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2部 第110章 风波乍起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2-05-21 15:08:33  浏览次数:161
分享到:

   那天下午黄昏,火烧云烂漫在天边。

一大抹斑斓斜洒在城市上空,宛如在举行印象派画展。

城市在白昼与黑夜的交替中,无论是下班后匆忙回家的中老年,还是压抑不住青春的激情,过早涌出来的年轻人,都呈现出生存的繁忙与生活的缤纷。

谁也没注意到在市法院对面的小树林,一辆静静停放着的北京军用吉普。

十分钟后,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瘦削高个男人,从法院走了出来。

在鲜红庄严的国徽下,二个穿黑袍的法官见了他,忙站下问好。双手聊了几句,还相互握握手。

下台阶时,黑西装望望对面的小树林,无血色的瘦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

下完台阶,跨过飘着国旗的大坝子,黑西装踏上了公路。

呼!一辆疾驶而过的小车,差点儿掀他一个跌斗。还没定神,呼!呼!呼!连续不断的大车小车呼啸而过。

黑西装只得乖乖的站住不动,朝对面挥挥手。

好不容易瞅个空隙,黑西装急忙跑过公路。

现在,他站在了北京吉普前,伸手敲敲紧闭着的车窗。车窗打开了,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黑西装从西装里兜,掏出了紧包着的一迭纸,递上去。

那手接了,然后,紧握着黑西装的手,使劲儿的摇了又摇,再分开。

黑西装转身走了,北京吉普也慢慢的顺着人行道滑去。在一个路口上了道。一加速,嘎!飞驶而去。

郑局回到家时,老婆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

市社保中心副主任就是这样,不管在外面多忙多累,一回家,就以喂饱自已老公肚子为已任。

郑局进屋换上拖鞋,到洗手间就着水龙头,双掌合拢,就着水龙头接水抹抹自已脸孔,然后大声的呼噜着走出来:“吃什么?”

“馒头和稀饭,加泡姜丝。”

一屋蒸汽,老婆在其中嗡嗡嗡嗡:“今晚没饭局?”

“有三个,可肚子不舒服,没去。”郑局大声武气的说:“再搞点酸菜梗,那玩意儿下饭。”,吩咐完,坐在沙发上,随手抓起一大把餐巾纸,在自个儿脸孔上擦拭。

擦完,将一大坨湿纸团,瞄准纸篓一扔,端着茶杯。呷一口香茶,身子往后一仰,满意地从皮包中掏出一迭包裹着的纸片,小心翼翼慢腾腾的打开。

哦,“关于我拉拢周主任犯罪事实的坦白交待”

“对周主任以权谋私的检举揭发”

“市社保中心吕梁主任是条蛀虫”……洋洋洒洒三四十页之多;其中,还有光盘,上面贴着小纸条“材料汇总”……

郑局以一个内行老手的精细,把所有的材料仔仔细细的翻腾了一遍。

再从皮包里掏出放大镜,凑近细细观察,揣摩。最后,认定所有的材料和光盘均是原始件,这才放心的微微点点头,重新把材料们装好,随手扔在茶几上。

然后再呷一口香茶,他皱眉瞅瞅茶杯。

茶叶放得过多,喝起有点涩口呢。

说来奇怪,郑局尽管在办公室放着信阳毛尖碧螺春什么的好茶,可他自已却不是老茶哥。顶多也就是小小一揖,图个茶味儿就是了。

性爱日记东窗事发后,林地在接着召开的市府常委会上,指名点姓的严厉斥责了市法院的赵副院。

对刚愎自用,自以为大的赵副院,本来也不感冒的邹副市长,也跟着起身发言。

上纲上线的也是好一阵痛斥,如此,后面跟着发言的章副,余副和纪委书记等,就不是那么重要的了。

待大家同仇敌忾发言后,林地宣布了对赵副院的处理决定。

开除公职!开除党籍!鉴于其犯罪事实影响极坏,移交司法机关严肃处理;同时,对那性爱日记中的小三姗姗,调离工作岗位,退回街道处理云云。

一战大告成功!

巧妙除掉了竞争对手,齐院投桃报邹,逐把相关的原始材料和光盘,按照默契交给了郑局。

只可惜这个老滑头交材料时一言不发,弄得郑局准备好的高强远程录音机白开着,除了沙沙沙的车轮声和偶面经过行人的说话声,脚步声,什么价值的录音也没有。

不过不急,这老滑头再做得天衣无逢,总有一天要落点把柄在咱手中。

想想那一向趾高气扬意气风发仕途得意的赵副院,突然间风波乍起天翻地复,被双开不说,还落了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可怜兮兮到处呼天抢地喊冤的模样,郑局就想笑。

他见过这位市法院的“第二梯队”。

其人确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一张嘴巴天上地下端得了得。

见了赫赫有名的市公安局郑局,居然也只是微微的点个头,就转过脸去和于娟秋副等部下谈笑风生。

俨然一副不唯上不怕上不巴上,更不怕权贵,坚持真理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正气凛然样。

可现在?

哈哈哈,赵副院呵赵副院,你就可怜兮兮的到处喊宛叫屈吧。我想,没了法院副院长的宝座和“第二梯队”金字招牌,你那什么风流潇洒也完蛋了吧?

再也没有什么姗姗爱爱的跟着你了吧?

昔日不可一世的市法院副院长大人,现在充其量不过是像时下到处可见的下岗职工,和自命清高怀才不遇的酸文人,憋闷在家里,喝几杯小酒,滴几滴浊泪,发几句牢骚而已。

所以,这人啦,自已的前程,真是掌握在自已手里。

想到这儿,郑局有些不安。

呃,齐院那老滑头,会不会把所有的材料和光盘,偷偷复印录制了备份?如果那样,这事儿就还没玩完。

也就是说,自已出了力,却没得到完全的成功。

妈的,这个老滑头!骂归骂,可郑局却毫无没办法。

唉,只好走一步,再看罢。“紧皱着个眉头在想什么?”是老婆。老婆把手中的馒头稀饭什么的,放在小茶几上:“吃吧,回到家就该轻松轻松嘛。我说过多少次,家里不是你的鬼衙门。不要来不来就义愤填膺的。”

郑局瞧瞧他,抓起一个馒头,再拈一撮切得细细白白的姜丝,喂进嘴巴。

别说,老婆自已合面蒸做的馒头,就是好吃。

说来令人不相信,一个市局局座,一个市社保中心副主任,俩人的家庭生活,也就如一介平民普普通通,淡而无味。

可见那些小说里天天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穷奢极欲的描写,大多不过是艺术创造罢了。

俩口子吃一会儿,老婆照例唠叨儿子如何如何在寄宿学校里调皮,老师如何如何电话诉苦告状,现在的物价如何如何涨得厉害,二个人的工资如何如何不经用云云。

郑局默默的听着,他的思路不在这上面。

被林地出其不意的诈去了五万块现金,这事儿一直窝囊在他心底。

当然,秋副会办事儿,编了个警民共建文明月活动的好借口,填了张单据,自已签了名,于娟就报帐入库。

果然不出自已所料,那个外贸公司听说被骗的款子追回来了,第二天董事长领着一帮中干,举着感谢信赶到了。

交接仪式呢,倒是做得一如即往的像模像样。

郑局讲话,对方董事长讲话;侦破干警代表讲话,对方职工代表讲话。

在特地通知来的长枪短炮瞄准下,郑局和董事长紧紧握手,热烈拥抱,交接大玫瑰红油光纸书写的感谢信。一阵聒噪喧动后,外贸公司一干人就带着被追回的6.2万元,昂首而去。

莫说感谢费,连一杯茶钱也没留下。

回到屋子,三个出差的兄弟,不出声眼巴巴地瞅着郑局和秋副。

于娟则拎着大红感谢信走过来,问:“郑局,贴吗?我又细读了一遍,文笔不错,写得也怪亲切友好的。”

郑局摇摇头,皱眉苦笑道:“唉,感谢信能当饭吃么?贴吧贴吧,总要贴么!这样吧老秋,给大家填张单,报点补贴费么。还有,我让你空了到审计局沟通沟通,没去?”

“去呢,我和于娟去了二趟。”

秋副看看大家,三个干警便知趣的离开,办公室只剩下了自已和郑局。

“那审计林局,乖乖,长得像林彪,架子大得像总书记。我和于娟陪了不少笑脸,说了不少好话,才换来他一句;嗯,保驾护航嘛,可以考虑考虑么!妈的,真是冤穿了这身橄榄绿。不瞒你说,现在咱心里都还憋闷着呢。”

“你憋闷我就不憋闷?老秋啊,说实在的,外人传起咱公安如何如休威风凛凛?可实际上,我们也是嫁进婆家的小媳妇,尽受气么。”……

还有,昨天接小高秘书电话,说是省公安厅有封特急信函到了市府办公厅。

办公厅已呈送林地签批,转给了邹副市长。

小高秘书告诉郑局:“邹副市长拆封阅读后,脸色阴霾得要下雨。一把将信狠狠扔在桌上不说,还像头老狼在屋里窜来窜去。郑局,我看凶多吉少。”

郑局当时心里就格登一下,怎么,那十年前的旧案发啦?

不过,郑局稳住气,没让小高秘书查觉。

再说,省公安厅的急函,到底是不是那件事?也难说。自已这么一慌乱,岂不露了自已的心虚?哎,这小高不错!虽然贵为常务副市长的私人秘书,却偷偷地给自已泄露消息。

许多次都是全靠了他,才在邹副市长查觉之前,化险为夷。

上次,在曾处的大挎包里,掏给了他一串珍珠项链,市场价至少要一万八千块。

这次,瞅机会,让秋副给填张单子,送他点生活补贴算啦。

不过说真的,小高秘书这种人我不能用。秘书泄露自已主人的相关消息,不就是背叛么!也不知小高秘书是这种习惯?还是只给我一人泄露?邹副市长又知道不知道?……

咚!滚烫的稀饭重重放在茶几上,溅了几滴在郑局手背。

“哎哟,你干什么么?”郑局看看老婆。

老婆也正汹汹的看着他:“我说过多次,回家放轻松,放轻松。你怎么又皱起眉头,失魂落魄的?”

郑局还没回过神,逐茫茫然问到:“我怎么又皱起眉头,失魂落魄的了?唉,你一天总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么。”

没想到老婆正像炸药桶,一点就着。

副主任干脆就扔了手中的饭碗,一屁股挤在郑局身边:“你看你这张脸,横的竖的都是瞒气,谁招惹你局长大人啦?我下了班累死累活的顾不上休息,就忙着为你弄饭,是为了看你这副模样的?”

郑局气得连连喘气:“无聊无聊,无聊之极!我看你是更年期提前症,自已到医院看看去么。”

“啊哈,终于说出来啦,是嫌我老啦。你有聊啊,你是大局长有聊啊。”

老婆一把揪住了郑局,连摇带蹭的:“我早就知道你看上了那个小婊子,进出都带在身边。”“哪个小婊子?你别血口喷人么。”

郑局给老婆纠缠得昏头昏脑的。

可怜精通擒拿格斗和江湖生存术的他,却对脾气暴燥又是“三高”的老婆,毫无办法。

“怎么能胡说八道呢?这不是造谣生事么?”“于娟啊,你的小情人啊,又年轻又漂亮又淑静啊。”,啪啪!郑局二掌击下,小茶几应声而碎,玻璃碎屑乱飞。

“你再敢乱说,可别怪我不顾夫妻情份了!”

确实闹得过份的老婆被吓住了,眨着一双也曾经可爱美丽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老公。

只见郑局满脸通红,怒发冲冠:“你说谁也行,怎么给扯到于娟身上去啦?你明明知道,那是老局长因公殉职时,托付给我的重任,怎么一直不理解?于娟才多大,刚满二十岁么,还是个孩子么。我这方面如何,人不是不知道?怎么会扯到了一块儿?”

郑局说的,老婆当然知道。

可眼看着那小丫头越来越水灵灵,像朵鲜花儿逗人喜欢,一天到晚就招摇在贵为局座的老公身边,怎不令她心惊胆战?

这朵鲜花啊,是那么的娇嫩欲滴,没准儿哪天就让局长老公给折了?

这个社会啊,不得不防啊!

可是,说心里话,老公虽然贵为局长,这些年来却也毫无绯闻。这么说,今天自已是不是有点过啦?

本来今天就是故意的,打算挑起事端激激,追着局长老公把那三个民转公给办了。

没想到一不小心,嘴里溜出了憋闷了许久的担心。

正思忖间,啪!一迭纸扔到了老婆面前:“自已看看,你干的好事儿?要不是我,你现在是该在牢里么。”

心里本来就有鬼的副主任,就急切的抓起一看,一下瘫软在了沙发上。

这一来,倒把郑局吓一跳,忙伸手去扶老婆。

三高啊,真有个什么突然病发,那儿子怎么办?嘿嘿,原来局长也有老百姓的烦恼啊。老婆没晕厥,也没发病,而是一把报住老公,嘤嘤哭了起来。

“鸣,我也是为了这个家啊。你当个劳什子公安局长,一分格外的钱也没有就,几个死工资。儿子读书要钱,娶媳妇要钱,要房子要车子要七位存款数……鸣,这能怪我吗?”

郑局听得哭笑不得。

唉,拜托,这些是贪赃枉法的借口么?

老婆呵老婆,你可知道,钱,咱有!咱连子子孙孙三代的钱,都存足了,你着什么急么?只是,现在不能给你说。

女人么,坏事有余,成事不足,以后,找机会再给你透露个零头……

郑局真是怕老婆的“三高”发了,即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

“你做错了,就错了么。以后,一定不要再干了么,记住,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下次,我可再也帮不了你呢。”

老婆感激地点点头,想想,又问:“这材料,会不会被人复印留底哟?”

到底是副主任,一下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郑局沉吟沉吟。慢吞吞的摇摇头:“我想,不会。不过,真不能再搞了。现在这个社会,干群关系紧张,矛盾加剧。只要沾到一个长字的,哪怕出一点小事儿,也让你脱不手。你看网络上的人肉搜索,好厉害。到那时,任何手段和办法都帮不了忙。”

“哎,前些时候的那性爱日记,是不是也是这样哟?谁那么傻,写了还自已公布出来?”

“任何时候都有这种利令智昏的人么。”

郑局微微一笑:“这个社会啊,江湖人生么!”……不管怎样,与齐院交易的顺利完成,是件值得庆贺和高兴的事儿。

老婆虽然事先也有种要出事的第六感觉,但是,毕竟一直没出事。

私下还窃喜着呢,没想到早被人举报揭发了。

如果不是局长老公,哎哟,那太可怕啦,太可怕啦!

前些年,社保中心一个财务科副科长,那么花儿般漂亮的年轻姑娘,平时高骄矜持得像白雪公主。结果东窗事发,整朵花了迅速凋零,千夫所指,人人唾骂。

最后给判了个十五年,扔进了大牢。

据她的闺密去探过监回来说,前财务副科美女,两眼呆滞,脸色苍白,穿着蓝格子的囚服,一说话就只是哭,像傻了似的……

哎呀,我就差点儿,成了她那样啊。

于是,感激之下,晚上的老婆洗干净了自已,还喷了香水,兴致勃勃而感激地揪住老公,要重温年轻时的浪漫。

可怜的郑局,没想到自已一番英雄救美之壮举,竟然给自已带来了莫大的“灾难”。

可想想一直存在老婆心底的怀疑,只得抖擞龙虎精神,匆忙上阵,勉强应战……一夜无话!

第二天到得办公室,那邹副市长和小高秘书,正坐在沙发上,眼睁睁的瞧着自已呢。

才见了面不久,主仆二人也懒得招呼了。只是相互点点头,便进入了正题。“我和小高秘书在局本部随便看看。”

邹副市长懒洋洋的站起来,也不看郑局一眼:“你忙你的工作,忙完后,我们再转来,没问题么?”“当然!老领导您就到处看看吧。”

郑局恭恭敬敬的答到:“院外还有几个科室,射击训练场和警犬组,也在那儿。”

邹副市长点点头,带着小高秘书出去了。

临出门时,小高秘书回过头,意味深长的对郑局眨眨眼。郑局也轻轻点一下头,表示感谢和知道啦。

今天,恰巧是局常委会和学习会。

郑局,三副局,纪委书记齐齐到会。办公室主任于娟,照例担任会议记录。

三副先后汇报了各自分管的工作,未了,蒋副局面色凝重地咳嗽几下,说:“这咳嗽老不好,吃了不少药,服了不少偏方,却毫无效果。唉,我想请几天假休息休息,也不知现在行不行啊?”

“可以!”郑局一口接上。

然后看看秋副:“秋副局呵,我看你先接下试试,不行再换人么。”

秋副爽快的回答:“没事儿,行!”,蒋副嫉妒的瞅他一眼,想说什么,可给郑局举手拦住:“蒋副身体不好提出休息,我觉得可以。毕竟工作是干不完的,可身体,却只有一个。蒋副局,你就认真休养休养吧。三个月,行不行?”

蒋副脖子一梗:“行!谢谢!”

“好!我代表市公安局党委,同意蒋副局长因病休息三个月。”

郑局满面微笑,抬起右胳膊肘儿挥挥:“休息期间,基本工资照发,奖金和职务补贴取消。于主任,记下了?”,于娟点头:“记好啦!”

这样,一向与郑局面和心不和的蒋副局,一言不慎,自已回家休养去了。

郑局瞧瞧大家:“继续!”

纪委书记举手发言:“我得郑重的向局党委提出,对各分局局长严加管理。这些一方诸候,再不管不得了啦。大家还不知道吧,出了这么一件事儿。”

前面交待过,市局所属的先锋区分局小桂局长和水龙头区分局小谢局长,本是关系密切的校友和学友。

特别是那小桂局座,终因感觉到原女友要求太高,脾气太刁,逐中断了与她的爱情;现在,二人却都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警校的小校友,边海市公安局局本部办公室主任于娟。

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小桂和小谢眼里,美丽纯洁的于娟,就是天仙。

那么的凌风招展风情万种!那么的姹紫嫣红惊鬼神泣!可是,美女于娟,注定只能在二人中间挑选一个,那么该挑谁呢?

小桂粗犷,敢想敢干,属后来者。

小谢心腻,细致周到,是先到者。

可是不管后来还是先到,在于娟眼里,二人浑身都是优点,又都是浑身不足。真应了那首著名的歌叹:“他们谁更适合于我的心愿  /  我却没法分别我终日不安 /  他们勇敢和可爱呀全都一个样  / 亲爱的山楂树呀要请你帮忙 /  哦 最勇敢最可爱呀到底是哪一个 /  哦 我亲爱的山楂树啊 请你告诉我 !”

如此,这边厢,美女于娟徘徊不定,独自忧伤。

那边厢,小桂小谢却怒火中烧,相互恨得咬牙切齿。

这也难怪,自然界从来同性相排,异性相吸。面对同一个窃窕淑女,二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局座,真是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可谁都却还没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好戏在后头。

又一个于娟的追求者,平空杀了出来。

水龙头区吴副区,也就是那个风流倜傥的“一枝笔”吴佩服,也爱上了市公安局办公室于主任。

长话短说,吴才子追逐美女于娟,一是缘于于娟确实年轻漂亮,二呢,就带上了浓浓的功利性和炫耀功能。

一日,吴副区和欧阳主任闲聊。

欧阳白雪激将自已的情人:“你要真有本事,就把市局的于主任搞到手。我不会吃醋酸的。”

“于主任?”吴副区有些犹豫不决。

在市里开会或办事时,他倒是经常和于娟打交道,心里也着实有些喜欢这位漂亮的女警花。可行业的不同和警察的特殊,又让他有些迟疑不决。

毕竟,一身橄榄绿和五大件,让风流成性的吴副区,有些徘徊不定。

可欧阳白雪的下一句话,却深深激起了他雄性的本能。“于娟,听说还是个处女呢。这年头,装处的多,真处的少啊!”

于是,吴副区就冲了上去。

因为隔行缘故,再说里面还有小桂和小谢,贼一样亮着眼睛盯着;所以,吴副区压根儿就近不了身。

可这并难不倒鼎鼎大名的吴才子。

他见缝插针,主动出击,游弋于小桂与小谢之间,先挑了他二个狗日的决斗再说。

小桂局长,粗枝大叶,满不在乎;小谢局长,则对吴副区的用心起了怀疑,当面斥责其居心不良,用心险恶。

这一斥责不要紧,惹起吴副区的报复心。

结果,弄得小谢局座被停电限电的,连柴油都买不到。

年轻张狂的小谢局长,算是第一次尝到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可一段时间下来,小桂小谢却按兵不动,大有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欢之虞。

于是,吴才子进一步明里暗下的挑唆,终于激起了两头公熊的怒火。

是日,两头公熊约了吴副区当裁判,三人来到了先锋区的后山坡上决斗。

后山坡上,野花烂漫,芳草萋萋。一条澉澉溪涧蜿蜒而下,一路轻吟浅诵,九曲十八弯地奔向遥远的天边。

在一块稍稍平顺的空地上站定,三人商定如下:

决斗双方,可拳脚并用,却不能伤脸,也不可回去泄露。以最终的力气不支方,为失败者,此是终审裁定。

失败者,自行退出对于娟的追逐。

如违反,胜利方和裁判可一起发力,驱逐和揭露为荷云云。

三人握了握手,然后吴副区退到一边。瞅着二人脱了警服,公鸡一样相互绕着圈子走步,恶狠狠的盯住对方,大手一挥:“决斗正式开始!”

刹那间,只见拳脚飞舞,人闪影晃,你来我往,空地上杀声震天。

十八个回合后,无奈校友兼学友彼此相知太深,又都是警校的高材生,仍分不出个胜负。裁判无奈只得宣布暂停,让双方休息休息,养足精神再斗。

不想,这前所未闻的一幕,被一位踏青的老教师看见了。

见二人斗得难分难解,不像是在练功。

再定睛一看,一边草堆上的二件橄榄绿。心里明白了七分。再细细一瞅,啊哈,那不是赫赫有名的吴副区么?

不忙,先且听他什么来着?

“今天这场爱情决斗,双方没分出胜负,下次再来。请双方遵守决斗约定,谁泄露,谁即为失败者,当合力则诛之。”吴副区铿锵有力的说完,二人即穿上了橄榄绿……

一切都清楚了,身为人民警察,居然光天化日之下为爱情决斗,还有决斗约定,并且下次还要再来?

老教师愤懑和担心之余,便一封信投到市公安局纪委。

纪委书记话音未落,郑局和三副早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他妈的,这算是哪门子事儿啊?羞死你屋先人啦!二个年轻有为的分局局座,为了一个姑娘决斗?这?四双眼睛不约而同的射向了于娟。

而于娟,早已满脸通红,俯在了桌上。

“快,给老子挂电话,老子要亲自问问这二个混帐东西!”郑局朝秋副怒吼。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