饿了么的反义词,一炮打响,让对方既输官司,又跟着粘光一样。我呸,什么脑残玩意儿?”

“啊呀!真遇到李鬼了哇?我们的销售怎么办哇?冲量冲不上去,办公室这个季度的奖金就没有了哇。”小女文员悲伤的号叫着,脑袋还伏在桌上嘭嘭嘭的敲了几下。

然后起身

抓起电话筒,照着餐盒上的联系电话拨过去。

“好狡猾,语音耶。”又抓起鼠标,达达摇头:“没用,假地址假公众号。”扔掉,抓起自己手机。达达提醒:“微博微信也都是假的,我试过。只有通过电话语音的提示下单,才能定下外卖。”

摊摊自己双手

朝向地区经理

“这样你明白了吧,这一夜一天呢,一半儿忙处理意外,一半儿忙着这玩意儿,”拍拍自己手里的餐盒:“总算捉摸出了一点蛛丝马迹”“谢谢”

无可奈何的蒋总,终于给予达达口头承认,也就意味着达达这莫名其妙的一夜一天,有了合理解释。

即然承认又合理

达达也就不用担心所谓的惩罚了,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谢谢”达达礼貌的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地区经理听后,没肯定也没否定,而是骨碌碌的转着眼珠子,不知在想什么?

倒是小文员自告奋勇:“公司就出资再叫它几次,我偷偷跟在送外卖的身后,顺藤摸瓜,一定找得到李鬼的老窝。届时,蒋总你报警,不就成了哇?”

二个中年男瞟瞟她

都没吭声

稍会儿,地区经理问达达:“可否需要保密”“你看呢”蒋总又闭上了眼睛,复而睁开:“说说你的下一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我没听得太清楚”眼光转向小文员:“秀慧,你去看看,”“不用不用”达达急忙制止到:“秀慧是自己人,听听无妨的。”

小文员感激的瞟瞟达组长

又请示似的看着顶头上司,准备蒋总一使眼色,自己就机灵的离开。

可顶头上司并不看她,而是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仅凭一个餐盒,既或跟踪到李鬼店里,也没多大的实际意义。”

达达沉思般,缓缓而言:“要人赃俱获,找出真正的上家下家,彻底解决,把影响和成本降到最低。我分析,这次很可能和那二家小作坊不一样。”

“何以见得”

地区经理,也缓缓相问,并看了小文员一眼。

小文员就机灵的抓起自己手机录音。达达装没看见,继续着自己的思忖:“小作坊,投资理念和价值观,决定了它只能是小打小闹,见势不对,立马撤退。虽然无耻,却也机智,抽身快,溜之大吉。可这个饱了了呢,我看,是有意想把自己做大,所以现在尽力模仿我们,暗地里大练基本功,丰富经验,积累人脉,客户和资金。这就是小巫与大巫的区别,其实,也就和饱了没公司当初运作时的模式相同。只不过,饿了没缺乏策划高手,也就没有应有的警觉。所以,”

达达笑笑

地区经理脸孔上一阵滚烫

他不得不暗地佩服达达的分析,当时三个大股东创业时,也正是按照这一思路,就像现在这个饱了了一样,除了餐盒上的名儿和语音电话是真的,其他都假。

当然,也不能说是真正的假冒伪劣,域名和公众号是通过网管的审核,名正言顺注册登记的,却故意不开通,以免被对方发现,顺藤摸瓜,来个瓮中捉鳖,出师未捷身先死。

现在

这个李鬼也来了个以治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针锋相对,照单全收。

自己也没想到这一点,弄不好,饱了了青出于兰而胜于兰,真能成事,成为公司强劲的竞争对手。他看着达达,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可达达转了话题:“这事儿呢,我看就这样了,我不反对秀慧的提议。此外,关于合理化建议诸类条例,公司的管理制度上可白纸黑字,所以,”

达达又笑笑

地区经理听懂了,皱皱眉,好像有点恼羞成怒。

达达看在眼里,点到为此,见好就收,站了起来:“我也该回组里看看了,免得还真以为我达达出了什么倒霉事儿呢。”

蒋总面无表情

点点头

达达到了隔壁总厨房,正在排队领餐盒的组员们,都招呼着他。唯有姜君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达组,事儿办完了哩?”

达达急忙安慰到:“谢谢这一夜一天你帮我,刚回来,一团乱麻,今天还得让你帮忙,先谢谢了,没问题吧?”

副组长高兴了

连连点头

“没问题,达组放心吧。”对天下的外卖小哥小妹来说,能挣一文是一文,工作量并不饱和。市场这就么大点儿,客户也常年呈波动流落性,却有这么多的人要工作,要吃饭,要养家糊口。如有同事因故请假或什么什么的,没有谁不乐意接手同事的任务。

因为

这可不是什么发扬风格白帮忙

而是送一份自己就有一分收入。反正都是送达,许多事先划分好的区域,基本上都与自己送达的区域相连。

电动车一哒哒哒,就只是跑快和跑慢的区别了。达达又看看姜君:“你,还好吧?没什么嘛。”女副组长脸孔红红:“还行,他昨晚上半夜就离开了。”

达达不解

“哎,我不是说了的吗?”

“谢谢达组”毕竟是女孩儿,姜君四下瞅瞅,低声解释:“你不在,到底不好。再说,我也有些担心。”达达明白了:“好,空了我再在晨会上提提。放心,有我在,不会出问题的。”

“谢谢达组”

姜君真情实意的感激

“你的事情,如需要我搭手,我一定帮忙的哩。”站在队伍中的江小白,也不说话,就朝着达达招手。达达过去,轻轻擂在他肩膀:“见面狗见羊,没见又想,你是同志呀?”

“我是基佬,不是同志。”江小白耸耸自个儿肩膀:“还活着”“你看呢”达达扬扬眉头:“如假包换”江小白向前走几步,看看灯火通明的窗口。

“晚上回来聊,你先歇歇吧,准备好。”

达达楞楞眼睛

听听对方的话不对,知道一定是自己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儿。可能发生什么呢?不外乎是副队找来了,然后又灰溜溜的离开了。

如果仅是这样,倒并不令自己太担心。当然罗,副队不找来更好,可是,连自己的小命儿都要掉了,他能委曲求全不找来了么?

然而

他找来也就是这么大回事儿

因为,他绝对不会透露为了什么来找,充其量临时胡编乱造撒谎。所以,组员,芳邻和业主,都不可能知道真正发生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倒是达斡尔与他的兄弟舅舅,有点让达达担心。这一对城府不深,特喜信口开河的少年兄弟,既或保密,也一定会给其舅舅讲的。

那个膀大腰圆的保安队长

达达认识并了解,其智力远远低于体力。

走出总厨房,手机响了,打开凑向耳朵,是达斡尔:“达哥,外卖收到了哩?”“收到了,谢谢!你现在干嘛?”“今天轮转,24小时哩。”

听起来,达斡尔的嗓音有些沙哑,好像他疲惫不堪:“达哥,你明上午过来哩?”“工作啊,怎么会不过来?”达达边说边走。

远远看到

广场上热热闹闹,又是蹦又是跳又是唱的。

“昨晚上,你没事吧,在哪儿睡的?”“和达尔文挤的,你们那个桃花小区不行哩,保安住得挤,又闷又热,怎么这样差哩?”

“高档小区嘛,和你们当然没法比”达达加快了脚步,暮色越来越浓,广场上却越来越辉煌:“明天见,晚安。”“晚安”

话说这人呢

就是个距离问题

天天见,觉得烦,隔天会,有点亲。这不,对于这个桃花广场和坝坝舞,达达和组员们,可都全是顶顶讨厌,深恶痛绝。

一大帮子行将就木的老太太老头儿,本该呆在屋里闭眼养神,收收拾拾,忽然就涌到光天化日之下,又吼又扭又闹又叫的,还美名日什么“跳舞有益身心健康”“增进邻里友谊,搞好邻里关系”,真搞笑。

哎,其实呢。

管你什么坝坝舞,坝坝唱。

你若真是跳舞唱歌也罢,跳得不好不要紧,关键是态度要端正,对吧?然而,大家看看,老太太老头儿几乎天天晚上都要吵吵闹闹,推推掇掇,甚至群体斗殴,扰民又破坏,闹得大家都不安宁,惹得那警车一趟趟的鸣着警笛,跑来飞去,这是什么世道啊?

所以,平时间的达达和所有的组员,路过这儿时都厌恶的扭头疾行。可是,一夜一天没见,此时的达达居然有了一种迫切感。

他几乎是小跑着

跑进了广场

好热闹,广场正中搭起了主席台,上面堆满了漂亮的大箱子,还拉着鲜红的横幅,××药企201×年仙鹤牌保健长寿丸开场促销会。

台上,几个身披红授带的迎宾小姐,一个白大褂和一个年轻美女,正在笑嘻嘻的收钱递货,忙得不亦乐乎……

“大妈,促销呀?”

达达问一个老太太

“什么药,这么多人买呀?”“好药好药”大妈花白头发,慈目善眉,微微驼着背,双脚原地踏着步,双手屈起,一上一下的蠕动着。

“上午就开起,开了一天了。”“开了这么久,那些人不累吗?”达达睁大眼睛。广场江湖他是知道的,白天尽是这商那商,那活动这活动的,其实就二个字儿“圈钱”。

晚上就不说了

是坝坝舞的天下

可是,促销会能开一天的,好像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些年轻松漂亮唯利是图的药商,真是要钱不要命啦!

达达向前走去,没几步又站下,路灯下,三大堆老太太各成一队,在领舞的带领下,正有板有眼的扭动着,仔细听听,伴奏的居然是那首《单身情歌》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这首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达达平时也喜欢哼哼。

这时心情一好,就跟着哼哼着,边哼边离开: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爱要越挫越勇 爱要肯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得看透……

达达本来是想好好看看

传说己久的坝坝舞,究竟是什么样儿?

可只盯了几眼就转了身,唉,实在是惨不忍睹,看了真让人深感到人老了的无奈,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悲哀。

人啊,真是要活在当下,抓紧时光,多干对国家社会他人和自己有益的事情,免得老了来靠乱蹦打发时间。

达达感到奇怪

这三堆老太太可不是好惹的

据说是还分成了“民舞”“国标”和“欧交”三大派?当时,大家听了都差点儿笑岔了气。三大派谁也不怕,谁也不让,可今晚居然能与这仙鹤牌和谐相处,世道变啦?

当然罗,世道还是那个世道,江湖也还是那个江湖,唯一的可能,就是药商出了血。如今的老太太老头儿,可对什么保健品,赠品和试胜试带什么的感兴趣得很,得丁点好处,占丁点儿便宜,就高兴得返老还童了。

达达的脚步

忽然缓慢

又干脆停下了,盯着广场边儿上的文化栏出神。啊哈,钱大爷戴上大红花啦!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见义勇为老英雄,扬蹄奋进老年轻。

达达瞪圆了眼睛,他立即有了一种直觉,钱大爷能佩戴大红花,出现在这文化栏上,一定是与自己发生的事情相关。

想都想得到

以钱大爷打抱不平,敢作敢为的脾气。

一定是昨晚上副队找来时,撞到了钱大爷的枪口上。想到这儿,一阵感动涌上了达达心头。说真的,自己以前不是不认识钱大爷,可正眼儿也没看过他一眼。

一个粗鄙的老愤青,一个邋遢的老光棍,整天胡子拉喳的,右拎个装满水的大号塑杯,左摇着把黑色大折扇,往哪儿走走站站,都一幅老痦子形象,招人嫌恶。

可是

自从那晚上和他拉了手勾后,却突然发现并看到了,他身上可贵的一面。

那天凌晨3点,自己睡不着躺在床上玩手游,意个接到了他的求救电话。说实在的,当时真不想去,几个钟头后又要开始一天的忙忙碌碌,累啊!

可到了帮完忙回来的路上,自己都感动得眼眶发热。散离近10年的前妻一个电话,就能让钱大爷闻风而至,而且一直到完成任务才离开。他到底为了什么?

说起来好笑,是为了爱情!

岁月无情,琐事弄人,爱情转换成了感情,感情渗进了血管,不到钱大爷闭眼那刻,一直川流不息,焕发出热能……

爱情感情虽然终有一天要衰老,要静止,可是,它存在一天,就带给人感动啊!现在,还有什么能让人感动的呢?

“嗬嗬,瞧这老东西,还笑哩?”

“哪一天把老子惹急了,非割了他那玩意儿喂狗不可。”

“难怪那姚老太太倒追他,别说,钱老头儿戴上大红花,有点样子哩。”达达扭头,几个老头儿勾肩搭臂,对着栏上的钱大爷挤眉弄眼,跺脚瘪嘴的。

达达冷冷到:“有本事,你们也戴啊,躲在一旁说风凉话骂人,算本事吗?”老头儿们楞楞,没说话。

可那个骂人的老头儿

大约是按捺不住

临走时,对达达挥挥右胳膊:“关你屁事儿哩,信不信,明天老子宰了你?”达达眼一瞪,一跺脚:“信不信,老子马上杀了你”扑上去。吓得那个老头儿转身就跑,脚一滑,在地上摔了狗啃屎……

晚上九点过,组员们陆续回来了,空寂的8——3顿时充满欢乐。很少这样一个人呆在屋里的达达,精神焕发,踱来踱去的和兄弟姐妹们聊天。

这时

江小白对他使使眼色,一前一后来到了阳台。

“今天怎样”达达关切的问到:“顺利吗”江小白点头:“送了46单,300多块吧。”达达脱口而出:“乖乖,一天300多块,一个月就基本过万,你拚命了哇?”

江小白耸耸自己肩膀:“没法,要脱单,要房子,还要车子,不拚命行吗?”“不简单,快赶上那个外卖状元了。”达达真心夸到:“需要我帮忙不”

“不用,我自己能行。”

江小白婉言谢绝,眼睛闪闪发光。

“我就是要让大家看到,江小白是怎么变成江小红的。你注意到××没有?”达达摇头。××也是自己小组的组员,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沉默寡言。

××只比达达小半岁,可从不和达达深交。“他怎么啦?傍晚我看到他时,好好儿的嘛。”江小白凑过一些,咕嘟咕噜,弄得达达好一会儿说不出话。

本来呢

这男女组员共住一屋

其后果和厉害关系,达达也曾给顶头上司讲过:“若只顾着节约开支,真出了事儿,不好交待哟。”“给谁交待”当时,地区经理有点恼羞成怒:“我知道了就行,你多考虑如何促销吧。××我了解,一拳打不出三个臭屁,他能咋的?”

的确,××老实得近于窝囊,莫说一拳打不出三个臭屁,要是揪着他耳朵拉过来,他也不会冒火的,可是,就这个××,却干出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沉默一会儿

达达悄悄问

“这事儿,其他人知道不?”江小白摇头。“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和他是同伙?”达达穷追猛打:“我可知道,你俩的关系一直很好。”

“他和所有的关系都好,难道所有人都是他的同伙?如此,姜君还能活到现在?”达达又沉默不语。

今天凌晨3点多钟

被一大泡尿憋醒的江小白起床方便,却发现××不在床上。

江小白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蹑手蹑脚地轻轻推开姜君的小卧房门。为表达对组员们的信任,自入住的第一天起,姜君睡觉都是虚掩着房门。

当然罗,一帮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想到对面睡着个异性,基本上都有点失眠。姜君不漂亮甚至丑陋,高高壮壮,肥肥胖胖,睡觉还大声扯呼,让人十分倒胃口,这是公认的。

可是

再如此却抵不过年轻

女人年轻就是美!时年不到30的姜君,就像一朵惹人讨厌又喜欢的刺玫瑰,摇曳在一帮小伙子眼里。

琐事是只有毒的手,抹平了烦恼,也抹平了性别。久而久之,在小伙们的潜意识里,姜君成了一个不显眼儿的哥们。

大家习以为常

除了上厕所和洗澡,干什么都不回避姜哥们了。

可是今天凌晨,被领导和同伙公认为老实人的××,却摸上了姜哥们的床头。要知道,姜君的男朋友,那个乡下二婚男人,为避嫌半夜就离开了。

这事儿,让达达犹豫不决起来。确切的说,眼前的江小白不是简单人物,一直想对自己取而代之。有关江小白在自己背后如何如何,是姜君一一密报的。

为了验证姜君密报的真实性

达达特地作了好多次巧妙的查证

结果证明,姜君密报的是真话,这让达达对姜君一直深信不疑,另眼相看。可现在,自己深信不疑,另眼相看的副组长,却夜半出轨,留下话柄。

如不相信,怎样验证?半晌,达达说:“小白,我看这事儿不宜张扬,到此为止。”“为什么”江小白反问:“我知道,小区物业为此打过多次招呼,还来查过几次,你也为此苦恼不高兴,不如,”

做了快刀斩乱麻手势

达达仍摇摇头。按下不提。

当然,晚上又失眠了。快1点钟时,达达的手机当的一声,有短信发来了。顺手抓起看看,达达坐了起来:铁板烧五盒,地址,桃花小区甲1栋7—4。

达达揉揉发涩的眼眶,桃花小区甲1栋7—4?眼熟得很,这是哪儿呢,可一时想不起了。10分钟后,达达站在总厨房领餐盒时,终于想起来了。

不禁一笑

哎,这不是自己这栋楼钱大爷的隔壁嘛?

不过,达达有些不解,这7——4自己并不认识,一次也没打过交道,他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工作来了,刻不容缓,六分钟后,达达按响了本楼7——4的门铃。

一个胖乎乎的小伙子,拉开了防盗门:“你好,外卖吗?”“是的,你下单的五盒铁板烧,请清点。”达达礼貌的送上沉甸甸的方便袋,迅速往屋里扫扫。

和自己家里一样

灯火通明二居室

60寸的大屏幕液晶上,东方英雄正在抗塔强杀、团灭超神,热血竞技得酣畅淋漓。一张硕大的野外塑地毯,刚好把呈正方型的客厅地板遮住。

二个姑娘和一个小伙正紧紧盯着大屏幕,人手一个遥控器,哇哇哇的吼着叫着嚷嚷着……正是司空见惯的夜猫子们网游情景。

小伙接了方便袋

在达达的手机上点了“送达”,礼貌的请他进屋坐坐。

达达不打“王者荣耀”,对诸如此类的网游手游都不感兴趣,可想想反正也睡不着,乐得坐坐看看年轻人如何夜猫子,也是一种莫大的见识,就跨了进去。

进去后,达达才想起这个小伙子,就是和钱大爷在文化栏上佩戴大红花,并排而列的那个见义勇为的年轻人,不禁顿生好感。

没说的

钱大爷为自己拔刀相助

这隔壁小伙也一准如此,要不,何来二人都佩戴着大红花,名儿下都写着那令人尊敬“见义勇为”?

这四个字儿可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充实着事实与依据,并且能为自己换来经济效益的。不过呢,想想也有点令人哭笑不得。

自己也“见义勇为”

却惹出这么一场大事件

这一老一少俩芳邻,却能平平安安,善始善终。看来,人和人是不一样呵。年轻人没那么多礼节,达达坐下后,小伙把茶杯和装着炒碗豆的碟子,往他面前一推:“自己随便”就投入了战斗。

瞧着二男二女边津津有味的吃铁板烧,边兴致勃勃的打着王者荣耀,达达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年,在大学宿舍,哥几个也是这样挑灯夜战,乐此不疲。

经常是玩到凌晨

肚子咕嘟咕噜的叫得厉害

便一个个翻箱倒柜,企图寻找可以填肚子的玩意儿。不幸的是,男大生不像女大生,宿舍里除了脏衣服,臭袜子和吃了没洗,粘着几只绿头苍蝇的空饭盒,什么也没有。

那时,记得自己就常常跺脚发誓:“我要是毕了业哇,就一定开个送餐公司,专门在半夜凌晨给夜猫子们送吃的,一定深受欢迎,赚大钱的。”

一晃

近十年过去了

当年的豪情满怀历历在目,自己也真正实现了当初的诺言,只不过,不是老板,而是打工崽。或许,这就是天意和轮回?

如果不是那时的箴言,自己此刻就不会坐在这儿,瞅着四个小年轻,怀想逝去的日子。可是,自己才而立之年,难道就老了吗?

突然

一个姑娘扔了遥控器和餐盒

嗷的声扑在胖小伙身上,杏眼圆睁,粉拳直挥:“我让你堵堵堵,不想活了是不?你躲开不就行了,干嘛拦截我啊?”

正吃得起劲玩得兴起的小伙,一手捏着遥控器,一手端着餐盒,左右上下的躲藏着,眼睛始终不离大屏幕:“哎哎,网游前面无父子,升级面前无夫妻,你自己水平差,怪谁啊?”

姑娘一声尖叫

“你敢再说一遍?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哈哈,哪里逃?卡嚓!卡嚓!”可小伙忽然清醒了,扭过头:“好好,算我的不是行不?算我晕头转向行不?算我糊里糊涂行不?”

姑娘又是一声尖叫:“不行,你是故意的。”双手一蒙眼睛:“哇,鸣,你欺侮我,鸣!”小伙慌忙放下手里的餐盒和遥控器,拉住姑娘双手:“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听我说呀,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我不想听,把你的誓词背一遍。”

小伙子就正儿八经,有板有眼的背起来。

“世界上没有谁选择谁,只有谁遇到谁,所以我不选ABCD,只看着时间刚刚好的时候,出现在你面前,然后,牵着手,去哪里那里,然后,就是一辈子。”

姑娘破涕为笑一面捡起遥控器,一面问:“还有呢”“ 春天有个习惯叫做温暖,风筝有个习惯叫做远方,小草有个习惯叫做成长,我有个习惯叫做想念,想念心里的你,想念眼里的你,想念每时每刻的你。”

在小伙子抑扬顿挫的背诵声中

姑娘的纤指灵巧的翻飞着,屏幕上拦截的敌军,纷纷人仰马翻,惨叫声声。

而另外那一对儿,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什么声音也没听见,亲亲热热,耳鬓厮磨,吃着可口的铁板烧,玩着,笑着和尖叫着……

达达莞尔微笑,青春啊!多么美好的青春!一眨眼,自己就到了而立之年,好像站在时间的对岸,陌生而怀疑的看着曾经的自己……

好不容易

姑娘才扭扭头

“行了,给我倒杯热开,滴三滴棕檬,只要三滴哦。”小伙吁口气起身,这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个外卖小哥:“对不起,你自己随便哦,就像在自己家里。”进厨房去了。

然后,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只很好看的长玻璃杯出来,讨好的递给姑娘:“只滴了三滴,数着呢。”姑娘接过一仰头,咕嘟咕噜一气喝完,杯子往一边一递,又网游去了。

这时

小伙儿正好转身对达达微笑

大约他觉得冷落了对方没礼貌,想说点什么。那只玻璃杯掉塑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小伙把它捡起来,顺手放在一边儿。

不想碰着了正倦缩着睡觉的宠物,有着厚厚雪白长毛的波斯猫翻身站起,摇头摆尾的来舔主人的手背。

这一舔

小伙恍然大悟

“哎呀,我家猫猫还没吃晚饭哦。”抓过桌上的那盒还没揭盖的餐盒蹲下,揭开盒盖,递到波斯猫面前:“诺,吃吧吃吧,今晚我们吃铁板烧,味道好极了。”

那肥肥胖胖的宠物,就安静的吃起来。没养过宠物的达达,看得津津有味,那波斯猫竟然像极富教养的大家闺秀,每吃一口之前,居然知道甩甩自己嘴巴上的长毛,以免食物粘乱了自己的精心化妆。

不但如此

每吃一口

都要抬起头来看着主人,亮晶晶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嘴巴优雅的蠕动着,然后是轻轻一吞,食物就进了它的喉咙……

“真乖!通人性啊!”达达忍不住称赞,伸手轻轻抚摸着它雪白的长毛。小伙也骄傲的伸手抚摸它的尾巴:“岂止是乖,还立了大功哦。”

“哦,真的?”

于是,小伙就兴致勃勃的讲起来。

达达也有幸知道了昨晚今晨发生的事情。这让达达对钱大爷更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就和这个房东小伙成了好朋友。

二人相见恨晚,兴冲冲的天上地下,聊了个昏天黑地。然而,达达毕竟明天还要上班,也不再是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只得恋恋不舍的告辞。

回到8—3的达达

还想着江小白的话

进大卧时有意瞟瞟门里的姜君。小卧一片幽暗,借着窗外的星光月色和灯辉,可以瞟见村姑侧睡着的圆弧型。

就在这一瞬时,达达相信江小白所说是真的。在这么个寂寥的秋夜,骤然醒来看见异性的身影,是那么的富于激越和诱惑。莫说老实巴交的××,就是自认为无所诱惑的自己,现在也有点怦然心动,这,如何是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