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弗拉基米尔的悲凉
作者:陆健  发布日期:2022-04-13 13:14:03  浏览次数:430
分享到: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
两个弗拉基米尔在对视
他们的命运从未联系如此紧密

他们看到了对方。他们
在对方身上看到让人亲近让人厌恶
的部分的他自己。仇恨。软弱
他们涂改,甚至篡改对方,近乎冒犯

2月24日是个让人胸口发闷的日子
弗拉基米尔隔着克里姆林宫
四米长的白桌,堆积着
厚厚冰层的工作台,向
肩章和外交部长的口才发布指令
灼热的红色箭头搭在拉满的弓弦上

统帅,用蜘蛛作比喻最为恰当
个头越大、越饱满,腹中黏液多
吐丝,圈地。警觉。殚精竭虑

统帅,居于巨大转盘中心,参谋部
情报部、后勤保障、通讯中心
四下辐射。阵地战、运动战
伏击战、电子战、干扰战
科学技术就是这般强横、蛮横

科学技术假如用错地方,就是反动
战争就是血淋淋的生产力
邮箱灌满了伏特加的坦克
是什么型号?那名叫
“郁金香”的重炮?道义与利益
人们是遵从道义的。一旦利益在前
人们就把手中的道义放下了

毒刺,山毛榉同时刺入对手胸脯
误判与罪恶,有时是一个
站在镜子外面一个站在里面
股市的过山车,货币的
一种面额压迫另一种面额

边看别人的账本边拨自己的算盘
谁的脑袋是被人击打的台球?
试水的腿一条粗一条细
缓冲区。禁飞区。然而军机
可不是池塘里的鸭子在天上飞

普希金铜像广场为什么又叫
“苦行广场”?契诃夫的夹鼻眼镜
瞅着顿涅茨时局。卢布
和乌克兰格里夫纳上面
水印的人物忙着掩口打喷嚏
把经济吓得湿淋淋的

北约的寒意阵阵来袭,于今更甚
几多次,欧美博弈的赛场,罚球
不幸,又是普京投中了

谎话是真理的另一个版本
一些僵硬的表情如版图
总统演技超一流,必须的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
他们读过同一册领袖学教材
包括丘吉尔珍珠灰色的汉堡帽
有得有失的“秋千政策”
康拉德·阿登纳的手段也不妨借鉴

但一个人,定会用自己喜欢的样式
材料,装修自家卧室。韬略、玄机
别人过去的故事救不了今天的你
多少风起云涌的奇迹、神话
成了今世的笑话?
谁在抢劫我们的节日?

政治的正确性与新闻发言人
颜值之微妙关系。伊斯坎德尔K
巡航导弹。靴尖上的军事集群
米格—31K战机。以及
静默或尖声呼啸的其它

外交官的化装术,异容术
一张哭脸到笑脸的瞬间转换
相互藏起,抽冷子向对手的脑门
甩出王炸

和平是中场休息,却并非
史册上最生动最可供消费的章节——

此话沉甸甸。残忍。打爆的苏30
空中的对撞如击掌,军火商
吮吸战争的奶水。短暂的停火
胜败将被带入谁的痉挛的节奏?

占星师、政治预言家口型环绕的
春天,绿草红花。烤熟的松鸡拼命
用翅膀护着那个端它上桌的盘子

最里面的那个小套娃,用什么方法
逃出了生天?休克疗法——
把他国经济按倒在手术台上

时不时揪揪眉心的弗拉基米尔
战事久拖不决。弗拉基米尔的
另一位,表演天才,接受
粉丝的疯狂欢呼,他擅长脱离脚本

都在以一种别人认为
不讲道理的方式讲道理

投资、投票、投降,抉择
是要愁掉抉择者的头发的
投桃报李那要看对谁。策略、手段
礼炮,大炮。还是大炮更有发言权

人权组织。二十国集团。除名?
退群?我正想退到月亮上去呢
可惜梯子太短

要不要我像哈里·S·杜鲁门先生
对付长崎、广岛那样,给你波兰
甚至欧罗巴腹地尝尝新鲜?

信仰的山坡杂草丛生。拱火,发火
开火,哑火。斡旋,怂恿
勋章,杀戮。核弹,吞金兽般的
发射架。探索。埃隆·马斯克
要带领百万富人,和志愿者
移民火星。新的伊甸园?

这难道不是人类对自己绝望的
某种体面表达?

一大杯水,注入一个小杯子
淹死一小杯水。溢出的液体
使客厅的沙发漂浮晃动

少数人的成功往往是所有人的惨败
使人惊叹的——多数人的聪明
就是把蠢事做得完美到无可挑剔
捷克人没闲着。英格兰派送的
岸基鱼叉导弹贴着黑海的脸面飞行
国家的界限无不是大地的痛苦裂纹
马里乌波尔的十字路口
像巨大的十字架——像红场
那位大公举持的十字架。上帝哦
又一位弗拉基米尔?不过他退休了

还有没有心情管人间的事?
那个被我们利用过又抛在一边的

全能的天父?人间还配不配?

人类拿渺小的自我无可奈何
自我唾弃,又把这唾弃吞咽回去

弗拉基米尔举起他蒜钵大的拳头
直拳,钩拳。弗拉基米尔像沙袋
躲闪在黑带六段与一群
担忧、冷笑交杂的雪片之间

他袖口上的第聂伯河波涛
不停地开裂,痛苦翻滚
佩斯科夫在镜头前也有些沮丧

高寒区域的俄罗斯频频发出的鼻音
乌克兰语带有国旗色彩的语调
国家主义是个人主义的放肆的
不计后果的扩大化。一个男孩
穿过街道,生命变成空壳
废墟里,一只经验主义的猫
想跳上窗台,却摔了下去

弗朗茨·斐迪南王储倒地的刹那
曾被记录在案。十字军东征的锤矛
与甲胄。成吉思汗投鞭断流的马匹
如今两位弗拉基米尔交接之处
基辅社区,从摇摇欲坠的面包铺里
流淌出舍辅琴科的《安魂曲》

也门袭击事件的硝烟,伊斯兰堡
首脑的团队被置换成“进口政府”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
斯里兰卡26位部长辞职
北方四岛阴霾浓重。东京修宪
台海上空的闪电像一把大剪刀

柏林与华沙居民木材煮饭
用欧元烧了取暖。当年古德里安
展开特别军事行动时
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悲催啊,放眼望去,大国常常
由二流三流的政客掌控,把玩
宣誓时他举起的拳头上,站着
一个猥琐、隐身的缩小版的他自己

拜登手持刀片对准东斯拉夫 <
向下用力。他在空军一号舷梯上
跌倒,又跌倒。当时我还
以为这是领袖出行的规定动作

和平协议多数是在愚人节
或儿童节签署的,非对等条约
如同硬给成人穿上孩童的衣裳

唱的哪一出?东西方和谐相处?
是否被布热津斯基按摩得很舒服?
气候灾难。莫测的世界格局
自由女神举火炬,莫非只是
是为美利坚合众国自己高举的?

弗拉基米尔,日夜奔波劳累
很想躲进他那个叫巴夏的别名里
休息一会儿。如果方便
请给他提醒台词。别让他在文件上
把乙方的位置签到了甲方的位置

大麦,小麦,荞麦,油菜
和解与和平,都可以成为利器
鹰派与鸽派,大叫着,嘀咕着
在国会大厦的屋顶盘旋而起
国际间选位,定位,站位
越位,都要看段位
一致的表决如小学生听课
嘈杂的争执吐出一堆乱码

弗拉基米尔,赢即是输,输即是赢
弗拉基米尔,手艺好坏另一回事
英雄是镶嵌入民族皮肉里的金箔
有多闪光就有多疼痛

制裁。围堵。新冠病毒变异株
需要一个口罩把城市的嘴巴堵上
生物实验室里,科学家用暴力
催生同时压制病毒的暴力
遗忘了被击穿的亚洲非洲
砖砌的或纸糊的防疫系统 ;

一个点射或一次补枪就能解决
一枚温压弹就覆盖了战役
营救?逃离?血拼?
弹药正和目标同归于尽

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伪装成
一个热衷旅游的人,或者相反
一本深奥的书中站起来一群文盲

旗帜在黎明上升,如果不能
攀爬到杆顶就只好叫做一块布
下半旗。我们无法容忍把那个
被吊在半空的人当作旗敬礼

足够恐怖。卡廷惨案。布查事件
偶然发生?预先布局?亚速营
新纳粹主义。人道主义走廊
无差别轰炸。金融。兑换
反制。冻结。SwIFT结算体系

本溪2号。石油断供
物价奔跑起来更有耐力
做面包、比萨、意大利通心粉
美国热狗的粮食。物价高到
你跳起来也够不着。在履带
碾压的田里,耕种的季节
我们正播种诋毁与仇恨

T—90坦克,龙卷风火箭炮?
数字化火控系统——为什么
不是贫困人口的控制系统?
热成像瞄准系统——瞄准
所有带体温的人和动物
新型微光夜晚驾驶系统——
毋论天主还是耶稣,都被追逐
奢求不到睡个好觉;全球
卫星导航系统——你就是
把自己变成一道影子
也难逃脱追踪,像没穿衣服一样
包括我们风度翩翩
衣冠楚楚的古特雷斯秘书长
人说遗憾的时候对自己都没信心了

康斯坦丁留下遗书。27岁的
数学家康斯坦丁·奥尔梅佐夫
热爱基辅也热爱俄罗斯的他
身受两面熬煎。所有这一切
还值得眷顾么?他的一首诗
如一把在火焰中演奏的提琴
宁愿与死亡为伍,把孤独
留给莫斯科,留给基辅

使我们活着的人备感耻辱

弗拉基米尔蓄了胡子。什么情况?
弗拉基米尔咬住嘴唇不吭声

大战前的寂静,将再次被咬破
所谓“除了胜利我们无路可走”
很可能,一阵狂欢之后,仍没有路

弗拉基米尔泪水汪汪
弗拉基米尔泪水汪汪

强光,在挣扎的眼神里;黑暗
在我们的掌心里。大地
被翻转过来。也许只一瞬间
生存——毁灭
地球上的河水、海水涌荡,群起喧哗

2022年4月11日,二稿。


上一篇:复活节又一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