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神奇的曼陀罗--读胡少璋散文《神秘花园的秘密》
作者:阮惠珍  发布日期:2021-03-21 22:10:22  浏览次数:103
分享到:

6B57C882-2F19-42A7-B5EC-C4A376D54518.jpeg

“曼陀罗”,没见过。我是第一次从胡少璋先生的散文《神秘花园的秘密》中读到:“这座山坡花园在翠绿丛中,有红、黄、白色的倒垂着花朵的曼陀罗树,它们就像一把把撑着的小花伞似的点缀其间,令人神志清醒、振奋!啊,这幅神奇的图案简直是一幕童话世界。”

好生动的描写,好美丽的场景!于是,我渴望去北悉尼,去熏衣草湾,去看“神秘花园”,去感受“曼陀罗花”,去游“童话世界”……这,就是文学作品的魅力!

我有幸认识胡少璋先生是在悉尼华文作协的一次文友聚会上。知名作家崖青、李明宴、张劲帆等热情介绍:胡少璋是“左联”五烈士之一胡也频的亲侄儿,大作家丁玲是他的伯母。胡少璋是香港著名作家,香港书评家协会创会会长,曾任《香港文学》、《大公报》编辑,《统一报》总编辑,以及港英政府艺展局审批员。

1991年,胡少璋的散文《香港的风》获《人民日报》“共爱中华”征文比赛金牌奖。该文获奖后,在美国、欧洲的《侨报》及华文报上刊出,并被译成英文在美国、欧洲的报刊上发表。

哇!胡老先生著作等身,大家风范!他却谦恭有礼地握住我的手合影留念,还加了微信。从此,我多了一个随时请教的好老师。近读胡老先生即将出版的散文集作品,深受启发,受益匪浅!系列作品大多取材于身边的人和事,不拘一格谋篇布局,自由灵动感悟成章。作家通过对亲身经历的现实场景描写和人物故事的记叙,来表达文章的主题。不刻板,不故意,娓娓道来,自然流畅,读起来亲切可信,真实感人!

他的作品似乎有一种力量,一种举重若轻的力量。难怪有人说“一切严肃的作品说到底必然是自传性质的,而且一个人如果想要创造出任何一件具有真实价值的东西,他便必须使用他自己生活中的素材和经历。”胡少璋正是这样的作家,善于用源于心声的文字来记叙经历,用追求本真的灵感来抒发情怀。

 《神秘花园的秘密》记叙的是一次不起眼的旅游:“花园的布局、设置与其他的花园有天壤之别。因为人工装饰不多,但又有条不紊,极其贴近自然体态。游人如果不是开动脑筋去思索,只会觉得平淡无奇。”作者却开动了脑筋,看到了“温迪夫人那座白色的小洋楼”,“脚下的绿地毯”、“悉尼大桥、海湾、码头、楼宇建筑”、“曼陀罗花撑起的童话世界”……作者感慨:“这简直是一幅彩色鲜艳的油画!”进而他遐思:“温迪夫人如果没有艺术家的素养和新思维是无法营造出这样花园的。”

这些文字牵着读者的思绪走:“温迪夫人为什么要花费二十多年时光,倾注百万资产建这个花园呢?”这就叫引人入胜啊!作者运用写小说的手法来写散文,设悬念,抖包袱,很高明!啊,原来是温迪夫人的丈夫——澳洲知名艺术家布莱特怀特利英年早逝,女儿也相继离世,温迪夫人为了寄托情爱,而倾心打造了这座“神秘花园”,来纪念丈夫和女儿。

“秘密在哪呢?”这是层层递进的叩问。“秘密”深藏在温迪夫人心中:“她把丈夫的骨灰埋在一棵树下,也把爱女的骨灰埋在另一棵树下,它们象征着父女俩的生命还健在,而且还在成长。但是,这两棵树除了温迪夫人之外,谁也不知道,这就是秘密花园的秘密。”

作者以平和的语气动情诉说着,质朴的语言感人肺腑!读者就象在听故事,情感跌宕起伏:“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夫人毅然用后半生的时光,倾注百万金钱,在喧嚣的都市中心营造出一片绿洲,把爱寄托于山水树木之间……”这是何等高洁的灵魂,何等超俗的创举!

这情与景的交融,灵与肉的碰撞,使得作品的艺术审美价值瞬间提升!作者通过血与泪的情感宣泄,让读者似乎倾听到了花园主人痛苦、无奈、怀念与欣慰的心声:啊,总算造就了“一块静谧、浪漫、神奇、抒怀的小天地”,哪怕阴阳阻隔,天上人间,至爱的人仍然可以超越时空进行心灵对话了。

作品对温迪夫人给予了深切的关注与同情,这反映了作者悲悯的人文情怀,使人读后仿佛也感觉到了温迪夫人那温柔哀婉的目光和超然高远的心境,并为之感动、为之叹息……这种悲悯的情怀不仅突出了“神秘花园”的文化价值,而且也增添了作品的人文色彩。

 温迪夫人说得好:“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秘密花园”,每个人的花园里盛开着不尽相同的花,这众多的花园和缤纷的花朵就构成了多姿多彩的万物世界和瑰丽的人生风景线。“神秘花园”更特别,是“熏衣草湾的璀璨明珠”,是“垃圾场”的重生。这里盛开着神奇少见的曼陀罗花,这种倒垂着的小花伞五颜六色,夺人眼目,耐人寻味!作品在平实中透露出的强大信息,让人惊叹现代超强环保意识和重塑美景的人文力量!

当代文坛群星璀灿,优秀的文艺作品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而胡少璋的这篇散文恰似一株神奇的曼陀罗奇葩,独具一格,意韵深长!“有人说曼陀罗具有整合心理、增强和谐,以及促进人格至善的功能。”我信!

红尘阡陌,几度春风几度霜? 一座花园,暖一副柔肠;一腔真情,织一帘情网。温迪夫人在繁华中固守着寂寞,在寂寞中绽放着洒脱,在冷暖中笑数日月里的阴晴圆缺,在苦乐中淡看尘世间的悲欢离合……

也许,我们无法拥有莫奈的花园,塔莎奶奶也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一个梦想。但很庆幸,在我们身边还有这些充满爱和美的所在,还有这些真实的传奇人物存在,还有作家去发现,去赞美,去描写,去弘扬。幸哉!


上一篇:困惑的年
下一篇:梦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