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五章(2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7-31 10:18:07  浏览次数:32
分享到:

又过了两个星期,一天早上,两辆警车停在大宅门前,把拜伦堵在屋里。警察命令拜伦坐上警车。一家人吓坏了,忙追出来询问原由。

内森警官说:“帕垂克上星期四晚上报警丢车,一周后向保险公司索赔。我们警方立案,找到他的车在三十公里外的树林里被烧毁。道路监控发现,他的车和拜伦的车,前后进入同一个路段。二十分钟的路段,走了三十分钟,并且只有拜伦的车离开。我们鉴定时,发现车锁使用痕迹最后是原配钥匙开的锁,没有被撬开过。帕垂克最后承认是蓄意纵火和骗保。”

“他的行为和我儿子没有太大关系。”芭芭拉试图为儿子开脱。

“按照法律,纵火判监两年,蓄意诈骗判监一年,可以缓刑。帕垂克已经承认,拜伦是共谋。”内森警官的警车绝尘而去。

一家人大惊失色,然后大骂帕垂克不是东西。约翰不耐烦地打断芭芭拉:“我让公司的律师去趟警察局,你们不要再埋怨了。”

徐卫国内心没有丝毫愧疚。作奸犯科者一律按律治罪,古今中外同理。何况,内森警官说了,可以缓刑,他们还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安吉拉脸色难看,一把抢过女儿:“你赶快去镇上找房子,我没脸再住在家里。”

徐卫国也瞪起眼睛:“你哥哥犯了法,为什么给我脸色看?你们家人还有没有是非观念?” 

徐卫国负气开车来到镇上闲逛。即便在白天,不是特殊的节日,镇上也是冷冷清清。偶尔有条狗,或者一只猫,耷拉着脑袋,悠闲地过马路。

经过加油站,只见爱美丽站在一辆老爷车旁,手搭凉棚,焦急地四处张望。徐卫国赶紧减速,停在她身旁。

      “是你啊老乡,”艾米莉喜不自禁,“电瓶老了,停车加个油就没电了。麻烦你帮忙接个火儿,我车上有跳线。”

举手之劳,怎么能袖手旁观?徐卫国二话不说,掉转车头,迎头贴近她的车头,连上跳线。“哒哒哒,哒哒哒……”打着了汽车。

“多亏有你。我朋友家就在拐过去那条街,过来喝杯茶吧。”

徐卫国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一栋木板搭成的白色老房子,摇摇欲坠。四周一圈的围栏东倒西歪。艾米莉把车停在当院,殷勤地跑过来替徐卫国开车门。

两人在院里嘻嘻哈哈的当口,一个三十多岁,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迎了出来。

 “这是我跟你提过多次的北京老乡,刚刚帮我打着了汽车。这是我朋友艾拉。” 艾米莉介绍说。

漂亮女人艾拉神情怪异,犹豫片刻,还是张开双臂,拥抱了徐卫国。

屋内的摆设陈旧,乱糟糟脏兮兮的,更像是汽车旅馆。

徐卫国接过爱美丽捧上的果汁,坐在她俩对面的破沙发上。

“你们的家很……古老。”他小心翼翼地在有限的词汇中选择礼貌用语。

“这里平常没人住,我们只在假期过来。”艾拉边说边拉起爱美丽的手。

“这是艾拉家的老屋,她父母去世了,兄弟姐妹们都在不同的城市生活,这里成了度假屋,谁有空谁回来看一看,平时是空置的。”艾米莉摩挲着艾拉的手。

徐卫国左顾右盼,盘算着如果和安吉拉搬出来,这里倒是一个临时的栖身之地。

艾拉和艾米莉上下打量他,自顾自地窃窃私语,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气氛尴尬。徐卫国忍不住调侃道:“你们俩聊什么呢?是不是艾拉没见过我这么帅气的中国男人?”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