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让我们众筹给老杜买部手机
作者:史双元  发布日期:2021-12-03 17:58:57  浏览次数:355
分享到:

原发于“凤凰大语文” 如果穿越到唐朝,你最想帮助哪一位诗人?

人民诗人杜甫生前其实很寂寞,很小众,很不人民。我们的建议是,大家集资给杜甫买个手机,有了手机,我们就有了一个鲜活快乐的杜甫,而不是一个“沉郁顿挫”的杜甫。

9377AA8E-5073-4B92-AE01-1FBE4E00942C.jpeg杜甫在世的时候,知心的朋友不是很多,他热心待人,别人却不怎么把他当回事,文人圈里的大咖也不怎么看得上他。有了手机,杜甫可以建立一个大朋友圈,每旬发一条10万+的诗歌,再配送几条“鸡汤”文,名气立马上来。

有了手机,不仅能提高杜甫的知名度,还能帮助他与家人交流。

杜甫长期在外漂泊,加上遇上安史之乱,家人天各一方,“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连个话也捎不过去,只有干着急。虽然,唐代有发达的物流体系--驿站,驿站快递的速度是每天一百八十里,重要文件可以加急,每天三百里,全国约有1600多个驿站。据民间戏文传说,若遇紧急情况,驿站看到加急鸡毛信,拿出为国跑死马的精神,可以做到一天八百里急递。当然,那是用来递送军事情报,或者快递杨贵妃喜爱的荔枝,老杜是无法使用这种服务的。但如果有个手机,老杜给家里发个短信,即使没有红包,那也是“抵万金”的资讯啦,杜太太就不用“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了。

杜甫一辈子清贫,不知道“清狂”的滋味,给他配个手机,也能得瑟一回。

杜甫7岁学诗,15岁扬名,一生不得志,只做过“左拾遗”之类的小官。“拾遗”“补阙” 和“淘宝”“捡漏”不是一个意思,这是官名,但级别很低。就是没事找事,负责收集民主建议这样的小公务员。他大半生过的是颠沛流离的生活,他曾经实录了自己在“长安漂”的生活状态:“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每次读到这几句日记式的大唐一级作者生活记录,我都忍不住潸然泪下,我都不忍心翻译。想想我们尊敬的老师、大诗人杜甫跟在富二代的宝马后面跑着,吸着灰尘,陪他们飙马,然后分享一点残杯冷炙,我的心都痛了,真的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啊!但古代落魄文人既没有作家基金,也没有社会低保,他得活下去啊。他没有粉饰自己的“西(西安)漂”生活,而是如实地记录下自己生活的惨状。

他一生好像没有玩过时髦产品,少年时代,因为老爸是公务员,过了几天好日子,骑过好马,穿过皮风衣(清裘),但可以吹风,不能拉风。此后就一蹶不振,连骑的马也是瘦马,为此他还写过一首《瘦马行》。

又比如,当时最新潮的西域进口原装葡萄酒,好多诗人都喝过,还在诗里显摆过,如李白《对酒》:“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王翰《凉州词二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但在杜甫诗歌里就没有出现过,他喝的总是“浊酒”,也就是酒糟都没有过滤的低档酒,如“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杜甫《登高》)这两句意思是:生活艰难,两鬓霜白,生活潦倒,连二锅头都喝不起了。估计不是他不想喝葡萄酒,是没有钱买。

杜甫为人非常谦恭、非常低调,文学评论家可以把杜甫称为“老杜”,但没人敢把李白称为“老李”,不信你试一个,不用李白动手,早有人削你了,大家都称李白为“太白”“诗仙”之类的。

这么有才华的诗人,因为不会搞宣传,当年的粉丝也不多,放到今天,有了手机,我们给老杜拉几个五百人的微信群,通过手机天天发他的诗歌,名声起来了,那也是能挣些铜钱的。

尽管个人遭遇不幸,但杜甫却无时无刻不忧国忧民。我们热爱杜甫,不是因为他可伶,而是因为他可敬。他写了很多关怀民生,为民请命的诗歌,表达了对这块土地的热爱,对下层人民的关切。老杜不仅热爱人民,也忠于朝廷,观察力也很强,通过长期沉淀于社会底层的观测,加上他个人的超前判断,他竟然预言了安史之乱的发生,并写下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样的警世名句,他就是大唐由盛转衰的记录者。如果他有一部手机记录时代风云,他的历史性巨著如“三吏”“三别”将具有更加震撼性的力量。

杜甫晚年一叶扁舟漂泊洞庭湖,最后可能是饿死在船上的,如果有手机,紧急情况下叫个外卖,也不至于饿死呀。

通过检查手机上老杜留言,还可以解决这个千年未定的难题,他到底是饿死的,还是病死的,还是“胀死的”(郭沫若说),还是投身湖泊,“自绝于人民”的。

总之,环视大唐域内,最需要手机的就是我们的老杜。

再次发一声喊:让我们众筹,给老杜买个手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