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忘年交往事--我与长者神聊
作者:孙一文  发布日期:2020-09-09 09:52:52  浏览次数:1104
分享到:

打小就爱跟比我年岁大的人交朋友,特别爰与老年人拉呱聊天,有几位70岁至94岁的忘年交挚友。常常与老人神聊二三个小时,聊得对方不愿意让我离开已是常事了。su2.jpg

跟老人神聊,我的诀窍是一要有耐心倾听他们叙旧,二要随着他们话题思维转。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结识了两位年长我四五十岁的我国著名教授,一位是贺龙元帅亲自任命的原江苏省体委副主任徐镳,一位是中国著名声乐教育家、南京艺术学院终身副院长黄友葵。

徐镳教授生前喜欢在南京五台山体育场进行慢跑运动。徐镳老人年长我49周岁,自与我认识后,一老一少聊天,su2.jpg常常从体育场一直聊到他家。徐老聊到兴奋时,告诉我,南京五台山体育场于1952年动工,就是在他等人的建议下,贺龙元帅特批兴建的。一次聊到开心时,徐老还把当年政府的任命书拿出来给我看。

著名声乐教育大家黄友葵教授也特别热情,到她家聊起声乐,老人家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讲得每个故事都很精彩。我告诉黄老,我不识五线谱,黄老乐呵呵地摆摆手说,没关系的,这不妨碍我们之间的交流呀。

到上海看望年长我40岁的中国著名声乐教育家周小燕时,周小燕神釆奕奕,兴奋地说起当年她如何走上声乐之路,与著名画家潘玉良交往后发生的一段至今尚末公开的鲜未人知故事。

su3.jpg与仰慕已久的著名舞蹈家石钟琴神聊90分钟的场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得知石钟琴从上海来宁居住在她南京的闺蜜家。当年我在工厂工作还年轻,也不懂什么规矩,冒冒失失地独自一人找到石钟琴的闺蜜家敲门。起先,石钟琴和她的闺蜜非常不高兴,不愿意开门。于是,我隔着门与石钟琴聊了几话。没想到,室内里的石钟琴与她的闺蜜咯咯地发出了笑声,开门迎接我这个不速之客。

二十世纪后的一次朋友请客,请我作陪他家已退休但非常夹生难处的领导亲戚。饭前,朋友再三关照我,只要陪他亲戚不骂娘能吃完晚餐就是胜利。果然,退休领导坐下来后,板着脸一言不发,饭厅气氛骤然紧张。我笑着脸主动与退休领导搭讪起来,当得知他曾就读于某著名大学时,我与退休领导就他所上的大学话题攀谈了起来。这时,老人突然眼晴发亮,话匣子打开滔滔不绝,说到兴奋处,打开放在桌上的供烟,与我边抽烟边神聊起来,他夫人和我的朋友见状大为吃惊,因为,退休领导已有二十多年未抽烟了。那天那顿饭说起来吃了两个小时,可是退休领导与我很少吃菜,两小时吃饭时间都用在神聊上了。朋友家一大桌亲朋好友见状,个个开心的不得了,因为他们难得看到退休领导没有提前离场并与在座的一同用餐直至结束。分手时,退休领导紧握我的双手,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家作客,并认认真真地写下了他家的住址。
        与长者神聊,我从他们那里汲取精神营养,听到许多鲜为人知的生动故事,至今受益匪浅。


下一篇:苏瓦散记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