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66)人无外财不发,马无夜草不肥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1-03-19 05:44:04  浏览次数:156
分享到:

自从我逮到了宇宙英雄奥特曼后,就处在二渠道图书发行的风口浪尖上了!上海市场一销售奥特曼,马上让日本圆谷公司抓到了样书,随之而来的是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告我们赔尝五十万!并把日本円谷公司的公用车抵压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我和爱人芙蓉跑了东又要顾及东!总算是连踢在打的把事情搞定了,可是老妈确得了绝症!从唐山开滦医院检查出了后脊梁下边腰脊椎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骨肉瘤!而且到了晚期,因为老妈得了不治之症,就招来了社会上各种邪魔歪道的人,不管是解放军大校老杨,还是河南来的四位大神级人物,都没能救回老妈的命!老妈还是撒手人环驾鹤西去!

老妈离我们而去的晩上,一场狂风暴雨从天而落!人们睁不开眼睛,只能任凭巨风作怪,我爱人芙蓉感到这是上天安排的,专门从天际下来接老妈去天堂的。老妈从容淡定的面部表情,很不情愿的闭上眼睛休息了!永远的休息去了。⋯

老妈的离去,让世人更觉活着的无味!芙蓉每日以泪洗面,神情恍惚,让我觉得自己应该选择一个好的去处!

1616790596448064611.jpg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一家三口在悉尼机场下飞机。这一天对于西人来说是个好日子,圣诞节!我们一家顺利的到达悉尼!没任何麻烦!到悉尼我们先开了一个商店,这一切都在北京准备好了。哥们儿孙卫东专门请刘炳森刻了一块扁,上写三个大字:“荣宝堂"!

几位朋友就把我要开店的东西准备好了!光明日报社的赵和平做总设计师!孙卫东以画家的身份安排一些具体的如牌扁、商店里挂的商品说明挂牌,包括荣宝堂营业时用的公章,便章!⋯等等。开市大吉那天我让老方给我安排了一对舞狮,好不热闹!

我和芙蓉专门往返于悉尼到北京抓拍一些名人字画 、文房四宝、从宣纸到笔墨,从各类中文图书到磁带、DVD、vcD,还有陶磁、剪纸、工艺品,当然是品种越多越好啦!

在悉尼我们交的第一个朋友是我荣宝堂隔壁的"东方红旗画店"老板方展荣。由于我们到悉尼是第一次出国,对于这里的环境、人与人相处交往都是两眼一抹黑!人生地不熟!一不会讲英文,二不会讲广东话。可以说是一个睁眼瞎!而我店隔壁的老方,从小生活在香港,不管是讲英文,广东话;闽南话,还是潮州话,这么说吧,由于老方在香港做了十几年卖画生意,在悉尼同样又卖了十几年画!老方己经成了悉尼通了。

老方的身材比我还要矮半头,属于五短身材,长着一个地地道道的广东脸!鼻子头有点上翘;双眼透着机敏!长得一副大嘴吃四方的大嘴叉儿!老方七六年来到悉尼,正好比我们早来二十年!

"老许,不客气说一句,从香港吃到中国,又吃到悉尼,吃了五六百万啦!现在你们来啦!有大吃大呀!"说完端起酒杯,把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跟老方的故事太多了!首先是我们刚到悉尼,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也可以说,一旦有点事儿,六神无主,方寸大乱!首先是为了使我们对悉尼有所了解,特别是为了摸清从家里到店里的路,方展荣老兄一遍一遍的从家到店,然后又从店里到家,往返六七回,使我彻底记住了从唐人街商店到家的路途。这一件事己足以让我称为好朋友了。"母塞哈西!朋友吗!真黑母哈西!"老方操着一口地道的广东方言。

老方在卖画方面是个高手,店里的画存货很多,大多是市场画儿!也就是说大路货,他店里的画价格标的很高,有点开古董店的感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也是香港巿场延下来的,定价低了怕人们认为货不好,高高的标价,任凭你买主怎么坎价,利润还是比较丰厚的。

九七年时基本上是卖方市场。那个时候主要是商铺的租金低,卖点儿钱就够房租了。老方住悉尼南区离悉尼机场不远的地方,一个五百平方米的别墅,四个卧室,五个浴室,后院车库可停两辆车,"我家房子地不大,但住着还满不错的。你看!从二层阳台往右看,大海就在靠公路边二百多米处!"我一眼望去!果然是白茫茫一片汪洋!还能听到拍岸的雄壮浪涛声!

     方兄来悉尼二十多年,早已是悉尼通,他是悉尼滩上重要人物之一,他喜欢吃,爱好喝,一次能吃二百四十七只生蠔,一次能喝一斤多茅台酒;一次能吃二十多支尖辣椒!一次吃五六个柠檬,这个家伙上窜下跳,八面玲珑!不管怎样,人还算善良。从我们店与店结为邻居以来,我们基本上常常在一起,当然是吃、喝在一起最多。

他还有更大的爱好,一个是撩妹,另一个是打老虎机,每进一次老虎机贵宾室,一次打三五台老虎机,"你千万不要盯着一台打,要多打几台老虎机,这样赢的机会就大得多!"老方总是这样苦口婆心的叨叨着!"哎!赢了!"说话间,他一连在四五台老虎机上进行了较量!终于在这台五辆车同时"嘟嘟嘟!冲出来!"一次赢了一千多澳元!乐得他眉飞色舞!"今晩上我做东!"

悉尼这块土地外景风光旖旎,千媚百态!悉尼无处不是海,美丽的大海尤如一尊神秘莫测的魔术师,它时而脉脉含情,如情人般温柔、体贴;时而若疯狂的暴君,随时准备把世界打个稀巴烂!白花花的巨型泡沫,似个饕餮鬼般扑向大海的岸边,並且随时准备侵袭人类、自然、时空!

夏季来临,蓝天、白云、巨浪!海边沙滩、美女、情侣!这就是悉尼!天下第一美,天下无双!

来到悉尼邦迪海滩,沿着右边丘陵山崖边的小路,满山的花花草草,我们几个个钓鱼人,来到钓苏眉的著名的钓鱼点,"二道坎"!在这里我钓过八公斤,十公斤的大苏眉!在这里曾渡过激动万分的时刻!当我们把钓杆甩出去后就有说有笑的准备着,等待着。"大哥,来这有鸡蛋,大海虾!"王建华递过来一个塑料袋,袋里有两个鸡蛋和几支大红虾。

"我这儿有顶级的铁观音茶水!"我倒了一水瓶铁盖碗茶水递给了建华!"老许,我这有你大婶做的肉饼!"这位是史清柱大叔,我们到悉尼认识的第一位朋友。我和芙蓉称史清柱史老师,或是史先生。

刚到澳洲的时候,心里总是空荡荡的,听做移民的代理说,要想尽快把绿卡搞定,最好是买个生意,这样即能赚到钱又能把移民问题解决掉,不是一举两得吗?

为此,我们找一堆唐人办的小报儿,找一些买卖生意的信息,这样我根据买卖生意的地址,这一趟,那儿一趟,这一天我们找一家卖书报文具的书报店。看见一位身材高大的老先生,他就在这家书报店工作。他一听说我们要买书报店,打开了话匣子!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