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63)我的诗集《孤独》出版啦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1-02-19 22:09:24  浏览次数:43
分享到:

首乌告诉我,"许兄,你的诗可以出版啦!今晚我带着你去见宗鄂兄。"宗鄂兄是首乌的铁哥们儿。也是鲁院的同学,首乌班上的同学有刘以林、宗鄂、莫言、叶文福、丁小禾;宗鄂的写意国画很有意境和特色!为此,宗鄂兄为我的《孤独》设计的封面很有情曲和味道。当时我付了宗鄂八百元的封面设计费。"哥们儿之间就免了吧?!"宗鄂兄很大度慷慨的说。"警察打他爸爸!公事公办!"我边说边把装有八百元的信封给宗鄂放在桌子上!请兄收下!"

鲁迅文学院在北京十里堡,中国作家协会招待所,这里是北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专业,也是中国当代作家的集中地和精英群!上次王噗在西安派十几个打手为了何首乌打我之前,先安排一个"杀手级"人物来鲁迅文学院危胁首乌。那天,首乌听说有人来找他,就把这事告诉了宗鄂,文福。

我正在宿舍抄稿子,"咚咚!"有人敲门!首乌迅速把一把长柄水果刀装进裤兜。首乌把房间扫了一眼,看了看门后的两把羽毛球拍。把门打开!想啥来啥。来人一米八几大个儿,面带怒色,双眼闪着凶光!"你是何首乌吗?"说时迟 那时快!首乌右手长柄水果刀已经围着来者大个子脑袋划了三圈!那大个子双眼冒金星,扑通一声跪倒在首乌面前,"何大哥饶了我吧!"

"我是人民日报的排字工,是西安的一个大哥安排我来找你的,我本想下黑手,用自行车飞轮毁你的脸,没想到何大哥身手不凡,我哪里还敢跟你较量?!""我念你是人民日报社的员工,西安王某也不想,我何首乌是那么好对付的吗?!向你这样儿,我一支把着鸡儿,就让你仨俩儿的!滚!"就这样,首乌也解除了一场危机。首乌又跟我说,"老兄,那小子两腿直打哆嗦!谢谢大哥饶命!谢谢大哥饶命!"首乌跟我学着,"哈哈哈、哈哈!⋯"我说:"这一切都是你首乌那个小东东惹的祸!从西安派人暗算我,到这次要对你下手,今后,你老大要管好老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首乌笑得比我还来劲!我明白,这件事的发生,使首乌明白了什么,也悟岀了某种道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