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迷洲》作者在南溟基金发布会上的发言
作者:邹唯韬  发布日期:2022-06-03 11:57:14  浏览次数:694
分享到:

weitao.jpg在讲《迷洲》之前,首先我要感谢令人尊敬的萧虹老师和谭毅博士。如果没有萧虹老师二十年如一日的对澳华文学事业的支持,澳华文学很难茁壮成长到今天。如果没有谭毅博士Campsie图书馆工作人员冒着新冠病毒的炮火,风雨无阻的付出,我们的活动是不可能恢复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十分感谢田地老师,梁军老师以及何与怀博士对《迷洲》的支持。如果没有田地老师我应该不会知道南溟出版基金,这本书可能也就不会和大家见面了。梁军老师一直鼓励我,给我加油。何与怀博士则对《迷洲》进行了深度的评点。

《迷洲》是一本非常复杂的书。我是在2015年开始构思并写作这本书的前十五章的。后来因为工作比较忙,就暂时搁置了写作的计划。我开始写一些诗词,并且参加诗词协会的活动,现在看来这为我积累了写作的能量。2018年肿瘤切除之后我获得了大半年的休息时间,我用这段时间完成了这本书。这本书中的主角Simon的原型是我的一个学生。我这些年遭遇了很多意外,导致我到现在也没能完成《迷洲》的英文版。但是这些经历让我更加理解小说中的Simon。Simon这一代普通年轻人生存在历史的夹缝中,他们得到的理解很少,哪怕是从家人那里。他们心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困惑。我不得不说在这个苦难深重的时代,郁达夫以及俄国作家笔下那些“多余的人”,又开始重现在这个社会上。主流历史通常偏爱宏大叙事。但是在文学中我们能读到时代的涓涓细流乃至露珠。暴风雨之后,这些细微的事物通常杳无踪迹。但是上天不会忘记它们曾经的存在。

作家田地先生曾说1993年到2003年是澳华文学的黄金时代。作为前辈,他的眼光无疑是非常准确的。他也说他一度认为澳华文学已经死了。我曾经对他说2003年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这一段时期,诚然如同郭敬明笔的《小时代》。世界相对平稳,人们忙着闷声发大财而忽略了灵魂。只有少数有识之士察觉到了历史的航向正悄然偏转。《迷洲》这部书的背景正是大约2008年到2018年的这段世界由治转乱的时期,这段时期的历史,我不知道后人会如何记载。但是我确实有以文载史的想法。所以我就要为小说中的“我”,“Simon”还有“清”这样的凡人立传。他们虽然微小,但却是这个时代具有代表性的存在。后人视今,不知道会怎么看待他们。我也写了很多迷惘中的知识分子和西方人,在这艰难时势中,绝大多数人都似乎在逆流而上或者彻底躺平。

关于这部小说能讲的内容还有很多,但是由于时间限制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如果您能与这部作品相识,我希望这是一种特殊的缘分。再次谢谢大家!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