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39)筹办婚事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0-07-11 21:42:00  浏览次数:142
分享到:

关于结婚的事情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上的地质学院,学的是地质系~区域地质与矿产普查,明年一毕业,不去边疆也得进深山老林。所以说必须在毕业前结婚,那样也把媳妇拴住了,不用担心人一毕业,一分配边远地区,婚姻问题是主要问题。再者,我们这一代人,上完大学,已近三十岁,再不结婚,再进山工作二三年,就近半百了。

我父母的家在唐山东矿区,住房住的是地震后的第一代简单房,加上父母年龄大了,人又不勤快,可以说从整洁方面有点差劲儿!还好,这时跳出个王和平,新房的装修设计有了着落。确实不错,和平把我们这个又脏又乱的家改变了面貌。面对大门框横幅:新婚誌喜!

那个时候的唐山,到处是震后第一代简易房,几根木头一埋,四周拿油粘一围,这就是一间房子。基本不用砖石瓦块!就是这么个艰难困苦的环境下,就是油粘加檘柴棍子建造的房子,在王和平老弟的装饰下,突显出一种文气、新颖、有新鲜感的婚房。一进房门的墙壁上,王和平的狂草书法,李白的《将进酒》,一进门横梁上方“天生我才必有用!”用赵孟頫行书草就。

不知道是结婚的还以为是开书法艺术展呢!我们这代人就是这样,什么环境都能适应,都能随遇而安。

这时候已是九点多钟新娘子还没到,老爸正儿八经的坐在炕头上,脸上笑容满满的,三角眼也是笑的。老后妈张着大嘴巴沒完没了的笑个不停!要知道在我的记忆里,她很少真心的笑几次。前后工房的人还有一些老住户和老熟人儿们都来围观,林西的三大伯、三大妈托着老身子早就来了,我爸和他们一起聊着过去的日子一些经历,聊聊这呀!那呀的。因为房间太窄,坐不了几个人,大家都在院子里、外;仨人一群儿,四人一伙,两人一对儿的聊着什么。

正当人们忘记一切的时候…....从一辆苏式二一二吉普车上下来一位漂亮、潇洒的女人,她就是今天许家左盼右盼的新娘子,王芙蓉。看热闹的人们一下子拥挤过去,随着人流沿着礁子铺的小道,一见芙蓉,我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停。我看着她红红的脸蛋,两步上去,“芙蓉来啦!”她点了一下儿头,没有直接答复我。我爸妈迎上去把人接进屋里。

"爸,妈!”芙蓉迎着父母亲进了屋。整个大街上,院子里,屋子里洋溢着幸福的氛围,这一切都是从我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一个美好的婚姻就是幸福生活的开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