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皇宫大酒店(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2-12-11 09:40:25  浏览次数:632
分享到:

刚刚热烈喧嚣的大堂立时冷清下来,只剩下徐浩然、欧阳子豪、高嘉怡、段可欣孤零零地站在原地。港商还没到,没有沈玥的命令,谁也不敢擅离职守。

“刚才那位是咱们的欧阳副市长吧,经常在电视新闻里看见他。唉?你也姓欧阳,是不是你爸?”徐浩然调侃道。

“姓徐的多了,都是你爸?”欧阳子豪想起平时在家里和自己低眉顺眼刚才在人前却不拿正眼瞧自己的爹,不禁愤愤然。老爷子要是停下来,看自己一眼,不用言语,任总还不老老实实立马把自己调到总经理室!回家再跟老头子算账,这是什么实习单位?

徐浩然哑然失笑,说的也是。“咱们还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就是委屈了两位大小姐。”他偷眼看了看双眉紧皱的段可欣。

高嘉怡我怎么看着眼熟?她是旅游管理学院的,应该没见过面啊。欧阳子豪心中纳闷。

 

保安部经理郑铁柱站在机场大厅内,焦急地注视着旅客出口。

任总专职司机魏祥光,靠在奔驰车旁,无聊地点上一支《红塔山》,喷云吐雾。

谷小姐拉着行李箱,和鹏顺集团另外两位大股东急匆匆走出海关。郑铁柱一路小跑迎上去,一边寒暄一边接过谷小姐的行李箱。

魏祥光开出120迈,大灯的光柱撕开渐渐稠密的浓雾。忽然,前面出现了交警的临时检查哨,红色指挥棒示意奔驰车停下。

“同志,您超速了,请熄火,驾驶证、行驶证。”年青的交警执法如山。

魏祥光回了一个军礼,“对不起,我们是皇宫大酒店的车,接香港客人来谈判,飞机晚点,市长都在酒店等着呢,您看——”

交警仔细看了一眼车里衣着华贵不可一世的谷小姐,敬了个礼,“前方路黑,请注意安全驾驶!”

 

迎来了谷小姐一行,迎宾任务告一段落。徐浩然、欧阳子豪、高嘉怡、段可欣人困马乏,东倒西歪地坐在前台办公室等候发落。沈玥在酒席宴上向领导们敬了一圈酒,不便久留,神采飞扬地回到办公室。见大学生们无精打采地打量着自己,脸沉了下来。

“迎来送往就是前台的主要工作。任总让我对你们严格要求,谁不服从,立即去人事部,走人。你们刚才的表现都不合格。门童拉门的动作拖泥带水,问候客人,大老爷们声音小得像蚊子叫,没吃饭吗?迎宾站那病殃殃的,没个活泛劲儿,像两个大泥胎,演林黛玉?没有问候语,脸上没笑模样。客人欠你们钱了是吗?明天一上班,前台领班穆秀英给你们做礼仪培训。今天就到这,下班。”沈玥边下逐客令,边打开工作日志,似乎还有做不完的工作。

四个人换了便装,拖着疲惫的双腿,垂头丧气地在员工通道门口汇合。

“忙活一下午,我都饿过劲儿了。”高嘉怡出了员工通道,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

“我俩腿跟灌了铅似的,迈不开步。”段可欣每走一步都咬紧牙关。

“第一天实习,就给咱们来个下马威。明天老子不伺候了。”欧阳子豪放出狂言。

“我刚问了一下员工餐厅,还有晚饭。咱们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徐浩然盯着段可欣,试探着问。

“员工食堂有什么新鲜的?我请你们吃宵夜,都得去。”欧阳子豪盯着高嘉怡。

“去就去,谁怕谁。”高嘉怡拉上不情愿的段可欣,“前边有家砂锅居,晚上特火,我和同学们经常来。”

“我请客,谁跟我抢我跟谁急。”欧阳子豪拍着胸脯。

 

初春的夜晚,运河边悬灯结彩,人声鼎沸,砂锅摊儿一家挨一家,家家客满。年轻人下了班,呼朋唤友,坐在简易的折叠桌旁,撸串儿、吃砂锅、喝啤酒,烧烤的烟火、砂锅的滚滚热气、啤酒的酒花香、深宅大院飘散出的槐花香、水面吹拂阵阵的桃花香,弥漫运河两岸。

“你刚才说,明天不来实习了?”高嘉怡撸串不顾吃相。

“你不是体院的吗,来酒店凑什么热闹?”徐浩然端起长城啤酒瓶和欧阳子豪碰了一下。

“你学英语的,段可欣学师范的,咱们这堆儿只有人家高嘉怡是正经八百学酒店管理的。乌鸦落在猪身上,彼此彼此。”欧阳子豪一个劲儿讨高嘉怡欢心。

“你为什么跑这来实习?你爸帮你找的?”徐浩然还是觉得他和欧阳达副市长有某种关联。

“我爸练体育的,过去踢足球,后来退役了,”欧阳子豪信口开河,“咕咚咚”灌下一瓶啤酒,拉着架势冲老板喊,“再来十瓶啤酒。”

高嘉怡和段可欣悄声耳语,“孔雀开屏,瞧他那得瑟劲儿。”

俩人“咯咯”笑出声。

“我这瓶够了,别要那么多。”徐浩然脸通红,好像是不胜酒力。

“这才哪儿到哪儿?刚才是漱漱口,哥们儿现在才来情绪。”欧阳子豪“咕咚咚”又灌了半瓶。

“你在体院学什么专业?”

“体育经济管理,我以后想组织自己的足球俱乐部。”

“你看着挺壮,身体不错。”

“那当然。我得过咱们全市大学生运动会武术散打的冠军。”他亮了亮起棱子的肱二头肌,高嘉怡和段可欣发出艳羡的“啧啧”声。

“让你当门童,真是大材小用,应该让你去当保安。”徐浩然揶揄道。

“我怎么闻着有醋味?” 高嘉怡一边一本正经调侃着,一边从自己的砂锅里把一大块肥肉挑出来放到徐浩然面前,“我不吃肥肉,别糟蹋了。”

看着高嘉怡酒后面若桃花,欧阳子豪心荡神摇,“大丈夫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今天有幸交了你们几个好朋友,以后大家还得抱团取暖,这酒店没一个省油的灯。我不来,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来,再干一瓶。”

“你不是明天不来了吗?”段可欣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话翻云覆雨。

“我说过吗?可能是酒话。感情深一口闷,干。”

 

会见宴会结束,谷小姐和两位股东由任总陪着,回到老楼的总统套房休息。任总特意安排酒店唯一的一位特级服务员——孟朝晖,通宵在门外伺候。

谷小姐客气几句,闭门谢客。拉开与卧室相连的维多利亚式阳台的玻璃拉门,她坐下来,看着眼前的万家灯火,仔细聆听夜晚这座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发出的声音……

 

任总坐在奔驰车上,闭目养神。魏祥光知道任总刚刚打了一场硬仗,身心疲惫,不便打扰,便一声不吭地开车。

“祥光,最近员工们对合资改制有什么议论?”任总忽然发问。

“我以为您睡着了。改制——嗯——年轻人倒是盼着合资,老员工——我这茬的,都挺担心。我们英语底子差,这岁数也学不会了。外方一来,肯定把我们都开了,我们拖家带口的怎么活呀?女服务员们,都有腰酸背疼的职业病,找别的工作也不赶趟了。”

任总又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岂止是老员工啊。”魏祥光从反光镜瞄了一眼任总,接着说,“任总,咱们领导得想办法安置好老员工,否则——”他特意顿了一下。

“否则怎么样?”任总又睁开眼睛。

“我听他们说,要到隔壁市政府静坐请愿。如果那样,甭说您了,连带着局领导都得跟着吃挂落儿。哎!我理解您的难处。这一个个的,当初都是托关系进来的,动了谁的饭碗,谁不得拼命——”他故意拉长声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