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灵魂叙言//坦荡心地》
作者:庞霄云  发布日期:2020-11-13 13:22:18  浏览次数:73
分享到:

读悦读文学网”‘散文诗萃’发表的诗人魂韵的《生命的舞者》(散文诗组四章)有感。

今早(2013,10,28上午),我在“悦读文学网”‘散文诗萃’栏目里的首页目录上读到了老朋友、《中国魂》主编和多家网络文学网站斑竹编辑“魂韵”的又一篇精华的作品《生命的舞者》(散文诗组四章:温馨】【醒来】【生命的突破口】),读起来真的让我心思激荡,感触深远,豪情汹涌……构成了诗人所主办的那一刊物的最终的主旨题意……贯穿着我们人类的那一份美好心愿和在风雨阳光中的美好愿望。正如本网站的主办梦阳跟帖所说的那样(魂韵)“楼主散文诗的创作已形成自己的风格,抒情和哲思并存。”本网天涯海角(版主)“语言凝练,意象丰沛,具有厚重之美。”及“悦读文学网”评论员‘萧萧子絮’所感叹心思那样“我在老师这篇文章的页面,已经徘徊了一下午了,十分欣赏,却能力不足,不知道从何处下手点评。忍不住要赞赏,就算是被认为是水贴,我也要回复。另外望老师体谅一下评论员,尽量分篇发表作品,单篇点评更容易些。”就让我对此作更加的深入欣赏,豪情人心。

——为此,我想,作者在这一组散文诗里,通过斑痕的语句和俯角的韵味来叙说与感叹,已经达到了心灵与灵魂交融而怦发出来的人心感言,达到了在一个高度与灵魂震撼的线条上赋予了一种人生的感叹与感悟,所有的梦寐以求和心思感叹都成为每一行文字所勾画出来的人情世故背景,而最终诗人的生命舞蹈就是为了进入到那一个【生命的突破口】的境界;也许中,就如文章所言的那样“对于曾经啃噬着灵魂的事情,你不想去做过多的阐述,或者去做更多的注解。/这一切的一切,已在剥开暗夜硬壳的瞬间,成为了你杏仁的欢喜。/这欢喜只能属于你,只能属于你每一个无声的肢体语言。/你没有一个观众,也不需要观众,你不在意任何一种歧义的目光。/你舞你心,这是一种不死的信仰。/这个信仰穿越了生命本身的要义,这个信仰,/只有一只在火塘中舞蹈的蝴蝶,才能感知其中的精彩。”在文字的意境里叙说着天地所给予我们的那一份感怀和诗人的豪迈情怀,让心思的喻体赤裸裸着爱所感叹的风景,在美丽和疼痛的画面里让我们去思索与共同收获。因为中,我对作者在散文诗创作方面有了那么一点滴的了解和深入其所展现在我们读者眼前的文字缝隙之中,也为他做批几篇的评论。从这章来看,真的应验了诗人的创作严整和思维的提升。深刻地感触到了作者在尽心创作,在把自己的那一道道斑痕变成文字展现在光天化日当中,缤纷着我和你他和她的心思敬意。仿佛中,一道和诗人一起流连在一个文字所给予的心灵和灵魂所交织的心意高度之中。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在呱呱落地的那一瞬间,都在不断地舞蹈着,不断地在风雨阳光中奔波与劳碌,“不管是缠绵的晚秋,还是把心烤焦的盛夏,甚至是抽打着灵魂的严冬,/你总是在季节之上不停地舞/不停地舞……”证实了“生命就在于运动”的客观规律;所有的一切思想和意识全都是为了“六月的温馨,像一面燃烧的旗帜。/随苦艾的流淌,把一个诗人的梦,抵达到生命的内核。/扫尽檐前的晦气的香草,携着被汨罗江水淘洗得洁净的灵魂,/透过沉寂的窗棂,透过柔软的窗幔,/把荒诞不经的月光切碎,镶嵌在即将醒来的清晨。/在这夜晚,我感到生活的美好,/感知活着是非常愉快的事情,尽管尚有痛觉的肉身,还在烘烤中冒着火化的青烟。”因为在这么一个美好的天地时光中,我们的一切都在发展与进步,都在人心的温馨中达到了一个文明的高度和奢求,而就这么一点就贴近了大生活所倡导的和谐与友爱的命题。愚昧和文明的交媾,就这样形成了选择的角度——“温馨”。而在这么一个环境里,有许多问答就成为“只有我在这梦呓的花丛里,伴着六月的琴声漫游。/无期地承受生命中难以想象的,几乎让心被压扁的压力。/我不会有更多的企求,只想那一缕温馨能芬芳我落寞的生活。/我愿意承担一切来自于炼狱的灾难,和因灾难带来的痛苦。”有许多事情真的难以意念和预知,城根点着那疯狂的舞蹈和期待的温馨,还有无法结实的灾难与痛苦……于是,“梦中的菩提树,已被惨淡的月光涂抹上凄凉的颜色。/一只上古的蝴蝶,找不到歇脚的巢穴。/庄周的落寞,浸染了生命的每一个角落。/信手拈来老子的经卷,解读生命中的祸福,/梦魇,在青鸟的啼叫声中醒来,/我在醒来的清晨,有了几分释怀,/并把一切都交给了清风,交给每一个清新的早晨。”终于醒来了,面对着生活的万般无奈和多彩,把满怀的心愿和灵感思维全都交付给清风和每一个清晨。灵魂的创痕与壮美,全都是为了大自己的那衣分真挚的理念和目标。而文学创作也就是如此,把心思和感怀尽情地叙说与呼唤坦诚,交流梦想和期待。因为我们是人,是有思想的物种,和着万物的意念,在土地的疼痛与阳光的温度中,有了许多欲望和冲动,把最终的渴望出然天地,联想中,就让我们感触到了社会的改革与创新,还有建设所带来的日月变迁与人心的进步与更新,形成了大主题所给予的日新月异的感人景象,这,就是我们的灵魂期盼,这就是我们今天时代的风华喻体画卷,赋予诗人一行行文字韵律之中,这就是文章的深刻意境和内容所在;你瞧,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脱被掩埋的厄运,一粒种子埋在崖缝里,/怀揣的梦想,虽经夏的淬炼,却发不出希冀的芽。/埋在崖缝里,种子变成了比山崖还要坚硬的石头,/经过风雨的擦摩,火星四溅,/几乎要燃烧起来,衰草恐惧地卷缩着身子。”终于,每一件物体的最终力量思想空间追求,就是“在崖壁的崩塌中,一棵嫩芽,/一棵比火焰还要炙热的嫩芽,找到了生命的突破口。”是啊,真的,灵魂的叙言,坦荡心地。我们人类豪情追求的思想主题就这样跃然纸上,深入人心,交媾着灵魂的内容和现实所给予的那一个个发展意识和建设行为……我想,这就是我读到这一组精华散文诗作品的最终感受和心思收获,也许就是大家所共同的心思吧。再也没有别的意思了!!

——我国的大评论家张同吾曾经说道:“一切才思深邃的作家和诗人无不从历史与现实的衔接中去透视人的优势和局限,无不以哲理观去思索时间与空间、有限和无限、暂时与永恒。……诗的创作就是从感觉到智慧的升华,人们重视捕捉瞬间感受,却是为之诗道;然而人们往往忽视了有什么样的智慧才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智慧,不单是生理机制,更是历史的感悟、哲学思辩和精神境界的综合融注。”这段话语的内容,还要我来进一步说明吗,从“魂韵”的这一组散文诗四章作品的文字和叙说里,不就是这么一种最真实的表述和最好的范文作品吗!不就证实了这一段话语所升华的那些智慧和心灵与魂韵交切的心思高度吗!

2013,10,28创作

附原作《生命的舞者》(散文诗组四章)//作者//魂韵——2013/6/17发表于“悦读文学网”‘散文诗萃’

-

(1

黑色的眸子,刺穿黑色的夜幕,我梦中的舞者。
你彩蝶一样的羽翼,闪动着黎明的光泽。
轻盈的舞姿,带着一种柔美,
把黎明的动感的美,装帧在每一个落寞的日子。
黎明里,你脱去了暗夜的羽衣,以一个曼妙而傲世的姿态,
把诸多感慨交给了过时的暗夜。惆怅,
不再影响你恋上一棵苦楝树的心境。

(2
晨曦中,在雾霭逐渐褪去本色的晨曦中,
你舒缓的手臂,像春柳的嫩枝。
一个舒缓的摇曳,便抖落了冬雪的傲慢。
你焕发的容光,像阳光下清冽的河水,
暗夜的倦容,被荡涤得干净而纯洁。
双肩,像剥开硬壳的杏仁,
自由或不自由的心情,成为了曾经的过往。
痛苦么?忧伤么?
还有那些因落魄而带来幽怨与彷徨么?

(3
对于曾经啃噬着灵魂的事情,你不想去做过多的阐述,或者去做更多的注解。
这一切的一切,已在剥开暗夜硬壳的瞬间,成为了你杏仁的欢喜。
这欢喜只能属于你,只能属于你每一个无声的肢体语言。
你没有一个观众,也不需要观众,你不在意任何一种歧义的目光。
你舞你心,这是一种不死的信仰。
这个信仰穿越了生命本身的要义,这个信仰,
只有一只在火塘中舞蹈的蝴蝶,才能感知其中的精彩。
不管是缠绵的晚秋,还是把心烤焦的盛夏,甚至是抽打着灵魂的严冬,
你总是在季节之上不停地舞
不停地舞……

【温馨】
(1
六月的温馨,像一面燃烧的旗帜。
随苦艾的流淌,把一个诗人的梦,抵达到生命的内核。
扫尽檐前的晦气的香草,携着被汨罗江水淘洗得洁净的灵魂,
透过沉寂的窗棂,透过柔软的窗幔,
把荒诞不经的月光切碎,镶嵌在即将醒来的清晨。
在这夜晚,我感到生活的美好,
感知活着是非常愉快的事情,尽管尚有痛觉的肉身,还在烘烤中冒着火化的青烟。
光秃的花园,一根枯萎的花枝,
悄无声息地把一缕温馨,挂在季节的枝头。
月亮绷紧的神经,使出浑身的力,
为摧肝裂肠的那一声叹息,让每一个睡着或醒着精灵感到战栗。

(2
只有我在这梦呓的花丛里,伴着六月的琴声漫游。
无期地承受生命中难以想象的,几乎让心被压扁的压力。
我不会有更多的企求,只想那一缕温馨能芬芳我落寞的生活。
我愿意承担一切来自于炼狱的灾难,和因灾难带来的痛苦。
我手舞足蹈,我高歌猛进,我大声疾呼,
来吧!来吧!!来吧!!!
你们的凶猛,只能说明你们的怯懦,
这是最后的疯狂,就像残冬的冰雪。
我只需要一缕温馨,
那是蓝色的清醇,那是红色的火焰,那是生命的底色。

【醒来】
这是一个燥热的夜晚,风,也让我喘不过气来。
月亮大胆地勾勒出扭曲的线条,窗台上散漫着恐惧的颜色。
磷火,不停地在夜风中闪烁,
猫头鹰的叫声,渲染着黑夜的恐怖。
夜行人的信念,滑向了跌落的边缘,
鬼魅的鞭影高悬。

梦中的菩提树,已被惨淡的月光涂抹上凄凉的颜色。
一只上古的蝴蝶,找不到歇脚的巢穴。
庄周的落寞,浸染了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信手拈来老子的经卷,解读生命中的祸福,
梦魇,在青鸟的啼叫声中醒来,
我在醒来的清晨,有了几分释怀,
并把一切都交给了清风,交给每一个清新的早晨。

【生命的突破口】
逃不脱被掩埋的厄运,一粒种子埋在崖缝里,
怀揣的梦想,虽经夏的淬炼,却发不出希冀的芽。
埋在崖缝里,种子变成了比山崖还要坚硬的石头,
经过风雨的擦摩,火星四溅,
几乎要燃烧起来,衰草恐惧地卷缩着身子。
一天,地壳发生了剧烈的运动,
山崩了,地裂了,崖壁倒塌了。
在崖壁的崩塌中,一棵嫩芽,
一棵比火焰还要炙热的嫩芽,找到了生命的突破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